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叫谁师父?

直到回到家,郑和都还有点懵。

自己的属性“修复”,真的如此稀松平常?

刚才郑和原本想通过展示属性“修复”来获得更大的重视,但雷厉貌似关注更多的是他直接明悟两种属性的悟性,属性“锋锐”还好,对属性“修复”,雷厉的关注确实不高。

“刚刚老师怎么说来着?”

郑和陷入回忆。

“哦对,老实说,修复其实属于分子物理范畴,并不是我明悟出了什么,而是很多灵器因为材料的关系,自带这项属性,就好比测试壁一般。”

“但……”

郑和看看自己的系统面板,那里清楚地显示着一行字。

[修复:缓慢恢复同类的生命力,有效范围方圆一米,永久属性]

“这效果,怎么和老师说的有点不一样呢?”

郑和很疑惑,但第一天认师就场反调,不合适吧?

……

有些迷惑的郑和并不知道,当他走出雷厉实验室的那一刻起,雷厉就如同泥塑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除了眼珠随着秒针的转动而转动之外,整个人一动不动。

直到度日如年的十分钟之后,雷厉化身无敌反弹蹦蹦球,将这十分钟所充的电量在这一刻瞬间释放,活力十足,火力全开。

“卧槽!卧槽!卧槽!”

“我居然在江都这个旮沓,找到这样的一个天才?”

“如果我把他打造成一个天才灵器师,然后再带到老师眼前……”

想到这的雷厉,心中激动不已,那颗原本死寂的心,此刻仿佛被种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在离开十年之后,脑中第一次不带愧疚地浮现出老师的影子。

年轻时的雷厉曾是老师最得意的弟子,小小年纪,悟性惊人,在十八岁就成为了最年轻的二级灵器师,风头一时无两!

可惜的是,雷厉出众的不止是灵器师天赋,更是血脉天赋。

两者结合的他,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终于在十年之前被人暗算重伤,导致血脉凝滞,修为再不能前进一步的同时,连灵器师的感悟能力也消耗殆尽,自此再无寸进。

曾经的赞扬有多甜,此后的嘲讽就有厉!

但最让雷厉受不了的,是听闻噩耗的老师一夜白头,让雷厉心中的负疚如渊至深,自觉无颜再见恩师,故而远离金陵大学,来到了偏远的江都,眨眼便是十年。

谁能想到,十年之后,已经不抱希望的自己,居然碰上了郑和这样的怪胎?

血脉天赋垃圾至极,灵器师的天赋却比当年的自己都要高,至少自己就没能在血脉觉醒之初就能明悟属性。

这样的天赋,稍加培养,超越当年的自己,不难吧?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垃圾天赋,总不会重蹈自己当年的覆辙吧?

“就这么定了!”

这一刻,雷厉的心中满是期待和希望!

自己给老师丢的脸,这下总能连本带利的拿回来吧?

想着想着,压抑了十年的积郁,化作一道带着狂笑的身影,从实验室中蹿出,朝着郑和追去。

“徒弟,等等俺!”

“咱好生培养、培养感情儿(升调)~”

……

“老雷怎么了?没病吧?”

正准备朝D级测试场走去风龙,看老雷从自己身边狂笑着一掠而过,心里泛起了嘀咕。

“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这是被F班奇葩逼疯的节奏?”

风龙有些担心,正准备上前安慰,迈出的腿又收了回来。

“还是太年轻呐~”

“在江都一高当老师,不迈过F班这道坎,怎能见到A班的彩虹?”

“兄弟,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挺住!”

风龙对着远去的雷厉语重心长,回头朝测试场踱步而去。

在不到三十的年纪,就能成为江都一高的名师,负责除特训班之外高一新生的教育事务,这得益于风龙做事的严谨态度。

就如此时,在所有新生的入学测试完毕之后,只有他这个高一负责人,还会对所有测试场进行检查和复核。

与往年一样,F级测试场人数最多,最后完成测试,风龙的检查也是从这里开始。

推开门,风龙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同。

F级测试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开阔?

“不对!”

站在已经碎掉的那一面测试壁位置的风龙皱眉,继而眉心舒展,心中振奋。

“难道这一届学生里面,有隐藏的天才,能干碎测试壁的那种?”

多年教学经验的风龙面对此情此景,只想到这一种解释。

觉醒的血脉等级确实可以代表一个学生的潜力,但总有些怪胎的实力,会超出血脉等级。

这样的学生可能不会多,但只要出现一个,那就是潜力巨大、实力惊人的代名词。

什么?昙花一现?

