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雪人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4397字
  • 2022-03-31 10:07:17

雪还没有停,看着眼前的冰天雪地,梁凯芸问我,这场雪会不会一直下到我们死去。我回答她说,怎么可能。要不了几天,太阳就应该出来了。梁凯芸一脸纯真地说:“娜娜,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大雪把我们住的房子都盖住了,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我摇头,心想这小破孩,怎么竟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梁凯芸说:“到时候,我们去教室上课,需要挖地洞过去。哈哈!好好玩,要是地洞挖错了,就挖到男生宿舍去了。要真是那样的话,欧姐可就乐坏了,她再也不用愁找不到男朋友了。她一发情,就直接可以通过地洞,和某某男生私通。”

这话,听得我笑了半天。我说:“凯芸,你是最纯小孩,别想这些。”

梁凯芸瘪着嘴说:“小孩也是要长大的嘛。”

“是么?那现在,墓画师要泡你的话,你会不会跟他上床?”

“他没事泡我干嘛?”

“他……他发情啊?”

“发情找我干嘛,他可以去嫖娼啊。我听欧姐说,一百一次。又不贵。”

我真的很无语。跟梁凯芸这小孩,你千万别多聊。表面上看上去,她很幼稚,但是她那鬼灵精怪的脑瓜子里,总是会想出很多让你想死的东西。

青烟又消失了。上一次在游戏里见过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在校园晃了晃,看到有男生在开水房前面接水,忽然想起前两天换下的衣服还没有洗。回到宿舍,把一桶衣服提到澡堂去。洗到最后,才发现,裤衩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我在一堆衣物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心想,会不会是路上提掉了。把其它衣服洗完,走在回来的路上,一边走一边看,可雪地上别说衣物,就连半块碎布都没有。

坐在床沿上想了半天,可惜我的蕾丝边啊!那可是我花了好几十元买回来的。

当然,钱是小事,重要的是,青烟说那款式,他喜欢。

刚想到青烟,青烟就来了。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就站在我们学院礼堂的门口。

我把衣服凉在阳台上,红着脸去找青烟。

礼堂的门口,空空如也,只有凌乱的几行脚印留在雪地上。

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青烟。不一会儿,青烟却从礼堂旁边的厕所出来。他朝我挥手:“娜娜,我在这儿。你过来吧!我带你去乐团。乐团那边,我联系上了。”

来不及多想,我很激动地跑到青烟面前,搂着他的脖子就吻了一下。

青烟很委屈地说:“我发现,你们女生其实比男生都还好色。”

我乐呵呵地笑:“废话!看见你这样的大帅哥,不好色也变好色了。对了,青烟,你知道你有多帅吗?你自己给自己打分,一百分为满分,你觉得,你能得多少?”

青烟和我并肩走在校道上,他说:“我才不上你的当。我说少了,你笑我自卑。我说多了,你笑我自恋。至于帅不帅,上次,凯芸不是说了,我像犀利哥,还像韩寒吗?”

我说:“咋一看有点像,但和你混熟了,就觉得不像了。要知道你有多帅,很简单啊。来,把你的手腕给我,我和你手牵手地往校园里逛一圈,你数一数别人羡慕的眼神有多少就知道了。”我说着,就把青烟的手从他的衣兜里掏出来,紧紧地挽在胳膊里。

果然,一路上,我看到无数的学姐学妹都在盯着我和青烟看。

青烟被看得走路都走不稳了,他说:“没想到我这么抢手!”

“哈哈!也不瞧瞧,我是谁,采花大盗啊!”

两人一路逗笑着,穿过一片雪地,就到了一栋陈旧的教学楼面前。

那栋荒废的教学楼我们平时都很少过去,因为它在足球场的另外一边,算是校园的一个死角。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事需要过去,有时候有点事,也都是请附近的男生帮忙,比如取信件什么的。当然,让我们敬而远之的,自然是一个关于鬼魂的传言。

曾经有学生说,那教学楼里死过几个学生,化学系的。好像是实验事故。

后来……反正是那种很老套的鬼故事,不过听起来还是有些吓人。

不知道为什么,学院乐团的排练室,竟然就在这栋屋子里。

进入楼道,一股阴森森的霉臭味被寒风携带着迎面扑来。

我跟在青烟的背后,穿过那条幽深的甬道,就隐约听到有电子琴的声音。看来,乐团里现在还有人。按照我的常规思维,乐团的成员死了,差不多那乐团就会作鸟兽散。

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一个十七岁左右的男孩正在弹琴。

我问青烟:“他弹的什么曲子?”

