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演员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3字
  • 2022-05-18 22:02:30

他一个生长于深渊之人,凭什么去拥抱一个身披彩霞、光芒万丈的公主?

“我……我不信……她和我已经……”

苟全发抬起了头,那对黑目又变回了原先的瞳色,他不是没有主见,他也不是傻子。

不傲冷笑了一声,道:

“好,那就让我带你去看清真相吧,看清那些自诩正义的人的虚情假意。”

……

第二日。

沿海的一座无名小城,在这里,卫星导航都失去了作用。

这是一个地图上根本没有标记的地方。

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在空无一车的大街上,街上的小贩贩卖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可是却没有顾客问津。

海风穿过大街小巷扑面而来,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安静的街道没有嘈杂的声音。

这个人烟稀少的小城,偶有男女成对出来逛街兜风,人们过着安逸的生活……至少苟全发是这么以为的。

要是能和罗兰小姐在这里安度余生……嘿~自己身上的戾气太重,会污染了这片圣地。

不傲介绍道:

“这里以前是一个海军基地,也在我的管辖内,后来这儿改造成了一座旅游小城。这儿旅客寥寥无几,几乎是无人问津,来人大多是当地居民和附近的农户。我原本快遗忘了这个地方,可是有人玩起灯下黑的套路,在我的地盘上建造一座收集情报的基地。”

不傲的目光渐渐凶狠起来,他看向旁边的苟全发。

“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耍小聪明!”

“哦哦,是的,”苟全发收了收神。

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傲要他来到这个地方,想来是来兜兜风散散心是不可能的,不傲行事向来都有目的性。

轿车停在了一栋复式小洋楼下边,这儿守卫森严,像是某个富豪的房子。

苟全发换上了干净的衣衫,穿戴整齐,手上戴着一块翡翠绿的手表。

这是不傲亲自在名表店挑选的,这令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

他理了一个干净的寸头,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清爽,虽然脸色还是很苍白。

不傲走在前头,苟全发默默地跟在后头。

他这回没有戴着锁链,感觉行动都格外轻盈,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习惯了四肢和脖子都挂着锁链。

苟全发抬头看着空中的白云,刺眼的阳光穿透云层射入他的瞳孔中,他下意识用手挡住了刺眼的光芒。

他不是惧怕阳光,而是如此明媚的环境不适合他。

不傲将一副最新款的墨镜递给了苟全发,苟全发愣了一下,不傲对自己180度的转变令他感到不适应。

见苟全发迟迟不接过墨镜,他说道:“戴着吧,小心血液溅到你的眼睛里。”

苟全发眉头微皱,又要杀戮了吗?他厌倦了杀戮。这会给人们带来痛苦,亦如此刻的自己,心如刀绞般难受。

“谢谢,”苟全发说道。

他接过了不傲递过来的墨镜,他不想让不傲看到野兽懦弱的眼神。

可是他无法忘记达佛李的死,他是野兽,但他不是冷血的野兽。

他也是有感情的。他现在只是想解开蒙在他身上的一层层迷雾。

一名守卫拦住了不傲的去路。

“先生,请您出示您的证件,这里不是私宅,不得擅入!”

“我知道不是私宅,就是公宅我才要闯。”

卫兵横着长枪对准不傲,他的身后又走出了几个卫兵,后边的卫兵拿着可不是什么冷兵器,而是人手一把冲锋枪。

“我不管你是谁,请马上离开这里!”

卫兵的声音有些颤抖,大颗的汗珠从他的军帽边落了下来,他好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巨大的恐惧感使他心跳加速。

“我想你应该叫我不傲亲王,我不相信你们的情报部门效率那么低,”

“亲王也不行!”卫兵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傲似笑非笑地看向苟全发,他头也不回快速拔出手枪击毙了守卫,手持冲锋枪的卫兵想要开枪射击。

一把把剑刃立在他们脖颈上,剑身映着他们惨白的脸。一名名身着白衣的女子就站在他们的身后。

随着惨叫声响起,卫兵们纷纷捂着喉咙倒地抽搐。

洋楼内枪声四起,一个个守卫从高楼上坠落而下,死状凄惨。

朱红色的大门被撞开,一名卫兵被刀刃插穿了脑袋倒在地上,身着黑衣的不归人将半开的朱红色大门推开。

黑衣的明部不归人和白衣的暗部不归人都来了。

几名狙击手将子弹上膛对准不傲,黄金叶纷落而下,狙击手随即毙命,他们连打开瞄准镜的时间都没有。

流叶踢翻一名狙击手的身体,她坐在洋楼三层的边缘朝着苟全发打招呼,白皙的大腿下垂在半空。

苟全发习惯性地斜身上前,他疑惑地看着不傲。

“这里不需要你动手,我能解决,”不傲说道。

不傲径直走进洋楼里,里面的尸体歪七扭八的,没有一个活口。

“我本就不想动手,”苟全发收回了攻击姿势。

他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不,是很多答案。因为他有很多疑惑,只有不傲能告诉他……

