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勾魂使者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6360字
  • 2022-03-31 10:07:17

走进网吧,三十台计算机,座无虚席。网管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生,说着粗话,叼着烟,看人的时候,额头抬得老高,看上去,给人一种很拽的感觉。也难怪,在这样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能够当一个网管,的确有那么几分牛逼。

网管很牛逼地问:“要上网吗?坐一边等半个小时。”

一个男生凑上来:“我先来的,老大,你先给我上。”

网管吼:“别急,会给你上的啦!”

那男生也骂:“小伙,你牛逼得很?”

一骂一笑间,似乎把我们晾在了一边。

欧歆怜很生气,从包里翻出十万现金丢在桌子上。

网管看着他,一句话不说。欧歆怜说:“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那网管如梦初醒,这才压低嗓门:“你们想上机吗?”

青烟把网管叫到一边,给他塞了几百块钱。

网管笑呵呵地说:“老板,你哪里来的?”

“别叫我老板,叫我大哥就成。我们是来你这里了解情况的。你若是如实回答我,我就交你这个朋友了。我叫飞龙,你叫我龙哥,以后到BJ找我,我罩着你。”

欧歆怜把钱收在包里,点燃一根烟靠在门边抽着。

网吧里,几个街上的小混混在朝我们这边时不时的瞄几眼。

我真想告诉欧歆怜,让她不要张扬,在我们家乡,杀人是很正常的事。

尤其是外地人,很多人到了咱们家乡,都是有去无回。

铁门背后,青烟还在走廊上和网管谈话。

青烟:有一个叫梦轩的小男孩上这来过吗?

网管:不大记得了,长什么样?

青烟:喜欢戴黑帽子……

网管:好像有一个。

青烟:什么时候?

网管:上个月吧!一个黑衣人带着他。

青烟:黑衣人?长啥样?

网管:他戴着口罩,我没看清

青烟:他常常来吗?

网管:来过几次。

在街边的牛肉馆砍了几斤牛肉提在手上,欧歆怜说,想要亲自下厨,给我的父母做一顿大餐。对于欧歆怜的热情,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欧歆怜看出了我的顾虑,挽着我的手说:“娜娜,你千万别见外,咱们谁跟谁呀?都是一个寝室的姐妹,不管在你们心中,我欧小妞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是我可真拿你们当姐妹。凯芸,杨莫思,还有那双胞胎。”

我笑了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温暖。倒是青烟,他人虽然和我们走在一起,但他的心却不知道在哪里。看上去,他有些心不在焉。

欧歆怜问他:“青烟,咋不说话呢?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青烟指了指背后,我斜着眼睛看过去,这才发现,有几个黄毛小子跟着咱们。

看样子,这些人就是坐在网吧里上网的那些个不良青年。

虽然,有青烟在,可我心里还是有些发慌。毕竟我和欧歆怜比不上杨莫思。

青烟,一个男生,能够招架得住吗?我默默地数了一下,整整八个流氓。

青烟示意我们继续走,别理他们。三人走进一条巷子。巷子两边,忽然涌出人来。后面八个,前面四个,一共十二人,将我们拦在中间。我抬头一看,只见两边都是房子的后墙,整整五六层高。看样子,咱们是插翅难飞了。

我小声地对青烟说:“报警吧!镇上有警局。”

虽然说得小声,但还是被对方听到了。

人群中一个光着膀子的人走上来,他上下打量着我们,冷冷地说:“外地人,有钱你牛逼吗?城里来的就很嚣张是吧?你他妈还一男带二女,玩得很过瘾,是吧?老子今天就废了你老二。我要让你看看,什么是贵州人!”说着,几个小弟就冲上来,准备把青烟打到。我吓得尖叫一声,闪在了一边。

那群小混混中有人喊:“女的先不动,让她们看看她男朋友怎么被人搞死。”

这群王八蛋,他们是想让羞辱青烟。或许,是青烟的长相刺激到了他们。又或许,是青烟身边的我们,刺激到了他们的自尊心。总之,他们想要把青烟搞残。

青烟一直往后退,就在他退到墙角时,猛然向前冲去,闪电之间,双腿连环踢出。

我还没看清,具体青烟玩的是什么动作,等我睁开眼睛,我发现已经有三位男子倒在地上。这时其余的男子怔了怔,纷纷从背后掏出家伙。在我们家乡小混混打架经常会用到一些东西,那会儿,他们总以为,在街上打架很豪横,比许文强还要拉风。不过,青烟也不是好惹的,他一个俯冲,窜到墙角,用手抓住墙角的一棵柳树,用力一扭,整棵手腕那般粗细的树干,被他扭断在手里。那些男子刚重冲上来,便被他横扫在地,只听哎呀哎呀几声惨叫,纷纷倒下四五人。

