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虐恋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5888字
  • 2022-03-31 10:07:17

青烟告诉我,夏天,森林里的野花盛开得正好,气温也好,运气好还能闻见琥珀的清香。小女孩穿着紫色的长裙,虎头虎脑的,看上去不算太漂亮,但至少挺耐看。

他开始教她作画,在那样一个自由的世界。他们在森林中的河滩上用沙子作画,他们在森林中,用枯萎的树皮作画,他们回到家中,在水泥板上作画……

“整整七年,这七年之间,发生过很多事。七年,足够发生很多事。”

青烟继续说:“有一件让画家恐慌的事情,值得一提。那就是画家爱上了不应该爱的人。他的学生。他们的年龄相差太大,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她是他的学生。第三点,她还是个未成年。这三点,都是问题。很严重的问题。所以画家很烦恼。

“具体上,已经不知道画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小女孩的了。对了,小女孩的名字叫蔷薇,画家觉得,看见她,就像看见山里的野蔷薇,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就像野蔷薇的花粉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她不像玫瑰娇艳,甚至连牡丹都不如。牡丹至少有人称赞,有人将它视为高贵的象征。可她呢,这位与她朝夕共处的小女孩,她出生在豪门,但是她从不高傲,也不奢侈。她是一个很现实的生命,一点都不浮夸。同时她也是一个善于幻想的生命,她喜欢在夜半三更起来仰望星空;她喜欢到森林里采蘑菇,她也和其它所有的平凡大众一样,怕蛇,怕蜈蚣……她就是一朵盛开在野外,只为美好而活的野蔷薇。这样的女孩,他无法克制自己的心,不去爱她。甚至可以说是无可救药……”

青烟说到这里,眼睛里噙着泪,喉咙上下抖着。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青烟很投入,仿佛,他就是他的那位恩师一样。我可以想象出,他的恩师当年可能就像他现在面对着我和梁凯芸一样,一遍又一遍,深情且投入地向他讲述他和少女之间的往事。

梁凯芸的眼睛在发亮:“后来捏?画家和小女孩走到一起了么?”

青烟凝噎着说:“恩师一直都处于一种极端的矛盾之中,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和女孩在一起,还是应该远离她。他想呀想,想了很多年。终于有一天,他可以不用想这个问题了,不用想了……他就像经历了一次轮回,他,还有那位女孩,都开始轮回……轮回之后的他们,都不在是以前的他们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应该就是那样的感觉吧!”

青烟的烟已经全部抽完了,他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坐着,没有再说话。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梁凯芸,轻轻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呢?”

青烟回过头,看着梁凯芸,忽然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你说为什么呢?我说呀!是因为,后来,后来一场森林大火,毁掉了他们的家园。前两年发生在东北的那场森林大火,你们都还记得吧?听说过吗?就连消防人员都死了好几个……”

我不大爱看新闻,所以很多类似的悲惨事件,我都一问三不知。然而我们的凯芸小姐却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嗯嗯!我知道!那你的恩师,和小女孩都还好吧?”

“恩师很侥幸地避过了那场灾难,那天画画用的颜料没有了,他去市里面买。等他回来,就出事了。不过,消防人员用直升机,在熊熊烈火中,从别墅里把小女孩救出来了。小女孩出来的时候,全身灰黑,但是很奇怪的是,她爬起来,走到消防人员的水壶边,自己把水弄出来洗了把脸,就坐在几根木头上面一言不发。”

我说:“可能,是被吓坏了吧!要是我,我也是那样的反应。”

青烟摇头:“恩师坚信,人在经历一场灾难之后,在心灵受到巨大撞击时,人的灵魂就会脱离躯体,在天空游荡。等它重新回来,避过那场灾难以后,他们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甚至是性格,以及兴趣爱好……”

“你的恩师,那位画家,他后来去找小女孩了,是吗?”凯芸追问。

我也比较关注这个故事的结局。

青烟继续接着说:“是的,恩师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小女孩。他老远地跑过去,老远的喊着,蔷薇!蔷薇!是我啊!我可算找到你了。你的家人,他们都还好吗?

