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亡灵召唤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6128字
  • 2022-03-31 10:07:17

杨莫思,还有梁凯芸,还有我,都统一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欧歆怜。

欧歆怜觉得,或许她不应该这样对凯芸说话,于是她主动伸出手去,摸着凯芸的额头。她轻轻地抚摸着,并把凯芸的头搂在胸前。她流着泪说:“凯芸,对不起!我不想听到不吉利的话语,所以才这样叱喝你。你知道的,娜娜走了,我们都伤心。咱们姐妹,可不要再有人出事了。你,还有莫思,你们都要好好的,我不许你们有事。”

凯芸吸着鼻子,杨莫思红着眼睛。整个207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半响之后,欧歆怜才说:“周末陪我去教堂吧!我介绍一位神父给你们认识。有什么不愉快的话语,有什么心愿,有什么想要说的,都可以和他说。”

大家都点头,再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大家都希望可以找一个人诉说。

当然,是在现实中,有这样一个人,而不是在游戏里。

日子偷闲过,转眼间就到了星期六。星期六的早上,太阳刚从西边升起,欧歆怜就起来了,她跑到学院外面的牛肉馆,给我们宿舍的姐妹每人买了一碗牛肉粉。她把热气腾腾的牛肉粉放在计算机桌上,开始逐个地去把梁凯芸和杨莫思她们摇醒。

那对双胞胎睡得很沉,欧歆怜知道她们大概不会陪她去教堂,所以也没多喊。

凯芸和杨莫思眯着眼睛起来,大家把塑料袋打开,各自拿了一盒。

欧歆怜将最后一盒推到我的面前。她说:“这碗,是个娜娜的。”

我捧着牛肉面,开始和欧歆怜她们一起吃。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欧歆怜和凯芸她们,到底有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吃完粉,欧歆怜又去拦车,几个姐妹靠在一起,四十分钟后,就到了郊外的白水河。

白水河边,有一座基督教教堂。教堂那种地方,鬼魂大概不能进去。我害怕我一进去,里面就会冲出一个长胡子大师,像法海那样手里拿着一个不锈钢的高压锅,三下两下就将我给弄进去,然后把盖子一盖,插上电源就把我给活生生的煮着吃了。

看着欧歆怜她们手牵手地往教堂那边走,我便无所事事地坐在路边等她们。

我坐在路边的时候,不一会儿,红袍子就来了,他拉着那只大黑狗。

在那只见鬼的大黑狗还没有过来之前,我一头扎进了荷塘。

在河滩里,我从水里探出一个头,我发现不仅仅是红袍子来了,就连青烟也来了。

红袍子从西边过来,青烟从东边过来。他们在教堂前的屋檐下相遇。

他们没有说话,青烟只是让在一边,让红袍子先进入教堂。

其实,我很想复原,聚会回来那天,在路上的雪地里所发生的一切。

我听凯芸说,后来青烟赶来了,他和杨莫思他们一起击退了那伙人。

具体是怎么击退的,我无法知道。因为那时,我正被刀疤男他们轮番奸污。

看着青烟消失的背景,我迷惑不解,同时也有点失落。

是啊!如果我不是一个鬼魂,我也想去教堂里看看。

我也想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和神父说说话。

我想问问,我可以轮回吗?

……

新闻上说,元旦节的夜晚会下流星雨。青烟打电话约欧歆怜和凯芸她们去看流星。他们在离学校好几十公里以外的青屏山燃了一堆篝火。青烟和欧歆怜看上去都很有钱,露宿用的帐篷是青烟出钱买的,吃的所有食物则由欧歆怜安排。他们在山脚的农贸市场租了一辆山轮车,直接把所有的东西运到山顶。山顶有一个宽敞而平整的岩头,岩头之下是万丈深渊。

夜幕降临,天空清朗。抬头仰望,唯有点点孤星。无法想象,这样的夜空会有流星出现。青烟和欧歆怜背靠背地坐着,欧歆怜指着天边一个异常明亮的星星说:“青烟,你看到了吗?那颗最明亮的星星,它就是我。你呢,你是哪一颗,我帮你看看怎么样。”

青烟在夜空找了一会儿,失望地回答:“好像没有吧!”

