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玛瑙妮莎·殷劳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0字
  • 2022-04-18 03:36:35

“人们都说他是绝千秋唯一的阻碍,天齐国最后的屏障,那么,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的逝去,会不会是天齐国重大的损失!”

……

好家伙,甚至有人直言刘离已经命丧法场。

不过对于刘离来说,唯一的好处是他的风评急转直上。

救护车没来,直接来了一辆军用救护直升机,在众人的目光及摄像机的闪光灯下,刘离躺在了担架上送离法场,场下的夏靡也迅速离开了法场。

“跟踪那架直升机,我要知道刘离在哪家医院救治!”

“好的,小姐……”

保镖擦了一下汗,这个要求相对于前面那个来说太简单了,反正不让星球逆转就行。

一辆黑色加长版大A跑车疾驰在公路上,将身后的至高法场拉远,轰鸣声和那豪华的尾灯引来法场外的记者侧目。

天齐国唯一辆大A牌超跑的速度就是快,一秒不到就看不到车影了。

一名记者逮住了这个机会,她抓拍到了大A跑车的尾灯。

“法场内政要齐聚,法场外权贵无数,这场审判可谓是惊天动地!这个集军权与财富为一身的贵公子能否能摆脱这次的厄运呢!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今晚的城市新闻之集团长公子的审判!”

……

第二天清晨,晨光熹微。

雾沙国。

玛瑙妮莎至尊球场上,一名穿着沙滩裤白衬衫的男子正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品尝美酒。

他摘下金丝边框的眼镜看向远方,一名身材曼妙的少女正在朝他招手,他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孩子,怎么不打了,你这球打得心不在焉啊?”玛瑙妮莎·殷劳冲着夏靡说道。

夏靡指着天空说道:“哎呦,爹地,天上的太阳都已经出现了,我可不想被晒黑!我要白白嫩嫩的!”

玛瑙妮莎·殷劳一眼就看出了夏靡的心思。

“编个理由都不带打草稿的,说吧,特地来找我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殷劳一语道破。

夏靡搂着父皇的手撒娇道:“哎呦,哪有,我就是久不见你了,特地来找你玩的!”

殷劳轻轻推开女儿的手,他变得严肃起来。

“少来这一套,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敢来见我!”

“什么啊,我又捅了什么篓子!”

夏靡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她把殷劳的柠檬水拿了过来一饮而尽。

“当我是傻子吗?昨天动用了超级计算机黑掉网络,议会那边差点把我给革职查办了!”

“皇帝的位置也能革么?爹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夏靡小心翼翼地问。

“帝位神授,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们国家,众神议会那帮老东西才是真正的掌权者,我的位置不过是摆设罢了……”

听到这,夏靡这才羞愧地低下头,想来给父皇带来不小的麻烦。

“昨晚赶飞机回来的吧?一定没睡好,行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殷劳语气变得温和起来。

“这你都知道?”

“你的超跑在至高法场外炸街,差点把刘离被审判的新闻都给压下去了,我还能不知道?”

“你知道刘离?”夏靡好奇地问。

“蓝荆巨力家族的贵公子,名气大得不行!”

见父皇没有生太大的气,夏靡便抛出了一个请求。

“父亲,能帮我件事吗?”

殷劳迟疑了一下,这丫头该不会让他去劫法场吧?

“你跟他是什么……”殷劳欲言又止。

他心中隐约能察觉到事情不简单,可是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乌灭霍事件会牵出太多秘密……

“那一定是关于刘离的事,”殷劳一针见血道。

“是的爹爹,我想让你跟各国领导说一下,写个建议书或者求情信之类的送往天齐国的至高法场,让天齐国的君主赦免刘离……”

夏靡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多大底气和信心,她不确定父亲能不能帮她,毕竟这可不是小事。

但是夏靡知道父皇的能力,这件事对于普通权贵来说简直难如登天,但是父皇可不是普通权贵,他可是被各国君主奉为天子的男人……

殷劳眉头紧皱,他看起来有些为难,他习惯性摸了摸下巴,良久没有回答。

有些家族觉得自己很强大,可是在最高行政力面前,也不过一盘散沙,想不到曾经辉煌了一个世纪的蓝荆巨力家族也会有今天。

“到底行不行嘛!不行的话我自己想办法……”夏靡撒娇道,她牵起殷劳的手不停摇晃。

殷劳微微一笑,然后摸了摸夏靡的脑袋瓜,一副宠溺的模样。

“行,当然行,就算你要让星球倒转都没问题,谁叫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呢?”

