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战备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01字
  • 2022-04-18 10:16:02

大长老一把将报纸夺了过来,殷劳显得有些不耐烦。

“陛下,你到底有没有听老臣说话,这件事关乎到全人类的存亡,您不得不重视!”大长老苦口婆心地说道。

殷劳起身伸了一下懒腰,他点了一支雪茄,烟气环绕在他似笑非笑的脸上。

“长老,方才您进来好像没有跪拜行礼吧?”殷劳提醒道。

大长老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礼节,于是便下跪行礼。

“老臣情急失礼,望陛下见谅!”

殷劳将跪地的老者扶了起来。

“我已经发布了天子令告知全球各国首脑,并准备召开三十国会议,你那陈旧的观测台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大长老显得有些震惊,皇帝陛下早就早就知道绝千秋要重临人间了?

“您……和众神议会商量过了吗?这个可不是儿戏……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大长老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皇帝陛下竟然把他当外人了。

殷劳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这老家伙又想用众神议会压他,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自己的女儿夏靡都已经长大成人了,这个半截入土的家伙还把他当成当年那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当年要不是先皇临危托孤,众神议会的那帮老东西也不会那么嘚瑟。

见殷劳良久没回话,大长老意识到殷劳开始一点点摆脱众神议会的束缚,他想自己专治这个国家。

“好了,老臣知道了,陛下您有自己的思想。我年事已高,确实应该告老还乡了。”

殷劳看出了这个老家伙的心思,他安慰道:“长老言重了,这么重大的决议我怎么能不通过众神议会的审批呢?其实除了你外,众神议会的长老们都知道了。”

大长老那瞳孔里闪着泪花,想不到皇帝陛下竟然把他孤立了起来,这是要架空他的节奏。

大长老突然青筋暴起,多年执政的他不容许有何重大决议跳过他去施行。

“陛下!您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怎么说我也是看着您长大的,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您不跟我商量!您是不是想杀了我!”

大长老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殷劳此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他扶着站立已经不稳的大长老。

“长老,您是不是太激动了,我的一切是您给的。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太寒我心了!”殷劳假情假意地说道。

听到这话,大长老稍微有点舒心,他握紧殷劳的手不肯放。

“你知道就好,我话语有点重,希望陛下您不要放在心上!”

“是啊,您都年事已高,快入土的人了,操这心干嘛?哈哈哈……”

一听这话,大长老直勾勾的看着殷劳,殷劳已经憋不出笑出了声。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大长老气血上头,他双脚无力倒向了地上,殷劳也趁势松开了双手。

“御医!救人!”殷劳大声喊道。

帘幕后的老管家走了出来,他跪在了地上。

“陛下,御医们都去夏靡公主寝宫治她的发热病了!目下宫中无一医者!”

殷劳立马背起大长老朝宫外奔去。

……

不久,众神议会的大长老便逝世,殷劳以举丧为由召开了三十国会议。

……

雾沙国。

面黑大宫内。

三十国中二十国元首到堂,有十国留守本国备战。

在面黑大宫的会议室内,玛瑙妮莎居中而坐,剩下的位置都是以国力强弱分配就坐。

“目前预测的降临地点(绝千秋降临的地点)分别是天齐国的乌灭霍宫城、银卒国的布甲颠城、二两国的三斤郡,这三国中,天齐国的乌灭霍宫最为重要!”

“其周围的能量波最大,绝千秋有极大的可能会在乌灭霍城沿海登陆,本皇认为应部署最大兵力在乌灭霍城,诸君有何意见?”

长桌的尽头,殷劳的发言结束。

众位国君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的人还在盘算着如何用最少兵力解决这个重大的战争。

年轻的临凡听出来了殷劳的意思,他无非是假以对战绝千秋为由,想安插兵力进入他国。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对这帮老奸巨猾的国君,他显得有些稚嫩。

“天齐国的乌灭霍宫临海靠江,我国部署的海军、空军、陆军规模庞大,无须他国支援!”

临凡的发言令在场的君主感到惊讶,但细想一下,必是有一定的原因。

毕竟让他国军队驻扎在本国领土,多少会引来诸多事端,没有人愿意有人在自家领土上安营扎寨。

银卒国国军闵越也站起身来,他满脸笑意。

“小侄儿,你格局小了,这可是世界性的战争,岂容你逞一时之强?你是不是顾虑太多了,如今世界存亡在于诸位一念之间,怎能因国家安全而放弃联合抵抗绝千秋?我出兵一万,支援天齐!”

