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卧槽,帅哥,你谁啊

早上四点醒来。

只睡了一个小时的陆岐没有任何不适感,在聚灵丹的加持下,睡一个小时已经完全足够了。

按照惯例,他出门训练了两个小时,这次没去天台,五段之后训练起来动静偏大,怕影响其他住户,于是选择了离他小区不远处的的公园广场。

回来时身上已经湿透了,都是汗水。

他去卫生间洗澡,昨天被火烧过的头发被水冲过之后更是有点惨不忍睹,长一撮短一撮的,还杂着各种卷毛。

陆岐照着镜子,想了想,抬起右手,手掌从前额慢慢拂过头顶直到后脑勺,在精神力的作用下一片片乌黑浓密的头发齐齐被斩断,然后悬浮在头顶周围。

待头发全部剪好之后,漂浮在空中的头发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整齐地停放在垃圾桶中。

看着镜中的毛寸少年,陆岐自己都有点陌生。

至于那土土的黑框眼镜已经没有必要了,他洗完澡之后将它收了起来。

七点出门,陆岐遇见了同样时间出门的孟雪。

“早…额,陆岐你头发怎么剪了?”孟雪一时间还不太能适应陆岐的全新形象。

“天气马上要热了,剪了舒服点。”陆岐笑了笑,清晨的阳光透过老旧小区楼道的通风口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闪闪发光。

“…哦,和以前一样了。”孟雪恍惚了一下,仿佛看见了几年前的阳光少年。

“那…和以前一样,一起上学吧。”

“好…”

于是原来有点疏远的两人又像三年前一样一起骑着单车出门了。

来到宗门,两人的到来引起了校门口一众弟子的骚动。

孟雪本是榕城武第一武宗的风云人物,颜值能与冯灵儿齐名,作为和陆岐一样的平民子弟,实力却是一中最顶尖的那一批,被老宗主称赞为宗门有史以来天赋最高之人。

她平常不善交际,经常独来独往,而今天却和一个长相让人有极强代入感的的陌生男生一起上学,自然引来了同学们的关注。

“卧槽,那个短头发的男的是谁啊?没见过啊,难道新的转校生?哪个年纪哪个班的?”

“不知道啊,感觉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

“咱们宗门什么时候有长的这么好看的学生了,也太帅了,过去要个威信号吧。”说话的是个女生。

“醒醒,瞧瞧人家身边的是谁!”

“五分钟之内,我要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

“这长的和我有的一拼了,都是靓仔。”

“你就是个吊毛。”

“叫我靓仔!”

“吊毛吊毛!”

“……”

“卧槽,这好像是高三八班的陆岐,我以前和他一个初中的,他以前就长这样!”

“不是吧?”

“哪个陆岐?昨天打败谢永丰那个吗?昨晚看了照片好像是他,看出来了,以前是故意扮丑吧。”

“这么牛逼吗,能打赢谢永丰,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啊。”

“昨晚消息都传疯了,说什么领域啥的,传的神乎其神,一个个好像就在现场一样。”

陆岐和孟雪两人没怎么在意,在一片八卦声中回了各自班级。

陆岐刚进八班的教室,迎面就碰到王小波,王小波看见他先是一愣,想了想后又是一愣,然后叫道:“卧槽,帅哥,你谁啊?!”

“卧槽,这是陆岐?!”程大浪闻声而来,看着陆岐一脸不敢置信。

其他同学也是很惊讶。

“和陆岐一个班三年,愣是没发现这厮长的不一般啊。”

“从昨天开始就不对劲了,这是彻底不装了,摊牌了?”

“难道和冯灵儿的事是真的?不然怎么忽然变化这么大。”

陆岐笑了笑道:“头发被烧了,天气又马上热了,干脆剪了个短的。”

“唉啊,你别笑,亮瞎我狗眼了。”王小波双手遮住眼睛装作被光耀眼到了。

“哪有自称狗眼的!”

“单身狗嘛,汪汪。”

“是滴是滴,汪汪。”程大浪也跟着叫。

“哈哈。”

站的稍远的王斌看着众星捧月般的陆岐,瞬间感觉别人的热闹都是别人的,他只觉得聒噪。

在昨天之前,他还看不起陆岐,而如今实力比不过,颜值也比不过,短短一两天强烈的落差让他一阵心酸。

“真没意思,我才像条狗…”

……

中午,宗门教学楼天台。

“啧,你们这些人真有意思,老喜欢约别人在天台见面。”谢永丰双手插着口袋,看着对面坐在地上打坐修炼的陆岐一脸酷酷地说道。

陆岐睁开眼,他早上叫班长张兴推送了对方的微信名片,是他添加了之后约的谢永丰。

他没心情接梗,直入主题道:“你有兴趣找我当陪练吗,当然,是在实战课期间。”

谢永丰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陆岐找他是为了这事,他想了想,皱眉道:

“你不会是想借着陪练的名义教训我吧,还想继续让我出丑?你别以为昨天赢了我,就觉得吃定我了,等我解决了那三个问题,迟早找回场子。”

陆岐:“你想的太多了,我就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第三个问题全靠你自己,前两个适应身体和实战经验的问题你需要一个陪练。”

“我知道你想说你的陪练多了去了,你花钱可以请职业的,用不着我。但是问题来了,你以前在家是没请职业陪练吗?”

谢永丰刚想反驳听了后又闭嘴了,他这种家庭的怎么可能没有,那为什么他还是不如陆岐。

“因为那些你花钱请的陪你练的都是套路,他们不是没本事,他们只是忌惮你的身份,这点就无需我多说了。

而且你和他们对战会下意识的模仿他们的动作,但是毕竟你们之间体型年龄段位都有明显差距,那些未必适合你。

但是我不一样,我和你同龄,体型接近,实力接近,在宗门里我是为数不多能当你对手的,而其他几个有资格的我想也没人愿意当你陪练吧!”

“……”谢永丰被他说服了,的确陆岐是他最好的陪练对象。

“你没那么好心无缘无故做我陪练吧?”

陆岐笑了笑,说道:“怎么会了,大家都是同学,而且相对的你也是我陪练嘛,互相帮忙。”

“你直接点!”

“你调查过我父母吧。”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