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末日聚会

  • 最后轮回
  • 我是猴三
  • 5968字
  • 2022-03-31 10:07:17

欧歆怜的车在前面,我们的车在后面。师傅问我们去哪儿,我们只说跟着前面的车走,并且不要让他跟得太紧。师傅一边开车一边说教:“那女孩,抢了你们当中谁的男朋友,是吧?你们这些小孩啊!吃点醋不打紧,但是千万别做出过激的行为来,你们的爸妈把你们养这么大,不容易啊!读一个大学出来,要好几万吧?”

梁凯芸摸了摸师傅的肩膀:“师傅,什么是过激行为呀?”

师傅一听凯芸的声音,好奇地回头再看她两眼:“小妹妹,你多大啦?”

凯芸说:“我呀,我十八了耶!”

师傅哈哈一笑:“十八,哈哈!过激行为呀!我前阵子看过一个新闻,是东北那边一所大学的学生吧,俩男生争一女生,后来呢,俩男生约着到松花江去,在严寒的冬天,一同跳进水里,让女生站在外面作证,谁受不了,谁退出……”

凯芸忍不住了,她眨巴着眼睛问:“后来捏?他们都咋样了呀?”

师傅说:“俩男生冻死了一个,另外一个休克了。”

杨莫思问:“没冻死的,最后和女生在一起了吗?”

“没啊!没冻死的那一位,其实女生并不喜欢他。”

我说:“确实挺悲剧的,也挺傻逼的。”

凯芸似乎还沉浸在师傅说的故事中。大半天,她才问:“他们为什么那么傻呀?”

师傅好像对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并不满意,继续说:“现在的大学生,不傻的有多少啊?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没事儿干。我跟你们说,像你们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可别做傻事。尤其是那些个女生,天天被老总什么的包养,一到周末呀,那大学的校门前,全是名车。我的妈呀!这哪跟哪,大学精神哪儿去啦?把校门上的几个字拆了,眯着眼睛一看,简直就是怡红院来着……”

说话间,欧歆怜的车已经停在了长平街的一条巷子里。

等欧歆怜转入巷道,我和杨莫思她们就开始下车。

杨莫思下车后,敲了敲师傅的玻璃窗。

师傅打开窗子,笑眯眯地问:“啥事?”

杨莫思说:“师傅,你多挣点钱,买一辆宝马,我在学校里等你来接我。”

那师傅愣了愣,刚反应过来,想说点什么,我们已经走远了。

欧歆怜去的地方叫青苑,是一座巨大的古宅。古宅正处于维修期,所以并没有游客进入。我们都不知道,欧歆怜去青苑做什么,直到青烟出现在一个圆形的院门前,我们才知道,原来是青烟让她过来的。青烟把欧歆怜带进院落,两人上了一栋三层的楼阁。楼阁里,旧上海时期的那种音乐,正咿咿呀呀地响着。

偌大的房子,只有欧歆怜和青烟两人。夜幕降临,灯火阑珊。

杨莫思观察了一下地形,带着我们上了楼阁背后的一道楼梯。

在楼阁北面,有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上有亭子,亭子四周有帷幔,我们就在帷幔背后坐下。凯芸被亭子中盛放着的各种乐器深深吸引住了,她的手指正要往一张檀木古琴上面放,杨莫思立即制止了她。对面的楼阁里,暖暖的烛光,窗纸上面印着欧歆怜和青烟的头像。他们坐在屋子里,一边说着话,一边下着棋。

“欧歆怜,很不好意思,这样的天气让你过来陪我下棋。”

“哪里,能和你在雪夜下棋,是我的荣幸。”

两人继续下棋,直到深夜。

“欧歆怜,很晚了,今天就不回去了,这边有卧室。”

“在这里,方便吗?要是不方便,我还是打车回去算了。”

“没事儿,这里很安静,房间也多。”

“可是……这么大的院子,我怕……”

我心想,狐狸精就是狐狸精。

两人进入同一间卧室。我和杨莫思的心都在跳着,脸也开始像喝了白酒那样发烫。

梁凯芸那丫看着我们两人紧张的模样,傻里傻气地问:“紧张什么呀?”

杨莫思推了梁凯芸一把:“一边玩去!”

我以为,以青烟和欧歆怜的性格,两人会像干柴烈火那样缠在一起,至少一夜八次。

但事实并非如我所料,整个夜晚,欧歆怜和青烟都躺在一起,没有半点越轨的举动。

两人一直很安静,直到半夜,青烟说:“其实,青苑以前也叫梁苑。”

欧歆怜问他:“为什么会叫梁苑呢?”