不好意思,哪怕是昙花,那高中也将是他最繁盛的时期。

再说,你怎么就能注定他就是昙花?

万一呢?

学校教育,讲的不就是一个创造无限可能么?

风龙当场打开自己的教师系统,快速翻阅相关纪录,但却一无所获!

“无耻!”

风龙怒了!

很明显,那个隐藏的天才已经被发现,只是被人隐藏了起来。

都说名师出高徒,但高徒也能成就名师不是?

哪个名师不对好生源不心动?

“你以为这样就能把人藏起来?”

“天真!”

风龙的嘴角浮现出自信的微笑,“你如果把这测试壁复原咯,我还真查不出来,现在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风龙开始查阅新生的入学测试结果。

所有的结果都会通过测试器自动上传教务系统,这一点,没人能够更改,这是风龙信心满满的原因。

风龙优先翻阅D班的测试成绩,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愿意错过。

倒不是说D班最容易出隐藏的天才,只是测试壁碎在这里,不是D级班就是……

没有就是,难道你会觉得F班也能出这样的天才?

因为不同测试房间的测试壁,承受极限相同,唯一不同的只是测试结果精度显示。

就好比F级房间精确到十位数,D级房间精确到个位数,以此类推。

得益于此,风龙一目十行,看得飞快。

他在D级测试房间的数据上,很快找到了那个惊掉他下巴的成绩。

189公斤,离测试壁的极限200公斤只有一线之隔。

“嘶~”

风龙倒抽一口冷气,这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带着惊喜,风龙急急朝姓名栏看去,却是空白一片。

风龙木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釜底抽薪?”

“我服,我真服!”

被人技高一筹,风龙准备放弃,只是划过时间栏的眼角余光又给了他新的线索。

“这测试时间,有点不对吧?”

“上一个明明是11点半,这个没有名字的测试时间,怎么会是下午3点半?”

“测试时间能持续到下午的,只有人数最多的F班才有可能!”

“嘶~”

风龙再次倒抽一口冷气。

不会吧?

F班真要铁树开花,来个一鸣惊人?

这就像你刚出门,结果“咻”的一声掉下一架飞机,砸你头上。

这种事儿,你会信?

风龙说,今天,我信!

因为F班的倒数第二个测试时间是下午3点25。

最后一个测试人员的测试结果,同样是一片空白。

这说明了什么?

风龙闭上眼,仿佛看见一个F班的少年,对着测试壁发出惊天一击。

攻击轰碎F级测试房的测试壁,余力不歇,继续轰击在D级测试房的测试壁上,轰出189公斤的惊人实力。

“嘶~”

风龙再再次倒抽……

不,不抽冷气了,风龙直接屏住了呼吸。

“这特娘的,是什么见鬼的天赋?”

这一刻,风龙热泪盈眶。

他看见的不是一个天才,而是自己从全市名师,上升到全省、乃至全国名师的希望!

“等等,刚才是谁从我身边一笑而过来着?”

风龙突然瞪大了眼睛,感觉有点不妙。

“我说那笑声中除了疯,还有狂呢!敢情是瞎猫遇到了死耗子?”

“诶不对~”风龙回想刚才声音远去的方向,正是居民区的方向。

“想先下手为强?问过我了没有?”

风龙这时哪还不知道雷厉的想法,脚步一蹬,电射而去!

“雷老贼,休得放肆!”

……

“哥,想什么呢?”

郑欣的声音打断了郑和的思考,自己的这个妹妹,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

“这不是你第一天入学么?回来给你做两道菜,权当庆祝!”

郑欣笑靥如花,完全不提入学测试之事。反正她已经做好打算,如果哥哥真要在异能者这条路上走下去,她的修炼资源可以填补哥哥的需求。

当然要偷偷的,不然哥哥不同意怎么办?

“小机灵鬼!”

郑和笑的很开心,这场景,和当年妹妹第一天读小学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当年充当保护角色的是自己,而现在变成了妹妹。

这一刻,郑和第一次体会到了父亲的滋味。

心酸有之,欣慰有之,欣喜亦有之。

总之一句话,吾家有女初长成!

“你看什么呢!”

郑欣不乐意了,就讨厌哥哥这看小孩的神情。

低头瞅瞅,郑欣小声嘟囔。

“我哪小了,真是……”

“得!今天先尝尝妹妹的手艺!”

