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入学测试

九月一日,江都一高人满为患。

作为江都城中心唯一的一所高中,江都一高紧邻江都市政府、江都警备所而建。仅从地位位置就能看出,江都对异能者学生们的重视,这也是异能者在现时华国的地位体现。

七点半,郑欣和郑和两兄妹提前抵达学校。

已在学校完成一个暑假特训的郑欣,化身识途老马,给郑和介绍学校的建筑分布。

“这里是教学大楼,除了上文化课,其他时间使用频率不高。”

“这里是F级训练场,我们的主要训练场所。如果觉得太挤,可以申请更高级别的训练场,但是需要自费。”

“这里是食堂,每餐按人头配给。如果觉得不好吃,你来找我,特训班的食堂还不错。”

“这里是……”

郑欣还想继续介绍,却被郑和打断。

“妹妹,我是你哥。”

“嗯?”

“我是说……这里多大点地儿?你还怕你哥走丢咯?”

郑欣闻言一滞。

今天的哥哥,一点也不可耐!

[来自郑欣的怨念,情绪值+333]

“咦?妹妹不高兴了?”

郑和略慌,同时发现了系统的新功能。

情绪测试器?

郑和默默地为系统点个赞,开始转移妹妹的不良情绪。

什么?你说要哄?

郑和一脸鄙视。

低端!不入流!

妹子不爽的时候,是你想哄就能哄好的?

真能哄好的话,还能让她不爽咯(升调)?

这种时候,只有情绪转移大法,才是王道。

“妹妹,昨天你说的入学测试是什么?”

“入学测试?”

郑欣果然不再纠结,这从系统没再提示就能看出。

“具体情况不知道,只是听老师提了一嘴,说今天的入学测试很重要。我猜可能和资源分配有关,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资源分配?”郑和抓住了重点。

“是的!”郑欣想让自己的哥哥绷紧神经,解释道:“觉醒阶段是异能者最重要的基础阶段,基础越厚,未来的成就才可能越高。”

郑和点头,这个道理他懂,就和修房子一样。

地基不牢,重心不稳。

“基础是否牢靠,不只和个人的努力程度相关,也和资源投入多少挂钩。”郑欣继续解释,“只是学校的资源就这么多,平均分配肯定不行,我猜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决定资源配比,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公平。”

郑和了然,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如今的华国,甚至整个人类世界,都处于四面楚歌之境。这种情况下,一个强者的作用远大于十个、甚至上百个弱者。耗费虽多,总体性价比却更高。

事实如此,教育资源倾斜自是在所难免,这也是血脉天赋被愈发看重的原因。

只有F级血脉天赋的郑和,此时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满满恶意。

说好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呢?

怎么到了我这,就变成了马太效应?

还让不让人活了?

(╥╯﹏╰╥)ง

心中泪流满面的郑和默默做出了决定。

升级!

升级!

升级!

昨天系统更新之后,郑和已经明白,功勋值可以提升被动属性等级。只是功勋值难得,原本郑和想的是骑驴看本,再等等看,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由不得他犹豫,将功勋值全被砸在了“锋锐”之上。

[锋锐:永久属性,解封程度2%(可提升)]

……

[锋锐:永久属性,解封程度3%(可提升)]

……

功勋值每消耗一点,锋锐解封程度就增加一点。

只是当解封程度达到10%之后,需要消耗10点才能提升1%,尽显系统的“周扒皮”属性。

郑和再次悲伤逆流成河,但仍将属性“锋锐”解封到了20%,在刚进江都一高的时候。

“小爽?”

清丽的声音传来,让心痛到呼吸的郑和下意识抬头,眼前一亮。

雪白笔直的玉腿上面,是牛仔热裤包裹的惊人曲线。盈盈一握的蜂腰,夹在淡蓝热裤和火红露脐衫间,更显肌肤胜雪,白里透红。

越过颇具规模的峰峦,标准鹅蛋脸上,两汪如清泉般的双眼,让人挪不开眼睛。

明眸皓齿,柳叶弯弯,郑和知道,这,是心动的感觉!

夏熙阳点头致意。郑和虽然不是那种触目惊心的帅,但干净、大气,更何况还和自己相处了一个暑假的闺蜜站在一起,多少有点爱屋及乌的味道。

夏熙阳开口打趣,“难得有你也不训练的时候,感情是有小哥哥作陪?”

“瞎说什么呢?这是我哥,郑和!”

郑欣没好气道,只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中带着几分古怪。

“你哥?”

夏熙阳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亲哥!”

