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内裤杀人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5956字
  • 2022-03-31 10:07:17

岩井先生到我们宿舍来了,他是杨莫思带来的。我们第一次看清那位日本忍者,发现他的脸色苍白,长相冷酷。倘若是你没有听见他说话,没有看到他运动,你绝对会误认为,他就是某个卡通公园里面摆设的雕塑。杨莫思说,岩井先生是来向大家辞行的。

岩井先生将一个礼品盒送给欧歆怜,他说:“非常感谢,欧小姐能够缔造如此精彩的游戏,在中国的日子,在【最后轮回】的日子,我很快乐。更让我高兴的是,它让我认识了杨莫思,我很喜欢,和杨莫思在一起的感觉……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我得回日本一趟,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如果可以的话,大家多在游戏中联络……”

听岩井先生说话的口气,他的心情不大好,看得出他对【最后轮回】的眷恋。

但发生了这么多事,大家哪里还有心情玩游戏。

岩井先生走后,欧歆怜将礼品盒打开,发现是一条裤衩。而且,那条裤衩我一眼就认出,是我上次弄丢的蕾丝边。我们大家都无法想象,岩井先生手里会有这玩意。

我们更想不明白的是,这家伙是他从哪里弄来的。我上次明明……

欧歆怜的脸色铁青,她问杨莫思:“莫思,是你给岩井先生的吗?”

杨莫思迷惑不解:“没有!我拿这玩意儿给他做什么?”

这下,谁也没有说话。心里都在想着,莫非岩井先生是个死变态吗?

的确,我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变态色狼,专门偷女人裤衩。

杨莫思问:“他拿娜娜的裤衩做什么用呢?”

欧歆怜摇头,凯芸说:“不知道!”

凯芸激动地说:“我知道我知道!上次男生问我,我不知道就去百度查,查到了,我不好意思回答他们,就用英语给他们解释了一番。那次,全班学生都笑翻了。”

的确,这是凯芸这小孩最搞笑的经历。难道……

杨莫思否认:“岩井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大家也不愿意多说,毕竟岩井先生是杨莫思的好搭档。我猜测,大概杨莫思已经爱上岩井先生了。如果不是这样,杨莫思也用不着处处为岩井先生说话。可我始终觉得纳闷,岩井先生要真是变态狂,他偷了我的,就不应该送回来才对。即使某一天,他幡然醒悟,觉得心里内疚,想要改过自新的话,这裤衩,也不应该送到欧歆怜那儿去。

我想,大概是岩井先生误认为,那裤衩是欧歆怜的吧!只能这样解释了。

对于岩井先生给欧歆怜送裤衩的事,欧歆怜的反应非常大。

她对岩井先生即不责怪,也不唾骂。她只是恨他。

恨他,恨得咬牙切齿,恨得想将他杀掉……

我们不是欧歆怜,我们无法理解欧歆怜的感受。至于我,那裤衩我是不敢要了。

欧歆怜将裤衩给我,我将它扔进了垃圾桶里。杨莫思却将它捡了出来。

我问杨莫思:“你捡它干嘛,反正是穿不成了,丢了吧!”

杨莫思摇头:“不!我得还岩井先生一个清白。这里边大概有什么误会。”

杨莫思给岩井先生打电话,岩井先生的手机已经关掉了。

我想,他大概已经到机场了,上了飞机,谁也联系不上。

岩井先生走后,下午,隔壁的小天就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欧歆怜问:“小天,怎么了?看你慌成这样。”

小天说:“楼顶上有血迹!好多血!”

跟着小天跑到楼顶,我们发现小天的洗衣桶正倾倒在楼道。看得出,小天当时一定害怕极了,以至于将洗衣桶丢在楼道里便一口气跑到我们宿舍。小天人小,可以理解。

楼道,通往楼顶的地方,两行脚印,一摊鲜血。我们赶紧拨打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电话,陈队长那一个专案组的警员都赶了过来。

三四辆警车,五六只警犬。紫桐学院的院长差不多被吓个半死。

我和欧歆怜,还有杨莫思他们站在一边。凯芸紧紧抓住杨莫思的手。

小天则站在欧歆怜的另外一侧。我想,大概又有人死去了。

我们庆幸,这次死去的,不是小天。不管死掉的是谁,都和雪人规律无关。

小天还活着,警方却在楼顶的水池里发现一具尸体。

他们把他捞出来,我刚想起中午吃了泡面,泡面的水就来自有死人的水池。

我在呕吐,凯芸也在呕吐。欧歆怜和杨莫思中午好像是在学院外面吃的中饭。

陈队长给我递了一瓶矿泉水:“别吐了,这人刚死不久。”