青烟说:“因为,这里以前是梁国公主的府邸。”

“梁国公主?你说这是梁国公主曾经住过的地方?”

“是的,她在这里养病,有一位男子一直都在照顾着她。”

“一位男子,她男朋友?还是她的仆人?”

“应该算是她的仆人吧!他叫牧马人。”

“牧马人?这么奇怪的名字!”

“嗯!他照顾了公主一辈子,他深深地爱着她。但是,他们却走不到一处去。”

“我想,可能是因为古时候讲究门当户对吧。一个是公主,一个是仆人。”

“后来,他们分别了很久,直到梁国灭亡,他们才再次在这儿相遇。”

欧歆怜有些高兴:“这么说,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青烟有些伤感:“没有吧!她一辈子都是他的公主。”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不知道!”

那天夜晚,欧歆怜和青烟在青苑的雅阁里静静地温存一晚,直到天亮,他们除了说故事以外,什么也没发生。这令杨莫思很失望,在亭子里冻了一晚,回来的时候还得将雪地里的脚印擦掉。离开青苑,除了杨莫思,我和梁凯芸都感冒了。搞不明白,欧歆怜和青烟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两个放浪形骸的人在一起,反而如死水般宁静。但我发现其中有一个令人费解的地方。那就是每次约会回来,欧歆怜都乐呵呵的,唯有青烟,他每次回去之后,都会变得苍老一些。这个现象杨莫思也发现了,后来大家研究分析,说会不会是命理学。会不会是欧歆怜的命相,天生就是青烟的克星?又或者,欧歆怜是狐狸精,她正在吸取青烟的阳气?

但凯芸说,狐狸精吸取阳气,至少要要亲吻或者发生关系呀?

这小孩,我看是越来越胆大了。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

转眼间,就到了平安夜。平安夜前夕,大家都忙着给心仪的人送苹果。那一天水果店的苹果一度很抢手,一个苹果卖到五元。但大家依然不会觉得昂贵,依然哄抢。

我站在七楼,平安夜这一天天气变暖了。中午太阳在云层里晃了晃,下午树枝上的雪开始一大块一大块的往下掉。晚上,无聊我就去自习室,打开书箱,却发现里面有一个超级大苹果。苹果的外面用精美的礼品纸包裹着,我小心翼翼的打开,发现上面用钢笔写着一些文字,那字迹,是我从未见过的漂亮:娜娜,平安夜快乐!我是青烟。

青烟,这色鬼,简直就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这家伙,不是和欧歆怜搞上了么?平安夜为什么还要给我送苹果?他不是和欧歆怜一起把我忘记了么?他们两人在一起,不是可以忘掉全世界吗?我心想,青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凯芸也给我送苹果过来了,她把她的苹果和青烟的苹果放在一起,傻乎乎地笑着。

我问她笑什么,她说:“我这苹果,太没脸见人了。你这里要是有老鼠洞,它一定会钻进去躲着不出来的。娜娜,谁送你这么大个苹果呀?好棒好棒,真的好棒!”

我说是青烟送来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问她:“欧歆怜有收到吗?”

凯芸说:“欧歆怜收到的是一尊石刻,不是苹果。”

“石刻?什么样的石刻?”

“是欧歆怜的雕像,青烟给雕的。”

想起上一次,我去八角亭看青烟,发现他把一尊石雕丢进了池塘里。我心想,那一定就是欧歆怜的雕像。那时候,欧歆怜还没有正式和青烟走到一起,那时候躺在青烟怀里的,是我不是欧歆怜。所以青烟为了满足他的欲望,他还不想让我吃醋,让我离开他。

在我眼中,我一直认为,青烟是个欲望很旺盛的人。他一夜可以八次。

可是,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动欧歆怜。我敢保证,如果青烟想要和欧歆怜上床,欧歆怜一定会自个儿把衣服脱个精光。欧歆怜,那可是一个沉迷于动作片的女生。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光怪陆离,让你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我问凯芸:“欧歆怜现在,一定很得瑟吧?”

凯芸摇头:“不是那样的,欧歆怜很难过。”

“难过,她难过什么?不有人正宠着她吗?”

