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好狠!

南朝大陆。

山脉延绵,葱郁且阴沉。

细碎的阳光顺着树叶缝隙滑落,鸟鸣声起,阴风阵阵。

丛林深处,突然传出一声凄惨的尖叫。

“啊——!”

女子口吐鲜血,锋利的匕首划破她的肩膀,黑色的血从她的伤口内汩汩涌出。

“啧啧啧,这张脸看多了还真是令人恶心。”江晚晚含笑,摆弄着手中的匕首,冷笑的盯向面前的红衣女人,骂道:“江月恒,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姐姐,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江月恒捂着脸,此时正不解的抬眸,双眼无神,‘看’向面前的女人。

她的双手颤抖不止,护着肚子里的孩子:“求你,不论我做错了什么,都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江月恒咬牙,放弃自己全部的尊严跪在江晚晚的面前不断磕头。

“求?你也配我求我?”江晚晚伸出脚,恶狠狠的踩在江月恒受伤的肩膀上。污泥渗进伤口里,疼得她脸色惨败,浑身发抖,青筋暴起。

江晚晚冷笑的看着地上不断挣扎的江月恒,心底止不住的畅快。

江家双女。

嫡次女江月恒虽然天生双目失明,可却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还拥有举世无双的天品青龙灵脉。

而她,江家嫡长女,本该光芒万丈,可却皮相普通,就连灵脉都低江月恒一等,地品青蛇灵脉。

从小到大,江月恒永远都是天之娇女,她只能被江月恒踩在光辉之下,不停的被比较,说她连傻子都不如,就连联姻,她翘首以盼,心心念念的南朝神子也因为江月恒的美貌,而选择了她!

凭什么,凭什么!

江晚晚双拳紧握,一张娇俏的脸满是扭曲:“我费尽心机涉及,找了地痞流氓要毁你的清白,可是结果呢?和你在一起的,偏偏是那一位……”想到此,江晚晚的脸上尽是怒火,脚下的力道又加重了两分。

她给江月恒下了最狠的落胎药,竟然全都没用。

她盯向江月恒高鼓起来的肚子,江月恒这胎已经九个月,肚子里的孩子已然成型,若是让他出生,江月恒必能成为站在整个大陆顶端的女人……

“江月恒,去死吧你!”

江晚晚咬牙切齿。

“啊啊啊——!”

江月恒嗓音沙哑,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紧接着,一股血腥气传来,孩子竟然在这个时候生了出来!!!

江晚晚也愣住了,随即将婴儿抱过来,婴儿眼眸流转,虽然从未修行,但通体气息却仍然让江晚晚为之一颤。

他的眼中,一抹鎏金色划过。

金凰血脉。

“果然,是他的孩子。”

江晚晚冷笑。

江月恒咬牙,想要抬起身去抢自己的孩子,却因为满身是伤,无法移动分毫。

但刚生产完如人间炼狱般的痛苦让江月恒难以忍受,但她还是摸索着,朝江晚晚逼去:“还给我,还给我!”

她虽然双目失明,平日里连人都记不住,但她却能感受到来自那孩子身上的血脉波动,这是她的孩子,是和她心连心,血脉相连的存在!

她拼命的抓住江晚晚的脚踝,却被她狠狠的踹下悬崖。

江月恒的身子沿着山石摔下,翻滚间,浑身骨头尽碎,江月恒伸手,用力攀住悬崖上的枯树枝,勉强支撑着身体,一双手急切的道出乱抓,耳边尽是孩子悲惨的哭声,她心力交瘁,着急不已:“还给我,还给我!”

“吼——”

青龙灵脉化作一道青色浮光,笼罩在江月恒的身上,此时正咆哮着,想要冲出来保护她,可江月恒自目盲后便无法修行,全然不知该如何运用,青龙灵脉无奈咆哮,如同被束缚的泥鳅,无力回天。

“啧啧啧,真是可惜……”

“让我来帮你解脱吧!”江晚晚说着,伸手捅向了江月恒的丹田。

她用力一抽,青影浮动,青龙虚像化作一枚灵丹,落在了江晚晚的掌心里。

她抬手,用毒药将江月恒的脸皮剥下来后,又将江月恒狠狠踹下了悬崖!

江月恒的身体不停往山下面滚。

刚生产完又被推下山崖,又没了灵脉,江月恒的身体受到重创,鲜血从她的身上汩汩涌出,生命力不断消散,江月恒就如同飘落于夏天的雪,连落地都不需要,直接便化了。

“为什么……”

江月恒的眼前一片空洞。

“自然是因为你挡了我的路。”

江晚晚不屑一顾,冷笑着看向她。

江晚晚满意的把弄着手中漂亮的脸蛋和世间顶级的灵根,她的嘴唇嗡动,念过一个决后,面皮覆盖在她的脸上,逐渐与她融为一体。

“现在,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江晚晚满意的摸着自己的脸颊,笑容明艳冷酷:“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江月恒!”

抱着怀里还在啼哭的孩子,江晚晚扬长而去。

江月恒的身体滚进崖间的山洞里,撞在一颗深黑色的宝珠上,她的血肉快速被棺椁宝珠吸收,一道道黑色的灵力灌入江月恒的身体,让他的血肉快速复原。

江月恒缓缓睁开眸子。

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染上一抹血红,她看向周围,咬牙切齿,突然怒骂道:“搞什么不好,非要将灵魂转移到什么狗屁锁灵珠内,这下可好,灵没锁住,还献舍了!”

江月恒鄙夷,愤怒的捏紧拳头。

她是南胥大陆老祖,月恒。

神识贯穿古今,肉体意外死亡后,她便将自己的灵魂封印进了锁灵珠,陷入沉睡。她算出,自己这一觉能睡到那个传说中有wifi可以打游戏网购的和平年代,到时候,会有有缘人重启锁灵珠,让她复活。

结果现在,‘有缘人’提前出现,江月恒怨念极大,锁灵珠被强行开启,她被献舍了。

本来呢,肉体这种东西,一山不容二虎,就算开启了锁灵珠,她也没办法进去,可这个女人的执念实在过于强大,宁要自己魂飞魄散不可超生,也要让她附身进去,替她报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