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了女主金手指

天方神域,极光繁星云卷,万望不见边际。

馥元鼓着腮帮子躺在万书阁的巨尺书架上,腾空荡着小脚,双眼放空。

而下面的书被丢得乱七八糟的,大多都是些灵丹妙药的制作及用处。

馥元穿到这本书里已经有好些日子了。

她所处的这个世界其实就是本玄幻小说,故事里的女主为了飞升成神,各种努力,随后结交了男主,两个人就各种打boss升级,踩着无数垫脚石,飞升了。

馥元唯一庆幸的是,她穿过来的这具身体,不是垫脚石,而是女主的金手指。

不过好像跟垫脚石也没什么区别,遇到危险都是她顶上,甚至到最后,这位圣姬都是因为傻白甜女主的找死,被迫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馥元偏过脑袋,眯起一双漂亮的金眸狐狸眼。

俗话说的好,没有狗血的小说,只有狗血的剧情。这个金手指的狗血可能就在于,明明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大佬女儿,却因自身缺陷,活了两万年,不但是个奶娃模样,性命还岌岌可危。

而认知里能救她的宝贝也被女主无意吃了,不得不屈服于女主。

馥元叹了口气,花包头两边的珍珠红穗子垂下,衬得一张小脸粉`嫩雪白,整个就一精致的陶瓷娃娃。

她从穿过来的第一日就在找破解的方法,可就如剧情,只有那颗果子能用!

馥元拍了拍自己的小脸,振作起来,然后小脚一跺,通体泛红的本命神器朔华剑飞过来,一屁`股坐上去,朔华剑自主的往外头飞。

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要提前对那颗救命果子下手!

她可不想干坐着然后成为垫脚石!

飞出神姬殿的那一刻,她向正要进来的少君挥了下爪子,道了句“我去取同浮屠山主约好的圣灵果”,不等他开口便化作红影消失了。

万里外,北玄大陆。

浮屠山正值春景,花团锦簇,鸟雀腾飞。

馥元坐着朔华剑飞下来,惦念着她那颗宝贝,一头钻进了育养圣灵果的林子。

厚实严密的结界内,圣灵树已然开花,一颗晶莹剔透的小果子就着花垂下,摇摇晃晃的,要落不落。

馥元垂涎的舔了舔唇,从剑上面跳下来。

她想了想,按照记忆中的法子召出诏令袋,从里头掏出个破结界的小法器,扣在结界上。

结界嗡嗡发颤,馥元举着剑就要刺下去。

那边,一块圆盘扔向她!

馥元被砸了个措手不及,摔在地上,红艳的罗裙上全是泥。

“啊!”

她气恼地站起来,摔了怀里的圆盘,偏头去找凶手。

随即,便被惊呆了。

男子长眉入峰,凤目灼灼,鼻梁高挺,薄唇轻抿。腰间配着的剑鞘材质罕见,里头的藏剑更是隐蔽不知其貌,唯有那柄间玉穗荡荡,衬得公子绝华。

虽是着了身朴素白衫,简单的竖着发,站在那里却宛若谪仙。

馥元她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将一双脏兮兮的爪子在罗裙上蹭了蹭。

男子方才就是下意识的动作,现今定眼一看,这才发现是个女娃娃。

他眉头微蹙,见她衣着不凡,只当她是哪派仙门的女儿,清冽的嗓音带着柔度,道:“小姑娘,这结界可不能乱碰,会惊扰到镇守浮屠山的灵兽。”

小姑娘!

馥元嘴抽,她心中惦念着事情,只想把圣灵果摘了以免夜长梦多,懒得搭理他。

见她又要把剑往结界上戳,男子上前拦住她:“不可!”

馥元脚步一挪,抱着剑迅速闪到边上。

男子被她的身手震住,随即道:“那只灵兽凶悍无比,并非你我可敌。”

馥元淡淡的“哦”了声,并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见她还是不听话,拿剑还要去破那结界,单手将馥元架在手臂下,馥元蹬着短腿挣扎。

“你干什么呢!快放我下来!”

馥元被他阻挠了事情有些恼火,手心运起一团红艳灵气朝江皈沉背部打去。

男子有所察觉,身子一偏,那团灵气就顺势打到了结界上,结界碎落成渣!

这么脆?!

馥元惊了下,趁机挣脱,迈着小短腿就要去摘那圣灵果。

“啪!”

紫艳的雷电霹雳而下,男子鬼魅般飞身上前,抱住馥元躲开。

馥元抬头,一只巨大的独角灵兽立在他们身后!

通天中期幻兽!

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

那只幻兽张开嘴,数道雷电劈下,江皈沉架起馥元躲闪。

馥元被吓得失声,趴在江皈沉肩膀上一动不敢动,全然忘了她这具身体是个灵力高深莫测的圣姬。

好在地上的朔华剑有灵,晓得主人有危险了,飞身而起直抵幻兽!

幻兽一个咆哮,天雷滚滚,肆意落下。

男子没想到一只通天中期幻兽能召出天雷,他怀里抱着个孩子不敢撒手运剑,只好向上飞。

回头,神情复杂的看着同幻兽对峙的朔华剑。

他把馥元放到安全地方,御剑而出,长剑破浪,立式苍穹。

他的剑刃携着冰霜,一把拔出刺进幻兽体内的朔华剑,甩在馥元面前。

馥元连忙把剑抱住,安抚了下轻颤的剑身,眼神往圣灵树那边瞟。

她对朔华剑道:“你去帮他,我去摘果子。”

朔华剑剑身上的红芒忽烁,像是在回应馥元,随后划破云霄,突破了天雷,直接戳进幻兽的眼睛!

幻兽再次发狂。

天雷似雨,近乎毁了浮屠山。

而男子趁机化作万剑,直刺幻兽头部!

“吼——”

万剑齐穿,滚滚天雷不等吐出,直接爆在了它口中!

“砰——”

幻兽头部喷出一股血,砸在地上。

而那边的馥元顺利摘了圣灵果,收进诏令袋。

完成任务的朔华剑在半空滚了一圈,等着馥元坐上去。

男子一个闪身,拦在馥元面前。

“干什么?”馥元心生警惕。

看他刚才那副模样,应该是蛮厉害的,馥元不晓得自个儿是否打得过他,不敢轻举妄动。

男子清隽的脸上像是难言,但他还是开了口:“在下江皈沉,这颗圣灵果,可否先让与在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