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纸醉金迷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21字
  • 2022-04-18 12:20:15

“统帅,有重大消息!”

刘离又吸了一口雪茄。

“说吧,什么事情一惊一乍的?”

“侦察机部队在就近海域发现了一块奇怪的石板,该石板周身散发着绿光,并刻有另一文明的文字!”

刘离面色一沉,他意识到终于有事情干了,他随即缩回了破坦战车中。

重达两吨的战车扭转了方向,马力全开的战车疾驰在大道上,直奔海边。

刘离赶到现场时,雾沙国的弥傲大将军已经等候多时,他的部队将石板捞了上来。

刘离在弥傲的注视下走近石板,石板上歪七扭八的文字散发着绿光,巨大的石板中心有一道开裂的口子。

“我的侦察机率先发现了这个石板,”弥傲对刘离说道。

“弥傲阁下,你在我的麾下,你得说是我的侦察机发现了这块石板,而不是你的侦察机。还有,请叫我统帅阁下,听你的语气,不知道的以为我是你的下属。”

刘离一过来就给了弥傲一个下马威,在天齐国的领土,他可不惯着雾沙国的人。

“我年轻时也如你这般狂妄,”弥傲揶揄道。

刘离摇摇手指,骄傲地仰起了头。

“你误会了,我这不是狂妄,是自信。再提醒你一下,这不是你的面黑宫,这儿是乌灭霍宫,我的天下!”

黎庆用手捅了一下刘离,低语道:“差不多得了,别装逼了,人家起码也是雾沙国的上将,你别太过分了。”

翻译人员把激光扫描后的文本翻译交给刘离。

“统帅,这是石板上的文字大意,翻译部不能完全翻译完,只能翻译出一小部分!”

刘离从翻译人员手上接过微型电脑,然后念了出来。

“温热的液体在石板上流淌,是谁在海洋深处缠绵,盛开的并蒂花印着双子星的模样……女人的玉体如同含苞待放的……”

“行了,别念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小心判你个淫乱罪。”黎庆提醒道。

刘离将电脑丢还给了翻译人员,真是无聊,还以为有啥重大发现。

“啥也不是,也不知道是哪个登徒子作的诗,”刘离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刘离将手搭在了黎庆的肩上。

“阿庆,你也太谨小慎微了,什么淫乱罪,我读书都不行吗?走,我们喝酒去!”

刘离、史克朗和黎庆大摇大摆地从弥傲将军面前走过,甚至招呼都不打,毕竟两国军官之间多少有些隔阂。

弥傲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此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如此办事,与孩童何异?

……

三人来到了一间装饰豪华的酒吧,里头不时有士兵进出,这是联军平时娱乐消遣的地方。

因为城里的居民都走了,这家闲置的酒吧就成了士兵们的“厨厅”,当时刘离还特地让炊事班的兄弟接管了这地界。

“这些年你一年晋升一大步,小心步子大了小心扯到蛋!”黎庆说道。

“老子天下无敌,扯啥蛋?我的蛋不是好好的吗?阿庆,我告诉你,有的人天生就是主角,这个你得相信。”刘离开玩笑道。

黎庆白了刘离一眼,这家伙真是狂傲到极点,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三人来到了二楼的豪华厢房,黎庆不大适应这儿的环境,他不常出入这种酒色场所。

三人坐下畅谈,一名士兵搬来三箱名贵的烈酒供三人畅饮,史克朗端起了酒杯接上话。

“对对对,老大天下无敌,铁蛋!再扯也不会坏!”

刘离给黎庆倒上了酒,道:“看到我头顶的环没有,这叫主角光环!哈哈哈……”

说罢,刘离在自己头顶划了一个圆圈。

“这次是迎战世界级的魔头,我希望你不要懈怠……万一她真的来了,我们都将成为炮灰,我希望你不要出事……”

黎庆向来报忧不报喜,刘离也习惯了黎庆的说话方式,他倒也不生气。

“喝酒喝酒,说这种丧气话!”刘离不以为意。

黎庆无奈地摇摇头,他预想到刘离会出事……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可谓一语成谶。

“畏首畏尾的,怎么干大事!”史克朗端起桌上的烈酒一饮而尽。

刘离微微一笑,连史克朗这种怂货都有此气概,他黎庆怎么那么不懂得变通呢?

“嘿!中士!给这个瘦巴巴的老爷换瓶更烈的酒!”

