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端
  • 悍腰
  • 金印
  • 3013字
  • 2022-04-29 22:55:39

2011年,英格兰,伦敦,希斯罗机场!

7月的伦敦处于旱季,降雨量极少,但这一天却显得尤为不同。

昏暗的天空,黑云密布,雷声大作,狂风席卷下,犹如一条条黑色的蛟龙在咆哮翻滚。

瓢泼的大雨冲刷而下,雨滴砸在地面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行人来去匆匆,用手顶在脑袋上充当雨伞。

诺大的希斯罗机场内,更是一片吵杂的景象,或许是突然的降雨打破了人们的计划,他们的心情并不美丽。

不远处的计程车乘车区更是已经爆发了两次冲突,其中一次还上升到肢体冲突,两人大打出手,最后被机场安保人员带离。

少年乐凯静静的站在机场的出口,看着周围人来人往的景色,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与苦笑。

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衬托着修长的身材,一头黑发被狂风吹拂的上下翻飞,右手拉着一个行李箱,背着一个运动斜挎球包。

糟糕的天气令乐凯的情绪也是变得极为低落,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来往的车辆,无奈发出叹息。

“接我的人呢?”

这是乐凯第一次来到伦敦。

他本是效力于里斯本竞技,在上赛季的一次热身赛的比赛中被对手阿森纳看重以80万欧的身价转会阿森纳俱乐部。

其实,乐凯本人都不知道对方看重了自己什么,但转会邀请就这么来了。

尽管很多人都吐槽阿森纳,但当真的收到阿森纳邀请时,谁又真的能拒绝。

更何况,乐凯这种葡超的小透明了。

对于阿森纳的召唤,无论是乐凯还是里斯本竞技都很爽快的答应了,然后就是各种转会操作之后,乐凯出现在伦敦。

本来说是有人来接应他,但乐凯在机场等了接近两个小时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他都觉得阿森纳是不是把他这个小透明给忘了?

“难道要自己找过去?”乐凯苦笑:“话说,阿森纳的训练基地在哪里?”

人生地不熟,更值暴风雨,这令乐凯更加的无奈了。

摸了摸口袋,大概有一千欧左右的现金,这算是他全部的资产了。

尽管在葡萄牙踢球时攒了一些,但大多数都回寄给老家,自己没有留下多少钱。

不过这些钱也够用了。

但是...英国可以用欧元吗?

乐凯转身走进机场,他需要去兑换英镑了。

但他刚转身的功夫,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停在他的身前,驾驶室内走下一名壮汉,狂风中,撑着车门,喊道:“Kai yue?”

乐凯转身,眼中满是惊喜之色。

“Come on!”

确认了之后,壮汉朝着乐凯甩甩头,示意他过来。

乐凯连忙拖着行李箱,小跑过去。

壮汉走过来,接过乐凯的行李箱,打开后备箱之后,一把扔了进去,动作极为粗暴。

旋即朝着乐凯喊道:“上车!”

乐凯连忙坐进副驾驶,而壮汉也进入主驾驶内。

壮汉上车之后,乐凯才开始打量对方。

壮汉留着一头寸头,浑身肌肉虬结,穿着紧身短袖,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羽绒马甲,马甲的胸口处标有阿森纳的队徽。

这也令乐凯确定对方就是接自己的人。

粗壮的手臂裸露在外面,可以看见沿着手臂盘旋而上的纹身。

壮汉是典型的欧洲人样貌,不过心情好似不太好,整个人脸色极为阴沉。

乐凯本想多进行对话拉进一些关系,但看到对方显然不是想要沟通的样子,因此他也放弃了。

壮汉系上安全带,嘴里骂了一句。

“狗屎一样的天气!FxxK!!”

乐凯:“......”

壮汉打开收音机,收音机内传来一道温婉的女声。

【前阿森纳队长法布雷加斯以40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巴塞罗那,据悉...】

“贱人!”

壮汉又骂了一句,感觉还不爽,不由又补充道:“该死的叛徒!”

乐凯:“......”

壮汉足足就这样骂了两分钟,这才进行几次深呼吸,缓和一下情绪,转头对着乐凯道:“我不是针对你,但你应该知道,最近,我们经历了一些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

乐凯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壮汉继续道:“我叫马丁.休斯,最讨厌一个叫赛西克.法布雷加斯的贱人!”

说完,他转头看向乐凯,目光中带有一丝鼓励之色,好似希望对方能够认同他的话一样。

乐凯沉默片刻,道:“我叫乐凯,讨厌不忠诚的人!”

