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血战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3字
  • 2022-05-18 21:59:54

“我爱你,心罗兰小姐,”苟全发对着罗兰说道。

这个生在深渊的男人第一次感受到世间的美好,他有了一个值得留恋的人。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他来不及准备,可是他的人生何尝不是从未作何准备就开始了?

他想活下去,他不能死,他不能让……罗兰小姐嫁给蓝荆巨力家族的人。

但是目前他不能离罗兰小姐太近,他会给罗兰小姐带来危险,他想换个身份。他要脱离不傲,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苟全发收拾好衣物走到房门口,他没有回头,他怕一回头他就不想离开了。

心罗兰背对着苟全发侧躺在床上,她微张着双眼,低声回复道:

“我也爱你,苟全发先生。”

房门吱呀合上,心罗兰关上了那对迷人的双眸陷入梦乡。

苟全发行走在水底走廊上,透过玻璃制的透明地板,他可以看到水中潜游的小鱼。他也想像它们一样自由自在地遨游,可是有一条条无形的锁链锁住他的四肢……

镜头一转,苟全发消失了,他消失在长长的走廊尽头。

另一边,不傲王府。

一位满脸郁闷的男人躺在竹椅上发呆,他手里还捧着一张报纸,玛瑙妮莎家族最优秀的传统就是喜欢看报纸。

他用报纸盖住了脸庞,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报纸上的一行大字赫然在目:令兰恶徒血洗会场,外国贵胄勃然大怒!

他亲手养大的狼崽子给他带来了莫大的祸端,

达佛李沏了一杯甜茶端到不傲面前。

“王爷,你打算怎么办?”

王爷撕开了报纸,脸上却没有何情绪表现出来。

“还能怎么办?我待他如己出,苟人就像我的儿子一般。他又是你的挚爱高徒,在我心中,他可比什么玛瑙妮莎·皮嫣·心罗兰、蓝荆巨力还要重要!我能怎么办?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尽力保全他的性命?”达佛李试探性地问道。

不傲起身拍了拍达佛李的肩膀,达佛李赶紧低头倾听指令,这个嗜血成性的老杀手在不傲面前也得温顺得像只犬。

不傲冷冷地说道:

“首领,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尽力将他从这个世界抹除掉!如果实在抹除不了,带他来见我也行,一日不见吾儿,如隔三秋!”

达佛李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是高估了这家伙的善心。

在不傲的心中,他们这种人一旦引祸上身,他会毫不留情地将制造麻烦的人给抹除掉。

解决问题的最有效方案就是把制造问题的人给抹除掉。

不傲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达佛李刚抬起头,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又回头说道:

“不归人那边你熟,叫弟兄们上点心,不然我会把你们给通通杀掉拿去喂狗!”

“小的收到!”

达佛李单膝下跪接受命令,可是他又从哪开始找起呢?苟人向来行踪诡秘,他会藏在哪里呢?

……

一周后。

次日黄昏。

达佛李呆坐在建筑最高层的坟场旁,外头的不归人都已经行动起来去“猎杀”苟全发。

他一个人看着一座座冰冷的墓碑发呆,他才不会费劲巴力地去找一个根本找不到的人,除非他想现身,不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找到他。

达佛李看着不远处的墓碑,墓碑上的刻痕还很新,上面刻着三个大字:“苟全发”。

他的旁边竖立着几个空酒瓶,只要一有烦心事,他就会上来喝几瓶。这儿没有人监视,是最佳的放松场所。

一块墙皮落在了达佛李的肩上,他抬头看去,苟全发像一只黑色的蝙蝠一样抓着边墙。

苟全发落了下来,达佛李已经喝得微醉。

“你不该来这的……”

“怎么,主人他要杀我?”

“差不多吧,就算你不被杀掉,你也一定会受尽折磨。你把事情办砸了,又没有自行了断,上家担心你把秘密说出去。”

“你知道的,我向来不会泄密。”

达佛李看向了苟全发,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不傲可不管他会不会泄密,不傲只坚信死人才不会泄密。

苟全发突然掷出腰间的暗镖,暗镖正中那刻有“苟全发”名字的墓碑,墓碑应声崩裂。

达佛李惊奇地看着苟全发,他看到了苟全发眼里的色彩,他的瞳孔中不再有那如同死灰一般的冷漠。

苟全发说道:

“师父,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达佛李起身走近苟全发,这个活生生的人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灵魂,苟全发不再是忙碌奔袭杀人的杀坯。

