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王印出手

“这是先天葫芦藤!”

大道峰上,太上老子首先反应过来。

这是一株极品先天灵根。

如今果实成熟,守护灵根的先天禁法彻底消失,显化出成熟形态的灵根本体,一次性孕育七件至宝,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大机缘。

即便是大能也侧目,跟脚不凡,福缘深厚的三清也动心了。

然而很多大罗金仙都黯然!

这样的声势,他们并不具备争夺的手段与能力!

洪荒世界不是玄幻,每一位大能都是主角,不存在主角地仙修为,却靠着逆天气运夺走无数准圣大能也侧目的机缘之类的奇葩事情。

不信来两个地仙境的主角凑上去试一试。

距离先天葫芦藤最近的纪天峰女娲兄妹率先赶到,立时便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抑。

空气中弥漫着旺盛的仿佛可以缔造一个种族的生命力,是极品先天灵根的伟力在绽放威严。

绝世灵宝就在眼前。

可不论是女娲还是伏羲,都沉默了!

他们无法伸手去摘。

无数准圣大能的气机已经从无量虚空镇落了下来,他们如果出手,所要面对的绝不是一个两个的敌人与对手。

“哼!”

温文儒雅如伏羲也冷哼,目光洞穿虚无,泥丸宫中,端坐神庭的伏羲元神,似乎有无量光在绽放,沉声低咤道:“天材地宝,强者得之,藏头露尾之辈,也配收获天地灵宝吗?”

哗!

话音落下。

三尊形象各异的青衣道人,各自破开空间,出现在两兄妹的面前。

位居最末的道人剑眉星目,棱角峥嵘,见到女娲兄妹,率先稽首一礼道:“伏羲道友、女娲道友,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伏羲含笑回应。

一双如渊如海的伟岸星眸,却若有若无的闪耀在淡然无为的老子,与威严宏大的元始身上。

有火光破空,同样撕裂虚无。

两尊身具帝者姿态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五人面前。

正是九重天妖庭主人,帝俊、东皇兄弟。

见到五人,东皇先是侧目,随即便低咤道:“一共七个葫芦,我们七人,一人一个?”

没有人回答东皇太一。

因为已经用不着回答。

嗤啦!

空间破开,之前还在大荒园观摩灵木的十七位大能尽皆出现,紧随其后的是十二祖巫,以及——

圣人王印。

王印一身青黑色的兽袍,外貌年轻,英姿笔挺,平淡无奇。

所有的大能都变了脸色。

竟然连大道圣人都惊动了?

有人不自觉抬头望向虚空,紫霄宫与蓬莱岛毫无变化,显然另外两位大道圣人并不会轻易出手。

或许自认不敌,或许不愿意两败俱伤!

三清之首太上老子首先反应过来,神态无比之恭敬,对着王印参拜道:“不周山大道峰三清兄弟,老子,携兄弟元始、通天,拜见王印圣人,未知圣人此来所谓何事?”

所谓何事?

众大能睁大了一对眼眸。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难不成还需要圣人亲口说出来?

王印却并不在意,姿态从容的道:“吾为先天灵根而来!”

“大道圣人也贪恋一株先天灵根吗?”

东皇一字一顿道,眼眸之中锋芒迸射。

什么?

无数大能都忍不住哗然。

侧目于东皇太一的胆大包天,竟然敢这样质问圣人,这是想要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把生死置之度外,无所畏惧亦无所顾忌。

嗤!

下一刻。

强如妖庭战神,东皇太一也崩飞了出去,肉身四分五裂,骨血飞溅,漫天金乌之血撒遍洪荒天穹,似乎连整个苍穹都渲染成为了鎏金色。

东皇元神怀抱古拙神钟,有无量光绽放出来。

却在圣人的气机下一寸又一寸的压缩光芒,仿佛风中烛火,随时将可以熄灭。

有无形的力量牵引,所有的金乌骨血都被收走,然后投入王印的袍袖之中。

妖帝帝俊瞳孔收缩,眸光冷冽,随即就收敛了所有锋芒,微躬脊背道:“请圣人息怒,东皇气盛,不知圣人法力。”

王印颔首点头,淡笑道:“吾非以大欺小之辈,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尊卑,此番仅毁肉身,若有下例,元神也难保。”

“是!”

高傲如天帝也低头。

洪荒世界第二量劫,第二道纪,已不再是准圣的时代,而是圣人的棋局。

王印此刻开口,声传天地,巍巍高声道:“自古极品先天灵根,三为数之极,如金灵菩提树,因一边孕育感悟万道的金灵菩提子,一边孕育灵木枝丫,一道纪不过一株枝丫而已,先天葫芦藤虽然位列极品,一道纪生出七颗果实,尽属先天灵宝,尤有力所不及,此刻此藤生命之力逸散,显然已到油尽灯枯之境,若不制止,洪荒世界将痛失此等灵根。”

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先天灵根也并非是个个踏实稳重的,如先天葫芦藤,明显就属于长得着急了的。

先天灵根,竟然长得把自己生命力都耗尽了!

饶是王印见多识广,先天灵根也见了三十来株,可依旧被眼前的一根奇葩给雷得不轻。

不过。

救还是要救的。

每一株先天灵根,都代表着洪荒世界的气运,灵根强,则洪荒昌盛,如果洪荒世界光秃秃的,一根灵根也没有,那偌大的洪荒世界,也差不多到了凉凉的时候了。

王印并非是鸿钧,没事儿也要挑拨世界乱起来。

他是死心塌地的想要给自己的祖地一个繁荣昌盛的未来。

灵根不会灭,不周山不会倒,天不会有窟窿,圣人也不可能在洪荒世界征战。

“老师慈悲!”

镇元子首先开口,环视老友红云道:“吾已猜到老师并非贪图灵根的无品之人。”

王印忍不住侧目盯了一眼镇元子。

真是奇了怪了!

你怎么猜到我不贪图灵根的?

话说。

为什么贪图灵根会与“无品”扯上关系?

冥河与鲲鹏见了王印这一眼,心中莫不捶胸顿足,暗道:“坏了,竟然让镇元子这老儿抢了先!”

嗡!

一股难言的圣人道韵在不周山下升起,相比于在坐的诸多准圣大能,这股道韵波动也太浩大了,犹如是璀璨的烈日,与微不足道的露珠在比较。

这一刻。

王印肆无忌惮的放开了自己的气机,让所有大能都不得不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