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龄艾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1806字
  • 2022-05-21 19:40:43

已经入夜。

酒店的玻璃大窗上出现了一个个黑掌印,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在观察着房间里的一切,起伏的床单下传来男女的声音。

只听得铁器滑落的声音,大风涌进了房间内,玻璃窗门被打开了。

一个娇小的身影脱下了夜行衣,她蹑手蹑脚地来到床边,她看着堆满垃圾桶的酒瓶和地上的底裤内衣,那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龄艾一把掀了床单,她看到了颠鸾倒凤的画面,苟全发喘出的粗气扑在流叶的脸上。

“几个菜啊,喝成这样!”龄艾说道。

苟全发扭头看向了这个不请自来的人,是一个十八九岁、面容粉嫩、束着丸子头的少女,龄艾正大着眼睛看着他们。

“小师妹!”

正在兴头上的流叶哪在意一个丫头片子,她把苟全发的头扭了过来。

“别管她,继续!”流叶刚得劲。

“你们在干嘛呢!”龄艾明知故问道。

苟全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他还是推开了流叶坐起身来,并将一件大衣胡乱披在自己身上。败了兴致的流叶光着脚丫走过龄艾身旁,她慢悠悠拣起地上的衣物。

“小馒头,看够了没有?”流叶揶揄道,她低眉打量着龄艾。

随着房门哐当一声响起,流叶离开了房间。

苟全发从柜台上摸出了一根香烟点上,他没什么好说的,他本来就话少。

龄艾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道:

“你变坏了,狗师兄。我记得你以前很单纯的,想不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龄艾已经脸红了大半,这种事她还真不常见。

“杀手要有杀手的样,别老像个小孩似的,”苟全发忍不住教训道。

“哦哦哦,你成熟,还教训起我来了?来,我看看你的儿孙根下来了没,你可真能耐了!”

苟全发叹了一口气,他最受不了龄艾说话,她的声音就像野蝉的叫声一样令人难受。

龄艾算是半个不归人,出生贵族世家,苟全发以前是她的陪练。准确的说应该是她的沙袋,专供她打。她与苟全发年纪相仿,却行为幼稚,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苟全发咽了一下口水,口干舌燥的他下床从冰箱里提出一瓶啤酒一饮而尽。

龄艾追上去问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坏女人?”

喜欢?苟全发觉得谈不上,他只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而且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苟全发满脑子想的都是心罗兰。

“和你说了也不懂,你还是个小孩,”苟全发躲避着龄艾的眼神。

龄艾走到了他的眼前,苟全发摸到了灯源开关,他打开了灯光,岔开话题道:

“这儿黑乎乎的……”

苟全发坐回了床上远离龄艾,他真怕自己余火未消……今儿他睡够了,全无困意。

暖色的灯光洒在龄艾的脸上,她也从冰箱里摸出一瓶啤酒准备喝。

“师妹,别喝!”苟全发突然大喊道,他立马上前一把将龄艾手里的啤酒夺了过来。

“哼!凭什么你能喝我不能喝,你给我拿过来!”龄艾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苟全发将酒瓶举过头顶,他赶紧解释道:“这酒里有……毒……”

“你说啥我没听清……有啥啊?”一脸疑惑的龄艾说道,她没听清苟全发说的最后一个字。

苟全发贴近龄艾的耳畔,他能闻到龄艾身上的奶香味。

“有毒……”苟全发压低声音。

“什么?你说有……那你还喝……”

苟全发赶紧捂住了龄艾的小嘴,生怕这丫头又惹出什么幺蛾子,别惹火上身就行。

“我喝了没事,你喝了就不一定了……酒里有类似于致幻剂的毒药。不会致死,但能迷乱心智致造幻象,”苟全发小声说道。

“是刚刚的那个坏女人下的?”龄艾也小声道。

“不是。”

“这么肯定?”

苟全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到她在装,反而挺真实的,但流叶多少也能猜到其中奥妙。不然她也白在暗部呆了这么多年。两人都明白,但都不点破。

“谁给你下的药,你知道吗?”龄艾问道,她的问题好像总问不完。

“应该是……那个人……”

苟全发并未说明,他不想说,龄艾知道的越少越好,这事原本跟她就没有任何关系。

苟全发趴在了地板上,他从床下翻出了两瓶红酒,而后递一瓶给了龄艾。

“要喝就喝这个吧,绝对无毒。”

龄艾接过了酒,她犹豫了一下,感觉苟人变了好多。龄艾坐在床边熟练地打开酒瓶喝了两小口,而后又把酒瓶放在了地上,想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龄艾一手推向苟全发,苟全发却纹丝不动,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丫头。

“你想干嘛?”

“我心情很郁闷……哎!你怎么这么强壮啊,就不能假装倒下去吗?”

“不能……”

苟全发可不想陪这大小姐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而且他们不是很熟,算不上知心朋友。

只能说苟全发没把这丫头当正常人罢了,她太单纯了。

龄艾死瞪着苟全发,一副幽怨的模样,无奈的苟全发只能像小时候那样佯装倒下去,并附和一声:“哎呀,我死了!”

龄艾突然爬在了苟全发的身上,苟全发一脸疑惑地看着龄艾,问道:

“你没喝药啊,你想干嘛?”

说时,苟全发底下不争气地起来了,全怪他喝的“假酒”太多,已经有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