“很好!”马丁.休斯表情稍微缓和一些,开始启动车辆。

车辆在暴风雨中行驶向伦敦的方向。

外界一片喧嚣,车内也安静不下来。

马丁.休斯的嘴就没有停过,全部都是‘叛徒该死’、‘婊子养的’等等脏话。

乐凯没有搭腔,但也可以从对方的言语中明白,此时的阿森纳人是有多么的愤怒。

法布雷加斯,一个成长于阿森纳,并在21岁佩戴阿森纳队长袖标的球员。

在阿森纳的帮助下,法布雷加斯成为了世界级中场之一。

但就是这样一个他们亲手培养的中场选择了背叛他们,这令阿森纳上下震怒。

起因是阿森纳的队长法布雷加斯朝着俱乐部提出转会申请,想要加盟巴塞罗那。

对于队长的离开,阿森纳是做出了挽留的,并进行多次谈判无果之后,这才报出4000万转会费。

只不过,巴塞罗那仅愿意拿出3000万,这也令双方的谈判一度僵持。

但就在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法布雷加斯自掏腰包,从未来的工资中连续扣除一定的资金补完1000万欧的缺口。

这个操作令整个阿森纳直接炸锅!

这是有多么想要离开他们才能做出这种操作?

阿森纳为他们付出了这么多,但最终换来的却是一次赤裸裸的羞辱以及背叛。

他们确实收到了4000万欧的转会费。

但这笔钱烫手啊!

这是一笔耻辱性的转会,更是令曾经的枪手沦落为所有人的笑柄。

他们的队长竟然倒搭钱也要离开他们,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事情。

阿森纳球迷在最开始的不敢置信之后,涌来的就是极度的羞恼与愤怒。

整个伦敦城的怒火都被点燃。

他们恨不得在那个西班牙人的脸上刻上‘叛徒’两个字。

如今的法布雷加斯,那个他们曾经敬爱的队长成为了整个伦敦的公敌!

暴风雨依旧。

阿森纳球迷,充满了憋屈、愤怒、羞恼等等情绪。

就如今天糟糕的天气一般。

......

科尔尼训练基地。

这是阿森纳的训练基地,占地143英亩,包括45英亩森林和27000棵树木,位于赫特福德郡,距离酋长球场45分钟车程。

本该是绿意盎然的景色。

但在暴风雨中,整个训练基地却显得尤为阴暗。

狂风在呼啸、黑云在翻滚,空无一人的运动场内,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在这种环境中,乐凯拎着行李箱走进办公楼,脸上满是担忧未来的愁容。

走进办公楼,乘坐电梯来到6楼。

在马丁.休斯的带领下,穿过一片办公区,停在了一间办公室门口。

“这就是教授的办公室,我们先敲门!”

马丁.休斯说了一声,旋即开始敲门。

乐凯也是深吸一口气,这可是名满世界的名帅,阿尔赛纳.温格啊。

咚咚!

敲门之后,马丁.休斯缓缓打开门。

屋内突然间传来一声咆哮声。

“贱人!那个叛徒,你就这么放他走了?我们就该把他留下来,让他彻底告别足球!这个混蛋,他带给我们的仅有耻辱!”

“冷静一点,帕特莱斯!”

“冷静不了,狗屎!我怎么冷静!“

啪嗒!

马丁.休斯默默的关上门,沉吟片刻道;“我们等他们吵完!”

乐凯点头。

过了大概十分钟,办公室大门再次开启。

一个穿着阿森纳教练服的老头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

乐凯注意到,看到老头儿的那一刻,马丁.休斯微微弯着腰,喊道:“教练!”

“滚!!”

老头儿怒喷一句,旋即又转头看向乐凯。

乐凯站直身体。

老头儿瞅了一眼,不认识。

直接离开!

马丁.休斯:“......”

乐凯转过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马丁.休斯苦笑道:“他是助理教练帕特莱斯,也是我以前的教练,他的脾气很臭,但却很负责任,以后你会发现的,别看他总是在吼别人,但他确实是为了对方好。”

说完,他再次敲门道:“我们进去吧!”

乐凯连忙跟上。

两人走进办公室,乐凯这才看见办公桌前,背对着他们的修长身影。

一身笔直的西装,消瘦且挺拔的身姿,微微弯曲且花白的头发。

正是世界名帅,阿尔塞纳.温格!

听到敲门声,温格也转过身,他先是朝着马丁.休斯摆摆手,示意对方离开。

旋即又对乐凯招招手,让他走过来。

乐凯走上前,两人坐在会客沙发上。

温格还是那个儒雅的老头儿,即便是面对这种事情,依旧保持着风度。

但额头上的皱纹变得深刻,神色中若有若无的浮现着一股失落之色。

显然,法布雷加斯的离开伤透了这位老人的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