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孽恋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2962字
  • 2022-04-26 22:37:35

幽暗的地牢里,老鼠爬行在湿漉漉的地板上,一具具白骨堆坐在壁板上。不傲用血淋淋的刺鞭毒打着苟全发,地上全是苟全发的血。

不傲用白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他已经累得不行了,抓着鞭子的手都麻了。

苟全发一动不动地挂在脏兮兮的木架子上,貌似已经昏死过去了,如同死尸一般。

狱卒将一盆辣椒水泼在了苟全发的身上,他疼得从无尽的噩梦中苏醒过来,等待他的是比梦魇更恐怖的现实。苟全发虽然是恢复得很快,但是他无法避免疼痛。

不傲抓住了苟全发的下巴,他将苟全发的脸抬了起来。

“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未来的接班人来培养,你可是我的我的外姓义子啊,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是吗?”苟全发斜嘴苦笑道。

这么多年来,不傲就像豢养家畜一样待自己,好时赏骨头,坏时赏鞭子,他已经习惯了主人的喜怒无常。

“你竟然学会了顶嘴,是谁教你的?达佛李?还是皮嫣·心罗兰?”

当不傲提到罗兰小姐的名字时,苟全发变得激动起来,他向前倾斜露出凶狠的獠牙,

“你的异化越来越随心所欲了,我很高兴,但是你不应该为了那婊子对我动怒。她不值得你那么做,迷魂汤喝多了吧?”

苟全发的獠牙已经露到了下巴,此时的他就像一个面目狰狞的妖怪,苟全发四肢、脖子、腰部的锁链勒得很紧,好像他一使劲就能将坚硬的锁链拉断一般。

不傲将皮鞭放下,他重重挥出一巴掌打在了苟全发的脸上。

“狗崽子!三百八十二次行动,你没有一次是失误的。可是你自打黄沙城行动开始起你就变了,你到底要失败多少次,都是心罗兰那婊子迷惑了你的心智!”

“你的恢复能力很强,我得多打几下!”

不傲将他胸口的纱带撕开,未愈合的伤口还很红肿,他拾起地上的皮鞭用力抽打着苟全发,直到没有力气为止。

“帮他打开!”

不傲背过身挥手,示意狱卒打开锁链,狱卒愣了一下,迟迟没有行动。

“愣着干嘛!打开锁链!”

捆绑着苟全发的锁链被一条条松开解束,苟全发凭着一股怒气冲上前去要手刃不傲。

一片片金叶飞袭而来,直接将苟全发的四肢筋脉切断,苟全发应声到地,他不甘地抬头看着仅在咫尺的不傲。

“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请藏好你的獠牙,不然连王爷也保护不了你。”

一名身披绿衫的女人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靴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她的手心悬浮着三片黄金叶,那是她引以为傲的利器,她下蹲挡住了苟全发的视线,流叶饶有兴趣地挑起了苟全发的下巴。

“我听说过你,你在不归人明部中很出名,”流叶说道。

不归人分为明部与暗部两个部门,两个部门的办事方式不同。明部专门暗杀或直接参与战斗,以男性为主。而暗部负责诱杀,擅长魅惑、蛊惑人心,以女性为主。

“我……也听说过你,一夜欢宵入人魂的……叶三娘,你在不归人暗部中也……很出名。”苟全发揶揄道。

扑鼻的香气窜入苟全发的鼻息,苟全发脸上都是伤。

可是就在吸入那好闻的气息后,他感觉身上的痛觉都消失了,整个人都飘飘浮浮起来。

苟全发对上流叶的那对桃目,流叶那双迷人的双眼汇聚成一条竖直的黄线,她的眼睛就好像毒蛇的眼睛一般。苟全发仿佛坠入一片一望无际的棉花田,如登仙境。

“你既知道我的特殊技,那我这次可不能失手,”流叶邪魅一笑。

她眼前的苟全发眼中已失去了神采,他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流叶问道。

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的苟全发呆呆地说道:“你说的是谁?”

“玛瑙妮莎·皮嫣·心罗兰。”

“谈恋爱……”苟全发如实地回答道。

“在你心中,一对男女怎么样才算谈恋爱。”

“双向奔赴……”苟全发简单地回答。

“呵呵,说直接点,你有没有脱她的衣服?“流叶询问道,她的嘴边勾起了弧度。

“没有……她自己脱的……”

流叶眨了一下眼睛,她又恢复了原先的瞳色,苟全发的脑袋垂在了地上,他直接昏了过去。

流叶起身回头对不傲说道:“他们办那事了。”

“什么事?”不傲眉头紧皱。

“就是……”

流叶将身体贴近不傲,她在不傲耳畔吹着凉风。

“就是男女之间的事。”

不傲攥紧了拳头,从来都是他在布棋,竟然有人在他之上落子下棋,而自己还是棋子?