“没有,怎么可能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宿命。为什么叫宿命,因为有星宿的说法嘛!以前我们语文老师就说过,他说宇宙和人体有着紧密的联系。就比如说,月球,哈,还有月经。你看,月球的公转周期和女性的生理周期是不是一样的?所以嘛……”

欧歆怜刚说到这里,猛然发现天空中最明亮的那颗星星拖着一条美丽的长尾,在夜空转瞬即逝。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幕了,青烟也看到了,大家都异常惊讶。好半天,凯芸才用手指着夜空说:“好奇怪好奇怪,你们看那颗星星掉下来了。它怎么会不见了呢?”

杨莫思也说:“是啊!怎么会不见了?流星,不都是陨石吗?”

欧歆怜没有说话,青烟把她搂在怀里:“或许是它累了,想躲起来休息一下。”

凯芸方才也听见欧歆怜说,那星星是她的宿命,这时又见欧歆怜黯然伤神,便转过身子,改口安慰她:“不会那么奇怪的……欧姐,我想,是一朵云彩把它给遮住了吧。还有,可能是其它的星星把它给遮住了。你想呀,星星外面还有星星,总会有大猩猩把它遮住的……”

那对双胞胎正坐在一边烤着火腿肠。她们历来就是那样,不大喜欢和姐们们待一处。

“几位客官,过来用膳啊!”胖姐扬了扬手中的火腿肠,笑眯眯地朝大家喊。

几人过去,一人拿了一串在手上吃着。后来,大半夜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一阵旋风呼啸而来,将岩头上的篝火都吹倒了,带着火星子的木柴在地上疯狂翻滚。

青烟在叫大家靠在一起。等那阵风过了,几人就跑到岩头北面的帐篷去躺下。

杨莫思说:“还好,刚来就把篷子搭在了背风的一面。”

欧歆怜的脸色非常难看。三个帐篷链接在一起,青烟摸出一盏油灯点上。

凯芸被那盏古老的油灯给吸引住了,那灯大多数只有墓室里面有。

青烟合抱着膝盖,他正在端详着凯芸。凯芸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就问他:“大哥哥,你看什么呀?你再看,人家会很不好意思的……”青烟笑了,忽然地笑了。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样的感觉,真好。”随后,他又说:“凯芸,你能坐到我身边来吗?”

凯芸看了欧歆怜一眼,见她没反对,才坐到青烟的身边。

青烟左手搂着欧歆怜,右手抱着凯芸。他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

杨莫思和双胞胎姐妹都对这一幕表示很无语。鬼知道,青烟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拥有一个欧歆怜还不够吗?难道,他想要把咱们207的姐妹全部吃掉?

凯芸有些不自在,脸蛋红扑扑的。这娃娃,看样子是没接触过男人的。

欧歆怜则显得很安静,对青烟的举动即不悲伤,也不高兴。

青烟说:“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我想你们都很熟悉。”

凯芸迫不及待地问:“是画家和小女孩的故事吗?”

青烟摇头。欧歆怜终于吭声了。“是梁国公主的故事?”

青烟还是摇头,我看他大概是在故作神秘。他闭着眼睛像在追忆一件往事,良久以后他才说:“这是一个关于轮回的故事。”

轮回?所有的姐妹,包括我都看着青烟,心里都在猜测,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开始深情地讲述:“曾经有一份美丽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对她说,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前面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大家都在笑,异口同声地说:“切!这不是《大话西游》吗?”

青烟伸出一个手指头,放在大家面前郑重地摇了摇。“不错,它出自大话西游!可是,我给大家讲的,是轮回。侧重点不同啊!你们知道的,就是紫霞仙子,至尊宝。我要说的,是一盏灯。如来佛祖前面的那盏青灯。紫霞仙子,只是它的一根灯芯。”

这时,大伙才开始进入状态,心里都在琢磨着,青烟这家伙到底在搞啥。

青烟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帐篷里的那盏油灯。他加大嗓门说:“话说这盏青灯,后来被埋进了某位帝王的陵墓,再后来,盗墓贼将它偷了出来。再后来再后来,这盏灯,就落在了一个墓画家的手里。也就是我恩师的手里。”

所有人都把眼睛凑到那盏青灯面前。“不会吧?”

凯芸说:“你喊喊看,能不能把紫霞仙子喊出来。”

杨莫思说:“我想看至尊宝!”

欧歆怜说:“拜托!别像三岁小孩了,还玩这个!”

青烟把灯捧在手里,他口里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娜娜显灵!”

他的话音刚落,我猛然感觉心里一沉,整个人忽然处于一种加重状态。

片刻之后,我感觉我的血脉在跳动,而我的人,却出现在帐篷里。

欧歆怜侧着头问我:“娜娜,你还好吧?怎么一直不说话啊?”

