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绑架 爱人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6167字
  • 2022-03-31 10:07:17

欧歆怜就是画家那个故事里的小女孩,我想这是毋庸置疑的。警方在调查欧歆怜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特殊的身份。现在仔细想来,难怪欧歆怜那么有钱,也难怪她会有枪,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她曾是富豪家的女儿。尽管,她的父母已经葬身火海。我想,在那场灾难发生以后,银行大概把欧家所有的资产都转移到了欧歆怜的名下了吧!

然后,欧歆怜有了那笔钱,就开始了她的流浪生活。就这样,她来到了紫桐。

并且,她在紫桐买了房子,我们从未去过欧歆怜的家,可能,她还在家里雇了一些佣人,帮她打理屋子。总之,欧歆怜就是小女孩,就是蔷薇,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了。

那么,青烟呢?青烟究竟是谁?他的名字,就叫青烟么?还是,青烟只是他的艺名。他本名叫什么,他来自何方……这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我。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青烟并非画家。如果他是画家,他的感情应该对欧歆怜坚定不移。如果他是画家,当他在紫桐市和欧歆怜再次邂逅,他就应该大声地喊:“蔷薇!原来你在这儿!”

可是,青烟没有,他只是对欧歆怜感兴趣,甚至从未想过和她上床。

他们开始约会,他们开始在青苑,那个梁国公主待过的地方,他们躺在一起,一遍又一遍地聊着各种各样的故事。青烟,他和欧歆怜彼此都显得如此陌生。他们之间,和画家与小女孩之前,毫无关系。我问欧歆怜:“画家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提到过青烟吗?如果青烟真是画家的徒弟,那么,画家应该提到过他,或者,你应该见过青烟。”

欧歆怜说:“没有!画家从来没有跟我说他还有一个徒弟。我在家里的时候,也从未遇见过青烟。我有一个十分恐怖的推想,娜娜,莫思,我感觉,青烟是一个精神病。”

杨莫思问她:“你分析一下,精神病的症状有许多种,不知道青烟是哪一种。”

欧歆怜说:“青烟患上的,应该是一种叫幻想症的精神疾病。”

我抬起头问:“幻想症?你是说,青烟把自己幻想成了画家?”

“是的,不排除我的绘画老师,在离开我们家以后,又重新收了一个学生的可能。不管青烟是不是画家的学生,我想,他都把自己想象成画家了。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和老师的故事。不管是画家对他说的,还是,他自己窥探来的,总之,他被那个故事严重影响了。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在给娜娜和凯芸讲那个故事的时候,他一定非常非常的投入。你甚至都快要以为,他就是画家……实质上,我的老师长得很丑,穿着也很邋遢,他是一个流浪艺人,你们可以想象出他的模样。他和青烟完全不同。”

以上这段话,是欧歆怜的分析。她的分析得到了我和杨莫思的一致认同。

的确是这样的,顺着欧歆怜的推测,我们现在再来分析,为什么青烟要绑架凯芸。

青烟绑架凯芸,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喜欢凯芸。可能,欧歆怜就是蔷薇的秘密,青烟早已发现,又或者,青烟只是知道那个故事,并不知道欧歆怜就是蔷薇。

从青烟对待我,对待欧歆怜和凯芸的情感中,我可以感觉到青烟的悲哀。青烟的悲哀不在于他没有女人。相反他的悲哀在于他拥有太多的女人。当一个男人,拥有的女人太多,当一个男人,和太多女人上过床以后,他对女人就没有爱的感觉了。所有和他上过床的女人,他完全记不住她们的模样,有时候他只能给她们编一个序号。

青烟得到我以后,就把我忘记了,他在我身上已经找不到感觉。

接下来,他遇到了欧歆怜,他想要得到欧歆怜……

“青烟为什么没有和你上床?”我忽然问欧歆怜。

欧歆怜的脸红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如此的羞涩。按常理说,她不应该害羞才是。她不是常常问我,青烟床上功夫如何?

欧歆怜的脸爆红,她非常不自在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了看杨莫思。杨莫思说:“不好意思,我们首先怀疑你有问题。”

“所以,你们就跟踪我,跟踪我和青烟?”