郑和赶紧再使转移注意力大法,夹起番茄炒蛋就往嘴里塞。

味道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很有家的味道,郑和吃的津津有味!

甭说,就这吃相,就足以让刚还撅起小嘴的郑欣,俏脸重复灿烂。

“好吃不?”

“嗯……嗯……”

郑和哼哼,风卷残云的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

“有多好吃?”

“嗯……嗯……”

没空回答,就是最高的评价!

郑欣笑着点头,这样的哥哥,才可耐嘛~

[叮~]

[来自郑欣的欣喜,情绪值+111]

郑和噎下一口饭。

看!这才是哄妹的最好手段!

“对了,哥,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郑欣故作随意,将心中的担忧隐藏的很好。

“咦,还没忘呢?”

郑和无解了妹妹的担忧,以为是担心自己的修行,也不隐瞒,直接道出了自己对属性“修复”的看法。

郑欣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原来是这个!”

“不然咧?”

郑和诧异,妹妹今天怎么有点奇怪的样子?

“没什么、没什么!”

郑欣连连摆手,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担心的是你爱上了我们家的小熙阳!

郑和:“虾米?”

郑欣:“我和你老师的看法一样,修复本来就属于灵器最基本的功能。”

“不对,”郑欣突然一愣,“你说我们学校唯一的一个二级灵器师成了你的老师?”

“你确定是独授的那种?”

郑和贴在椅背上,迎着妹妹居高临下的目光微微点头,生怕动作太大,就要碰到妹妹快要贴到自己脸上的俏脸。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老师而已嘛……

再说,现在的重点不是属性“修复”么?怎么突然变成对我有木有老师的讨论了?

“不愧是我哥!”

得到点头确认的郑欣“嘣咚”一声,从餐桌跳回地面,欢呼雀跃。

二级灵器师诶!

郑欣其实一直为哥哥的血脉天赋犯愁,谁能知道自己的哥哥参加个入学测试,居然就能得到以为灵器师的青睐?

如果哥哥成了灵器师,那自己以后哪还要需要担心什么?

[叮~]

[来自郑欣的欣喜,情绪值+999]

“早知道成为灵器师能让妹妹这么高兴,我早就去了好伐?”

郑和摊手,心中仍有暖流阵阵划过,但他不说,就像妹妹一样。

“但是,如果我说的我的修复和别人不一样呢?”

郑和习惯性转移注意力。

“怎么个不一样?”

“我的这个属性,能修复生命力?”

“生命力?”

这下,郑欣也难住了,她还从没听过谁的血脉有这个效果。

“要不,我问问老师?”

“老师?”郑和眼中冒出星星,“独授的那种?”

郑欣小头一昂。

“那可不?好歹我也是你妹妹不是?”

郑和挺胸抬头,意气昂扬,和刚才的郑欣一模一样。

大拇指一翘,“你是这个!”

郑欣得意洋洋,在郑和的不断点赞中,拨通了一个电话。

“师傅,问您个事!您说,有没有人的血脉具备修复功能?”

……

“不是修复材料,是修复生命力!”

“喂~”

“喂~喂~喂~~”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盲音,郑欣一脸茫然。

“怎么了?”

看妹妹不说话,郑和打破这突忽而至的沉默。

“师傅把我电话挂了……”

郑欣噘着嘴,带点小委屈。

“没事儿,估计是哥哥在属性太不入流,你师父不想回答正常!”

郑和自嘲着开解。

这话郑欣从来不接,正准备开解哥哥,自家大门却“砰”的一声,被撞出一个人形破洞。

“会修复生命力的人在哪?”

“你是谁?”

郑和“耸”的一声蹿出,挡在了妹妹身前。

郑欣却呆呆地站在原地,从郑和背后发出意外的两个字。

“师父?”

“啥?师父?”

郑和看了眼带着人形破洞的门板,一脸惊愕。

妹妹师父的出场方式,还挺别致呵?

“砰~”

念头刚落,破门声再响,带着纷飞的木屑,和雷厉略显惶急的声音。

“你叫谁师父?”

“师父?”

郑和看了眼又大了一圈的破洞,整个人都不好了。

师父们都喜欢这样的出场方式?

“砰~”

破门声再次响起,伴随着门框整个落地的震响。

得!这次不用看,郑和也知道自己大门已然不保。

郑和好想问一句,这大门包修不?

谁知话还没出口,就听到了两个陌生的声音,带着不爽,问出了同一句话。

“你叫谁师父?”

郑和:∑(O_O;)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