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重要的是我们的希望

一阵彻骨的寒风吹来。

通天教主与冥河老祖瑟瑟发抖,没有经过厮杀,没有经过激斗。

然而。

两尊无上大能,却齐齐产生了一种被吊打的错觉。

可怕!

太可怕了!

同样是大能,同样是开天辟地时期降生。

为什么先天神灵与先天神灵的差距,竟然可以大到如此不可想象的地步?

王印也感到惊讶。

轮回大道,意志轮回,开天印记,差不多了吧?

妹妹难道还有什么压箱底的能力?

饶是连他堂堂穿越者的见识,也想象不到,轮回大阵还可以领悟出什么?

“却也没有什么!”

似乎是感应到三个弱鸡的困惑与迷茫,后土莞尔温笑道:“我的意志返本溯源,借助父神的身体,观看到精血分化,演化为十二祖巫的过程,因此有了一定的想法,或许可以通过阵法之力,将我们十二兄妹的力量合而为一,到时候,无法施展的开天一斧,应该可以勉强摧动了。”

只见眼前女子纤手分开,流光万道,在虚空中渐渐演化出十二祖巫的形象。

同时又有阵纹法则交织。

似乎正在推演如何将十二祖巫的力量融为一体。

王印、通天、冥河老祖……

无一不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珠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都天神煞大阵?”

王印吃惊的瞪圆了眼睛。

他修为早已经达到了大道圣人的境界,却一直没有从血脉中参悟出都天融合之秘。

一直以来。

他都以为是都天大阵的玄妙,隐藏在十二祖巫的血脉核心,需要十二祖巫自主激发。

此时看来。

根本不是如此。

原来都天大阵的源头,在于开天印记,需要祖巫后土参悟轮回大道,以意志进入开天辟地的一刹那,领会盘古出招的那一瞬间,才能开创出来这套旷古烁今的无上大阵。

“后土道友,你之前真的没有接触过任何阵法?”

通天教主有些咋舌的询问道:“这是没有道理的,以贫道来看,这新创的大阵玄妙,比之贫道的万仙阵,完全不逊分毫,如果不是需要十二祖巫血脉才能施展,却是比贫道的万仙大阵强的多了。”

后土沉吟了一下,摇摇头道:“确实没有参悟过任何阵法。”

王印笑着道:“既然轮回已悟,通天道友,冥河,吾兄妹就告辞了。”

王印也不多做停留,直接拉起祖巫后土的手腕,便踏出幽冥血海。

本来以王印此刻的手段,一步之间,返回不周山不过平常。

然而。

兄妹二人,却出现在洪荒大地,一片浩瀚广阔的绿色平原之上。

王印淡然微笑道:“妹妹既然意志轮回,洞悉了开天辟地时的景象,难道没有任何好奇,你不想要知道我的来历吗?”

后土若有所思,道:“兄长于开天辟地出世,却身怀吾等十二祖巫血脉,吾等原本都以为是父神旨意,让你守护盘古殿,而且你第一个诞生灵智,又炼化了祖巫镜与开天斧,理当做我们的兄长,然而,后土今天才知道,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你并非是父神血肉化身,而是嫡血传承。”

后土接口道:“吾通过开天印记,观看到了一切,父神血脉分化,并没演化出兄长的形体。”

“不错!”

王印笑道:“我一身血脉,都不是祖神陨落时所分化,否则也不会稀薄到连一点点儿神异都没有的地步。”

祖巫后土微笑道:“我也曾怀疑过,兄长是趁我们十二祖巫灵识未生之时,窃夺了我们的血脉,如此,方才可以兼备十二祖巫血脉,然后并非是如此。”

“不错!”

王印再次点头,道:“我降生之时就有祖巫血脉,只是稀薄罢了,炼化祖巫池中的盘古精血,其中神妙自然可以一点点儿激发出来,无需窃取你们的精血。”

后土笑道:“那么,最终只能有一个解释,兄长应该是开天辟地之前就存在的无上大能,身具父神与其他种族的精血,极有可能是父神与旁的混沌魔神结合,产生的后裔,之所以降生盘古殿之中,虚弱无比,想来是开天辟地时期遭到了重创。”

“什么?”

王印瞪大了眼珠子。

我是祖神盘古与旁的混沌魔神孕育的后裔?

我在开天辟地之前就诞生了?

我在开天辟地时期受了重伤?

祖巫后土饶有兴致的道:“兄长先天裹挟天机魔神的天机珠,莫非是父神与天机魔神的后裔?”

“什么?”

王印再次震惊。

我是祖神盘古与天机魔神的血脉后裔?

“不对!”

祖巫后土很快否定了之前的结论,若有所思的道:“别人不知道,我们兄妹一个量劫,兄长隐藏有幻影龙皇的第二元神,我却是知道的,兄长兼具龙神血脉,难道是父神与混沌龙神的后裔?”

“什么?”

王印面色古怪。

我是祖神盘古与混沌龙神的后裔?

话说。

混沌龙神是男的女的?

而且。

混沌魔神拥有后裔吗?

没有听说过啊!

王印表面惊讶,很快就反应过来,一点点儿推演过往的一切痕迹。

他不相信。

后土冰雪聪明,会得出这样离谱的结论。

很可能对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在掩盖事实。

她为什么这样说?

难道是担心暴露我的秘密,被杀人灭口。

这是没有道理的。

一个量劫的情义。

时至今日!

难不成我王印是什么样的人物,兄弟姐妹还有人不知道吗?

后土莞尔一笑,道:“不论兄长的曾经是什么,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一起修炼,一起成长,一个量劫的兄妹情义,我后土,始终是信任兄长的,正像兄长希望的那样,我们一起携手,为整个洪荒大地的无尽众生,塑造一个光辉荣耀的未来,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希望。”

王印浅笑道:“终究是要说的,你不理解,一个人孤独的守着秘密是多么的痛苦,如同站在另外一个世界,与整个世界的生灵都相隔两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