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杀死聊天
  • 空港喵影
  • 惰堕
  • 2654字
  • 2022-04-01 01:00:09

历史上,人类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宇宙战争,也从来不清楚这样的战争到底是以什么方式来进行?

但现在他们知道了,宇宙战争,可能就是两个文明之间的碰撞!

………………

公元2135年,地球。

仍然是那一抹让人迷醉的蔚蓝,洋溢着澎湃的生命气息,在太阳系中如此的独特,就是造物主的赐与,宇宙的奇迹!

大气层外,曾经密织如网的卫星群消失不再,只有寥寥数百颗还在忠实的执行着人类赋于它们的使命,但和百年前数万颗卫星在不同轨道运行的盛况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人类的科技水平日新月异,但还远远没有达到用数百颗卫星替代数万颗的程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就是人类在发展史中不得不经历,也必须要经历的一场劫难,也可能是机遇?

作为在整个宇宙中最低级的文明层次,一级行星文明的地球,严格来说可能还没达到行星文明的它,遭遇到了来自二级恒星文明的挑战!

未来会走向哪里?谁也不知道!但仅就现在的状况来看,被击落的数万颗卫星就代表了这个二级恒星文明的态度倾向!

只不过,域外文明的渗透还仅只停留在外空,暂时来看,没有深入地球的打算,但谁也没有把握确定他们就不会进来?用什么方式进来?

是控制?还是毁灭!

留給地球人的时间不多了!但在文明的碰撞中,几百几千年又能改变什么?

一级行星文明和二级恒星文明的正面碰撞不会有任何悬念!机会只在于,来到地球的这一支舰队可能只是那个恒星文明向宇宙派出的无数个尝试中的一个?

所以,大概还有机会?

在地球大气层外的近空,偶尔有三三两两的飞船缠斗,既是互相试探,也是对最后这数百颗卫星的保护!

这颗银河系最璀璨的明珠,已经来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十字路口!

但是,生活仍然要继续!

………………

贝海洋,华国北方一座特大型城市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开着他的红旗电动车,奔驰在都市错综复杂的立交桥上。

他的方向,最终拐上了机场高速,这条高速的终点,就是华国迄今为止最大的航空港!

飞行员这个职业,从来都是现代生活庞大的职业体系中最受人尊重的极少数部分,高薪,神秘,飞来飞去,让人向往!

但现在,已经有些日薄西山。

每个人都有一个飞翔的梦,但真正能实现这个梦想的却少之又少,就这一点上来说贝海洋是幸运的。

二十六,七岁的他,从小到大都有一个执着的飞翔之梦,并一直为此而努力;身处华国之都,相对特殊的环境也給了他更多的机会,民航学院毕业后就被分配到龙腾航空公司,开始了他的飞翔人生。

经过几年努力,正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副机长,还是只飞国内支线航班的。

已经很不容易了!他没有什么不满的,未来的道路并不坎坷,按部就班下来,他会在十年内慢慢积累经验,成为国内航班的机长,然后再开始国际飞行,大概就是这样,清晰明确。

这不是他最理想的梦想,相对来说他更喜欢战斗机的风驰电掣,更刺激,更能挑战自己;但他的身体条件达不到战斗机驾驶的程度,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好歹都是飞,只不过一个飞得灵动如鹞,一个飞得大腹便便……

稍微打开些车窗,任深冬的微风吹入,吹醒稍微有些莫名其妙低落的情绪,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情绪,而是所有人类的情绪!

和自身的生活状况无关!二十二世纪了,可能贫富差距仍然在拉大,但已经高度城市化的华国,国民幸福指数和百年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人口稳定,只要你有手有脚,就总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不存在生存的问题。

作为一个飞行员,他仍然骄傲!但和百年前相比,已经有太多的职业后发制人,相对来说,飞行员的职业也不再是高高在上,渐渐变得平庸。

不过是一种相对圈子封闭的谋生手段而已。

但他的心情并不是因为飞行员职业的光荣不在,而是某一个横在所有人类头上的威胁!

甩又甩不掉,忘又忘不了,想还没用……

那是文明的碰撞,是整个人类集体智慧和域外文明的交锋!

没人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数十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是就这样的温水煮青蛙?还是灾难骤然降临?或者就像大部分人类所遭遇的危难那样,慢慢的消失,虚惊一场?

没人能知道!

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左右的,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

在网络中,也曾经有无数对末世的猜想,僵尸异形,天崩地裂,各种文学描述!

但当真正的危险来临时,大家才发现那些猜想是多么的不靠谱!

多囤些各种物资,准备好各种器械,然后等末日到来后大杀四方?这得多么贫乏的想象力才会把自己定位于原始人应对天灾的范畴?

作为一个已经接近一级行星文明的星球来说,严谨的体系让人类怎么可能瞬间失去控制?

文明的碰撞,静静的来,静静的展开,沉重而压抑,在不过份影响普通人生活的同时,却在每一个成-年人心头都压上了一块巨石!

未来会怎样?无论贫穷富贵,这是每个人都会面临的问题!

一个个人根本没法做出选择的问题!

半个小时后,驶进航空港,在航站楼下专用地下停车场泊好车,贝海洋走到航务楼就花了一刻钟;在这里,整个机组人员会有一个碰头会性质的机务会,对航线的最后确认以及其它乱七八糟的内容。

哪怕远离了候机厅,但从四面八方驶入的车辆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都能让他感觉到航空港的繁忙!

作为华国之都,最大的国际航空港,这里的年吞吐量不算货物,仅仅人数就早已超过了三亿!因为快捷安全,是人们出行的首选!

尤其是在未来并不确定的情况下,趁现在还风平浪静,出去走一走看一看,而不是把积蓄放在银行中在文明碰撞到来后变成废纸,旅行业就成为了二十二世纪最兴旺的行业!

顺便重振航空业。

航站楼内同样热闹无比,可以想象同时几十个在准备的机组,分处不同的房间;在这里也有潜规则下的高低上下,国际越洋航班,国内城际航班,以及周边支线地方航班,都有固定飞行任务室。

以贝海洋几年不到新人的身份,他也就只能在支线航班上混个副机长,为自己的飞行经历累积经验。

推开玻璃门,这是一个很大的套间,不同房间就是不同的机组,有安静的,也有吵吵闹闹的,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不同机组的风格,倒也没有硬性的规定!

来到D-2房间门前,还没进门就能听见里面机长王大炮的声音,出身东北的他性格幽默风趣,天生二人转的因子在血液中流淌,尤其是在漂亮的空姐们面前就总是格外的发挥。

“……不是我吹,我们东北媳妇特别的能干!我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十天半月不着家那是常事,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媳妇一个人承担!

一个人洗衣服,一个人做家务,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带娃,一个人照顾老人,还要自己赚钱!”

看了看推门进来的贝海洋,虽然现在华国早已经放开了户口限制,但地域观念永远存在,对天子脚下出生的东海人就总有一种自然不自然的调侃,哪怕不是恶意的。

“海洋,你们东海媳妇能做到么?”

贝海洋想都没想,平时沉默低调的他却有一张好像与之完全不相符的毒舌,

“我们东海?在我们村像你媳妇那样的,在我们那里叫寡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