有警员将死者头上的面纱揭开,杨莫思顿时就哭了。

死去的人,就是岩井先生。有人杀了他,将他丢进水池。

警方还在寻找有价值的线索。我们都无法相信,岩井先生,刚给欧歆怜送了一条裤衩的日本高手,竟然在须臾之间,就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的头被人用一个黑套子套住。那黑套子,是女人的丝袜。然后,他的喉咙上面,有一条致命的刀伤。

警方在寻找那把刀,他们认为,从刀伤的位置上面,无法区分是自杀还是他杀。如果找到那把刀,如果刀的主人就是岩井先生,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是自杀。相反,如果找不到那把刀,他必然就是他杀了。空着两只手,是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喉咙割开的。

警方说,杀人的是一个职业杀手,很有可能和上次杀害阿严的是同一人。

原本我们以为,青烟死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可从现在的事态看,青烟的死活,好像都与这桩谋杀案无关。现在仔细去想,青烟倒是值得同情了。不管他曾经杀过多少人,用多少张人皮作过画,至少他与我们无关。他绑架凯芸,也是处于爱情。

尽管,那段爱情只存在于他的故事中,他的幻想中,与他无关。

陈队长的眉头紧锁,我看他把一大罐雪碧一饮而尽。

楼顶上,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脚印,那脚印是欧歆怜的。

警方带走了欧歆怜,可是我们都说,岩井先生出去的时候,欧歆怜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她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楼顶上的脚印,分明就是凶杀故意嫁祸。于是,我们都提到了我的那条裤衩。所有的警员都抬起头看着我们。我真的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上次他们详细调查了我的初夜,差点就带我去医院鉴定了。这下,他们又从杨莫思的柜子里,将岩井先生送来的裤衩带走了。我心想,难道是裤衩杀了岩井先生吗?

两天后,紫桐警方再次带走了欧歆怜。他们说,在那条裤衩上面,同时发现三个人的体液。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欧歆怜。

我仔细追忆,裤衩的丢失时间。原来,就在我和青烟发生关系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总之,我和青烟去开房,回来以后,我的裤衩就不见了。这样看来,年轻男子的体液,一定就是青烟的,可这和欧歆怜有什么关系呢?

欧歆怜被警方送回来,是在五天以后。她一进来就爬在床上哭,哭得昏天黑地。

我们从未见过,一个人的伤心会达到那样的程度。

那哭声,一辈子都萦绕在我的耳畔。

挥之不去……

岩井先生的尸检结果是在欧歆怜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出来的,对于岩井先生的死,目前紫桐警方的争议很大,部分法医认为,岩井先生死于自杀,自杀的工具是一把冰刀。岩井先生用冰刀割断自己的喉咙,然后再带着冰刀跳进水池。冰遇到水就会融化,所以警方并没有在水池里找到任何行凶的工具。但另外有一些法医则认为,如果真是冰刀所为,那冰刀得非常非常的锋锐,事实上,如此锋利的冰刀,是不大有可能存在的。

他们开始调查欧歆怜的脚印,那的确是欧歆怜的鞋子留下的,但是欧歆怜有人证证明岩井先生死亡的时候,她并未在场。警方到目前,至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欧歆怜就是凶手。至于欧歆怜在警局都说了些什么,警察都问了些什么,我们就无法知道了。我们能够知道的就是欧歆怜在莫名其妙的,撕心裂肺地哭。整整哭了几天几夜。

陈队长告诉我们,岩井先生,其实是个女人。这一结果让杨莫思无法接受。

同样,带着喜剧的色彩。凯芸她们曾嘲笑我,我的初夜给了某种道具。

但现在,应该轮到我们嘲笑杨莫思了,我们嘲笑她竟然会喜欢上女人。

青烟死了,尸捡结果,他是女人。岩井先生死了,尸检结果同样如此。

可是我们都没有笑出来,我们只是在害怕,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接连发生,它在诠释着一个道理,或者不叫诠释,应该叫暗示。凶手在暗示我们,尽管紫桐成立了专案组,尽管无数的警察,警犬夜以继日地工作,但丝毫没有妨碍那家伙继续杀人。

青烟还活着,警方的推测和我们的推测完全吻合。这一推测的有力证据,来自于一条裤衩。是岩井先生,不对,应该叫岩井小姐送给欧歆怜的裤衩,证明青烟还活着。很明显,那天晚上和我上床的,是男人而非女人。那裤衩上面有他的精斑,这一点,还归功于国内发达的DNA鉴定技术。那么,所有人都在想,青烟去哪儿了?