郑和补充,眼角弯弯,满是宠溺。

“等会儿,你说你哥叫什么,郑和?”

夏熙阳的脸上露出同款古怪,看到郑欣笑着点头之后,拉着闺蜜转身就走,怪叫连连。

郑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自己的名字,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下一秒,系统告诉了他答案。

[来自夏熙阳的怨念,情绪值+666]

“夏熙阳?”

郑和终于明白妹妹刚才脸上的古怪从何而来,嘴角不自觉上扬。

“郑和?”

绝配呐!

……

带着美好的心情,郑和步入F级测试场中,这是报道手册中早已标注好的事项。

测试场中,身高体壮的王大、王二鹤立鸡群,异常扎眼,让郑和有些无奈。

怎么哪哪都有这两兄弟?

[来自王大的怨念,情绪值+111]

[来自王二的怨念,情绪值+111]

哟呵,还念着呢?

郑和看了看远处正躲避自己的目光的王家兄弟,感觉莫名其妙。初中同学一场,哪来的这么多怨念?

转念一想,也算好事。

正愁没处找情绪值,这不正上赶着送?要不自己再问问他们,今天的新鲜豆腐要不要?

“同学们!”

八点正,班主任老师雷厉出现在测试场中,让郑和的恶趣味戛然而止。

“今天的入学测试关乎未来一个月的资源配给,请大家慎重以待。”

短短两句话,验证了郑欣之前的猜测,郑和正要摒除杂念,认真起来,情绪测试器却让她瞬间破功。

[来自雷厉的怨念,情绪值+10]

[来自雷厉的怨念,情绪值+10]

[来自雷厉的怨念,情绪值+10]

……

“咦,班主任自带受气包属性?如此稳定而又持续的怨念,啧啧啧~”

郑和惊了,也爱了。

别看量少,就这持久度,十连抽指日可待!

雷厉确实很不爽,要不是打赌输了,谁愿意来当F班班主任?不知道历年来的F班都有个共同的名字,瞎眼神器?

还入学测试呢?

这哪是测学生们的血脉天赋,完全就是测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好伐?

心情不好,话自不多,只是这些落在学生眼中变成了干错利落,带着淡淡的威严。

“测试按照学号进行,被叫到号的人,待会用尽全力,对测试壁全力轰击就行。”

雷厉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黑色墙壁,上面遍布深浅不一的凹痕。凹痕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自我修复,也不知道是何材质所制。

“F001,王大!”

“是!”

被首先叫到号的王大大声应是,越众而出,带着稍许紧张。

“血脉化形,全力出击!”

雷厉出言提示,心情虽不好,却仍尽职尽责。

“是!”

王大重重点头,脑中勾连起自己的血脉,这是每一位觉醒血脉的异能者,都无师自通的能力。

“那是武器系血脉,鸢盾!”

原本鸦雀无声的测试场发出阵阵惊呼,就连雷厉的眼神,也认真了几分。

异能者觉醒的血脉,按天赋高低,分为兽系、武器系、本体系、植物系和生活系。

兽系血脉自带元素天赋,据说始于入侵华国的万族,是最容易出强者,也是觉醒概率最大的血脉。

武器系和本体系始于人族本身,因为纯粹,是最适合人族修炼的血脉。能觉醒这种血脉的人,至少也是D级天赋,这是同学们惊呼的原因。

雷厉的脑中也出现疑惑,这样的天赋,怎么会出现在F班当中?

王大没有受到惊呼干扰,鼓足全身力气,原本模糊的血脉虚影终于化实,凝成一个直径一米的纸质鸢盾,重重轰击在测试璧上。

[攻击力80公斤]

测试壁自动报出检测结果,让众人再次惊呼。

“牛啊!”

“这攻击力,无敌了都!”

雷厉嘴角抽搐,八十公斤的攻击力就敢称无敌?看来只能等一个月后的校内大比,让你们感受一下世界的参差了呢!

还有,纸质鸢盾是个什么鬼?

你家的盾牌是用纸糊的?

瞎眼神器,名不虚传!

“不错,继续努力!”

嘴角抽搐的雷厉言不由心,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话是自己说的,但谁让现在流行鼓励教育呢?

王大满是得色的瞥了郑和一眼,像只得胜的公鸡,傲然而回。

[来自王大的鄙视,情绪值+777]

郑和懵,这也行?

“F002,王二!”

“是!”

仿佛是受到了王大的感染,王二的测试也是顺利异常。

同样的武器系血脉,同样的惊呼!

不同的是王二的血脉是流星锤,塑料的!

