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衰落的家族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28字
  • 2022-04-01 13:15:29

“我当时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才会进入无用大炮的攻击范围内!”

这是刘离对在场所有人良心的抨击,他的这手感情牌发得恰到好处,而且事实确是如此。

当时还处于红温状态的八臂天罗奋不顾身地冲上前抓住了那个小女孩,他成功从死神手里拉回了一个幼小的生命。

尼蛇治向刘离抛出了一个问题。

”刘离阁下,你认为一个女孩的生命比一座城市的安全还重要吗?”

“这……完全不对等……或者说两者完全不能拿来比较……当时,我的大脑告诉我两者都能保全!”

“可是你两者都保不全!”尼蛇治大声训斥道。

神圣庄严的至高法场上,两人更像是在斗嘴争辩,所有流程在绝对实力面前不过是无用的框架。

一个是曾经拥有着帝国最强军力的男人,一个代表着帝国最高的法力制约。

“乌灭霍宫城早在三个月前已经清空了城里的人员,除了作战部队的人,连一只宠物狗都没有,那只是一座空城……”

“乌灭霍没有被弃用,只是人们暂时离开,一座城池的价值难道比不上一个小女孩吗?你知道一旦让绝千秋入侵成功,会给星球带来多大的灾难吗?”

刘离竟无言以对,他低头苦笑,笑声越来越大,声音在法场中心回荡。

“哈哈哈哈……这就是以生命至上的天齐国吗?一座死城难道要比一个女孩的生命还重要吗?!”

刘离怒目圆睁,方才的怯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正义的怒火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

“行了行了,我都不想点破你,你确定你是在救人吗?根本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去救什么所谓的小女孩,因为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那个女孩!她不过是你假想出来的人物!”

没有……没有吗?刘离突然冷静了下来……

刘离闭目回想着那个女孩的模样,红色的瞳孔如耀眼的星辰一般闪耀……

红色的长发在烈焰中飘荡,她渺小的身影将被冲天大火吞噬……

“怎么就没有……不可能……那不是我假想出来的人物……她长着一对红色的瞳孔,红色的长发在风浪中飘荡……”刘离不断地解释道。

“红色瞳孔?外星人吗?我们星球上已知人类的瞳色中根本没有红色瞳孔……还是说她是妖怪?”尼蛇治揶揄道。

被尼蛇治一说,刘离也懵了,他也奇怪……

为什么会有红色瞳色的人类,而且她会出现在乌灭霍战场之上……

孤立无援的小女孩迎风站立,对面的灭世魔头正向她伸来魔爪,八臂天罗突破层层屏障救下了她……可是……

她人呢?

“大概多少岁的小女孩?”尼蛇治敷衍地问道。

“五六岁……三四岁,反正是一个挺小的小女孩……”

刘离突然感到头痛欲裂,战争给他带来的影响渐渐显现出来,他开始心神迷乱……

一声声惨叫在烈火中回荡,一个个生命被死神拉进炼狱……战友们在烈火中痛苦地哀嚎……

尼蛇治见刘离心神大乱,他趁势威压。

“你知道故意伪造供言是什么罪吗!”

“我没有……故意伪造供言……我说的是事实……我愿意以蓝荆巨力家族的荣耀起誓……”

刘离抬眼望向三位主审法司,他们的身影模糊又重叠,尼蛇治的声音就像钟声一样抨击他的耳膜……

“什么狗屁蓝荆巨力家族!收起你那仅存的骄傲吧,认下罪状,我还能给你从轻处罚!别让蓝荆巨力家族蒙羞了,撒谎者终究被人们唾弃!”

尼蛇治继续咄咄逼人。

“我没有撒谎,那是一个长着红色瞳孔红色头发的女孩……”

“你那救人一说与案件事实不符,不能作为证供,你无须赘述!根本没有什么红色瞳孔的女孩!”

台下的观众也议论纷纷起来。

“我们国家有红色瞳孔的人吗?”

“别说我们国家了,整个世界都没有红色瞳孔的人!”

“他有病吧……为了活,什么谎话都说出口!”

……

刘离瞬间感觉天旋地转,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在撒谎呢?

他堂堂一个最高统帅候选人怎么会说这种低能的谎言……

刘离双眼一黑,沉重的脑袋重重倒在了地上……相比于战场上的厮杀,他并不擅长庭上的争辩……他好想好好睡一觉……

场下的观众瞬间炸开了,法司们起身准备去查看刘离的身体状况,所有人都被突然发生的一幕震惊到了……

“喂,刘离,你别演戏了,这是至高法场,不容胡闹!”