刘离把黎庆的酒也喝了,他嫌这酒不够劲,又命人换了几箱进来。

刘离让一名士兵给黎庆斟满酒,黎庆一把推开酒杯,表示不愿饮酒。

“算了,统帅,晚上我还有夜巡任务,我就不喝了!”

说罢,黎庆起身便要走,却被刘离摁回了座位上。

“怎么了,屁股没坐热乎就想走?现在我这个统帅说话不好使了!现在我,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帝国最高统帅候选人、三国联军统帅、乌灭霍行动最高指挥官命令你坐下!你听不听!”

“收到,尊敬的刘离殿下!我永远是您的奴仆!”

史克朗满脸笑意,他率先答复,而黎庆则一言不发。

“老史,你忘说了几个字,是尊敬的帝国最高统帅!”刘离提醒道。

“收到,尊敬的帝国最高统帅刘离殿下,小的永远是你最忠实的迷弟!”

刘离仰头将一大杯烈酒喝入腹中,桌上已经空了五六杯。

“低调点,是帝国最高统帅候选人,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我太傲慢!”

刘离说话时看向了黎庆,这小子全程黑着脸,真是有点坏气氛。

“黎庆!你到底喝不喝!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即便我不是最高统帅,我也是你的大哥,你到底给不给面子!”

面色微红的刘离直勾勾地看着黎庆,他显然有些酒精上头。

黎庆叹了一口气,他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而后甩杯走人,真就不给刘离面子。

史克朗看着黎庆离去的背影,他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人人都想巴结蓝荆巨力家族的人。就他黎庆清高,还一副洁身自好的模样!

“瞧他那个不情不愿的揍性,怪不得得不到升迁,一辈子替别人打工的命!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史克朗骂道。

刘离没有理会史克朗,他比谁都清楚黎庆,至少他不是那种见风使舵的人,他唯一的毛病就是太正直了。

“少说两句,都他吗是凶弟,少在人后嚼舌根!”刘离反倒教训起了史克朗。

“就你大度,是我早就革了他的职,你把人当兄弟,人把你当傻逼了。”史克朗直言不讳。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

刘离突然揪起史克朗的长发,扯开话题道:“我命令你把头发拧成麻花!”

史克朗看着醉醺醺的刘离,不解地问道:“为啥?”

“还为啥,你头发都快拧出油了,几天没洗澡了?都可以用你的的发油炒菜了!”

“哈哈哈,我用我的头皮屑给你加点料?”史克朗开玩笑道。

……

两人在酒吧一直喝到了深夜,聊得不亦乐乎的两人互相搀扶地走出了酒吧,夜巡的部队已经到街面上巡逻了,看到刘离的士兵赶忙朝他敬礼示意。

……

意犹未尽的刘离带着史克朗来到武器库检查设施,武器库的防爆大门虚掩着,一名名穿着休闲装的士兵竟然在武器库打起了手游。

看到这一幕,刘离不由得怒火中烧,他拖下军帽指着士兵们就开骂。

“你们帮臭打游戏的,都他娘的给我注意点形象!庆功的宣传广告不需要流浪汉来摆poss!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都他娘的不要命了!还打游戏!你们是来打仗的还是来度假的!”

一见到刘离亲临武器库,士兵们吓得站起身来敬礼。

“统帅!我们错了!”

“统帅,饶命,我们下次不敢了!”

“对不起,统帅,我们只是一时兴起……”

……

刘离走上前挨个挨个敲了每个人的头,力道不重,只是小施惩戒。

“不要命了,一个个的都成啥样了,打个游戏也不关门,没见过这么笨的!你们到底想干嘛!”

一名熟悉刘离的士兵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着统帅,这家伙大概率是喝醉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士兵开玩笑道:“报告统帅,我不想干嘛,我只想打完仗之后去找娘们!”

刘离那严肃地神情忽然舒展开来,这臭小子还挺幽默,刘离语调轻松地回复。

“就你这烂裤裆,还找娘们?一边凉快去!”

刘离又走近另一名士兵,他故作凶态地询问道:“你呢,你到底想干嘛?”

“报告长官……我想打仗!”士兵低着头瑟瑟发抖。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大声点,没吃饭吗!刚才那位想找娘们,你呢!你不想找吗?”

“报告长官,我不想找娘们!因为我已经不是爷们了!”士兵回复道。

刘离听得云里雾里,这家伙怎么就不是爷们了?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史克朗也跟着哈哈哈大笑起来。

刘离捧腹狂笑,他把手搭在士兵的肩上,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大哥,你别逗我了,你怎么就不是爷们了,你是被阉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