雷厉嘴角再抽,感觉心脏一阵绞痛。

塑料流星锤?

你们真不怕这样的血脉,走夜路不会被人套麻袋?

连最受期待的前面两人都如此,受到严重创伤的雷厉直接选择了躺平。

“生活系血脉,单杠,可以抬的那种?”

“不错,小伙子前途远大!”

“生活系血脉,菜刀?”

“不错,砍瓜切菜,有我无敌!”

“兽系血脉,猎犬?”

雷厉忍不住眼神再次亮起,终于有兽类血脉出现。

不过猎犬血脉最重要的能力是嗅觉,攻击力不强,但也不错了。

雷厉摸着心脏,快速调整呼吸。

自己已经沦落到连猎犬血脉都觉得不错的地步了?

果然,没执教过F班,绝对称不上心态稳!

“下一个,郑和!”

瞄了眼名册,雷厉强打精神,近一个小时的精神摧残之后,终于看到了结束的曙光。

“老师,这玩意打坏,不用我赔吧?”

想到昨晚“锋锐”全属性尽显的风采,郑和有点心虚。

五分之一的全属性“锋锐”,打坏了公物怎么办?

自己的血汗钱可都是要留给妹妹的,可不能浪费在赔偿上面,咱还是先礼后兵的好!

“啥?”

雷厉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现在的学生,都自大到这种程度了?

还是说自己刚才的鼓励,助长了他们的无知?

“一个植物系血脉觉醒者,这牛吹的有点过了吧?”

昨天的事虽然尴尬,但王二一直想找回场子,此时哪会客气?

其他同学也觉得郑和有些装逼,纷纷嘲讽。

“王二一百公斤的攻击力都不敢说这话,就你?”

“你要把这测试壁打破,别说赔,你这学期的生活费我都包了!”

王大记吃不记打,再次发炮。

“当真?”

听到这话的郑和双眼发光,亮的吓人。他生怕王大反悔,直接勾连血脉,血脉化形。

下一秒,一颗绿油油的天罗草由虚转实,带着阵阵清香,出现在众人面前。

王大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这画面有点熟悉,他昨晚才刚经历了一次。

但此刻身边倒彩连连的众人又给了他勇气。

测试壁可是按照超出一个等级的强度标准制造,能打碎测试壁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吧?

众人心中也是同样的念头。

天罗草?

呵~

郑和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只是默念。

“锋锐,启动!”

“咻~”

天罗草化作一道绿光,朝着测试壁破空而去,看的雷厉心都抽了起来。

从未见过如此狂妄自大之人!

测试实力极限好不好呐,兄弟?

这你都敢直接用化形的血脉攻击?

这天罗草,有多少攻击力?

雷厉给郑和打上了哗众取宠的标签,这样的学生,从来不缺。

下一秒,天罗草与测试壁悍然相遇。

没有碰撞,没有轰击,就连精准播报结果的测试壁,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测试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不到一秒,被能掀开屋顶的爆笑重新填 满。

“巧合!我就说昨晚是巧合!”

王大长长的吐出口气,赢了赌约的同时,终于为昨天的诡异事件找到解释。

“牛人呐! 终于知道什么叫语出重如泰山,力道轻于鸿毛了!”

同学们捧腹大笑,倒地的,飙泪的,形态不一。郑和脸不红,心不跳,纵然嘲讽加身,他仍只是淡定地看着雷厉。

雷厉瞳孔骤缩,像是见鬼一般。

学生们看不见,他又怎么可能感知不到,测试壁的中心出现了一个窄如草叶、光滑如镜的切口?

哪是什么轻如鸿毛,只是测试壁早已损坏,不能播报而已!

雷厉闭眼,谁说F班是瞎眼神器来着?前面的瞎眼,明明就是为了此刻惊天一喜好伐?

得意忘形的王大见雷厉闭上了眼睛,好死不死地拍了拍测试壁,学着郑和的语气,夹声夹气道:“老师,这玩意打坏,不用我赔吧?”

这番作态,迎来了爆笑的新一番浪潮,只是所有声音在“砰”的一声之后戛然而止。

测试壁,碎了!

众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王大。

“不是我打碎的!”

王大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

开玩笑,这么一大堵测试墙,自己怎么赔得起?

“不是你打碎的,那是…………”

此刻,整个测试场中的所有人都木然转头,朝场中一脸淡然的郑和望去,目光中满是骇然。

[来自王大的怨念,情绪值+999]

[来自王二的震撼,情绪值+999]

[来自雷厉的惊喜,情绪值+***(爆表)]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