凯芸将一根火腿肠递过来:“娜娜,这是你的。”

我看了大家半天,才流着泪说:“欧歆怜,凯芸,杨莫思。我想你们。”

大伙将我抱住,青烟温柔地帮我擦拭泪水:“娜娜,怎么哭了。”

看到大家的反应很正常,我感觉十分纳闷,便问:“我是鬼,你们怕吗?”

青烟在捏着下巴笑:“你要真是鬼,我们也不会怕的。”

凯芸说:“是呀是呀!咱们生是姐妹,死也是姐妹。”

凯芸和青烟的话让我嚎啕大哭。

咱们死也是姐妹……

我会记住的。

流星雨整整下了一夜,我们手挽手地坐在山坡上,见证了元旦节这一场绚丽如烟花般的天赐盛典。眺望远方灯火辉煌的都市,我能感觉到,还有许许多多的孩子正坐在楼顶上欢笑。他们大概都看了新闻,都知道元旦节的晚上,有流星雨。所以,他们都没睡。

我们都是孩子,我们都是好孩子。我们曾经许下过承诺,不得同日生但愿同日死。

207,这是我们宿舍的编号。我们宿舍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一个现在已经死了。

但是死掉的这个人,她很感动,她万万没想到,她死掉和没死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梁凯芸,欧小妞,杨莫思,甚至是双胞胎姐妹和青烟,他们没有一人排斥我。

我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怀疑每个人存在的真实性。这绝非电影《楚门的世界》,《楚门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真实的,他们只是在演戏。而我,我的世界,却连人都不是真实的。我怀疑我现在正活在游戏里。那个真实的我,其实就坐在我的对面,那台联想的台式计算机前。她,还有她的姐妹,她们都在玩一款名为【最后轮回】的游戏。我们,现在坐在山顶山看流星雨的这一群人,不过是她们在游戏里的虚拟对象罢了。

流星雨是在后半夜,大概三四点钟停下的。没有流星的夜晚,天空一片漆黑。

青烟又点起了青灯,他像一个十足的老和尚,他盘腿坐着,表情凝重。

大概,他是想起了某个感人的故事,凯芸曾说过,青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他的嘴唇蠢蠢欲动,喉咙也上下起伏。然而,一阵莫名其妙的凉风,打断了他的所有话语。那阵凉风从我的背后吹过来,我感觉它完全从我的身体里直接穿过。它雷厉风行地朝着那盏青灯像一块巨大的面纱那样盖过去。就在那阵风接触到那盏青灯的时候,我看到灯芯忽然变得有些诡异,接着一连串绿色的火焰就从灯芯上面窜出来,直跳出去半米的高度。它完全就像是有人放了一种特制的火药在灯管里一样。

透过那团绿色如鬼火般的火焰,在凯芸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张陌生的人脸。那是一个女孩,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个不怎么漂亮但是比较耐看的小女孩。

小女孩在看着我笑,看着每个人笑。纯真的笑,或者是邪恶的笑。

我感到十分害怕,虽然,我能够感觉到,凯芸身上的小女孩,就和我一样,只是一只鬼而已。按道理,我应该惧怕人,我不应该惧怕鬼。从某种相对的意义上去说,在我的世界里,那小女孩不是鬼,而是人。如果,我也可以看成是一个活人的话。

青烟在看着凯芸,呆呆地看着,我想,可能他也看到那张小女孩的脸了。

我把欧歆怜拉到身边,我想悄悄告诉她,我们身边,有一只陌生的鬼。

可是,我发现,我的身体无法触碰到欧歆怜,原来,我只是一阵充满灵气的风而已。我万分惊恐地转身,我想要离开欧歆怜他们的世界。哪怕我们有过生死不弃的诺言,但我知道,人鬼殊途,我不想因为我的存在,而让我最好的姐妹们,沾染上任何晦气。

冲出帐篷,我发现帐篷外面站着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风衣,一个穿着紫色小棉袄。我跑过去,拉着身穿紫色小棉袄的小男孩,我声嘶力竭地喊:“离开!赶紧离开,这儿有一只鬼,一只十二三岁的女鬼。离开,都离开……她会杀死你们的!”

小男孩仰起头,用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他甜甜地问:“姐姐,什么是鬼呀?哪里有鬼呀?我们怎么没有看到呢?姐姐,我,我是梦轩呀!你不认识了么?”

