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心剑

这时,刘加提着一袋食材回来了,听到陆岐的话,说道:“唉,那丫头还在闹别扭,住学校不肯回来。”

陆岐自然知道是什么情况,他安慰道:“小允这年纪正处在叛逆期,你们说的话不好听进去,下午我去她学校找她,我劝劝。”

“也只有你的话她能听听了,小岐就拜托你了,老刘,把东西给我,你们聊,我去准备午饭。”师娘说道。

刘加从陆岐手上接过孩子,然后带着陆岐一起进了书房。

“来,先展示下,让老师看下你这两天练的怎么样了。”

陆岐点头,然后伸出右手,一个小小的透明圆球汇聚在手掌之上,虽然看起来很勉强,但是还是维持住了。

刘加满意地点点头,说:“很好,你这掌握速度让老师汗颜啊。”

陆岐自知是自己双精神空间的作用,再加上自己悟性也是上等,结合起来的确非常人可比。

“很好,继续维持住,其实心剑和打铁锻剑很像,你现在这个圆球就是粗胚,现在老师用精神力帮你锻造成剑,你自己感受下我精神力的锻造技巧和发力模式。”

刘加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放在陆岐手中的圆球之上,注入精神力,他为了让陆岐看的更明白,放慢了速度。

只见透明圆球在刘加精神力的作用下由圆变方,方变长,然后长条变剑胚,最后开锋变成一把透明的短剑。

看着悬浮在手掌之上的短剑,陆岐非常激动,虽然是刘加老师帮忙锻造的,但是他依然能和它心有灵犀,就像是身体的延伸,他能感受到剑尖与真实短剑不同的锋利。

“别看心剑现在只能割裂精神力,当你压缩锻造突破极限时,他也能如真正的宝剑一般割裂万物,老师是办不到了,不过老师希望你以后能办到。”刘加一脸期冀地看着陆岐。

“老师,我会的。”陆岐用力点头。

“很好,现在你散掉它,重新开始,这次由你单独完成。”

陆岐听完散去手中心剑,重新汇聚了一个圆球,然后精神力开始模拟老师刚才的锻造技巧与发力模式。

刚开始没多久,就在圆球变方形这步卡住了,他现在的方形体就像表面长了一些疙瘩,陆岐努力磨平,却总是差一点。

“发力模式不对!再均匀点!”刘加对一旁额头冒汗的陆岐指点道。

陆岐按刘加所说,改变了一下,果然这次成功变成方形体,万事开头难,一旦掌握规律,方形变长条就简单多了。

然而长条变剑胚却是更高几个难度,陆岐在这卡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完成,最后一步开锋更是因为维持不住而已以失败告终。

不过在持续几次失败之后,终于第四次如愿以偿成功开锋完成心剑锻造。

看着掌上心剑,陆岐甚是欣喜,虽然已经极其疲惫,他依然控制着心剑在空中飞舞,虽然磕磕绊绊,花了三十分钟时间,但是毕竟是第一把自己独立凝聚的心剑,陆岐是爱不释手,像孩子刚得到新玩具一样。

“老师已经把能交的都交了,接下来心剑就靠你平常的训练了,当你真正能瞬发的时候就算真正入门了。”刘加欣慰地说道。

“嗯。”陆岐收起心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松懈下来之后一阵困意袭来,几个小时的精神力高度集中,他是累极了。

“走吧,菜都凉了,你师娘和轩轩先吃了,我们现在去吃。”

陆岐这时看了手机才发现已经下午两点了,之前太专注以至于忘了时间。

“不好意思啊,老师。”陆岐傻笑道。

“走吧,下课了。”刘加摸了摸陆岐的寸头笑道。

……

陆岐从刘加老师家出来时已经下午四点了,他没有立即回去,而是发了个威信给刘加老师的女儿刘允。

“小允儿,在哪呢。”

过了十秒。

“陆岐,我在学校。”

“没大没小,要叫哥!”陆岐笑着发语音。

“陆岐陆岐陆岐~就叫陆岐!哼!你就大我两岁,我才不叫你哥!”

“唉,也不知道是谁两年前还可怜兮兮地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哥哥的。”

“啊!不准说不准说!”

“哈哈,我就在你们学校附近,现在过去找你,十分钟后咱们校门口见。”

“不见不见!”

陆岐笑了,没回她,收起手机,骑上单车往榕城文科第一中学的方向去了。

和陆岐所读的武科宗门不一样,榕城文科第一中学是榕城最好的文科类高中,这所学校更注重文化科学的培养,练武为辅,武科成绩只占高考成绩的两层。

不过他们的武科考试要求自然比武科学校的低很多,这点武科宗门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文科一中就在第一武宗的不远处,隔了一条街,所以陆岐对这也很熟悉,高一高二的时候他和潘东王小波程大浪他们经常来这闲逛,打的什么主意不说也懂。

十分钟后,陆岐已经来到文科一中大门口,远远一看就看到刘允留着短发,带着棒球帽,一身白色休闲装站在学校牌匾旁。

午后的斜阳让少女的的青春靓丽尤为温暖。

“小允儿。”陆岐看着四处张望的刘允叫道。

刘允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是个毛寸美少年,先是一愣,再定睛一看,是陆岐。

“啊,陆岐,你怎么剪头发了!”

“怎么,不好看吗?”

“哼,难看死了!”刘允小脸微红嗔道。

“哈,上来。”陆岐示意让她站在后轮脚踏杆上。

刘允熟练地站上去,双手搭在陆岐肩上。陆岐单脚一蹬,两人就向学校旁的人工湖骑去。

他们一路迎着风绕着人工湖骑行,最后停在一条空置的公共木椅旁。

两人下车坐在木椅上,陆岐开门见山问道:“小允,老师说你很久没回家了,怎么回事?”

“我就知道你来只是给我爸妈当说客,根本就不是真的想来看我!”刘允原本灿烂的笑脸瞬间冷了下来。

“你和我爸我妈一样都觉得我是多余的,对吧!”

陆岐举起手来隔着帽子摸了摸刘允的头,笑道:“在讲什么小孩子家的话,你怎么会是多余的。”

刘允脸微红,甩开陆岐的手,嗔道:“陆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准摸我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