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针对的原因

明白了吗?

郑和摇头,心中升起更多的迷惑。

如果说雷厉的第一次演示,让郑和明白,锤出如山讲究的是力,讲究的是距离于一点,那石子为何会变成大小匀称的四块?

第二次演示,郑和看出的是力的延续性,但在延续之后,如何保证力道大小,甚至将打造出的四块石子粉碎的更小,这又是什么道理?

至于第三次,郑和倒是看出点门道,因此小黑锤下的石粉不止细碎,更是粒粒分明、大小相近,这是力度均匀所致。

但是三锤将石子砸成如此均匀细碎的粉末,这是人能做到的?

郑和的眼中全是迷惑,再次看向雷厉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

自己刚认的这个师父,绝对不是自己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至少刚才展现的实力,已经远超他在外界显露的水平。

雷厉笑笑,郑和此时不知才是正常。

如果一个第一次接触灵器师领域的人,就能直接领悟碎虚锤的真谛,直接领悟自己这堂课的真正目的,那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天才,只会是妖孽。

派来卧底的那种。

“以后每十天,我会为你演示一次。”雷厉将小黑锤交到郑和手上,道:“演示间隔期间,我会将小黑锤留在实验室之中,供你练习使用,但不得带出实验室。”

“实验室外的休息间,作为这段时间你的休息居所,它的好处不用我多说,想必你已经有所领会。”

郑和忙不迭点头,那种被温泉浸泡全身的感觉,他一直念念不忘。

“具体时间怎么安排,我不会管。”雷厉继续道:“但我指挥为你演示三次,如果三次之后你还不能有所领悟,那你我之间的师徒缘分,将就此作罢。”雷厉神情满是严肃地说道。

这并非恫吓,以雷厉对郑和的评估,一个月内领悟碎虚锤第一招绰绰有余。如果领悟不了,那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懒!而灵器师这个行业,懒就是原罪!

郑和没有多说,静静地接过小黑锤,眼中满是坚定。

虽然雷厉没有明说,但郑和已经猜到,雷厉绝不是寻常灵器师之流,自然有着他自己的骄傲。

所以对于收徒之后进行考验,郑和没有半点排斥。

很多学校入学还要考试呢,更何况雷厉这种档次的灵器师?

再说,雷厉之前身形晃动的那一下,郑和可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说而已。

既然师父都已经全身心地再付出,他这个当徒弟的,又何惧这小小的挑战?

挑出块石头,伶起小黑锤,郑和学着雷厉的样子,将心中的疑惑与不解,思考和感悟,尽数化作这迈入灵器师大门的第一锤之中。

这一锤,就锤出了个叮叮咚咚!

这一锤,响起了就再没停下!

这一锤,让雷厉自觉走出了实验室,带着满脸的笑容。

灵器师重悟,悟又从何而来?

实践出真知!

……

一夜无话,只睡了四个小时的郑和在早上七点准时醒来,发现昨晚酸痛到抬不起来的胳膊,此刻酸痛依旧,但已能抬起,不禁再次对老师的休息室啧啧称奇。

原本还想着为老师做顿早饭,但连雷厉的影子都没找到,加上手上的酸痛,让郑和放弃了这个念头,反倒朝特训班所在的大楼走去。

“刘毅的住处不知道,但妹妹今天总要去特训班吧?也不知道自己昨天的拒绝,会不会让妹妹受到牵累……”

虽然知道学校的老师不会这么小气,但总是心有牵挂,郑和不去亲自确认一下,总是不够放心。

谁知还没走几步,就先碰上了心动女神夏熙阳。

“你这是去找小欣?”

夏熙阳的脸红红的,就像熟透的番茄,让人心生咬上一口的冲动。

如果不怕死的话……

“这么巧?”郑和会心一笑,感觉天都蓝了几分。

“你也是去找我妹妹?”

“不,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这个回答让郑和明显没有准备。

难道……

莫非……

那位挥舞着翅膀的小天使,真的将我心、她的心串在了一起?

郑和:(。♥ᴗ♥。)

“想什么呢?”

郑和的神情让夏熙阳脸色微红,“小欣昨晚打电话,说老师要对她特训,最近不能见你,让你不要担心。”

“另外,”夏熙阳的眼神中透着奇怪,“小欣特意嘱咐,让你最近不要去找她,她说怕你会让刘老师尴尬。”

“话说,你做了什么,才会让如此严厉的刘老师也会尴尬?”

说到这,夏熙阳眼中的八卦之火怎么藏都藏不住。

如果不是为了这点八卦,谁愿意大清早跑这来等着?

“或许是因为我长得帅?”

郑和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让夏熙阳满心的好奇瞬间凝固,转身就走!

“不一起吃个早饭?”

郑和在背后高喊,夏熙阳跑的更快了……

“这……”

郑和好不容易抬起的手凝固在空中,黯然转身,却见两道黑影一闪而过,就像极力躲避他的目光似的。

“是谁?”

郑和心中升起疑问,下一秒,系统告诉了他答案。

[来自王大的怨念,情绪值+111]

[来自王二的怨念,情绪值+99]

郑和无语。

“自己今天又没带豆腐,两兄弟大清早这么大怨念干嘛都!”

正准备迈步朝食堂走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郑和朝着两道黑影大步追去。

“站住!”

“我的早饭!”

……

十分钟后,啃着馒头的刘大,悲愤地看着郑和啃着鸡腿,满嘴流油。

“哼~”

刘二看不惯大哥受辱,有些悲愤地道:“做人别太过分昂!我哥已经愿赌服输,差不多得了!”

郑和狠狠地咬了口鸡腿,淡淡地道:“你哥说的可是我这学期的生活费,这才哪到哪啊?”

“那你还想怎样?”刘二明显更加强势。

“我?”

郑和放下鸡腿,转向二人,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我只想知道,你们两人为什么一直针对我?虽然我们初中交集不多,但怎么说也是一个班的,怎么也比其他人要亲近一些。但从夜市到昨天的测试,你们对我一直都带着敌意,让我非常不解,我应该没有得罪你们吧?”

“不说!最多我和我哥一起啃馒头。”

刘二犯了倔劲儿,刘大也没有松口的意思。

“告诉我原因,之前的赌约一笔勾销!”

郑和抛出诱饵,哥最擅长的,就是解难题哦~

“当真?”

“果然!”

郑和的坚定让刘大刘二互视一眼,说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惨故事。

故事的源头,起于郑和优异道变态的学业成绩,让他成为刘家父母眼中别人家孩子的最优代表,让当时只是初中的刘家兄弟深受其害。

后来两兄弟意外觉醒血脉,更得知郑和觉醒的血脉不如自己之后,一时膨胀,才没忍住怒怼郑和的冲动。

“就这?!”

郑和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这也太冤枉了吧,躺着也中枪?

刘家兄弟这下也有点不好意思。

本来就屁大点事儿,说开来后,他们自己也觉得好笑,带着歉意道:“要不,以后的早饭,还是我们来请?”

“算了,咱不闹了就成。”

郑和摆手,正准备和刘家兄弟冰释前嫌,身后却传来一个故作爽朗的声音。

“别啊,只要你们将灵石给我,以后的早饭我全都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