“是呀!”凯芸说,“我们都认为她应该高兴才对。”

本想把青烟送来的苹果从七楼狠狠地丢下去,无奈那苹果实在太大,太过于诱人,因此我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儿,最终还是把它给吃掉了。苹果很甜,青烟在包装纸上写着:太空苹果,全中国不到五十个!这家伙,不愧是泡妞高手。

圣诞节那天,207寝室的姐妹都统一收到一张精美的匿名贺卡。

我的贺卡是杨莫思和梁凯芸送来的。准确一点说,那不是贺卡,而是请帖。

请帖的原文,这里就不发上来了,内容大致是让我们参加【最后轮回】的聚会。

欧歆怜第一次到七楼找我,她低着头说:“娜娜,【最后轮回】的圣诞聚会,你去吗?”

我有些措手不及,我根本没有想到,【最后轮回】还能搞聚会。

但杨莫思示意我参加,从她的眼神里,我读懂了她的意思。

这次聚会,是我们了解【最后轮回】最好的时机。

的确,我们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玩这一款游戏,到底有多少人,是这款游戏直接或者间接的受害者。我更想知道,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在这款游戏里,偷菜种花养狗也好,杀人强暴犯罪也好。总之,我不仅仅是好奇。

我问欧歆怜:“聚会是你组织的吗?青烟会去吗?”

欧歆怜摇头:“不是我组织的,我也是刚收到请帖。青烟,他应该会去吧!”

“那好吧!你们傍晚在校门口等我。”

欧歆怜强调:“把你的袍子带上。参加聚会的人,都需要穿游戏服装。”

傍晚,怀着复杂的心情,我和梁凯芸她们一同出现在校门口。

三百块钱的的士费,将我们带到郊外一个名叫柯林顿的西式酒店。

柯林顿大酒店非常豪华,它的豪华你在方圆十里之内都能感觉出来。

酒店的西边,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珍珠产地。

酒店的东边,是某国际高尔夫球场。

酒店的南北,是紫桐机场。

……或许是因为酒店太过于高级,听说生意并不景气。

圣诞节这天,原本应该忙碌的柯林顿,忽然变得很安静。在我们走进柯林顿之前,酒店的周围,除了保安,我们甚至连一个人影儿也没瞧见。

刚下车,刚走到大门口,一个头发花白的外国人就出来了。

那是个男子,一个胖胖的男子,年龄大概七十岁。

“你好!你们好!我叫乔斯,是酒店的经理。”

跟着乔斯,我们进入了位于酒店四楼的舞厅。

在进入舞厅之前,乔斯打开一个房间,让我们进去换衣服。

把衣服脱光,穿上游戏袍子的时候,大家都紧张得说不出话。

大家都在揣测,控制【最后轮回】的黑客,难道是外国人?

正想着,乔斯在外面敲门:“姑娘们!衣服换好了吗?”

欧歆怜回答:“就好了,马上出来!”

穿着袍子进去,舞厅里没有人跳舞,没有人抽烟,甚至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静静地坐着,在昏黄的灯光下。好像,大家都在等待着什么一样。我们刚进去,里面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乔斯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他站到舞厅中央,环顾一周,用流利的汉语对大家说:“这就是【最后轮回】的缔造者,欧歆怜。在游戏里,她叫梵天,她掌握着所有人的命运。你们是否能够得到轮回,最终的决定权,在欧歆怜手里。”

乔斯话音刚落,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梵天,难道,我在游戏里,还能复活吗?只要我走完黄泉路,将游戏中的梵天找到,再与她对话……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

心里还在想着事,梁凯芸推了推我,让我看杨莫思。杨莫思端着一杯红酒,正和一位手握武士刀的黑衣男子坐在一起。原来,杨莫思在游戏中认识的那位忍者刺客也出现在了这次聚会中。我和凯芸在屋子中走了一圈,这时空气中开始传来【最后轮回】里那支无比幽怨的大提琴曲子。它首先缓缓的响起,音量渐渐变大,渐渐变得愤怒而且无奈。从曲子中,不难听出演奏者复杂的心情。

在人群中穿梭,心里大致可以估算出参加聚会的,大概在五百人左右。

五百人,当欧歆怜出现时,他们都投以仰慕与敬佩的目光。

欧歆怜对我和凯芸说:“我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你们自由活动。”

屋子中开着暖气,和凯芸在沙发上坐下,忽然感觉有些温馨。

也不知道这些人来参加这次聚会的目的是什么,大家都在小声地攀谈着。一人的独白,或者是两人的对话。又或者是三五成群的喝酒。酒都是红酒,葡萄酒,啤酒。整个聚会上面,看不到一杯白酒。而且,酒的数量有限,每个圆桌上,最多放两瓶。