青烟瞪我一眼:“白痴,连《天空之城》都不知道……”

男孩见有人进来,就站起来了,他用警惕的眼神望着我们。

青烟问他:“抽烟吗?”

男孩摇头:“不抽烟,师傅说,抽烟影响嗓子。”

“你师傅?也是乐团的乐手?”

男孩难过地回答:“嗯!他的大提琴拉得很棒很棒。”

我和青烟心里都暗自一惊。我根本不会想到,照片上面那位清秀的男生,竟然就是学院乐队的创始人。只可惜,天妒英才,这么早,他就走了。

“乐团的其它成员呢?”我问。

男孩说:“都散了,毕业的毕业,闹情绪的闹情绪。”

“那你为什么不走?”青烟问。

男孩走到墙壁面前,从墙上把阿俊的照片摘下。“我想多陪陪师傅。”

看样子,在空灵乐团,就这男孩和阿俊关系最好。

青烟抽着烟:“你不怕吗?外人都说,有大提琴声。”

男孩摇头:“我倒是希望这个世界上有鬼魂。”

在排练室,男孩给我们弹了几支曲子,我和青烟坐在长凳上,静静地听着。看到男孩清澈的明眸,我忽然间想起了梁凯芸。是啊!我觉得他和梁凯芸似乎有那么点相像。

青烟跟男孩要了名片,又问了一下乐团其它乐手的住址和联系方式。

临走前,男孩追上来,扶着门朝青烟喊:“我叫小天,别忘了你的承诺。”

我好奇地问青烟:“你和他有啥承诺?”

青烟说:“我答应雕一把大提琴给他,他才同意见我,并向我提供这些东西。”

原来,青烟是在网上联系到小天的。

我心想,这家伙果然是个计算机高手。

青烟忽然吻了我一口:“你在怀疑我?”

我笑:“你说过,可以怀疑。”

“你丫的!”

……

欧歆怜的【最后轮回】还在以一种不可逆回的姿态继续被神秘黑客操控着。游戏的场景越来越多了,里边系统人物的灵活性也越来越大。这一切,好像是某人故意在和欧歆怜作对,与她攀比计算机技术似的,我们甚至都可以听到,那位神秘黑客正躲在某个角落看着欧歆怜笑,看着【最后轮回】的每一位玩家笑。不过,有一点值得肯定,那就是被神秘黑客操控之后的【最后轮回】,因为太多未知因素的存在,所以变得更刺激了。

又一次和青烟在游戏里约会回来的路上,我们家阿多汪汪地朝我叫了几声,忽然停留在一条大裂缝前面摇着尾巴不肯走。我俯下身子,隐隐约约听到有大提琴的声音从裂缝里传出来。虽然这是一支完全陌生的曲子,与先前在【最后轮回】中听到的不同,但从曲调上面,还是不难听出,拉大提琴的人就是学院空灵乐团的创始人阿俊。

站在冰天雪地里,我感觉自己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回顾四周,白皑皑的雪地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我心想,见鬼了,去的途中到处可以碰到跑来跑去的玩家,可回来的路上,在白茫茫的雪雾之中,除了我们家阿多之外,竟然看不到一个路人。

我猛然直起头,却哐当一声碰在床架上。全寝室的姐妹都回头看着我。

我指着我的计算机喊欧歆怜:“小妞,什么鬼玩意儿,你来看呐!”

欧歆怜跑过来,爬在我的肩膀上看着我的显示器。“怎么了?娜娜!”

我把计算机音量拖大:“你好好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宿舍里的空气瞬间被冻结。我看了看大家,发现没一个人说话,没一个人在动。

好半天,大家才围过来,把所有的视线都投向游戏里的那条裂缝。

这时候,一个男生低沉的声音从计算机里飘出来:“救救我!救我……”

我看着欧歆怜,我说:“怎么进入这条裂缝?咱们得进去看看!”

欧歆怜摇头:“我不知道,这玩意我没有设置……”

那声音还在继续,所有人都惊慌失措。

杨莫思问:“娜娜,你这是在哪儿?”