就在我被青烟的身上惊得目瞪口呆时,欧歆怜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块砖头拿在手里,走过去就把一个纹着纹身的男子拍倒在一边。欧歆怜嘴里叼着烟,狠狠地指着那些人说:“你们还想玩,是吧?想要钱,是吧?来呀!包里有的是……”说完,哗啦一声,将挎包的拉链拉开。我歪着脑袋去看,发现欧歆怜的包里都是百元大钞。

被打的男子颇不服气,纷纷站起来,还想打。可啪啪两声脆响,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我抬起头一看,发现欧歆怜的手上,竟然拿着一把手枪,她用手枪指着那些街头混混,阴着脸说:“谁还想玩,站出来我看看。想吃花生米,赶紧的,一律免费!”

她的话音刚落,那些街头混混已经溜得不见人影。空荡荡的巷子里,唯有一行行乱七八糟的脚印。楼上,有两位上了年纪的大妈大伯在观战。

大伯朝我们挥手:“小姑娘,没吃亏吧?你们有枪,家里有人当警察吗?”

欧歆怜笑:“谢谢大伯关心,没事儿。您老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走出巷子,外面的世界,一片光亮。我在想,对欧歆怜,对青烟,我到底了解多少?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直到现在,我都还觉得有些如梦似幻。

我不知道欧歆怜的枪是哪里来的,为什么火车上没有检查到?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青烟会有那么好的身手。总之,咱们寝室,除了梁凯芸,那个纯真的小孩以外,我发现每个人都变得深不可测。凯芸,说真的,我有点想她了。

人生一世,若能过凯芸那样的生活,还有何求呢?凯芸,她是真正的天使。

凯芸,她说她在家的时候,每天放学,一进门就会喊,妈妈,我饿了。

凯芸,她说,她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她不知道他是干嘛的。

凯芸,她说:“妈妈没工作,我在家帮她刷盘子。嘻嘻!”

一个单纯的小孩,就应该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

而我呢?我的人生,我的家庭,我的感情,惨不忍睹。

至于欧歆怜,我除了知道,她是计算机高手,她很有钱以外,我一无所知。

青烟,我除了知道,他是墓画师,在墓地里搞雕刻之外,我一无所知。

对这个世界,我一无所知。我以为无知是一种幸福。然而现在……

现在,我感觉到危险,我害怕哪一天,我是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

自从梦轩出现在【最后轮回】以后,我感觉我的生活到处是敌人。

就连我的弟弟,都可以那样去指责我,那样恨我。那么,外人呢?

外人,他们是不是,都希望我死?他们都想整死我,对不对?

青烟忽然问:“黑衣人,戴着口罩,他到底是谁?”

欧歆怜说:“大概是,勾魂使者!”

我说:“勾魂使者,你是说游戏里的人物?”

欧歆怜点头:“不错,你忘记了,【最后轮回】里,每个凡人旁边,都有一个勾魂使者。如果你的情感感化不了你的倾诉对象,你没有得到轮回,那么,勾魂使者,就会将你带走。这是游戏规则……我想,可能有人将游戏里的规则,搬到了现实生活中。”

“我的弟弟梦轩,就是因为他在游戏里没有得到轮回,所以便被勾魂使者带走了?”

青烟开始抽烟,他的眉头紧锁:“梦轩是得脑膜炎离开的。”

欧歆怜说:“你的意思是,他和【最后轮回】没有关系?”

青烟摇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不能确定。”

我迫不及待地问:“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青烟和欧歆怜都在思考。最后青烟说:“勾魂使者已经离开了。”

欧歆怜不明白:“你确定,勾魂使者已经离开这里了?”

青烟点头:“梦轩已经死了,这里已经没有他停留的理由。”

“那,他会去什么地方?”我问。

青烟说:“我不知道,恶性循环被打乱了。”

恶心循环,是啊!下一个应该是阿严才对。

可现在,离开的却是我的弟弟梦轩。

——梦轩,他被勾魂使者带走了。

因为,他没有得到轮回。

真是这样吗?