“小女孩用一种淡淡的,甚至是冷漠的表情面对着画家。无论画家问她什么,她都摇头。后来她一张口,画家就更坚信他的轮回观了。因为小女孩的声音变了,尽管医生告诉画家,小女孩的声带在森林大火中出了问题,尽管,小女孩的家人,她的父母,还有她那神经有问题的,始终被她的父母关在楼阁中的姐姐,一同葬身火海,尽管,画家知道小女孩受到过巨大的打击。可是,他还是很难接受,小女孩之后的各种表现。

“她除了冷漠对待他以外,甚至开始讨厌他。有一天她忽然对他说:‘你给我滚远一点,不要再让我看见你那张讨厌的嘴脸。’那个夜晚,小女孩把画家的作品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的。那七年之间,画家为小女孩画过很多画作,这些画作,被画家当成人生的一笔巨大财富,原本一直都被他锁在保险箱里。他以为,当小女孩看到那些画作的时候,她会非常感动,画家以为,他这样做,可以让小女孩忘记悲伤。是啊!要知道,他们曾在一个朦胧的夜晚,在小姑娘高中毕业的当晚,他们曾经一同去开过房,他们在彼此都喝得酩酊大醉的情况下,赤身裸体地躺在了一起。

“尽管,小女孩不承认他们发生过关系。但画家感觉,他们是发生过关系了。

“不管有没有发生关系,其实,都不影响画家继续爱小女孩。

“画家以为,不管发生了什么,小女孩都是他的。他们属于彼此。

“可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小女孩都可以直接喊他滚,喊他丑八怪。

“画家很难想象,对绘画有着深厚感情的小女孩,竟然开始讨厌画画。

“她变了,改变得非常彻底。她把她身上的许多东西都抛弃了。她轮回了。

“其实,画家也在那次灾难之中开始了他的轮回。因为,后来的他再也没有在地板上作过画,他再也没有拿起过画笔。他改行了,他成为了墓画家。其实,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墓画家,他充其量,只是一个雕刻家而已。因为他在墓室里给别人作画,从来不用画笔,他把画笔改成了刻刀。他也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整天都在墓室里铭刻别人的一生。”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青烟才停下,顿了顿,回头看着我们:“这就是我的恩师,一个很了不起的墓画家。”

听完青烟的讲述,我和凯芸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那位画家和小女孩之间的感情。他们最后的结局,不能说是悲剧,也不能说是喜剧。悲剧的本质在于它将美好的东西打碎在观众的面前,从而引发人们的怜悯之心。然而画家和小女孩之间,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他们曾经美好过,但是与爱情无关。至于最后的分道扬镳,大概也与爱情无关。那么,他们之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一场大火,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吗?人世间,真的存在轮回吗?

在我个人的思想观念里,我认为,轮回或许存在吧,可那也得人死之后,投胎转世不?这两人截至今日,都还活得好端端的,怎么就说成,是轮回了呢?看来,立场不同,得出的结论不同。我不是画家,也不是那位小女孩,所以他们的感情,姑且不论!

见时间不早了,我便回头去叫凯芸:“凯芸,咱们得回学校了。你看歆怜病怏怏的,宿舍里没有人照顾她,我还真担心她会饿死。每天都扑在电脑上,那人废了!”

凯芸好像很喜欢青烟堆放在八角亭周围的石刻,她找了半天,找了一个小女孩抱在怀里,兴冲冲地朝青烟挥手:“墓画师,你雕刻的这个小娃娃,可以送给我不?”

青烟走过去,把石雕从她的手上夺走,一脸严肃地说:“你不能拿!”

凯芸想哭了,嘟着嘴问:“为什么呀?你是我的朋友,对不对?”

青烟安慰她:“我是你的朋友没错,可我有我的原则。”

“什么原则呀?”凯芸这小孩,还真有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感觉。

青烟郑重地说:“因为我的作品,都是要送到坟墓里去的。”

这话,把凯芸吓到了,悻悻地站在一边。我走过去,对青烟说:“你这人,别吓唬人家小孩,成不成?她可是咱们学院独一无二的最纯小孩,你要是吓坏了,咱们的班导会找你麻烦的。今天可不早了,麻烦你再用你的摩托车,把我们送到公交站台吧!”

青烟略带伤感地把石雕放下,就带着我们往外面的院子走。

回到学校里,杨莫思那家伙正在吃泡面。我就纳闷,吃泡面,怎么也能吃出这么好的皮肤与身材。更加纳闷的是,吃泡面的人,哪里来的力气,在草坪上和几个男生对打?