我说:“我不知道,我好像迷路了。”

欧歆怜拿着我的鼠标动了一会儿,她惊讶地问:“娜娜,你怎么跑黄泉路上去了?”

我被欧歆怜的话吓出一身冷汗:“什么?什么黄泉路?”

欧歆怜解释:“黄泉路是我设置的游戏路线,是游戏玩家在无可救药以后,要去独自走完的一大段路程。可是,娜娜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你应该还没有进入濒死期吧?你不是说,你在游戏里只种花养狗的么?你见过孟婆了没有,喝了孟婆汤没有?”

我被欧歆怜说得头都晕了,我说:“你说的我都不知道……”

梁凯芸捏着衣角,眼睛瞪得大大的,她说:“欧姐,你还是救人要紧。”

欧歆怜在发火:“救屁的人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进入那条裂缝。”

杨姑娘说:“让我把我们家的警犭牵过来找找。”

我心想,有杨女侠出马,应该没问题。可欧歆怜却摇头说:“没用的,你的级别不够,还无法进入黄泉路。这路,就连我都进入不了。目前,这条路上,不应该有人才对。”

我这下更慌了,瞪着欧歆怜:“那……岂不是连我都回不来了?”

欧歆怜说:“大概是吧!你要么就让自己走完这段路,直到你的灵魂被勾魂使者带到地狱。要么,你就让这个账号作废。作废的话,你所创建的‘刹娜年华’就会成为孤魂野鬼,一直飘荡在游戏里……一辈子,除非哪一天,这款游戏不复存在。”

梁凯芸很难过地问我:“娜娜,怎么办呢?要不重新建一个账号吧!”

游戏里的阿多,还在朝我旺旺地叫。我说:“行!死掉就死掉吧!”

大家都安慰我,纷纷和我拥抱:“娜娜,别伤心。”

我呵呵一笑:“伤心个屁,不就是一个游戏吗?”

见我这样乐观,大家都回到自己的计算机面前去了。

忽然,梁凯芸兴奋地喊:“哇哇哇……好棒好棒耶!”

双胞胎胖妹问:“有啥发现,你不会也要死了吧?”

梁凯芸回头:“你才要死呢!欧姐,太棒啦!原来你的游戏里,还可以堆雪人啊?”

欧歆怜又是一惊,大家跑到梁凯芸的背后。

梁凯芸的游戏里,四个雪人各自罢了个造型站在雪地上。

只不过,仔细看完那四个雪人以后,就没有人能够兴奋起来了。

原来,有北风吹过,将四个雪人头顶上的帽子吹落。这时候,大家才彻底看清楚,那雪人的造型就是咱们学院空灵乐团那四个家伙。在已经跳楼自杀的阿俊背后还站在乐团的其余三人。阿俊身后,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男生,再后面,是一高个子。高个子后面站着的小男孩,正是我们前两天在乐团排练室见到的小天。

梁凯芸说:“最后一个雪人好漂亮……”

“他叫小天,有点像你。”我说。

梁凯芸的眼睛在发亮:“像我?”

“嗯!十六七岁的样子。”

把计算机关掉,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给墓画师青烟发短信。我说青烟,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把“刹娜年华”玩死了,我把自己给玩死了。以后,大概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和你在游戏里约会吧!欧歆怜说,让我重新开一个账号玩,可是重新开账号的话,级别就没有你高了,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我无法进来。我累了,我想休息。

发完短信,把手机丢在床上,从开学到现在快三个月的样子,因为玩【最后轮回】,我已经有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一点,让我对欧歆怜产生了厌恶情绪,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开发这样一款怪里古董的游戏,让大家废寝忘食。不过,大学生活,也无非就是这般,像我们这样对男生只处于YY阶段,并没有真正想过要去找一个男朋友过日子的女生,如果没有一点儿乐趣打发时间的话,搞不好真的会像以前的欧歆怜那样整天抱着动作片看。

青烟发短信来了,他说:“那咱们就改在外面约会吧!”

过一会儿,他又问:“你帮我收集的资料呢?”

我说:“还没有着手去弄,这几天不玩游戏,正好帮你弄。”

青烟说:“你要尽快,我感觉,这两天会有人死去。”

我心里一凉,鼓起勇气问:“谁?”

“不知道,或许是你,或许是我。都有可能。”

我把手机关掉,彻夜难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