父亲答应得那么快,连夏靡都感到奇怪。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帮他吗?是的,我好像……和他不是很熟,他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王宴翻了一下白银,敷衍道:“呃……你为什么要帮他?”

“哎呦,你这样子太假了!其实吧……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

殷劳立即打断了夏靡的话。

“也许是因为他又帅又多金是吧,我的宝贝女儿春心萌动了?”殷劳打趣道。

“懒得和你解释!老不正经!”

夏靡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她看起来是很困,一晚上没睡好了。

“回去睡觉吧,剩下的事情交由我来处理吧。”

殷劳把弄着着手中的王戒,他心中已酝酿出了一个长远的计划。

“好的爹地!”

夏靡告别了父亲,她坐上游览车离开了球场,身后的殷劳面色沉了下来。

他打了一个响指,一名侍者递来了一台电脑放在白色的桌面上。

随行的老管家替他打开了电脑,他轻车熟路地打开了殷劳的社交软件,那是一个可爱女孩头像的社交账号。

那个女孩在阳光下笑得格外开心,她的名字叫玛瑙妮莎·夏靡,雾沙国最尊贵的公主,没有之一。

殷劳将一张银色的卡片递给了管家,上面有一串加密的数字。

“搜索这个群号,我想找这帮家伙聊聊天了。”

管家点点头,他戴上特殊的墨镜才看清银卡上的数字,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移动敲打。

不一会儿,群主便同意了王宴的加入,几乎是毫不犹豫。

在一片死寂的聊天群里,群员们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沉静。

过了一个小时后,群主才发了一句简单的话:欢迎天子加入十七国秘会!

殷劳小嘴一歪,这就算加入秘会了?这么简单?

“您真的是玛瑙妮莎天子吗?”银卒国国君在群里问道。

“这个是……玛瑙妮莎大人吗……”

“我没看错吧……”

……

玛瑙妮莎翘起了二郎腿,这帮蠢材怎么老是问这种弱智问题。

“不是我,还有谁?”

玛瑙妮莎看着群聊画面有点犯困,他点燃了一支乌灭霍产的雪茄,听说那边的海景不错,他一直想去看看。

银卒国国君立即通知黑客部门潜入对方的电脑,作为秘会群的管理员,他还是无法相信一向高傲的玛瑙妮莎天子会加入秘会。

过了一个小时,银卒国的黑客那边传来了回话。

“皇帝陛下,你为何明知道他是玛瑙妮莎大人,还让我们做那么危险的事……”

随着枪声响起,黑客倒在了光滑的地板上,整个脑袋被枪子炸开了花。

银卒国国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感觉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玛瑙妮莎大人怎么会突然进入十七国秘会群?而且……这家伙的监视网已经渗透进了银卒!

天齐国。

皇家秘书连忙敲开了皇帝寝宫的房门,临渊布藏·凡·临凡皇帝正在穿衣准备召开朝会,主要议题是关于如何处置蓝荆巨力家族。

“什么事这么惊慌?”

年轻的皇帝看着神色紧张的秘书,他慢悠悠地系上纽扣。

“是玛瑙妮莎大人在十七国秘会群出现了!”

“哦,然后呢……什么,你再说一遍?”

临凡好像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

秘书咽了一下口水,道:“皇帝陛下,您没听错,玛瑙妮莎大人加入了十七国秘会群!”

临凡立即拿起了床边的手机打开群聊,群内的人已经开始讨论起来了,临凡眉头紧锁。

“是为了绝千秋的事情吗?”

“应该不是。”

秘书将一份资料递给了皇帝,道:“陛下,这是特工部传来的一份文件,昨天的至高法场上出现了夏靡小姐的身影。”

临凡看向了秘书,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玛瑙妮莎是为了……爱女……不是……夏靡怎么会出现在审理刘离的法场上,难不成他是为了……那个男人的事才进入群聊?”

秘书低头说道:“小臣不敢妄自揣测,我觉得很有可能……要不他怎么偏偏在我们开始处置蓝荆巨力家族的节骨眼上突然出现。”

“要不要让黑客黑进那人的电脑,看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天子,他的身份存疑!天子向来从不会过问秘会的事情。”

“可是他的暗网从未停止对秘会及天齐的部署,”秘书提醒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