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血脉之力

姓名:郑和

灵力:灵卒期

被动属性:

锋锐:永久属性,解封程度1%(可提升)

吞噬:永久属性,灵卒期(随宿主等级提升)+

修复:永久属性,灵卒期(随宿主等级提升)

情绪值:9

功勋值:1

每次看到系统中灰白的“灵卒期”三个字,郑和都会感受到系统无情的嘲讽,仿佛系统在彰显,自己能显示的最低修为都是灵卒期,你一个还在觉醒期的小渣渣,自行领会!

只是今天,郑和没去关注系统无言的嘲讽,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刚才提示的“血脉进化”当中。

自己的血脉,难道还能进化不成?

郑和强忍激动,目光在系统面板上来回扫视,发现属性“吞噬”之后多了个之前没有的“+”号,二话不说,直接点开,系统呈现出一个新的列表。

血脉:天罗草

血脉等级:黑铁LV.2(可进化,血脉之力开启)

黑铁?

不是F级?

郑和很快发现了不同,想来是系统对血脉的划分更加精细,不然也不会出现段位加等级的形式。

郑和没有纠结,直接将黑铁与F级血脉划上等号,心中有些微的不爽。

血脉进化了一次才黑铁LV.2,那岂不是说自己原本的天罗草血脉是所有血脉中垫底的存在?这是嘲讽值直接拉满的节奏?让郑和有种太阳狗了的感觉。

目光继续往下,是一大片空白,颇有浪费空间的味道,好在郑和期待的一行大字很快出现。

血脉之力:9

看到这行字,郑和就感觉稳了。

和情绪值、功勋值的获取方式一样,打败强敌会让属性“吞噬”自动启动,根据对手血脉不同而获得数值不同的血脉之力,用来提升自己的血脉等级。

郑和怎么也不会想到,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难题,居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转机。这人生的大起大落,还真是刺激呵~

“等等!”

郑和突然反应过来,属性“吞噬”是自己十连抽获取的系统能力,那系统十连抽,会不会再出现类似的能力?

还有属性“修复”,描述几乎和属性“吞噬”一模一样,那是否代表着它也有这特殊的能力,只是自己还没发现而已?

如果真是这样……郑和感觉自己的口水完全不够流!

“干嘛呢?至于嘛!”

郑和这副猪哥样,连王大都看不下去了。

天才和我们这些常人,也没什么区别嘛,你看这口水流的!

(︶^︶)=凸

郑和回神,感受到同学们的目光,有种人设崩塌的社死感。

我说我流口水不是因为你们的灵石,你们信吗?

王大、王二站在郑和身边,一左一右,敷衍地点头。

信!

我们真信!

就算你们自己不信,我们都信的那种!

得~

郑和直接躺平,同学们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解释只是徒劳,只得再用转移力转移大法。

“我提个议哈,今天发放的灵石我先不用,让灵石管理代表暂管,等咱确认了高二F班当年具体的做法之后,再行决定。”

此话一出,同学们的神情稍有缓和,王大却不明白,这郑大天才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老师虽然说来个大概,但我想这么大一笔资源,咱还是落实具体细节之后,确定出最终的资源使用方案,在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下使用,大家可能更加放心。”

一句话,让同学们对刚才一脸“猪哥样”的郑和观感大改,就连心中最后的一丝不甘、羡慕也烟消云散。

王大现在有点相信,郑和刚才流口水真有可能不是因为灵石,只是纯粹的脑子犯抽?

不过别说,王大此时看向郑和的目光中多了点折服,至少他知道自己如果处在郑和这样的情况,自己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决定资源归属的比赛,就在这样的气氛之中结束。眼见班主任雷厉一马当先,逃也似的飞速远离,同学们自然也不会久留,三三俩俩结伴散去。

消息灵通者,开始去打探高二F班当年使用的方法细节,灵石管理代表开始完善和修正当年的灵石使用方案。原本牵头做这一切班长王大,却被郑和拉到了一边。

“啥事?”王大不解,自己整忙着呢!

郑和的表情,带着歉意和担忧,看的王大莫名其妙。

“你的血脉,没问题吧?”

“血脉?”

王大更加迷惑,这都什么鬼问题?

郑和刚才也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能从对方的血脉中吸收血脉之力,那对对方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此刻见王大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显然自己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这让郑和的眼神亮了起来。

貌似,这是自己快速强大的康庄大道?

“要不,咱再比一次?”

郑和提议,眼神亮的吓人,让王大瘆得慌。

“你是想peach?”王大很是无语。

哥虽然打不过你,也刚和你冰释前嫌,但你如果以为这样,就想在我身上找存在感,哥的鸢盾虽然是纸做的,但也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哦!

“别误会!”

郑和察觉不妥,但具体原因又不能说,只得道:“刚才和你的比试,我找到了一丝对付聂青的灵感,或者还有新的办法。”

王大还给郑和一个“你当我傻”的表情。

这样的解释,是人能说出来的?

郑和没辙,继续道:“真没骗你,如果要找存在感,我干嘛不在同学们面前和你比,非要私下来找你?”

这样的说法,王大就容易接受了。

反正比试就是血脉对轰,确实不存在“打脸”的风险。

郑和趁热打铁,道:“再说,你忘了我刚问你血脉有没有受影响的问题?再比一次,也能确认一下不是?”

“好吧……”

王大被说服了,郑和问的第一个问题还真是血脉,虽然到现在王大还不知道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天才嘛,想法总是异于常人。

抱着这种想法,王大和郑和再次血脉化形,对轰一次。

结果一如既往,没有意外,只是王大这次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

血脉的消耗,有些超出想象!

“严不严重?能不能恢复?”

郑和没有去管脑中的提示,颇为担心地问道。

“估计半天功夫就能恢复过来。”

王大摇头,表示问题不大,但心中相信了郑和找到新办法的说法,兴趣大盛。

“你说的灵感,究竟是什么?”

王大的表现已经让郑和确定,通过比试获取血脉之力,并非对战败者毫无影响,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影响程度。

就像王大,第一次毫无感觉,第二次却感觉明显。如何能恢复还好说,否则郑和只能放弃自己之前的想法,损人利己的事情,干多了生儿子没那啥怎么办?

只是聂青给的压力就在眼前,郑和也灭完全放弃这个办法,于是答道:“这个要等你恢复之后再说。”

“对了,既然我们都做出了决策,你怎么还在想新的办法呢?”

王大好像发现了成为天才的诀窍。

是不是只要多想一点,就能从众人中脱颖而出?

郑和这次说了实话。

“聂青的办法去年解决了麻烦,那你说,他会不会早就提防着我们会依样画葫芦?”

王大一愣,他还真没从这角度思考问题,有些无措,带着慌张问道:“那怎么办?”

郑和倒是镇定,道:“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么?再说,不是已经有同学去了解他们当年的细节了么?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郑和的话没让王大放心,仍有疑虑。

聂青带来的麻烦,真的能解决么?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