杨莫思见我们回来,都很好奇地打量着我们:“约会去啦?”

见我们没有理她,杨莫思就不高兴了,跳过来三下两下把我扭倒在床上,整个人压得我气都喘不过来。她龇牙咧嘴,冲我吼:“干嘛呢?有了新欢就忘掉我了?”

我奋力地反抗着,可杨莫思那小妮子,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宝,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重得像头牛。无奈之下,我只好叫凯芸帮忙。没想到,凯芸过来,竟然被她骑在胯下暴打。三人正打闹着,只见欧歆怜从门外进来。杨莫思把我和凯芸放开,回头问:“欧兄,这两个小妞出去交男朋友去了,回来连我都不理,你也不想管一下啊?”

欧歆怜像没听见那样,把电脑打开,并把游戏账号登上。杨莫思不明白她想干嘛,就好奇地问:“今儿个邪门了!咱们一个个都拿我当空气捏?欧歆怜!我在叫你呢!”

歆怜不慌不忙地从衣柜中掏出一件黑色的长袍,自己穿上了。这下,才把我们姐妹三个惊得目瞪口呆。因为,那黑色长袍,竟然和【最后轮回】勾魂使者身上穿的衣服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歆怜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下,她才开口说:“我对美女没兴趣!”

杨莫思摸着歆怜身上的长袍,一阵赞叹之后,问她是哪儿弄来的。

欧歆怜故意吊我们的胃口,半响,她才从衣柜中抓出一堆衣服来。

这下,可乐坏大家了,每人抢了一件穿在身上,站在门边的镜子前左右摇晃。凯芸说:“太炫了!妞姐,你哪儿弄来的呀?怎么和游戏里的袍子一模一样?”

歆怜告诉我们,这些衣服,都是她亲自找服装店的人订做的。事后杨莫思提议,大家不妨穿着这衣服到校园去逛几圈,一来可以威风威风一下,二来,还可以为【最后轮回】最推广,让紫桐学院的学生都加入进来。到时候,咱们几个可就成元老级人物了。

但是歆怜不同意这样做。她说【最后轮回】还有待完善,现在只是测试而已。并且,歆怜怀疑,游戏目前正被几个厉害的黑客攻击,歆怜一时间,还不能确定他们的目的。如果游戏大规模开放的话,到时候肯定要涉及到游戏币,她可不想让黑客白白赚钱。

听歆怜说,【最后轮回】可能会瘫痪掉,大家都愤愤不平。然而,我心里想着的是,瘫痪不要紧,只要不再出现怪事就好。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那支诡异的大提琴曲子刚出现不久,空灵乐团的大提琴手阿俊就跳楼了。在跳楼的当天晚上,他还拉了整整一个夜晚的大提琴,而且所拉的曲子,正好是【最后轮回】的背景音乐。与此同时,欧歆怜也变得怪怪的,阿俊跳楼的那天晚上,她就像受了鬼魂召唤一般,冒着冷风站在宿舍楼的楼顶。仔细想来,这一切都有些反常。如果那天晚上,阿俊没有跑出来蒙住我的眼睛,一句话不说的话,这些事情,我还真不想去理会。

见大家都在担忧,歆怜就说:“放心吧!不会让它瘫痪掉的。我想,我一定会把在搞鬼的人揪出来。在阿俊没有跳楼以前,我曾经怀疑,他会是破坏【最后轮回】的幕后黑客。那支大提琴曲子刚出现,我就怀疑到他了。毕竟,谁都知道他是大提琴手。”

“那么欧姐,现在阿俊死了,那黑客会是谁呢?他在哪儿?”凯芸问。

“我感觉,黑客就是【最后轮回】的某一位玩家……”

杨莫思说:“你这游戏的注册用户有几千人,而且又设置了这么多的冰窟呀冰川呀啥的,可以说是千疮百孔,每个人都活在一个孔里,一个世界里,他们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咱们怎么能判断出,谁是黑客,谁是一般玩家呢?”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人,墓画师!对,青烟也在玩【最后轮回】,他是男人,而且洞貌似懂的东西不少。前两天他还在问我空灵乐团的事情,想必,他对这事也很感兴趣。所以我觉得找青烟帮忙,去把破坏【最后轮回】的人揪出来,应该没错。当然,黑客是小,我最关注的是,那支大提琴曲子,是黑客从哪儿弄来的,它和阿俊的死有没有关系。想到这里,我便对大家说:“不如,咱们去找青烟吧,或许他有法子!”