梦轩,我的弟弟,上帝!我想我真是见鬼了。我仔细盯着小男孩的面庞,才发现,他的确是梦轩。错不了,因为我的相册里还有梦轩的照片,梦轩六七岁时的照片。

我本想问他,为什么忽然之间变得那么小,他不是到了上初中的年龄了吗?

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他身边穿黑色风衣的人突然转身朝悬崖边那块大石头走去。

我静静地看着他,我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想要干嘛,他为什么会和我的弟弟在一起?

在夜幕中,他的手开始扬起,一只手在空气中做了一个拉凳子的动作。

他开始凌空坐下,接下来,一阵幽怨的大提琴声,就缓缓地飘荡在夜幕里。

是的,是那支【最后轮回】的背景音乐,我想,他应该是空灵乐团的阿俊。

我想,我应该马上离开这儿,这是一个充满了鬼魂的地方。

可是,我感觉我的衣角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抓住了。我低头,看到梦轩那支苍白如纸片般的小手,正捏着我的衣角。他微笑着说:“姐姐,来呀!姐姐,你不要走了,你能够永远和我在一起吗?姐姐,我想你了。你每次都不回家,每次都不和我玩!”

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梦轩,我的好弟弟,咱们去哪儿?”

梦轩指着阿俊,喃喃地说:“去大哥哥那儿!他是好人。”

我想,一个好人,就算成为了鬼魂,大概也不会乱来。

于是,我和梦轩一同走到悬崖边。悬崖边上,阿俊在拉大提琴。他一边拉,一边在小声的抽泣。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伤心的事儿,一直放不下,不然也不会这样难过了。

我拍了拍阿俊的肩膀,我想要安慰他。我大概想对他说,他并不孤单。

我的手在阿俊的肩膀上,总共拍了三下。就在我准备继续拍第四下的时候,阿俊猛然转身。我瞪眼一看,那哪里是阿俊,他竟然是熊猫儿,我看到他的眼珠子吊在脸上,一半以上的脸蛋已经腐烂,并且生蛆。他朝我咯吱咯吱地笑。他说:“你来啦!”

然后,梦轩一把将我推下了悬崖。我的身体在朝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坠落。

飞速的坠落。这是一个关于坠落的梦境。我小时候常常梦到。

我真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我真希望……

我希望我一觉醒来,一切都还没有变。我所处的世界,春暖花开。

——梦轩依然活着,我依然活着。阿俊和熊猫儿也都活着。

我的身体在以加速度的方式不停坠落,在我的周围,天空成了一个环形的漏斗,我在漏斗的底部,在一个管状的隧道中。隧道的管壁上面,贴着一些弯弯曲曲的物体。有一些被压成烧饼形状的屋顶,还有得了小儿麻痹症的楼梯……整个世界,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物件。但是在这些对象中,却无法见到一个活人,甚至是一片绿色的草地。所有的物体都死气沉沉,它们就像是一团废纸那样毫无规律地被揉乱在一起。

而我,就在团废纸的中间。我想,我大概是被某位凶神恶煞的巫师下禁咒了。

翻滚,扭曲,挤压,一切非常理的动作,在持续上演。

渐渐的,我累了,我已经不去在乎,这个无底洞有多深。也不在乎,我究竟会跌进一个怎样的世界,或者是摔到什么程度。这漫长的坠落,我感觉永远也无法停止了。

闭上眼睛,我很安逸地进入睡眠状态。迷迷糊糊中,我做了一个非常离奇的梦。

梦中,我躺在医院,一张病床上面。一位漂亮的护士在给我换药水瓶。

她在叫我:“你感觉身体舒服一些了吗?你同学说你总是在发呆。”

我欠起身子,看了看窗子外面的阳光。我问:“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一位男子走进来,他是青烟。他一进来就把一大把百合花放在我的床头。

他开始吻我的眉睫:“娜娜!我看你来了,欧歆怜她们也快过来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去摸青烟的额头。青烟像只小狗一样静静地爬在床沿,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任凭我的双手在他的面庞上游走。“娜娜!你很久没有碰我了。”

“娜娜,我和欧歆怜在一起,你在吃醋,你在恨我,对不对?”

“娜娜,其实,我和欧歆怜没什么,我只是在调查她而已。”

“娜娜,其实,你应该相信我才对。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对了,最近凯芸说,你看见她总是转身离开,怎么回事?”

“还有,你夜里常常惊醒,你还抓伤了你的手腕,为什么?”

“娜娜,我知道,梦轩的事对你打击很大。“

“我想,你是累了,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