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生与死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5559字
  • 2022-03-31 10:07:17

欧歆怜进来了,她买了很多东西。都是一些看望病人的高级营养品。

一个小男孩站在她的身边,我感觉,那小孩有些面熟。

梁凯芸也来了,看见她,我的身子本能地往墙角蜷缩。

凯芸显得很伤心,她咬着嘴唇,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问我:“娜娜,我吓到你了吗?为什么,自从上次参加聚会回来,你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娜娜,我是你最好的妹妹,凯芸呀!你说过的,你说凯芸是美好的象征。娜娜,你还说,不管你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你只要看到凯芸,你只要听到凯芸的娃娃音,你就觉得世界很美好……”

她们,每个人都在我的耳朵边说话。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她们只是我梦到的幻象。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她们都是我的心魔,她们的话语,就是魔鬼演奏出的华丽乐章。

我的身体在坠落,我看到整栋医院的大楼都在扭曲,玻璃窗户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直挤压,最后,我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整块玻璃都碎掉了。我看到一块玻璃碎片,正飞向欧歆怜,它狠狠地扎在欧歆怜的眼睛里。我看到血液就像水枪那样从欧歆怜的眼中射出。青烟在撕心裂肺地叫喊,所有人都在奔跑,医生的听诊器摔在地上,无数的氧气瓶正在楼道里滚动。急救车从从院子里直接往楼顶上开,警报声响彻云际……

这是我的梦境,我的梦境开始越来越奇怪了。

坠落停止了,我的世界是一片苍白。白皑皑的大雪压过一切。

雪地上,有马车碾压过后的痕迹。我的面前,有一片森林。

这到底是在哪儿?为什么我会被梦轩推进这样一个世界?

天空中,有人在哭泣,哭声断断续续。我隐隐约约还听到有人在拉大提琴。

那个像只死鸟一样挂在树梢上面的人,空灵乐团的贝斯手熊猫儿,他为什么会拉大提琴呢?空灵乐团,拉大提琴的人,难道不是那个跳楼自杀的大提琴手阿俊吗?

哭声过后,纷飞的雪花停止了,我听到脚下有人在喊:“救命……”那声音十分微弱,就像被困在矿井下面的工人,奄奄一息时发出的求救信号一样。

“救命……”我爬在雪地上,侧耳凝听,那声音十分模糊。

不知道,谁会躺在厚厚的积雪之下。我想,大概是那个被困在冰缝里的男子。

冰缝,莫非,我是在游戏里?在欧歆怜的【最后轮回】里?

我开始呼叫:“阿多!阿多!”我想知道我们家的阿多在哪儿。

喊了很久,周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我看了看周围的世界,发现在我对面的冰川背后,有一片森林。

远处,有女孩儿赶马车的声音:“驾!驾!”

我在站雪地上,一动不动,我想,我只是一个鬼魂。

马车渐渐近了,峰回路转,那辆马车就到了我面前。我瞪眼一看,发现赶马车的人,不是别个,正是我的好姐妹,梁凯芸。“娜娜!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捏?”凯芸从马车上跳下,并且从车厢中取出一件白色的袍子给我穿上。“咱们得回去了,好大的雪呀!姑姑今天去森林里摘草莓去了。娜娜,你见过白色的草莓吗?好甜好甜呀!”

坐上凯芸的马车,看着天真快乐的凯芸,我的心一阵剧痛。有些事,我想我不应该对凯芸隐瞒。坐在马车上,观察了凯芸一阵子之后,我发现,那只女鬼并没有在她的身上。按照我的主观臆断,那女鬼,大概还无法进入【最后轮回】。这让我忽然间就想到了青烟,在我没有进入黄泉路之前,他常常在游戏里和我约会。我在想,莫非青烟早已知道,有一只女鬼正附在凯芸的身上吗?一定是了,青烟知道那只鬼正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所以有些重要的话语,他得在游戏里和我说。

