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分析与应对

直到聂青离去,王大都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

我在哪?

我看见了什么?

经典疑惑三连。

直到摊主向郑和确认要买的物件,才将王大从震惊于诧异中拉了回来。

“咱……这就撕破脸皮了?”

王大像看外星人那样看着郑和,初中同学三年,他可从没发现这位“天才”,有如此之刚的一面。

只是,你一个小萌新,是谁给你的勇气,去和一位已经步入灵卒期巅峰的学长叫板?

还是说,有了个灵器师老师,就开始飘了?

郑和却像是只做了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淡淡开口道:“撕破脸是迟早的事,我只是把这时间提早了一点而已。”

“你这哪只是一点?咱开学才几天?”王大终于激动起来,“接下来的日子,人聂青指不定怎么拿捏我们!”

王大欲哭无泪。

原本想着,利用这新生保护期的一个月,好好提升实力,但凡比之前提升一点,也能让自己多一丝抗争的底气。

只是现在么……

王大看看像没事人一样的郑和,心中升起些后悔。

早知道郑和这么冲动,就不把全村的希望放在他身上了!

“放心吧,聂青绝对不敢拿捏我们,反而会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

等待灵坯打包的间隙,郑和想让王大宽心,只是说出的这话,王大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你不会当我是傻子吧?”

王大一脸便秘的表情,虽然有时候在郑和面前,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傻子,但这一点,现在打死也不能承认。

郑和觉得自己欠王大一个解释,开口道:“咱俩这么早就到了这里,正常情况下,你觉得碰到聂青的概率有多大?”

“这就是你说聂青跟踪我们的原因?”王大想起郑和刚才的话,顺口接到。

“不错!当然也可能不是跟踪,而是在得到监视我们的人报信之后,再匆匆赶来。”

郑和算了算时间,感觉第二种可能性更大。

“那又如何?”王大心里更加担心,道:“不管是跟踪,还是监视,人聂青都在展示他们高二F班的实力。人表现的都这么明显了,你还上去硬刚?”

“那你就没想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就是想要拿走我们的灵石么?”

王大不知道郑和老拿这些已知的事实出来说事干嘛,心中渐生不耐。

郑和看苗头不对,一句话让王大偃旗息鼓。

“那你就没想过,这么做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聂青在担心着什么,或者说想避免某些事情的发生。”

王大一脸黑人问号。

“大哥,你敢说人话不?为什么感觉咱俩,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郑和无奈,只得说出自己的全部分析。

“聂青最早找你,是开学第一天,刚公布你成为咱班班长的时候吧?”

王大点头,事实如此。

“你刚成为班长,他就找上门来,这会不会急了点?”

王大听的一愣,他从没从这个角度思考问题。

郑和见此,不慌不忙,继续分析。

“后面的事情咱都清楚,聂青逮着机会就给我们施加压力。食堂是第一次,迎新挑战赛是第二次,刚才是第三次!”

“短短三天时间,聂青就向我们施加了三次压力,更何况还派人监视跟踪我们,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

王大扣扣脑袋,感觉自己跟不上郑和的思路,问道:“这……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

郑和的眼中闪烁的全是智慧的光芒,自信道:“说明聂青对我们班的这些资源很重视。”

“更说明,聂青想以尽可能平滑的手段解决我们,而不是更暴烈、会造成更大影响的办法。因为,他有顾忌!”

郑和之前一直很奇怪,聂青盯着大反派的身份,做的事情却都点到为止,这绝不是新生保护期就能解释的了的。

再说,能将高二F班打造成那样,聂青的城府和手段,不可能如此单一而温和,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聂青在忌惮着什么。

刚才,郑和正面直刚聂青,就是想看看聂青的反应。

聂青没有动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是什么让聂青这么顾忌呢?”

王大顺着郑和的思路思考,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通,于是开口问道。

“我猜,是比聂青实力更强,但轻易不会出手的人。”

“只有实力比聂青强,才会让他忌惮。”

“也只有那些人不会轻易出手,才会让聂青想着用尽可能平滑的方式处理我们,而不是暴力出手,免得刺激到那些人。”

“那我们后面该怎么做?”

听到这的王大略微放心,但仍朝化身智多星的郑和问道。

“后续的话,就需要你出马了!”

郑和从店主手中接过五柄灵坯刀,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语气道:“你看到了,我用大家的灵石购买了这些东西,剩下的灵石作为我接下来的修炼储备。”

王大点头,灵石既然交给了郑和,郑和怎么用他都不管,只要最终有效就行。

“后面几天,我估计聂青会对我们同学展开心理攻势,这些需要你多担待。我准备抓紧修行,一次性解决问题!”

郑和说这话时,身上充满了自信。

如果说昨晚的他只是有些想法,那么在真正接触到这些灵坯、掌握灵坯的特性之后,郑和就已经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有来应对聂青的方法。

不然的话,刚才他就算是试探,也不会选择硬刚。

只是王大没想到的是,在今后十天,他受到的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正如郑和猜测的那样,聂青直接将两人购买灵坯的事情抖了出来,让整个高一F班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郑和拿着这些资源修炼,一个月后帮他们解决聂青的问题也就算了,去买灵坯是什么鬼?

购买灵坯也就算了,但你好歹买高级的灵坯呐!

就像去年的聂青,买的就是九品灵坯,这才让灵坯进化成灵器,成为了可能。

灵坯的品级,反应的就是灵坯内属性的完整程度,从低到高,分为一到九品。

属性完整度每多完整百分之十,灵坯等阶上升一品,和灵器等阶大同小异。

只是,你郑和买个一品灵坯,是什么情况?

还一买就是五柄?

难道真是准备卷灵石跑路的节奏?

这下,交出灵石的同学们慌了,天天围着王大讨要说法。

没交灵石的同学暗自庆幸,有的甚至偷摸着将灵石交给了聂青。

交给聂青,自己还能留一半,交给王大或者郑和嘛……

嘿嘿……

交了灵石的同学幸灾乐祸,看乐子一般看着被团团围住的王大。

王大很头大,早知道当班长这么麻烦,当初就不该揽下这活。

他起初按郑和说的那样,承诺十天之内一定给大家一个说法。

十天是郑和的预计,只是今天就是第十天,但郑和迟迟没有出现,这才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我不管,你是班长,这事儿今天你必须负责!”

交了灵石的人群情汹涌。

“对!要么负责,帮我们解决聂青的问题。”

“不负责的话也行,那就把灵石还给我们,我们交给聂青,那也一样!”

同学们很激动,让解释的声音都哑了的王大很被动,如果不是在学校,说不定有些急性子都准备动手了都,场面混乱至极。

正在王大无计可施之时,一个被扩音器放大的声音,声震全场,让场面为之一静。

“是谁,说要退灵石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