我们都点头。欧歆怜有些不高兴,但并未生气。

看来,青烟和欧歆怜并未上床,是一个疑点。这个疑点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青烟其实对欧歆怜并不敢兴趣。或者是青烟心里有什么顾虑。

另外,也有可能是欧歆怜太过于紧张,害怕。

总之原因我不想去深究。我们应该跳过这个疑点,去分析,青烟对凯芸的感情。

是的,青烟对凯芸的感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口。

我在想,大概是青烟早就见过凯芸,他就是住在高校周围的一个变态色魔。我猜想他常常游走在紫桐市的每一所高校,猎艳下手对象。某一天,他来到了紫桐学院,或者是在紫桐学院的周围,他看见了凯芸。大概,他还是一个恋童癖,很快,他就被凯芸的娃娃音吸引住了,然后,他想要得到凯芸。一定是这样,【最后轮回】只是他的一个借口。他调查阿俊,调查熊猫儿,甚至陪我去云贵高原,都只是借口而已。

他找到了一个借口,并成功走进我们的生活。他发现凯芸是个很单纯的小孩,对男女之情一点儿也不向往。然而这个时候,我却稀里糊涂地闯进去了。他就这样顺手牵羊地玩了我,把我抛弃。也有可能,他这时候,真被欧小妞吸引住了,毕竟,欧小妞是【最后轮回】的缔造者,算是一个才女。如果放在古代,她应该可以和苏小妹或者蔡文姬相提并论。大概,青烟,一个有幻想症的男子,他开始把欧歆怜幻想成苏小妹,幻想成蔡文姬,幻想成卓文君。对了,他最后把欧歆怜幻想成梁国公主,他把自己幻想成牧马人。为此,他还花了很多钱,住进了一栋名叫青苑的古楼……

我开始发现一个细节,一个差点就要被我忽视掉的细节。那就是青烟每次和欧歆怜约会回去,都会显得十分憔悴。我现在总算知道,青烟为什么憔悴了。我想,一定是青烟的激情在消失。最初,他把欧歆怜想象得那么完美,可随着对欧歆怜的进一步认识,他发现,欧歆怜不是苏小妹,不是蔡文姬,不是卓文君,更不是梁国公主。

失落,后悔,不能自控。他疯了,他开始狠自己荒唐可笑。

他的视线开始回到凯芸的身上,他觉得,还是凯芸好。

就这样,他掳走了凯芸。其实他不想得到凯芸。

在这个死变态的心里,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我问杨莫思:“他会如何对待凯芸?”

杨莫思回答:“他会把她做成雕塑!”

是的,他会那样干。

他渴望永恒!

青烟掳走了凯芸,但是我和欧歆怜她们都没有选择报警。我们都知道,青烟是有备而来,他手里捧着蔷薇,身上带着刻刀,只要欧歆怜不将蔷薇收下,他就送给凯芸;只要凯芸胆敢拒绝,那么,他就用身上的刻刀,把凯芸掳走。至于他会不会将凯芸做成雕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都还不敢断言。我倒是希望,青烟他只是一时冲动罢了。

我问杨莫思和欧歆怜:“现在该怎么办?报警,肯定是不行的。”

欧歆怜说:“报警的话,凯芸和青烟都有危险。警方大概会派狙击手过去,到时候不管是伤了凯芸,还是伤了青烟,对咱们来说,都是悲剧。娜娜,你的想法也是这样吧?”

我点头默认,的确,虽然我狠青烟,但打心底说,我还是不希望他出事。

杨莫思提着剑就往外走,我和欧歆怜问她去哪儿。杨莫思说:“去找岩井先生帮忙,娜娜,欧歆怜,你们都别担心了,我不会让青烟胡来,凯芸不会有事的。”

当天晚上,警局的人又把我们叫过去了解情况。这次,陈队长给我们看一块碎布,他说那东西,是在阿严被杀的现场找到的。被杀之前,他冲忙之间把它塞在了草皮地下。

我从陈队长手中把碎布拿过来,仔细看,发现上面有文字。由于沾染上泥土的原因,字迹已经变得非常模糊。见我歪着脑袋看,陈队长便说:“这上面的字迹,我们的专家还在修复,不过,我们目前已经辨认出两个字了,一个是梦,一个是轩。我想问一下,你们当中,有没有人知道,梦轩是什么地方。我们想,可能它和【最后轮回】有关。”

我激动地将碎布捧在手里,哭着对陈队长说:“梦轩不是地方,梦轩是一个人,他是我的弟弟。他才十二三岁……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哭了一阵子,我接着说:“梦轩的确和【最后轮回】有关,他玩过这个游戏。后来,他就得了脑膜炎,被送进医院。他在医院里待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去世了。对了,陈叔叔,梦轩是一个黑衣人带去网吧的,在我们老家,很少有小孩自己会去上网。”

陈队长显得很激动,他将碎布拿回去,并亲自用警察将我们送回学院。

下车时,陈队长对我们说:“我们会去一趟云贵高原,调查梦轩的死。”

谢过陈队长,在回宿舍的路上,我们意外地碰到了小天。

欧歆怜叫他:“小天,你还住在乐团排练室那边吗?”