我发现这是个很有趣的现象,如果说,鬼魂无法进入游戏,那么我是如何进来的?梦轩又是如何进来的?正在看这个故事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刀疤男杀掉的。他们将我绑在一栋空荡荡的毛坯房里,不分昼夜的强暴我。他们是用一把锋利的牛角刀将我杀死的。在杀我之前,他们还准备了一个接血用的火盆……

至于梦轩,我的弟弟,他是怎么死的,我无法知道。我仅仅知道,他也在玩【最后轮回】,我仅仅知道,有人说他得了脑膜炎,在他去世前的一小段日子,曾有一位黑衣人带着他在网吧出入。他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我的父母给他准备了一口梧桐板材的棺材。

对了,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位邻居跑到他的墓地,用杀猪刀绑在竹竿上,使劲戳他的棺材。我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说……对了,他说梦轩压了他们家娃娃的魂魄。

这是一个前后矛盾的现象。但不管怎么样,此时此刻,看着凯芸纯真的面庞,我想大概是那只女鬼并没有跟上来。这样的纯真,是任何人都假装不出来的。

所以我说:“凯芸,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远离你吗?”

凯芸放下马鞭,马车开始缓缓地行驶在雪地上。“为什么呀?”

我干咳了两声:“因为,有一只女鬼上了你的身子。”

梁凯芸大概是被我吓住了,她使劲将马车勒住。“为什么呀?”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总之看流星那天晚上,我见过她。”

“她为什么要跟着我呀?她长什么样?她怎么死的?”

我说:“她长得一般,十二三岁,很清纯。至于她是如何死的,为什么要跟着你,我无法知道……凯芸,非常抱歉!尽管我很喜欢你,也很爱你。可是,一想到你身体里有一只女鬼,我全身就直打寒颤……另外,你要防着青烟,我感觉他有问题。”

凯芸还是不明白,她继续赶着马车:“为什么呀?为什么为什么呀?”

为什么,我也想问一个为什么。我想问为什么那些人要将我杀死。

我想问,那些人到底和欧歆怜有什么仇恨。

我还想问,红袍子到底是什么人……

总之,我想知道的事情很多很多。

沉默了良久,我才问凯芸:“我已经死了,凯芸,你为什么不怕我?”

凯芸在笑:“怕你干什么呀?娜娜,我觉得好奇怪,为什么你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呢?是不是因为,上次你去了黄泉路,所以你就觉得,自己死定了?那时候,是那样呀!我们都觉得你死定了。可是现在不同,现在你出来了呀!你现在是人不是鬼。”

我继续和凯芸争辩:“不对!我已经死了,我说的,不是死在【最后轮回】里,而是死在了一栋空房子里。一群男人追着我们跑,我和你躲在稻草堆里,杨莫思和欧歆怜她们都跑散了,那些男人拿着火把,准备将我和你烧死……后来,我让你继续躲着,我出去把他们引开。他们追呀追,把我追到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边。最终,他们抓住了我,他们强暴我。然后,他们就用一把牛角刀,把我杀了。”

梁凯芸把眼睛瞪得老大,她回头说:“娜娜,你继续说!”

“我被拖进紫桐火葬场火化,学校的领导叫来了我的父母,他们将我的骨灰盒领了回去,但途中出了车祸,我的灵魂从骨灰盒里摔出来了。凯芸,你知道的,我死得很惨,他们把我剁成很多块,还将我的舌头塞进我的下面。他们把我丢在垃圾堆里,一个捡垃圾的老女人发现了我……所以我要报仇,我找到了那群将我残忍杀害的人渣,他们住在一栋别墅里。他们的头目是一个穿着红袍子的人,红袍子身边有一只能够看见鬼魂的黑狗。我还用它将那个男子引诱到一片橘子林,并将他推进龙潭里……”

