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长琴

“我等告辞!”

伏羲、女娲离开,通天紧随其后。

“敢问老师有何吩咐?”

红云有些惊疑不定。

难不成,圣人还打算给他们这些内外门弟子开小灶,圣人不至于这么不平等吧?

王印淡然一笑,道:“尔等有心求道,吾带尔等一观吾道之路。”

当下王印率先起身,天地挪移,时空交错,所有人都出现在一片密布禁法的丛林之中。

都天神林,位居不周山下,次元空间之中,有自成一界,浑然一体之妙,无垠广袤,灵气无边。

坐标非王印与十二祖巫一十三人不可轻启。

其中足足数千万仙根错落,有先天灵根近千,高耸入云,撑入穹天。

十七弟子反应过来。

原来老师是为他们寻找仙根种子来了。

话说。

他们升为真传弟子三大考验,不就有仙根百万吗?

此地仙根无数,正好有无数种子。

十二祖巫则是神色不变。

诚然!

大荒园都天林乃是王印一手缔造开创,然十二祖巫无一不是在其中出过大力的,一开始此地仅仅只是王印的个人兴趣,后来仙果成熟,有益巫族后辈修炼肉身,十二祖巫外出游历,亦会有意识收集种子。

五万个元会,足足五万个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才有今日都天林中的数千万仙根与近千先天灵根。

话说洪荒世界!

先天灵根的诞生,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混沌灵根破碎,残余生机坠落,在洪荒大地生根发芽,最终成长为接天灵根。

第二种,混沌魔神陨落,尸骸残存大道法则,灵木以之为养分,自行成长为先天灵根。

第三种,天地灵秀荟萃,蕴含整个世界的天道精华,最终孕育成形,成为代表天道的先天灵根。

第三种天道孕育,属于正品灵根,不多不少,三千株。

而混沌灵根破碎,虽然残渣很多,到处扎根,许多残渣可能不入先天之流,所以,粗略一计算,也不超过一万株。

第二种神魔孕育,鼎鼎大名的先天葫芦藤,就堪为其中代表,长在盘古之肝上,来头堪称是恐怖。

整个洪荒世界的先天灵根加起来,总体绝不超过两万株。

当然,不要提后来的蟠桃灵根分化,那灵根怎么分化的如此之多,强如王印现在也还有一些懵逼。

九千株,不应该啊!

就算是混沌灵根,也不可以破碎后,分裂成如此多的先天灵根。

一定是哪里不对!

只能解释为鸿钧手段逆天,能人所不能为了!

王印这大荒园都天林看似树木丛生,实则近千株先天灵根不算多,且大部分都是中下品先天灵根,上品先天灵根不超过三十株,极品先天灵根更是一株也没有,以此来作为巫族的底蕴,只能说是刚刚好罢了。

要知道,东皇太一都有一株极品先天灵根“扶桑神木”呢!

巫族能拿的出手的,最强不过祝融用来制琴的榣山神木。

然而。

情况并非无法更改。

王印来到大荒园都天林的最深处,遥遥望一眼面前一株,通体莹白,接天连地,散发着高雅玉质之美的先天灵根。

随即伸出手指一点。

体内刚刚得到的二千三百一十道无上大功德,立时犹如天河瀑布一般,顺着他的手指倾泻而出,一点一滴向着榣山神木渗透进去。

然而。

十万,二十万,足足百万无上大功德消失,神木始终不见任何法则蜕变的迹象。

明明已经超出了从上品先天灵根蜕变为极品先天灵根的功德数量。

连王印为忍不住暗暗苦笑。

果然乃是如此吗?

话说。

灵根不同于法宝。

也不同于修士。

先天灵根,乃至是普通仙木,吸收功德之力,并不会轻易提升品级,很有可能反而会因为功德之力的造化力量,逐渐走上化形之路。

越是高等的先天灵根,化形所需功德,就越是庞大。

王印现在付出一百万无上大功德,榣山神木始终不见蜕变,明显是开始踏上了化形之路。

这一下子就等于,王印不仅要支付海量的衍生灵识费用,还需要支付从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无数境界的提升费用,直到对方提升到实力堪比本体上品先天灵根的大罗巅峰修为,方才可以真正化形。

而且到时候,也不再是先天灵根,而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妖神了。

这也就难怪很少有人愿意培养先天灵根,实在是太耗资源了,得不偿失。

然而。

王印此刻势大财雄,功德有的是,付出了一百万无上大功德,竟然仅仅帮助灵根诞生了灵识,这不是白花花的银子打了水漂吗?

简直是岂有此理了!

不就是功德吗?

我王印有的是,我今天不仅要塑造一位货真价实的极品先天灵根出来,还要塑造一位镇压巫族的准圣大能出来。

灵根化形,洪荒世界并非没有先例。

如大名鼎鼎的准提道人就是其一。

准提道人本来乃是混沌灵根混沌果树的五分之一,金灵菩提树化形,极品先天灵根,跟脚不凡,开天之初,机缘得到混沌佛神的一滴精血,衍生灵智,最终竟然更修炼到堪比混沌魔神的天道圣人级数,他的本体菩提神树也因此水涨船高,提升到混沌灵根的级别,超越了同类四大灵根。

准提成圣后,以菩提树枝丫炼制七宝妙树,为成道圣器,威力不下通天之青萍剑。

实际上,灵根化形,好处也是非常多的,可以自己修炼,自己成长。

只不过前期投入就有一点点儿大。

随着二百八十万功德之力的垂落,眼前榣山神木终于积少成多,形象开始蜕变。

哗!

接天连地的伟大神木首先放射出照耀十方世界的无量光辉,随即树干之躯无限缩小,一个变化,成为一尊眉心烙印青色符文,翩翩如玉的俊美年轻人。

转身就对着王印恭敬一拜,大声高呼道:“孩儿多谢父神赐我生命,请父神为孩儿起名!”

王印想了一想,微笑道:“你为榣山神木,乃是制琴之木,此刻化形,法力源源不断,仙琴也自源源不绝,可谓长琴,吾就给你起名长琴吧。”

神木再拜道:“长琴拜见父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