小天摇头:“欧姐,我是想搬过来和你们住……”

我们首先是一惊,随后才想到,现在是寒假,女生宿舍楼根本没有人。

我问他:“为什么要搬过来和我们住呢?你在那边不是好好的吗?”

小天给了我们一支箭簇,神态慌张地说。“早上发现的!”

欧歆怜把箭簇接过来,发现上面绑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雪人”两个字。

小天低着头说:“我知道的,有一个死亡规则,叫雪人。”

我心想,这张纸条到底是谁送来的呢?他的目的是什么,是警告,还是恐吓?

小天在我们的帮助下,把被子从空灵乐团排练室那边搬到了我们女生宿舍。

我们将206的门锁撬开,让小天临时在206室住下,那样可以相互照应。

夜里,杨莫思打电话来了,她让我们把电脑打开,凯芸那边有情况。

电脑打开以后,杨莫思在QQ上说,让我们都进入游戏。并且,给我们发了一张游戏地图的截图,让我和欧歆怜都到那个叫玄天洞的地方去。

欧歆怜最先在游戏里找到玄天洞,后来她又跑过来将我带到那里。

欧歆怜说:“玄天洞在紫东县一座名叫凤凰的山上。青烟,这么快,就把凯芸弄到紫东县去了,我看,大概他还有同伙。至少,他应该有一辆车……”

“什么?紫东县,紫桐不是有一个紫东县吗?”我惊讶地问。

欧歆怜点头:“是的,玄天洞,也有现实版本。那是一个冰洞。”

正说着,杨莫思在游戏中和我们相遇了。杨莫思说:“我在玄天洞安了监控器,你们需要到凤凰山的顶部,将那块圆形的石头拿开,才能看到监视屏幕。”

杨莫思说完就走了,她大概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我和欧歆怜爬上凤凰山的山顶,并快速找到杨莫思说的那块圆形的巨石。欧歆怜拔出手枪,对着巨石射击。巨石裂开后,我们在下面看到一个镜子一样的显示屏。在显示屏上面,我们可以将玄天洞内部的情况尽收眼底。“把耳机戴上!”欧歆怜在叫我。

将耳机戴上的那一瞬间,我忽然看到一个让我魂飞魄散战的人——红袍子。

我丢下耳机对欧歆怜说:“青烟果真是坏人,这红袍子我认识。”

欧歆怜回头:“红袍子?哪里来的红袍子?”

我将欧歆怜拉到身边:“青烟旁边那人。”

欧歆怜揉了揉眼睛:“那是一个身穿红裙的女人,不是红袍子啊?”

我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的确如欧歆怜所说,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而且,那女人我还见过,她就是上次用车将我和青烟带到江畔找熊猫儿的那位。

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将她看成是杀死我的凶手。

欧歆怜让我仔细观察青烟,看他到底在玩什么。

把耳机戴上,我能够很清楚地听到青烟在和凯芸对话。

青烟:“有人说我是疯子,因为他们看到我扛着棺材走在大街上。”

凯芸:“你本来就是疯子,不是疯子就不会绑架我了。”

青烟:“亲爱的,这不是绑架,我只是想让你去参观我的墓室。”

凯芸:“这黑漆漆的山洞,难道就是你的墓室吗?”

青烟:“你说得太难听了,什么叫黑漆漆的山洞。”

凯芸:“本来就是,阴森森的,还发着霉臭味。”

凯芸:“说不准,野兽都喜欢跑进来拉屎。”

青烟:“哈哈!你和蔷薇一样。你很可爱。”

凯芸:“蔷薇,你认识蔷薇吗?”

青烟:“认识,她是我亲爱的宝贝!”

凯芸:“才不呢!她是画家的宝贝。”

青烟:“我就是画家!你相信吗?”

凯芸:“我不相信,你根本就不是画家。”

青烟:“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凯芸:“因为画家很善良,你是坏人。”

青烟:“坏人,坏人曾经也是好人。”

凯芸:“我不相信画家会变坏。”

青烟:“你不是画家你不会明白。”

凯芸:“你也不是画家。”

青烟:“我就是画家……”

他们就这样争论着,一个说,我是,一个说,你不是。大约二十分钟后,青烟好像累了,他开始在一个石头上坐下来,并让身边的女人出去。那女人站着不走,青烟忽然朝她扔了一把飞刀,那把飞刀从女人的面颊旁边飞过,直接插进石壁里。

青烟大骂:“给我滚开!我不允许任何人闯进我和蔷薇的世界。”

我问欧歆怜:“青烟真的是画家吗?”