临凡坐了下去,他的电脑是实时录音,即刻便把殷劳和闵越的发言传到了天齐国众议会的大臣的电脑上。

殷劳微微一笑,他看出来了二位君主的意思。

一个害怕他国军队入侵,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毕竟转移战力至他国领土上方便试探实情。

殷劳轻轻拍了一下桌案。

“布甲颠城也是战场之一,我愿出兵三千支援布甲颠城。”

闵越摆摆手,表示无所谓。

“谢过天子助力,我欢迎您的到来!”闵越抱拳表示感谢。

殷劳继续说道:“至于乌灭霍城,我愿派遣弥傲上将携空军十二架轰炸机支援!”

临凡悬了的心放了下来,最重要的人物已经发言了,所幸殷劳只派了十二架轰炸机来……

如果仗打完了,他的军队不肯走就麻烦了。

此时,临凡的众议会群里弹出了一条消息。

“皇帝陛下,问一下天子,他派的轰炸机可是雾霾19轰炸机?”

这话点醒了临凡,这雾霾19轰炸机可了不得,堪称移动的天空军火库,一架轰炸机可抵千军万马。

“天子,小皇问一下……”临凡说道。

“不是雾霾轰炸机,你放心!”殷劳一眼就看破了临凡的心思。

听完天子的回答,临凡这才放下心来。

“这联军需要个临时统帅是吧,这件事也得落实一下,否则联军听谁的?”殷劳说道。

临凡早就想好了这事,这个位置必须得是临渊布藏家族的人担任!

此时,闵越插话道:“本皇觉得那个刘离不错,战功显赫,我个人感觉他行!”

临凡气得差点起身给他一巴掌,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蓝荆巨力家族的人是最不能选的……如若大胜,那么临渊布藏家族岂不是永远抬不起头!

“不行,刘离年纪太小,战场经验不足,不能担任此大任!”

闵越看向天子,他在等那老狐狸发言,毕竟这话是他起的头。

天子淡定地翻阅桌上的文件,他头也不抬地说道:“择优选举吧,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临凡赶紧解释。

“刘离绝不可担任!他虽是战功显著,但大部分都是一些小型战役或是扫尾战。此等大战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他实在是太年轻了,未满三十的他担此大任,恐国人不服!”

殷劳面色一沉,他那如刀锋一般的眼神看向了临凡。

“听说他可是天齐国最高统帅的候选人,如此人才,怎能因年纪太小放由不用。年轻如你,你都能当上国君,他为何不能担任战场临时统帅?”

……

三个月后。

天齐国北边的乌灭霍宫城。

临海带江的城市上空不时有战斗机巡航,因为绝千秋即将面世的消息已经公布全球,所有人都时刻做好了战斗准备。

临近战场的城池已经没有平民居住了,所有百姓已全部搬离了战场,此时的乌灭霍宫城已是空城,只有作战人员留守。

“三个国家的部队都来了,已经准备了足足三个月,怎么还看不到绝千秋的身影?”

中将史克朗行走在乌灭霍城的大街上,他嘴里叼着一根雪茄。

一辆破坦战车行驶而来,刘离启动了自动巡游模式,然后掀开机盖。

一个留着爆炸头的男子在战车上露了头,他朝着史克朗中将喊话。

“臭小子,把烟丢上来我抽两口!”

“好的,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傻子啊,天天这样巡游,也没事干。你说有没有绝千秋这号人物,吹得挺厉害的,听说她手指一弹,就能把一辆破坦战车弹飞一百公里!”

刘离随手将一个弹匣砸向了史克朗。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不就是绝千秋吗?再厉害的人物我都收拾过了!管她绝千秋还是绝绝子,照办不误!”

年纪轻轻便位居高位的刘离脸上写满了狂妄,毕竟再艰难的战役他也打赢了。

他曾在不戎山巅力克火噬,在无人涉足的亡国之海撒尿,岩卞神迹有他的雕像。他还曾在金鳞花海上大败试图谋反的复九皇子,他是蓝荆巨力家族最优秀的血脉!

黎庆此时开着摩托车正从对面大街赶了过来,这是刘离的亲信兄弟,带领的是侦察机部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