在家里待了几天,父亲和母亲渐渐从悲伤中回过神来。夜里没有电,一家人就在瓦房里烧了一大堆的柴火,一边烤着牛肉吃,一边听母亲说许多关于梦轩的往事。

母亲凝噎着说:“梦轩很听话,他爷爷中风,瘫倒在地那会儿,他才六岁。家里没有人,那么大的雨,他一个人在院子里扶他爷爷,扶了很多次,都没扶起来。后来,他把门前的芭蕉叶子摘了很多,给他爷爷遮雨。我和他爸回来时,他浑身都湿了,接下来还病了好几个星期。是重感冒,后来又引起肺炎……他从小身体就不好,柔弱像个女孩儿。我们都想,要是小娜是男孩,梦轩是女孩,该多好……”

父亲抽着旱烟,每抽一口,便咳嗽两声。“他奶奶说,这孩子和阴间的人有往来,他奶奶常常看见他和一些人影说话。自从他奶奶去世后,这孩子自己跟自己说话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这不,前段时间,我还亲眼看到,他被一个黑影带走了。我在雪地里追了很久,也没追到。后来我想,我的做法是不是不对,要是惹恼了那阴间的人,岂不是对不起梦轩?那黑影,隔三岔五就会来找梦轩,他带着他在雪地里飞快地跑……我觉得,真有阴间,真有鬼魂,梦轩就是被鬼魂带走的……”

青烟抱着手,看着我和欧歆怜,一句话没说。

欧歆怜放下手中的牛肉串:“嗯!他是勾魂使者。”

母亲把眼睛望向门外,颤巍巍的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到凳子上坐下。她说:“小姑娘说得不错,是勾魂使者。”

父亲也说:“是他,他带咱们家梦轩去阴间,是要过好日子。”

听着父亲和母亲的对话,我感觉,梦轩的魂儿,仿佛就飘忽在云朵上面。

雪还是停一阵子,下一阵子,断断续续地飘着。

我们是一个星期以后回到紫桐的。父亲和母亲说想要我们在家过春节,我看那种气氛,死气沉沉的,哪里有春节的喜庆气味。加上梦轩会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床前,斜着眼睛一句话不说,直勾勾地瞪着我,我的那个家,我更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回到紫桐,悲伤继续。但好歹是离开了云贵高原,离开了梦轩和我曾经留有回忆的故土。离开那儿,我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梦轩还活着,还和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我感觉,我只是没有去联系他而已,我们仅仅只是因为失去了联系而已。

欧歆怜还在玩【最后轮回】,杨莫思也在玩,梁凯芸也在玩。

欧歆怜依然保持神秘,杨莫思依然和那位忍者刺客浪荡江湖,凯芸呢,她说她们家的院子里,开满了鲜花,有阳光,还有雨露,还有小狗。凯芸问我:“娜娜,你想见见我姑姑吗?我可以介绍她给你认识。娜娜,你重新注册一个账号吧!我的级别一直都是这样,我不会离开这片森林的,你来我的森林王国,我会在森林前面那块草地,用马车接你。姑姑她人很好的,她在游戏里还会做蛋糕,她做的蛋糕,可好吃了。”

我说:“凯芸,那只是虚拟的世界,对它不要过于迷恋。”

梁凯芸正在翻柜子,我问她找什么,她神秘地笑了笑,随后就从柜子里取出一个蛋糕出来。我一看,那蛋糕上面印着精致的花纹,几朵黑色的玫瑰镶嵌在中央,看上去比所有蛋糕店的蛋糕都要漂亮。凯芸帮我切了一半下来,笑眯眯地捧到我的嘴巴面前。

“娜娜,这是我留给你的,杨莫思她们都吃过了。”

我问她:“哪里来的?这蛋糕,这么漂亮。”

凯芸说:“是姑姑送的呀!我说过,她的蛋糕做得很棒!”

我心里一惊:“姑姑?你是说,黑玫瑰,她也在现实生活中?”

凯芸呵呵一笑:“是呀是呀!我也是刚知道的。”

我疑惑不解地问欧歆怜:“小妞,你不是说,游戏里很多人物都是系统设置的吗?比如勾魂使者,还有那些可以供玩家选择的倾诉对象?”

欧歆怜说:“游戏最初是这样设置的,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跑到楼顶上,急急忙忙地给青烟打电话。我说青烟,你知道吗?游戏里面的人物,竟然是真实的,【最后轮回】已经变成一个真实的世界了,再也不是网络游戏那么简单。

青烟的反应很迟缓,他说:“我已经感觉到了,每一个人,都存在。”

“为什么会是这样?它会让所有人的隐私都暴露无遗的。”

“隐私?这不很好么?大家都需要一个倾诉对象。”

“可是……梦轩是如何死的?我想要知道。”

“我不知道,他大概是勾魂使者带走的吧!”

“你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我吼着,将手机咣当关掉了。

欧歆怜站在我的身后,她说:“娜娜,游戏而已。你可以像凯芸那样,在里边拥有一片森林……你也可以像青烟那样,在里面雕刻……对于你弟弟的事,我和青烟都会帮你调查。请相信我,刚开始,我拉着大家玩游戏,也只是为了能使大家玩得开心。至于现在的结果,并不是我想要得到的,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对不起,娜娜!”