流叶轻移莲步上前踩在了苟全发那满是伤痕的脸上,他的脸上还渗着血。

“想不到这畜生还有这荣幸与公主共度良宵,”流叶一脸嫌弃地看着地上满身污血的苟全发。

“你看问题的能力还是太浅了,你相信爱情吗?你觉得他倆就是单纯的谈恋爱吗,这是幕后黑手埋下的一步高棋。”

流叶脚上用力,鞋跟重重压在苟全发脸上。

“王爷是不是多虑了,这不过是这对狗男女的私情罢了。”

“小心!”不傲突然喊道。

只见苟全发的双目猛然张开,他化做一团黑羽袭击而上,流叶快速抽身。那一团黑羽却如影随形跟随其后,流叶甩出那三片黄金叶,那黄金叶片一进入黑羽团便消失不见了。

流叶在墙壁上跳跃闪转躲避,可是那团黑羽就像鬼魅一般伴随其后,且带着强烈的杀气。

流叶定身抽出另三片黄金叶朝准黑羽团掷去,然而全然无用,在绝对实力面前,所有的抵抗都是如此微弱不堪。

黑羽如风穿体一般穿过了流叶的身体,流叶单身跪地呕出了殷红的血液,地上全是她的衣裳碎片。

苟全发没有下死手,而是羞辱了她一番。

流叶用手遮住了胸前回头看去,黑羽在地上聚集幻化成人形站在流叶身后,苟全发立于不傲面前,眼锋如刀。

一时间,四方的狱卒提枪对准苟全发射击,一对黑羽从苟全发身后破皮而出。

一时间火星四射,子弹打击在黑羽上全无作用,那黑羽就像钢板一样坚厚。

苟全发的瞳孔在急剧缩小,一眨眼的功夫,他的眼睛变成一片漆黑,连眼白都彻底黑化了。

这是异化后的苟全发,他身体的潜能都开发殆尽,只要他想,他可以把这里的人全部抹杀掉。

“这就是传说中的四徒之一的黑天神吗?我算是亲眼见识到了神迹,”不傲泰然自若地看着眼前的苟全发,像是欣赏一个作品。

苟全发手中夹着一片黑羽对准不傲,只要苟全发一松手,那片黑羽就会如飞镖一样切断不傲的咽喉。

“你杀了我师父,”苟全发说道。

“对,我杀了你的挚爱恩师,你理应杀了我。”

不傲面无惧色,以他对苟全发的了解,他敢肯定苟全发不会下死手。一条狗,怎么会对它的主人下手呢?不应该心存敬畏吗?

“你觉得我不敢杀了你?”苟全发问道。

周围的士兵围了上来,苟全发身后的黑翼在上下轻摇,不傲伸手制止了上前的士兵,他亦如一个王者一般临危不惧。

“你觉得是我杀了达佛李吗?不,是你杀死了他,你的错误让他来承担!”不傲说道。

“什么意思?”

“你和心罗兰的事我大概已经知道了,现在你有了自己的心智,你能独立思考了。所以本王就告诉你是怎么一回事,你觉得你俩在谈恋爱吗?不,她在玩弄你的感情。玛瑙妮莎·皮嫣·心罗兰也是殷雄手中的棋子,你也是,他想让你杀了我。事实也是如此,你拔出了黑羽对准了我,对准了一个你一直敬畏如父的人。”

苟全发愣住了,他的手在颤抖,夹着黑羽的手收了起来。

他看着不傲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

苟全发身后的流叶收手站起身来,她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本是风尘之人何必在意这些。狱卒们忍不住看过去,那光滑白皙的肌肤暴露无疑。

“小畜生,你还听不明白吗?连我都听出来了。你觉得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会在什么情况下主动接近你?你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她不就是想让你与王爷反目,借你的手杀了王爷。”

不傲一步步逼近苟全发。

“你觉得这短短几日发生的事情很简单?对方早已备有预谋,就只等你上套了。涉世未深的孩子,让父亲告诉你所谓的爱情是怎么一回事,自打在黄沙城起我们就陷入了他们的圈套中。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是拿公主当棋子,以你为刀,我为鱼肉!”

苟全发低下了头,天生自卑的他回想这些天经历的事,确实太梦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