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应聘与英雄救美

江城。

六月的街头,烈日烧灼着大地,路上没有几个行人。

方明快步走在街头,四处张望寻找着什么。

母亲病危急需手术费的事情犹如大山一样压在他肩头。

这段时间,他用尽浑身解数也不过是凑了两三万块钱,别说是手术费了,单单是化疗费用都不够。

本来已经快要实习的他,只能准备辍学打工,挣钱为母亲治病。

毕竟多一分钱也就多一份希望!

不论如何,他都要想尽一切办法给母亲治病!

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一直以来都是母亲一个人苦熬苦业把他和妹妹拉扯大的。

现在还没让母亲过上好生活,他怎么甘心看着母亲遭受病魔折磨。

来到街头,方明终于看到了在网上招聘的中药铺,医仁堂。

他在网上对此了很多工作,只有医仁堂在工资还算不错的情况下,时间比较充裕。

这样一来,他可以利用闲暇时间再找点兼职,多挣点钱。

方明下意识加快脚步,走向中药铺。

一进入其中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药材香味,店铺没装饰古色古香,别具一番风格。

“您好,有什么需要?”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女子从问诊室走出来,温婉的问道。

女子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比方明大不了几岁,身材非常匀称,皮肤雪白如玉,五官也可圈可点。

给方明的第一感觉就是,温柔大方,平易近人。

“你好,我是之前打电话过来说要应聘的。”方明悄悄有些紧张,快速道。

“哦,原来是你啊。”女子恍然大悟,招呼道。“来坐下谈。”

“药铺也是刚开业不久,网上的招聘启事也是今天刚挂上去,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来了。”女子给方明倒了杯水,然后坐在了方明对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明,是江城大学医学系的学生。”方明道。

“在电话里说的那些条件都是真的?”

方明点点头:“嗯,我在江城大学学的临床,对中医方面也有一些粗略的了解。”

“像你这样的条件应该去实习才是,怎么会…”女子略微有些疑惑道。

方明苦笑一声,然后自身大致的情况说了下。

女子听完方明的情况后,脸上露出一抹惋惜,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就在这工作吧,工资的话每个月三千五,包吃,住的话,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楼上的仓库打扫打扫,对付着住。”

“对了,我叫柳晚月,以后你叫我晚月姐就行。”

方明心里一喜,连忙点点头,包吃住的话又能省去一笔花销。

就在方明准备问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时,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走了进来。

“来人了,你先坐,我去看看。”柳晚月微微一笑,道。

方明点点头,目光也看向了进来的三人。

走在最前面的青年一头黄毛格外刺眼,左侧额头有一条浅浅的疤痕,一直蔓延到眼角处,看上去就不是个善茬。

至于另外两个,则是一个红头发,一个绿头发。

三人走在一起,俨然就是一个红绿灯组合。

“啧啧,没想到老板竟然还是个漂亮的妹子,这趟没白来。”黄毛青年看见柳晚月,顿时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老大,这是极品啊,比小胡同的那些娘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身后的红毛和绿毛也笑嘻嘻的道。

三人看着柳晚月的眼神都是恨不得拔掉柳晚月的衣服一样。

柳晚月见此,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生气,依旧礼貌道:“你们好,那抓药还是看病?”

“当然是看病了,一看见美女老板,我这心里就扑通扑通的,美女,你快给我看看吧。”黄毛轻浮道。

说着,黄毛伸手就要去抚摸柳晚月的脸颊。

饶是柳晚月脾气好,可面对黄毛如此轻薄,心里也有些生气,后退一步,语气冰冷道:“先生,这里是药铺,还请你放尊重一些,如果没病的话请你离开。”

“你在教我做事?”黄毛手停在半空,显得有些尴尬,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凶色:“敢在这条街上教我做事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小娘们,你开店前没打听打听我疯狗的名号?”

“敢在这条街上是拒绝我们老大?你怕是不想干下去了。”红毛跟着道。

“小娘们,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好好的陪我一天,以后我保准在这条街上没有人敢欺负你。”疯狗冷笑道。

“你…你们这样是犯法,如果你们还不走的话,我就报警了。”柳晚月气愤无比,大声道。

“报警?你以为报警就能唬住我?”疯狗不屑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答应我的条件,保准你以后吃香喝辣,不然的话…今天就是你这店关门大吉的日子。”

疯狗话音刚落,红毛和绿毛便抓起旁边的东西,对着药铺就是一阵打砸。

“小娘们,我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你要是还不从的话,你这店也就不用开了。”疯狗坏笑着道。

说着,疯狗猛地向前一步,就要去抓柳晚月,显然是想要强行让柳晚月服从。

柳晚月吓得连连后退,可是在她身后不远就是柜台,根本退无可退。

看着越来越近的疯狗,柳晚月只能大声呵斥:“你不要过来!”

“哼,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由不得你!”疯狗冷哼道。

就在疯狗来到柳晚月跟前,准备将柳晚月按在柜台上时,一旁早就忍无可忍的方明猛地冲了上来,一脚踹在疯狗腰间。

疯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踉跄几步直接倒在了地上。

虽然方明不过刚刚入职药铺,对此完全可以视而不见,但他所学过的做人的道理,让他不能漠视不理。

尽管疯狗等人不是他能得罪的,但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柳晚月被糟蹋,他做不到。

方明将柳晚月护在了身后,大声道:“一群混蛋,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还不走就等着进局子吧。”

“玛德,敢打我,就算是进局子也要先弄死你!”疯狗从地上爬起来,强忍着腰间的疼痛,龇牙咧嘴道。“给我上,废了他!”

红毛和绿毛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冲向方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