梁凯芸被我的话吓到了,她将信将疑地问:“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跟着你们去看流星雨,青烟用一盏青灯将我召唤出来,他让我和你们坐在一块儿。然后,我就看到你脸上有一张人脸,一张陌生的人脸。是一个女孩儿,十二三岁的样子。对了,我跑出帐篷,我还看见,帐篷外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弟弟梦轩。另外一个,他拉着大提琴,我以为是阿俊,但他却是熊猫儿。他的脸已经烂掉一半了,许多蛆虫正在爬来爬去……”就这样,我把我的经历前前后后地给凯芸说了一遍。我感觉凯芸完全听入迷了,她大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就是这样了,凯芸,所以我跟你说,你的身上有一只鬼。”

凯芸将马车停靠在森林边缘,将我带进了她的小屋。

小屋在两棵巨大的松树上,看上去十分温馨。

坐在小屋里,凯芸说:“娜娜,你病了。”

我十分难过地问:“为什么这么说?”

凯芸把几颗色泽鲜艳的白草莓放在我面前,她将我的手捧着,用一双大眼睛打量着我。“娜娜,你其实没有死,真的。你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吃牛肉面,看流星雨。你病了,在医院里,青烟和欧姐,都去看你了。你说的那个梦境,其实不是梦境,那才是真实的你。你现在,正躺在医院里玩电脑呢。你能来我的小屋,也是因为你在玩【最后轮回】呀。娜娜,你最近都在【最后轮回】里。每次,只要你开始胡言乱语,欧姐和青烟都会将你带入游戏……你只有在【最后轮回】里,头脑才能保持清醒……”

我的手在颤抖,内心的恐惧,已经用语言无法形容了。

“你说,是青烟和欧歆怜让我进入游戏的?”

“嗯!是呀!只有大提琴的声音能让你进入睡眠状态。每次你睡醒,都会玩【最后轮回】。娜娜,你这次真的病得不轻。等你病好以后,欧歆怜说,带我们去空城玩。”

“空城?那是什么地方?”我即恐惧又好奇地问。

凯芸说:“空城在欧姐她们家那儿。欧姐说是一个还没建成的酒店。”

我的耳边,忽然有人在叫:“娜娜……”

我抬起头问:“你是谁?”

“娜娜……来呀!”

“你到底是谁?你说呀你!”

那声音正在诡异的笑着,那笑容让人毛骨悚然。我看着凯芸,她的脸色变得非常奇怪,我感觉,那张陌生的人脸,正在从她的脸上满满地浮上来。“来呀!娜娜……”

我冲出小屋,忽然看到森林里,正有一道黑影从一棵雪松背后闪过。

这儿的确有人,我感觉十分的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于全世界,也包括凯芸。

一股莫名的力量促使着我,朝那黑影追了出去。我想,如果凯芸没有骗我,我真的还没有死掉,我只是得了一场大病,现在正躺在某家医院里接受治疗的话;如果我此刻正在玩【最后轮回】的话,我想我大概不用担心,那道黑影会将我杀死。其实,我认为此刻我完全可以不用担心死亡这个问题。我本来就是死人,再死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雪地里追了一阵子,前面那道黑影终于停下来了。他好像故意在等我。

我追上去,那黑影背对着我,他说:“你应该退出【最后轮回】了。”

我问他:“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说?”

黑影回答:“我是勾魂使者,你弟弟在我手上。”

我的弟弟梦轩,我觉得非常荒唐,我的弟弟他应该在墓地,在九泉之下才对。可面前这位男子,他竟然说,我的弟弟在他的手上。他说他是勾魂使者,勾魂使者与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我在笑:“又一个愚蠢的家伙,你们都在演戏,都在骗我对不对?”

黑影正朝我走来,他看着四周:“我想,你脑袋大概出问题了。你应该马上离开游戏,你应该回到病房里去。听我的,刹娜年华,他们会玩死你的。阿俊,熊猫儿,都是这样死的。我也试过了,你弟弟就是这样死去的……如果你不离开,你也会死去。”

这人的话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骗子的语言,只要你用心听,就不难发现其中的破绽。刚才,是的刚才,这个自称勾魂使者的男人,他刚对我说,我的弟弟在他的手上。现在,他又说,我的弟弟是这样死掉的。如果我的弟弟没有在他手上,如果他手上有的只是梦轩的魂魄,我觉得一切都没必要了。对于一个死人,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黑影在观察着我,观察着这片雪地,他的手开始伸向头顶的面纱。

我想,他大概是想让我看看他的面目,想要向我传达某种信息。

我在等待,然而,杨莫思,杨莫思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娜娜,你在做什么……不要听他的。”杨莫思冲我喊。

我问杨莫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杨莫思拉着我,她的长剑正在出鞘:“可恶的鬼魂,你给我滚远点!”

