第16章 高情商和低情商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了,那怎么还小孩子脾气。”陆岐轻声道。

刘允皱了皱眉头说:“哪里小孩子脾气呢!”

“吃自己两岁弟弟的醋还不是小孩子脾气啊。”

“……我才不是,只是觉得爸爸妈妈他们不像以前一样只爱我一个了,他们更爱轩轩,他们会把更多的目光放在轩轩身上,而越来越无视我的存在。”

刘允低着头继续诉说:“自从轩轩出生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家里没有我也一样,我一年前故意放弃武科考了文科学校,他们竟然也没怎么反对就随便我了…”

“陆岐,你说他们是不是就是不爱我了,那我就随了他们的心意,我就干脆住校,现在周末干脆也不回去,让他们享受三人世界!”

看着梨花带雨的刘允,陆岐故意哈哈大笑。

刘允怒道:“好你个陆岐,人家这么难过,你竟然还笑我!不理你了!”

说完就作势要起身离开。

陆岐也不拦着。

刘允走两步,回头见陆岐毫不作为,红了脸,气呼呼地说道:“你都不拦我!”

陆岐收起笑容,平静地看着她:“刘允,你已经长大了。”

“你独立,有自己的思想,你有自己主张,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轻易去拦你,这一点你爸妈和我是一样的。”

“所以,老师他们会开始尊重你的意见,尊重你的隐私,而不是像小时候一样什么事都要管着你,这点可能会让你有错觉,觉得他们不爱你不管你了。

再加上轩轩的出生,你这么懂事应该知道婴儿是需要很多精力去照顾的,所以并不是他们对轩轩的爱更多,而是你的弟弟需要更多。”

刘允低着头,脚丫子轻轻地来回踩着小石子,不服气却小声地嘀咕道:“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高情商说法,低情商是不是就是说我叛逆期管不了。

那按你说的我中考报学校那么大的事总该管管吧,我可是弃武学文啊!”

“你初中学武是你的想法还是老师的想法?”陆岐不等她回答直接说道:“是老师的对吧。”

刘允默默点头。

陆岐:“老师从小就希望你能继承他的衣钵,能在武科炼神这条路走的比他更远,所以对你从小要求甚高,但其实你并不喜欢练武。”

刘允:“……”

“那你知道你做决定报考文科学校放弃武科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刘允此时已经明白了什么,小脸泛白。

陆岐沉声道:“老师放弃了这么多年的坚持,尊重你的决定,只是因为他更爱你,他知道你长大了,需要自己想要的人生。”

“……”

刘允哭了。

“呜呜~”

陆岐看她哭了一会,安慰道:“别哭了,丑死了。”

“啊啊啊~呜~陆岐,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哈哈,知道错了吧,那等会听我的回家去。”陆岐笑得很开心。

“我可是叛逆期,我偏不听你的,我就下周六再回去!”刘允擦着眼泪皱着小巧泛红的鼻子说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那等会我陪你去吃晚饭,再送你回学校。”

“嗯。”

………

陆岐和刘允分别后八点才到的家。

和父母通了一段电话之后,心情愉悦的陆岐开始写日记。

“2033年3月6日,星期日,天气晴。

今天是最近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

希望我身边的人都能一直好好的!”

洋洋洒洒写了五百字,陆岐才停笔。

写完之后,陆岐虽然精神有点疲惫但还是继续开始修炼了,他要尽快真正的掌握心剑。

很快时间到了十二点,陆岐抽奖之前看了下自己的面板。

“系统:我爱写日记

宿主:陆岐

年龄:17

炼体:五段

炼神:四段(??)

日记积分:500

道具:精神储物箱(中)”

陆岐看又有五百积分了,选择高级抽奖。

大转盘转动。

指针停住。

“你获得清心帽(中级)”

好像是个好东西,陆岐看了说明,一顶能够加快精神力恢复并且清心凝神的帽子。

不错,及时雨啊,很适合他修炼心剑,修炼心剑消耗精神力太快并且需要集中精神,容易产生疲惫和困意,这个帽子刚好能够帮助他解决这些问题。

不过咋又是中级,初级去哪呢?还是说最低级就是中级。

他取出帽子,帽子可以自由选择款式,他选了黑色的棒球帽。

往头上一戴,果然效果立竿见影,再配合养神丹,陆岐身上的疲惫感彻底消失。

“太好了,我现在已经熟练到五分钟凝聚心剑,按这样下去修炼,我应该很快就能心剑入门了。”

…………

凌晨两点,就在陆岐依然还在争分夺秒修炼的时候,在榕城郊区一个荒废的工厂,邪王帮二号首领飞蛇还有二十余名帮众正聚集于此。

“飞鹰被抓了了,飞虎死了,他们一定以为我们邪王教会消失一段时间,但是我飞蛇偏不!”

说话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手中正把玩着一把手枪,黑色的枪身在他的几个指尖上来回跳跃,他面相阴狠,令人尤其注意的是他的双眼带着一丝不正常的血红。

“蛇老大,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我们得救飞鹰出来,我们的神药获得渠道都在飞鹰那,没他可就完蛋了!”

说话的是飞牛,炼体八重,是除了飞鹰外邪王帮中最强的炼体高手,除此之外,他炼神四段,异能为土元素掌控,因此防御远超常人。

“飞鼠,让你调查的榕城第一武科宗门的情况调查的怎么样了?”

飞蛇没有回答飞牛的问题,而是转头问一旁抱着笔记本电脑的一名戴眼镜的青年。

“当然,这么简单的事我早就搞定,资料都在这,给。还有,蛇老大,你调查这所宗门不会是想…”

飞鼠像是猜到什么,兴奋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哦豁,这票要干这么大吗!”飞龙怪叫道。

飞蛇不置可否,任由其他帮众在那喧闹,只是拿过飞鼠递过来的材料开始翻看。

一会后,他忽然在其中一页资料中停下。

他看着那张照片中熟悉的脸,不由发出一阵阴阴的笑声,那嘶哑的音色令飞鼠他们听得毛孔悚然。

“桀呵呵,意外的惊喜,师弟,别来无恙!呵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