我转身,看着欧歆怜:“像凯芸那样?我能像她那样吗?”

欧歆怜显得很难过:“娜娜,我也不知道你是如何进入黄泉路的。”

或许,我是冤枉欧歆怜了,原本我只是这款游戏的众多玩家而已,一个普通的网民,可现在呢?莫名其妙的,我把自己玩成这样,把自己的生活玩成这样。所以我说:“欧歆怜,我不知道,冲你发火,我对不对。我很感谢你,陪着我去云贵高原,我很感谢你,给了我爸妈几万块钱,让他们过一个踏实的年。我很感谢很感谢。但是,我的弟弟是因为【最后轮回】所以死去的,他的孤魂现在都还飘荡在游戏里,你让我怎么感谢你?”

“娜娜,青烟说了,你弟弟是得了脑膜炎。你父母也说了,他从小身体就不好。”

“你的意思是,梦轩的死,和【最后轮回】无关?”

“娜娜,我不知道……迟早会有一个真相的。”

“那好吧!真相没有出来之前,不要找我。”

“娜娜,娜娜……你听我说……”

我捂着脸从楼顶跑下来。之后的日子,我搬离了207,单独住进了七楼最偏僻的一间空房。这个冬天,七楼的女生都毕业了,都走了,只有少数两个老油条常常带着男生半夜三更上来厮混。不过,那些女生很少回来,多数时候,就是我一个人,面对着千千万万飘零的雪朵,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发呆,或者悔恨交加地流泪。

梁凯芸会常常跑上来看我,她会和我说起墓画师青烟和欧歆怜的事情。

凯芸说,墓画师青烟和欧歆怜正如胶似漆。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欧歆怜喜欢看片,天生就是一个浪女。青烟虽然有几分气质,但他色性难改。这两人在一起,倒是再适合不过了。

而我,我只是一个即可怜又可耻的过客。

继凯芸之后,杨莫思是第二个到7楼看我的姐妹,她站在楼道里,先吹吹北风,再呼一口白腾腾的热气,伸了伸懒腰才说:“娜娜,高处不胜寒啊!你这儿风水不好!”

我让杨莫思进屋,说不要在外面吹风了,这个季节感冒可是会死人的。

杨莫思进屋,她屁股刚坐下就说:“娜娜,你在怀疑欧小妞和青烟,对不对?”

我怔了怔,才喃喃地说:“也不是怀疑!我只是不喜欢被人欺骗而已。”

杨莫思从怀里掏出一个奇形怪状的耳机,拿在我面前晃了晃说:“这是窃听器,娜娜,你想不想知道,欧小妞和青烟这两人在一起,都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直跳:“这个,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杨莫思把东西收好,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过分,这才不过分!开始玩【最后轮回】没多久,我就感觉欧小妞和青烟有问题了。我在游戏里跟踪过他们。娜娜,我和凯芸可都没有怀疑过你。我以前没有找你,是因为时机不熟,那时候你正被青烟英俊的外表迷得神魂颠倒。现在来找你,我想,是最合适不过了。”

我的手心忽然冒出许多冷汗,我说:“凯芸知道你在怀疑青烟和欧小妞吗?”

杨莫思说:“凯芸知道,那小孩,反正好玩的事儿她都喜欢跟着。”

我心想,用排除法,目前来看,凯芸应该是没问题的。但事实上,正如青烟所说,在真相尚未水落石出之前,谁也不排除是幕后黑客的可能。但无论如何,青烟也好,欧歆怜也好,还是另有其人也好,我都会把他揪出来,好生问一问梦轩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一股愤怒情绪的煽动下,我答应和杨莫思一道去跟踪欧小妞。当然,梁凯芸也去了,她首先捏着衣角,两个小拳头捏得紧紧的,嘴巴嘟在一起,表示不愿意去。后来见我和杨莫思下楼了,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抓着一个帽子就屁颠屁颠地跟上来了。

欧小妞出了校门,打了一个的士。以前我们就问过她,既然她那么有钱,为什么不自己买一辆车开。欧歆怜说,要低调,一定要低调,她可不想被全校学生的目光烤死。

其实,除了她缔造了【最后轮回】,除了我的弟弟在临死前曾出现在游戏里,除了这些,我无法找到一个理由,让我去狠欧歆怜。住进我们宿舍这两年,欧歆怜对咱们宿舍的姐妹,一直都很好,她一直就像老大姐那样罩着我们。

只是这次,我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完全不顾我的感受,执意要和青烟交往。

莫非,她真爱上青烟了?

还是,她知道我和青烟只是玩玩而已,不会有结果,所以也就没怎么在乎我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