歆怜好奇地问我们:“找青烟帮忙,谁是青烟呢?”

“就是那个,扛着棺材走在大街上的人。”

歆怜说:“那就找他来看看吧!”

青烟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也不知道他那几天在做什么。星期六,梁凯芸忽然接到青烟打来的电话,他告诉凯芸,他正独自在长平街吃肯德基,问凯芸要不要过去。

我觉得挺新鲜的,原来墓画师也喜欢吃肯德基?梁凯芸从被窝里伸出双臂,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又把头常规性地从窗户探出去。瞭望外面的世界之后,她回头对我和杨莫思,还有欧歆怜她们说:“你们几个,别玩游戏了,谁想吃肯德基?青烟请你们!”

我昂起头问:“人家是叫你,又没叫我们,你咋不去?”

凯芸说:“你几个是躲进小屋成一统了吧?外面这么冷,我才不去!”

杨莫思如梦初醒般地问:“外面下雨了吗?天呐!我的被子还在楼顶。”

我侧过身子,看了看聚精会神的欧歆怜,她是【最后轮回】的缔造者,自然是日理万机。我知道她忙,所以只是礼貌性地问她:“小妞,墓画师请吃肯德基,去不?”

欧歆怜头都没回:“我对艺术家没兴趣,你们去吧!”

我心里偷着乐,便说:“冬天来了,我得买顶帽子去。”

梁凯芸在偷笑:“祝你好运,千万别买绿帽子啊!”

出了校门,外面的世界一片萧索。看来,冬天的确来了。

长平街就在步行街的附近,那是一条古街,里面有几所屋子还空着,据说是汉朝某位文人骚客的居住地。不过我看大门紧锁,估计里边没啥看头。挺悲催的是,站在那位文人骚客的府邸前面,环顾四周,你能够看到许许多多的音乐酒吧,很多时候,你还可以碰到洋人,一男一女拖着五六个小孩从青石板上经过。所以我在长平街的肯德基店碰到青烟时,第一句开口和他说的话就是:“外国人怎么那么喜欢生小孩?”

青烟正喝着可乐,嘴里还嘎嘣嘎嘣地嚼着冰块:“谁说外国人喜欢生小孩?”

我指着门前刚好经过的一对洋人:“你瞧!那不就是吗?背着一个,拉着两个,还推着一个……妈呀!青烟你看,那小孩,像个芭比娃娃一样,太漂亮了……”

青烟把几只鸡腿推到我面前:“我想,大概是入乡随俗吧!”

入乡随俗?这回答,挺有意思的。我吃着鸡腿,往青烟看了看,发现他的面前,只有薯条和可乐,让我迷惑不解的是,这么冷的天气,他的可乐里竟然还有冰块。

“凯芸没来?她有事吗?”青烟忽然问我。

我直起身子反问道:“怎么,对她有意思啊?”

青烟把身子倾过来,嘴巴都快碰到我的额头了。“你吃醋了?”

我把鸡骨头狠狠地吐在桌子上:“切!谁会吃你的醋。我可没想过,要去找一个专门和死人打交道的男朋友。要是我的姐妹知道我有这样的男朋友,非杀了我不可。”

青烟眼神飘忽,似笑非笑地说:“是吗?其实,我是个艺术家。”

“哈哈!”我在笑,“你怎么不说,其实,你是个演员呢?”

青烟忽然陷入沉思状态,这时候我看他,的确有点艺术家的范儿。

片刻之后,他说:“差不多吧!所有人都是演员。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楚门的世界》。对了,你看过《楚门的世界》吗?那是一部鬼才之作。”

我白痴一样:“处女的世界?没有,怎么会有这样的片子……”

青烟这次是真的笑了:“拜托,我的大小姐,是楚门的世界!”

“噢!楚门是什么门?木做的,还是铝合金做的?”

“楚门不是门,是人的名字。”

“人名?这么奇怪?”

“嗯!”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