所有人都很有规矩,很有礼貌。他们好像都在遵循着某种规则。就好比在游戏里那样,彼此之间,各走各的路,各自为各自的世界打拼。但和游戏有些不同的是,【最后轮回】是孤独的,因为里边总是白茫茫的冰天雪地。而现在不同,现在大家能够感觉到彼此,你可以闻到某位女人身上特殊的香水味,也能够感受到某位元男士富有磁性的嗓音。

“凯芸!我听梵天说,你也来了。喔!宝贝,我给你带来了蛋糕。”一个老女人的声音,忽然在我们背后响起。我和凯芸回头,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女人,头上带着一顶大大的黑帽子,手上提着一个竹篮,竹篮里有新鲜的草莓,还有散发着奶油香味的蛋糕……

梁凯芸兴奋地抱着老女人,直朝我嚷嚷:“姑姑,娜娜,她是我姑姑耶!”

老女人一脸的慈祥,她看着我说:“我就是黑玫瑰,常常听凯芸提到你。”

“她和您都说了些什么?”我给老女人让座。

老女人坐下,脸上堆满笑容:“她说呀!她有一个好姐妹,有点白痴的感觉,但是心肠很好,很多时候宁愿自己吃亏,也不会打心里怪罪姐妹。谢谢你,照顾着凯芸。”

我说:“凯芸是个很好的妹妹,我们没理由不去照顾她的。”

凯芸真的很开心,她完全没料到,游戏中,陪她在森林里采蘑菇,种花草的黑玫瑰,会出现在今晚的这次聚会当中。她拉着黑玫瑰的手,好奇地问她:“姑姑,你也是紫桐人吗?你是干什么的呀?我觉得欧姐太厉害了,竟然把姑姑都弄来了。”

黑玫瑰说:“我呀,是园艺公司的老板。对了,凯芸,我最近正在设计一座迷宫,用三千亩的地皮,到时候,迷宫设计好了,你一定要带着你的姐妹来玩呀!你说欧歆怜,是梵天吗?哦!这次聚会,可不是她组织的。这次聚会,是……哎!我也不知道,总之他很神秘,他给了酒店老板七百万人民币,让整个酒店都停止营业三天。”

掏出七百万组织一次聚会,我心想,这人,到底是谁呢?

正想着,凯芸说:“娜娜,青烟来了,他和欧歆怜一起。”

我站起来,透过站立的人群,看到青烟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袍进来了,他戴着白色的假发,很长很长的那种,走起路来,那种高贵的感觉,就像是古希腊的王子似的。

他一进来,所有人都开始鼓掌。我不知道这些人认不认识青烟。

看样子,该到的人都到了。乔斯开始说话:“大家静一静,今天晚上是圣诞节,很高兴你们能从五湖四海赶过来参加这次聚会。今晚的聚会,大概是这样安排的,没有文艺活动,大家自己吃点水果,糕点,喝少量的酒水助兴……大家往这里看,这里有大屏幕,也有点歌台。你们轮流上台,先点好你想听的背景音乐,然后,开始讲你和【最后轮回】的故事。我想,大家心里,应该有很多话想要说,对自己说,或者对别人说。”

掌声过后,梁凯芸忽然把手高高地举起来。

乔斯问:“那位姑娘,你想第一个上台吗?”

凯芸咚咚咚跑上去了,她选的曲子是《天空之城》。

曲子开始悠悠响起,她幸福地说:“很高兴,我能够在【最后轮回】里认识我的姑姑,我们家在西沙群岛,爸爸是军人。我们家很美丽,但是,爸爸不允许我带朋友回家。就连我的姑姑,他都不让去西沙群岛,说那儿是军事重地……我想念我的姑姑,想念家乡的森林……有时候我不能够安心学习,因为想念……后来,欧歆怜让我们玩【最后轮回】,我在游戏里认识了黑玫瑰,她成了我的姑姑,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起。我们有一片森林,在森林中,我们搭建了一栋小屋,还养了许多小白兔……你们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到我们家做客的。我们家在森林里,你们来,我们赶着马车来接你们……”

凯芸的声音很好听,所有人都听入迷了,现场我还看到有老人在哭泣。

黑玫瑰朝凯芸挥手:“凯芸,姑姑爱你……”

现场开始热闹起来,第二个上台的是青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