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速之客

在深夜苦读之时,有温香软玉,红袖添香在身旁,这是多少文人骚客的憧憬?

此时的李歌丝毫不憧憬。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一身粗布麻衫,身上还带着些赶路沾染上的白露,肤色微黄,相貌倒是还不错,只是谈不上俊秀,也不算平平。

而这刚赶回家的青年正被一名面容姣好,身形窈窕的女子拿剑架在脖子上,拿剑的手很稳,剑很锋利,出剑的速度很快,即使这女子内力稍差,他也完全没有信心从剑下逃生,冷汗因此顺着他的脊背直下。

这里是天穆峰山腰,是他的家,而他居然被人拿着剑架在脖子上,还被逼问为什么在这里。

要不是这柄剑架在自己脖子上,他是定然要抽她一顿的。

不巧的是,他的剑不在手边——他刚从桃源县考完科举归来,那里想得到家里进了贼?

他的眼珠微微一动,正欲开口辩解,却想到一个好主意。

当下,他的瞳孔忽然微微放大,直直的看向这女子后方,嘴巴微张并且不断颤抖着,似乎见到了甚么极为恐惧的事。

“后……后面……那是……”

颤抖的语气,恐惧的眼神和面部表情,如果李歌此时看得到自己也得暗赞一声,演的跟真的一样。

那女子似乎有些吃惊,眼神不自觉的跟着转了过去,察看后方有些甚么将这青年吓到了。

机会!

李歌毫不犹豫,右手当即如游龙般探出,一记绵掌拍在剑身上,将这柄闪着寒光的宝剑一下拍落在地,而后掌随人动,瞬间便朝着她的定身穴探去。

昏暗的走廊之中,掌风阵阵,剑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哐哐的响声,女子惊愕回头,匆忙之中居然能反击一掌,正中李歌手臂,将这来势汹汹的一掌打断。

李歌本料自己这一下偷袭极快,对方内力不够定然闪躲不开,但见这女子反应颇为迅捷,居然来得及将自己的发招打断,不由得微微一惊,右脚微勾,一个巧妙的发力便将地上那柄剑挑了起来,右手探出正好接住。

剑在手中,李歌顿时心中大定,但见对方劈手来夺剑,昏暗之中却似乎分化出好几道掌影,分别取他周身大穴,而且那些穴道似乎有隐隐的刺痛之感,显然这掌力锐利不可挡,当下心中有些诧异,暗道一声好掌法,看破对方弱点便是一剑刺出,剑迅如闪电,后发而先至。

独孤九剑之破掌式。

那女子见机不妙,立时回防,但独孤九剑以攻代守,一击得势便剑剑占人先前,她掌法虽然精妙玄巧,但在独孤九剑的攻势下也显得力有未即,不过十数招便败下阵来,反被李歌用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女子却并不反抗和惊慌,反而有些喜意,她看着李歌,开口询问。

“独孤九剑?公子可是桃源李氏传人?”

这女子一言将自己身家道破,李歌也微微惊讶,旋即想到对方所使武功和武功修为,心中划过一丝明悟,语气却仍然冷淡。

“不知大名鼎鼎的东邪黄药师之女,来某桃源山天穆峰有何贵干?”

东邪黄药师是个男的,年纪又近了四旬,怎么想也不会是眼前这个妙龄女子,而且相传他结婚很早,眼前明显是他的女儿。

这女子此时眼中也闪过诧异,但是看到自家的宝剑仍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语气不由得软了下来,率先作了自我介绍。

“我叫黄榕,如公子所料,是黄药师之女,来这里是因为家母患了一种很罕见的病,心力衰竭,就连父亲的九花玉露丸也无力回天,想到桃源李氏自古便多传奇,说不定有什么医治的法子。”

“哦?”

李歌闻言,冷笑一声。

当今是庆元六年,江湖上有五位最强之人,分别是东邪西毒北丐南帝中神通,这黄药师便是东邪。

“原来大名鼎鼎的桃花岛传人就是把刀剑悬在对方脖子上来有求于人的,今日某倒开了回眼界。”

黄榕支支吾吾的自己嘟囔着甚么,似乎有些着急,即使在昏暗的火光下也能看到她光洁的额头上微微冒出细汗,稍刻似乎下定了甚么决心,昂起头对着李歌说道。

“桃源山中自古便有秦时的桃源村传说,想必和长生不死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就是想……”

李歌听到这句话,却哑然失笑,想到她的背景,又有些头疼,微微摇了摇头。

“黄女侠如果是想要长生不死药,这里定然是没有的。如果这桃源山中真有长生不死药,那刘骥之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黄榕登时默然了,她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多半要落在空处,只是李歌如此明显的说了出来,还是让她有些沮丧。

李歌见她似那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萎靡不振,又见她衣裳上颇多补丁,原本光彩照人的衣裳上尽是泥水,心中有所不忍,心思突然一动,居然脱口而出一句话。

“黄女侠若是为了长生不死药,定然无甚希望,可是若只是为了医治令慈的心力衰竭,令尊的九花玉露丸不能参功,某却有办法……”

说到一半,他忽然一惊,心中暗忖。

“我怎地将自己会医术的事情抖出去了?东海离我桃源山有俩千多里之远,近乎跨越整个大宋国土,我又有禁止外出时间超过一个月的家训,怎能应下此事?”

想了想,他改口了。

“抱歉,黄女侠,某方才所说皆是妄言,阁下还是令寻高明罢。”

说罢,将手中剑抛在她怀中,一挥袖便要离去,他近日奔波数里路程,身上尽是泥水,需要好好清洗一番。

黄榕却听得清清楚楚,那里还有放他的道理?情急之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前伸,伸手拉住李歌衣襟,双膝却因此跪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李歌听了这声响,却是面色大变,转身想要拉起黄榕,黄榕此时却是耍起了性子。

“李公子若有办法,请务必救救家母,如果不答应,我便跪在这里不起来了!”

李歌心头巨震,有许多话都说不出,最终只好轻叹一声,点点头应了她的请求,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且跟某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