“这是一个秘密基地,皇帝用来调查你我的秘密基地,”不傲边走边说道。

不傲推开一楼的大门,一楼大厅的一台巨大的电脑应声落地,撞得稀碎,一排排不归人整装待命立于两旁。

不傲扭动着电脑旁边的鹰头雕像,墙壁中开,另一个空间映入苟全发的眼帘,

一名名身着白衣的工作人员抱头半蹲在地乞求不傲不要杀了他们,一排排电脑摆放在机械桌上运行,屏幕上的画面格外清晰。

黄沙城的实景图,面黑宫的后花园,拍卖场上的人物介绍图,以及……湖底的小木屋,都显示在屏幕之上。

苟全发移动着鼠标,电脑上的两具发热肉体在翻腾,那是……

苟全发回头看向不傲,他在等待不傲的解释。

“所有的数据都在这里,包括你的战斗力指数和荷尔蒙指数,你被骗了,傻瓜。”

“孩子,我不可能为你建造一个小城,一个秘密基地,一个楚门的世界。这些都是真的,他们是导演,而你就是他们的男主角。”

“女主角被恶龙抓住,等待骑士奔袭而来营救,这是剧本。故事的女主角就是玛瑙妮莎·皮嫣·心罗兰,而你忘记了她的另一层身份:演员。”

“大戏终有落幕的时候,到时候就不需要男主角了,而导演则赚得盆满钵满!”

苟全发的心乱了,他胡乱地在桌上翻找资料,一块平板电脑落在地上,显示屏上显示着:

狗人,19岁,生于天齐国金鳞花海的。玛瑙妮莎不傲亲王在一片废墟上找到了他,并将他养大成人,自幼进入杀手组织不归人学习。其背部有一对黑羽,拥有无上潜能,有待研究。

苟全发愣住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

什么抢亲,什么爱情都是假的,自始至终……都是他在自作多情,他……不过是别人眼中的棋子,他只需要沿着他们安排好的棋路走就行……

不傲用力地拍住苟全发的肩膀。

“不期而遇的艳遇往往隐藏着巨大的阴谋!这里有黄沙城的战略图,你的出生地天齐的金鳞花海。”

“那可能是你的母国,或许你本身就没有母国,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当年我把襁褓中的你带回雾沙国的事他们都知道。”

不傲叉腰继续说道:

“你缺爱,他们便投其所好,将演员出身的心罗兰安排进你的人生之中。就像偶像剧里的剧情一样,一个满身光彩的女孩闯进了你的黑白世界,多么俗气的剧情啊!”

不傲慢悠悠地打开墙壁上的壁灯,欣赏着他们的杰作,墙壁上竟然挂着苟全发的照片。从小到大,一张不拉。

不傲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所有的工作人员随即被不归人们切断了喉咙,惨叫声此起彼伏。

不傲安慰道:

“你没必要为了一朵鲜花放弃整个花园,以后大把女人给你挑!回到我的怀抱中来吧,叛逆的小孩在迷途上玩累了,终归要回到家中!”

苟全发瘫坐在了地上,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瞬间破灭,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假得令人难以分辨,他的心落落的,像一片一望无际的原野。

“我现在给一份任务将功赎过,你有的选择。要么替我杀了众神议会的大长老,要么杀了玛瑙妮莎心罗兰,或者自杀。事成之后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不傲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心中的欲望之火燃烧得很旺,与自己对话的已经不是一条狗了。

一旦狗有了人的情欲,他就不再是狗,得给他一些实质性的奖励。

不傲带人退出了秘密基地,留呆坐在地的苟全发发怔。

“自己好好想想吧!”不傲背身说道。

苟全发抬头看向对面的墙壁,他看到了一幅油画。

画上的女人坐在神坛上看着远方红色的天空,四名身披斗篷的朝圣者跪在阶上聆听着女人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