达佛李双手握住了苟全发的双肩。

“师父很欣慰,你终于觉醒了!所以你更应该离开这里。就算你身手再了得,较武场附近到处是秘密摄像头,不傲不可能不知道你来这。”

苟全发看向了散落一地的墓碑石,又看向了达佛李。

“我来这只有两个目的,一是向过去的自己告别,二是……和您道别。我想换个身份,重新生活。”

达佛李感动得热泪盈眶,仿佛重获新生的是他自己一样。

他不知道苟人到底遇见了什么人,遭遇了何事。但是他能看到苟全发能够主动改变自己,不再像个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他就倍感欣慰。

“师父我谈恋爱了,”苟全发低头说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害羞。

他还不够强大,不够强大到可以带罗兰小姐离开这个帝国,不够强大到可以带她背离家族制定的婚姻……

但是这无法阻止他行动起来,师父说过,双向奔赴的爱情是甜蜜的……

甜蜜到令人可以与世界为敌,即便在整个世界里,他渺小如尘埃。

“我知道了,除了爱情,没有任何东西能融化你的冰心!”

……

就在此时,地板突然震颤起来,像是有一种大型的生物奔袭而来。达佛李担心的是还是发生了,不傲派来的人终究还是来了。

一只狂奔的钢铁巨兽突然破门而入,苟全发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

“是十臂地煞!”达佛李喊道。

它挥出重拳直逼苟全发,苟全发双手接出,巨大的冲击力使他的双脚陷入地面……

高楼之上的玻璃窗破碎开来,钢铁巨兽将苟全发打飞出去。

苟全发直直地落下地面,将地表砸出了一个两米深坑,钢铁巨兽紧随其后落下……

达佛李想要下去支援苟全发,却被一群黑衣人给拦住了,都是不归人。

“你们想干嘛!”达佛李怒吼道。

“抱歉了,首领,王命不可违,这是你当初教我们的。”

“所以?我也在抹杀名单上?”

“首领,我们会让你体面的死去,以勇士的方式战斗吧!”

为首的不归人将手中的钢刀丢给了达佛李,他将枪械丢到了地上,所有人也都弃枪拔出钢刀。

“费什么话!”达佛李直接持刀冲杀而去。

一阵腥风血雨后,达佛李被两把钢刀直插两肋气绝身亡,他始终没有合上眼。

一名不归人上前准备给死不瞑目的首领合上双目,突然回魂的达佛李拔出肋骨里的钢刀又解决掉一个。

当楼层里的不归人死光,达佛李这才缓缓爬向自己刻造的坟墓。

帮苟全发解决掉一小部分麻烦,他终于可以安心进入坟墓了……可是达佛李没有爬到自己的墓碑旁。

他在半道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以及歪七扭八的不归人的尸体。

另一边。

一只黑色的禽兽包裹住钢铁巨兽,苟全发咬断了十臂地煞的最后一根坚臂,地煞的红色的瞳孔失去了亮度。

一个个持刀的黑衣人落在了苟全发身旁,这些曾是与他共同作战的兄弟,虽然平时没有太多的交集,甚至不会闲聊一句。

当不归人们冲杀而来,苟全发身上的黑羽如飞镖一般飞射而出,直接将他们全部击倒在地。

他没有切断他们的咽喉,而是切断了他们的四肢,令他们无法站立行走,无法双手握刀。

他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突出的獠牙收回嘴中,黑色的羽毛也收回体中。

一颗黑色的小球滚落到苟全发身边,他立马起身警觉起来。

小球中开,不傲的全身投影立在苟全发面前。

“吾儿,怎么你敢忤逆我?跪地投降吧。回到我身边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保你。再怎么说,也得有人为你师父收尸吧?”

“师父他……”

苟全发抬头看向建筑的高层,阴暗的黑云压在头顶,血腥味弥漫着整个楼层,师父再也没有从这个冰冷的建筑中走出来过。

一队队士兵持枪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直升飞机在苟全发头顶盘旋。

苟全发跪在了地上双手捶地,悔恨的泪水打湿了他的眼眶。

苟全发泄气了,地煞的红色瞳孔突然亮起,十只铁臂破土而出,直接将苟全发摁在了地上。

“师父!”苟全发高喊了一声。

一架黑色的直升飞机稳稳落在了地上,看着满地横尸,不傲开始相信那个传说。

女神绝千秋在开创新的文明时带了四个神徒,神徒们瓜分了女神的力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