那天晚上,岩井先生负责去刺杀青烟,这是杨莫思安排的。

接着,岩井先生出来了,他说,青烟已经被他所杀。

但随后警方尸检,说青烟是女人。

警方几乎还没有来得及喘气,岩井先生就死在了紫桐学院楼顶的水池里。

同样,尸检结果,岩井先生也是女人。

除了青烟,死去的都是女人。青烟说过,他要报复女人。只是他报复女人的方式,非常非常的另类,非常非常的特别。我们没有亲眼看见玄天洞里发生的一切,因为在岩井先生和青烟搏斗的整个过程中,从一开始,杨莫思安置的监视器就被青烟毁掉了。

我们不知道,死在玄天洞的女人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岩井先生是如何杀死青烟的。

这时候杨莫思猛然站起来,她说:“我知道,死在玄天洞的女人是谁了。”

我们都问:“谁?”

“是青烟身边的女人,杏儿。对,她也在玄天洞里,上次聚会,你们见过她的。”

我惊讶不已:“你说,青烟的尸体,是红袍子?”

凯芸说:“就是你说的红袍子,她也在那儿。”

欧歆怜什么也没说,她还躺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好像,这次去警局,对欧歆怜的打击非常大。

我们也不方便把欧歆怜叫起来,问她对此怎么看。但是我们心里想着,一定要把这个信息反映到警局去。这对于警方破案,太有意义了。然而,这一消息还没有汇报到警局,事情就出现了变故。因为,欧歆怜忽然起床,她说让我们陪她去教堂。

对,教堂,上次我在那儿见过红袍子。我们这次去教堂,同样也见到了她。

也就是说,她曾经出现在玄天洞,但她目前还活得好端端的。

那是我第一次进入教堂,上一次我在梦游一样的环境中,我记得我来过这座基督教的教堂。那一次,青烟,好像欧歆怜,还有红袍子都在。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走了进去。

这次,欧歆怜来教堂找神父,我们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神父也出现在游戏里,欧歆怜认识他。在【最后轮回】中,神父的身份,等同于《西游记》中的如来佛。

欧歆怜是来找如来佛开导的,他们单独在一个房间里。

欧歆怜拜倒在如来佛的脚下,虔诚的样子十分专业。

我坐在教堂的讲经坛等欧歆怜,凯芸在翻桌子上的经书,那是一本比砖头还大的玩意。我看上面写着《新旧约全书》,凯芸告诉我,其实那就是传说中的《圣经》。

我不信教,所以我不知道原来《圣经》还有那样的名字。

杨莫思拖腮凝思,我猜她在分析玄天洞的事情。同样,我也在思考玄天洞里所发生的一切:凯芸被青烟绑架,青烟准备让凯芸成为他的陪葬品。接下来,岩井先生进来了。

我在想,事情大概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从一开始,将凯芸掳走的就是青烟的替身。这一切只是青烟设下的迷局,他想要掩饰某种阴谋,或者达到某种目的。第二种:青烟是真实的,但是岩井先生是假的。也就是说,杨莫思上当了。青烟和岩井先生演了一场戏。但是,假戏真做,青烟把假的岩井先生杀了。后来,从玄天洞出来的,不是岩井先生,而是青烟。不,我现在又想到了第三种可能: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岩井先生这个人。大概,连青烟都只是一个代号……我想我的头脑又开始混乱了,第一种可能大概存在,但是第二种可能,假如第二种可能成立,那么,来到207宿舍的岩井先生,会不会就是青烟?如果他是青烟,楼顶上水池中的岩井先生,又是怎么回事?

岩井先生……这是一个能够把正常人折磨成精神病的名字。

和我一样,紫桐警方在一块黑板上,把所有的可能列在一起,绘制成了一张图画。

陈队长告诉我们说:“青烟和岩井先生之间的可能性有几十种!”