欧歆怜摇头:“他绝对不是画家。”

“那么,他就是疯了。”

是的,青烟已经疯了,他现在正在抱着凯芸,他叫她蔷薇。

青烟不是画家,凯芸也不是蔷薇。真正的蔷薇是欧歆怜。

但是,青烟却认为,凯芸是蔷薇。

所以,青烟很明显已经疯了。

青烟抱着凯芸往玄天洞的深处走,洞内的火光忽暗忽明。我们都不知道,青烟要带凯芸去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凯芸。不过,我想有杨莫思和岩井先生在,凯芸大概不会出事的。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凤凰山顶上,静静地看着青烟。

凯芸像只小猫一样,躺在青烟的怀里,或许是因为一路的奔波,这时候她竟然睡着了。青烟见凯芸正睡得酣畅,便没叫她。他只是将凯芸抱在臂弯里,一直不停地往山洞深处走。玄天洞的深处,我听欧歆怜说,那儿,其实她也没有进去过。当初在构建游戏场景的时候,她只是在网上查找了许多当地驴友拍摄的图片。

山洞里寒气逼人,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有白雾从火焰下面飘过。静下心来,不作声的话,你还能够听到流水从洞顶往地上滴落的声音。那声音是美妙的,然而也是恐怖的。在那样一个万籁无声的世界里,那滴水声,听起来就像是鬼魂在抽泣一样。

青烟开始唤醒凯芸:“醒醒,宝贝儿!你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凯芸睁开眼睛,一个晶莹剔透,一尘不染的世界就呈现在她眼睛。

在无数荧光灯的照射下,整个玄天洞诚然就是一座雕琢精美的水晶宫殿。

凯芸立即被眼前的美景给迷住了,她正在嚷着:“好漂亮!好漂亮呀!”

青烟把凯芸放下,并将她松开。他忽然变得温柔无比。

“这就是我的墓室,你看看那些壁画,那些故事……”

凯芸正在观看墓画,她一边观看一边兴奋地说:“真的好棒,要是欧姐他们看到的话,一定也会那么想的。青烟,你带我到这儿来,就是为了看这些壁画吗?你早点跟我说嘛!你跟我说的话,我会很乐意跟着你来这儿的。你何必大费周章呢?”

青烟也在观看那些壁画,他一边看一边哭。“多么感人的故事!”

凯芸走到他身边,白痴一样抬头去看他:“你在看啥呀?”

青烟说:“画家和小女孩的故事……你看,那就是画家。”

凯芸顺着青烟所指的地方望过去,前面有一座雕像。

“那……那不是欧姐吗?原来你暗恋她啊?”

我感觉欧歆怜的心真在跳动。青烟回答:“不!她不是欧歆怜,她是蔷薇。”

凯芸还在争辩:“那分明就是欧姐呀?”

青烟摇头:“不!她不是欧歆怜。”

“她就是欧姐,就是欧姐……”

青烟竭斯底里地吼:“住口!”

凯芸捏着衣角,一脸的无辜。

青烟捧着凯芸的脸:“她不是欧歆怜,她是你。你就是蔷薇。”

凯芸往后退,青烟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凶。

凯芸感到害怕了,她说:“青烟,我们是朋友,你不许过来。”

青烟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你觉得画家怎么样?”

凯芸说:“画家很好!很拉风……”

“拉风……蔷薇,你真那么认为吗?”

“我不是……欧姐一定会喜欢的。”

青烟一拳击在一根冰柱上:“欧歆怜,她不喜欢画家。”

洞顶,有冰花哗啦啦地坠落。凯芸抬头看着洞顶。

“为什么呀?欧姐为什么不喜欢画家啊?”

青烟的喉咙抖动着:“因为她不是蔷薇。”

凯芸指着蔷薇的雕像:“那明明就是……”

青烟坐下,在锋利如玻璃一般的冰片上。

“欧歆怜,她已经轮回了。可是我还在这儿……”

凯芸觉得青烟有些可怜,她蹲下身子,摸了一下青烟的额头。

“青烟,你是不是像娜娜那样,病了?”

青烟在哭:“病了?是!我病了,病入膏肓。”

“好像,没那么严重吧?”

“是的,因为还有你。”

“还有我?青烟,我……”

“你就是我的良药。没有你,我会死。”

“青烟,别那么说……”

青烟猛然站起来,把凯芸抱住,他开始吻她。

凯芸在挣扎:“不要这样子……”

青烟还在吻,凯芸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