“脸色泛白,瞳孔无神,呼吸不畅……好像真出事了。”

“他没有在演戏,掐人中都没有用了。”

“救护车……”

……

不戎峰上。

红色的战甲八臂天罗突然睁开了金色的双瞳,金光迸发而出,直接烧断了封住他面部的铁架。

而后,这具冰冷的战甲变得忽冷忽烫起来,它在钢铁牢笼中拼命地挣扎……

无数电流顺着八臂天罗的铁臂刺激着它的神经,作为天齐国第一台精神链接机型的战甲,它的痛觉神经与主人相连,人们称这种类型的战甲为:半人型战甲。

不一会儿,八臂天罗冷静了下来,它像人类一样呼吸着空气,而后又瞬间无力地垂下头颅。

“汝肤之痛,与吾同伤!”

心罗兰仰视着这台陪伴她孙子多年的战甲,她能感受到孙子此刻承受的痛楚,如今的蓝荆巨力家族正在经受史无前例的挑战。

皇室在干涉他们的公司,最高军权在更替,家族内的主力正在倍受迫害。

“爱你一万年,请你立即关闭八臂天罗的精神链接,”一名年轻的警官提醒道。

心罗兰简单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痕,作为有“铁老虎”之称的心罗兰来说,她不应该在此时落泪。

即便天塌地陷,蓝荆巨力家族的女性也不会轻易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谁允许你直呼本殿下的名讳了?”

心罗兰缓缓转身,她那鹰一般的瞳孔中散发着强烈的杀气,把警官看得连连后退。

只要她一声令下,这个暗无天日的秘密基地将被几百名特种部队的人员突破安全防线,她可以把这里的所有工作人员打成马蜂窝。

“我……我叫你立即关闭……八臂天罗的……精神链接!这是来自至高法场的指令,希望你不要固执!”

“请叫我心罗兰殿下,公元1756年,临渊布藏·凡·不傲皇上授予我外姓皇室的身份,按照规矩,你得向我行跪拜之礼!”

年轻的警官被心罗兰的气势压了下去,在这位老人身上……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可是作为执法者,他不能被这种虚无缥缈的气势压倒,他可是带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员来的不戎峰秘密基地,他凭什么被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太婆吓到?

“呵……呵,大厦将倾,你不要故作威严了!这不是你的帅德湾花园,请你不要不识抬举!”

年轻的警官强装镇静。

“不管是帅德湾花园还是至高法场,我都要求你给我对应的礼仪!”

“你是在威胁皇家警官吗?”

“小屁孩,别说威胁你了,就算威胁整个皇家警厅都不成问题。”

心罗兰懒得废话,只有在绝对实力面前,人们才会感到畏惧,才会表现出屈从。她将小手一挥,身后的保镖随即会意。

不一会儿,不戎山峰七十八层的秘密基地外层便落下数十个黑影,天空上盘旋的十几架“黑灵”轰炸机露出了原形。

数十道穿透性红外线穿过了基地坚固的外层射在了警员们的小脑袋瓜上,只需一秒,所有敌人的脑袋瓜都会化成血雾。

“不是要压迫感吗?我给你。”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年轻的警官眼看事态严重,他赶紧下跪行礼,身后的警员也纷纷跪下。

“劳烦……心罗兰殿下高抬贵手,关闭八臂天罗的精神链接……毕竟……帅德琉泪公子正在……受审……我的意思是……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心罗兰不再回应,她步行走入中控室,不戎峰军事基地的工作人员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心罗兰授权解除八臂天罗与刘离的精神链接。

……

“掐他人中啊!”

至高法场上,尼蛇治有些慌乱。

依法治刘离的罪才安全,他要是没有按照程序把魂儿丢在这,尼龙治就麻烦了。蓝荆巨力家族的人会把他的祖坟给刨了,再派几个职业杀手把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那太简单了……

“你掐他屁眼也没用,老老实实等救护车来吧,”法文大法司说道。

“该案犯人……呃……该案当事人身体不适,延后审理!散场!”

尼蛇治立即敲下法槌,而后匆匆离场。

场下的记者可不管刘离死不死,又逮着大瓜了,他们赶紧录像解说。

“蓝荆巨力家族贵公子不忍压迫,昏死法场,请大家关注今晚十三点天齐风云栏目……”

“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这个叱咤战场的将军竟晕倒现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