几十种!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呢?

这是一个谜团,青烟在挑衅着所有人。

也有可能,青烟并不存在。

凯芸的老爸到紫桐学院来了,和凯芸相识的日子,凯芸从未提到过她老爸。我曾问过凯芸,她老爸是干嘛的,凯芸说她老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她也不知道干嘛的。

直到我们见到凯芸的老爸,我们才知道,原来,凯芸的老爸竟然是大尉。

大尉带着两位警卫员出现在我们寝室,把大伙都吓了一跳。

这小娃娃,竟然有这样拉风的老爸,真让人羡慕得要死。

大尉带我们去紫桐最好的酒店吃饭,他让我们点自己没吃过的东西。

菜单上来,我们往上面一看,百分之九十都是没吃过的。

一群人围坐在一起,那是我第一次喝威士忌。以前只是在电影中见过。

大尉说:“女孩子不应该喝酒的,这次例外!”

他又说:“我和紫桐警方通过电话,知道凯芸遇到了麻烦。”

我们都在想,老爸有势力真好,像我们,就算死了,顶多有两个人来领骨灰。

事实上,像欧歆怜,如果她死了,来领骨灰的人都没有。

大尉的到来,将我们的恐惧驱散了一半。那凶手,我猜想,大概不会在大尉的眼皮底下杀人吧?他要是太嚣张,凯芸的老爸只要一个电话打出去,国际刑警大概就来了。

真的,我们现在才发现,凯芸的确像个小公主,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曾经,欧歆怜也像小公主,只是青烟说她变了,再也不是蔷薇了。

看来,青烟把凯芸当成蔷薇,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尉给我们讲西沙群岛的故事,那些只存在于小学课文中的图画一幕幕地从我们的脑海中闪过。我们都静静地听着,听得非常入迷。大尉承诺,把紫桐的案子了结,他就带我们去西沙群岛,这几天,西沙群岛上面正好可以抓松鼠。大尉告诉我们,西沙群岛的松鼠都很可爱,只要你站着不动,手里捧着核桃,它就会来你的手中抠着吃。

但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大概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梦。

大尉的到来,陈队长很开心,他当天晚上就把大尉请过去了。他们给他看了所有的案情报告,并把他们列出的分析图请大尉过目。我们听凯芸说,大尉以前办过许多悬案,其中就有国内最著名的“木偶杀人”事件。那一次,大尉的名字非常火爆。

首先,让大尉产生浓厚兴趣的,是公安局指挥中心大楼墙壁上的脚印。

那枚脚印让大尉整整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他一觉睡醒,立马就去查看所有的尸检报道。大尉推测,墙上的脚印,会不会就是青烟,或者就是岩井先生。首先得将他们排除,排除死人,有助于在活人身上查找线索。

“这样煞费苦心进入主任的办公室,竟然不偷东西,实在很玄!”大尉在沉思。

公安局的赵主任就坐在大尉的对面。“我猜测,凶手是想挑衅我!”

大尉摇头:“不!他一定有目的,绝非挑衅!”

“何以见得?”

“我办过一个案子,凶手从下水道爬行两公里,进入一家金店,但是却没有带走任何黄金,甚至就连柜台里敞开放着的少量人民币,他都没有带走。你们说为什么?”

所有的警员都无言以对。大尉微笑:“那人是来探路的。”

陈队长恍然大悟:“几天后,金店被盗了?”

大尉回答:“不,另外一家金店被盗了。”

身边的警卫员不明白,便问:“这和他进入第一家金库有什么关系?”

“关系很大,那人就是第一家金库的老板!”

“第一家金库的老板去盗第二家金库?”

“不错!因为他知道,设计第二家金库的工程师和设计他们家的工程师是同一人。”

“然后,他监守自盗,挖了自家金店,一是自造假象,二是勘察地形?”

“的确是这样,所以,我认为这枚脚印有问题。”

赵主任再次检查办公室里面的所有物件:“可是,没有任何东西丢失!”

大尉摇头:“飞贼入室,不一定都是来偷东西的。”

所有人都在问:“那他来干什么?”

大尉揉着太阳穴,靠在皮椅上:“我在想。”

警卫员说:“他是来杀人的?刺客?”

大尉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