那黑影见杨莫思过来,转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站在雪地里,我满脸疑惑地看着杨莫思,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出现,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告诉我一些什么。“娜娜,现在黑客用了一些障眼法,想要扰乱咱们的生活。”

“黑客,障眼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实是这样的,你觉得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现在……我不知道……”

我抱着头,我快要疯了,一个鬼魂,也快要疯了。我仔细梳理我的头绪。我觉得,我应该是一个冤魂。我只是闯进了凯芸的世界。凯芸的世界是游戏的世界。也就是说,我现在是以一个灵魂的身份,进入了【最后轮回】。但是凯芸却说,我不是鬼魂,我是一个活人,我只是病了,思绪紊乱,然后正在抱着电脑玩游戏。又或者,我的灵魂已经不复存在了,娜娜和我毫无关系,我现在只是刹娜年华,是那个永远漂泊在游戏里的孤魂。欧歆怜已经说过了,如果一个人得不到轮回,他就会永远游荡在游戏里。

然而,杨莫思告诉我的,却和我自己想的,凯芸告诉我的不同。杨莫思说:“娜娜,你现在没有在游戏里,没有在欧歆怜的【最后轮回】里,你现在,就在现实世界中。”

我觉得完完全全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你说我在现实生活中?”

杨莫思点头:“是的,这一切都是他们策划好的。娜娜,他们在现实中布置了一个场景,一个和游戏完全一样的场景。他们让凯芸把你引到这儿,让你以为,你是到了游戏中。这样的话……娜娜,这样的话,他们就会从你身上获得一些信息。比如,他们会让你完全信任凯芸,你知道的,凯芸身上,有一只女鬼,对不对?”

太可怕了!我想,要不是杨莫思告诉我的话,我真的会以为我是在游戏里,一个鬼魂无法进入的游戏。是啊!勾魂使者,他是鬼魂,他都已经进来了。凯芸……

杨莫思拉着我的手:“娜娜,走吧!赶快离开这儿……”

我看着周围的世界,我想我已经迷路了。

杨莫思带着我,一直走,一直走到那片森林的边缘。

在森林的边缘,有一所小木屋,杨莫思告诉我,有人在屋子中接应我。

我们来到小屋前,我感觉自己已经很疲倦很疲倦了。

小屋中,一位英俊的男子坐在那儿,他的腰间挎着武士刀。

杨莫思向我介绍:“这是岩井先生!我的那位好搭档!”

岩井先生朝我行礼,让我脱了鞋子,到炕上休息。

小木屋不是很宽敞,但是布置比较温馨。

杨莫思帮我拍打身上的雪朵,她说:“这片森林离紫桐市比较远,你先休息好。今晚我和岩井先生在门口保护你,让那些黑客和幽灵伤害不到你。”

钻进被窝,因为床下有木炭的原因,我感觉十分舒服。

躺在床上,我转辗反侧,我在想,到底是谁布置了这样一个场景?

对了,我想,那个人大概会是青烟。因为青烟看过《楚门的世界》,并且将它称之为鬼才之作。我想,一定是了,他也想当一个杰出的艺术家,他说过,其实,他是一个艺术家。对,太可怕了,我曾笑他,为什么不说,他其实是一个演员呢?

一个演员,所有人都是演员,整个世界都是楚门的世界。

我曾经问过他,楚门是什么门,是铝合金的还是别的。

青烟说,楚门不是门,而是一个人。

而我现在却感觉我在一扇门里。

这扇门我想我出不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