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恋爱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03字
  • 2022-05-19 09:58:28

雾沙国。

令兰市A区的一场拍卖会上发生了一场恐怖袭击,因为涉及到外国贵宾的安全,整个市区的警力都调动了起来,上头的命令是活捉恐怖分子。

四散而逃的不归人有的被击毙,有的直接饮弹自尽,只有这两种结果。

他们不能被对方抓到,就算能安全走进监狱,上家也会派新一拨的不归人想尽办法结束他们的生命。

自杀这样的结果往往是最好的,被抓回“上家”后,他们会受尽折磨,执刑人会一遍又一遍拷问他们有没有泄露机密。

何为不归,去则不念归。

令兰市的警方将提取了这些死去的杀手的指纹及视网膜,但毫无例外的是,都查无此人。

整个雾沙国竟然没有他们的人员登记信息,他们每个人就像黑户一样,警方不知是哪个大人物保障着这帮杀手的衣食住行。

据线报称,有一名身手了得的杀手已经成功潜逃,当时他跳上了一辆无牌的红色的跑车逃离了案发现场,他很有可能就是杀手中唯一的活口。

现在令兰市的警方的首要目的,就是找到那名潜逃的杀手!

A区。

郊区的一个度假村。

平静的湖面上波澜不惊,偶尔有几只飞鸟掠过湖面,游了一天的小鱼冒出湖面透气。

一群猎犬打破了湖面的平静,最新的跟踪仪器检测到了红车消失在了小湖旁,他们已经找了一天一夜了,这将是他们唯一一处没有搜寻的地方。

一辆辆警车停在了小湖旁,他们用强光灯照向了湖中,湖中竟然有灯光闪烁,但过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从警多年的老警长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湖中有奥妙,湖下应是有一间水下房屋!看这深度,得命人调来潜水艇来才行。”

一旁的副警长点头表示认同,此时一名穿着保安服的大爷领着五六名衣扣不齐的仪仗兵带枪小跑了过来,保安大爷手上还提着一个破旧的探照灯。

警长还是很礼貌地说道:

“不好意思,老爷子,我是令兰市A区总警长,这是我的警官证……”

为首的老爷子毫不客气地打断道:

“我不管你是什么长,我劝你们赶紧离开这里。这儿规定,晚九点过后,不接受任何指令的调查!”

弯腰状态的老爷子直起了身板,一旁的副警长发作道:

“老头,你没看我们的制服吗,我们在执法办案!您是来逗乐的吗!”

“子弹上膛!准备执法!”

这话不是警长说的,而是大爷喊的。

警长那边都惊呆了,这个半截入土的老家伙是从哪儿借来的勇气?

“你们竟然敢对公职人员用枪!胆子不小。”副警长完全不带怕。

“就你们这几杆破枪也敢威胁警官?”警长也忍不了了。

周围搜寻的警员聚了过来,他们纷纷拔枪对敌,战斗力明显区分开来。

警员们有的甚至还拿着冲锋枪和火箭筒,都是重火力。

老爷子这边,五六名不正规的兵员拿着几杆类似于猎枪玩意的东西,根本不够看。

就在双方对峙时,一名两鬓斑白、大腹便便的男人坐着一辆三轮警用摩托车赶了过来,他一下车就骂道:

“带着你的人赶紧离开这片圣地,这是皇帝的度假村,没有皇帝与郡长的首肯,任何人不得入内!”

局长用手电筒照向了不远处的牌匾,歪着的示意牌写着:皇家圣地,擅入者死,那个死字还模糊不清。

“都瞎了吗,没有正规手续,你们就来查这?”

见警长还在发愣,局长拧着警长的耳朵带上警车,警员们见状,都纷纷上车离开度假村。

看着一辆辆警车驶出度假村,老爷子这才挥手示意身后的小伙子们可以回去了。

“谢谢弟兄几个来壮声势了,都回去休息吧!”老爷子抱拳道谢道。

“客气了。”

“为皇家办事,是我们分内之责。”

……

仪仗兵们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而后逐个散去,各自回房休息。

局长看向了后视镜里渐行渐远的度假小村,他缓缓说道:

“你别看这地方破,不是个人物还真不能进!”

警长若有所思,他赶紧给局长点了一根烟,让他消消气。

“您……觉得皇帝……会包庇罪犯吗?”

局长白了警长一眼,说道:

“就算包庇了,你能怎么样?小心把你们这群人全部灭口了。”

“那工作汇报怎么写……”警长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写你吗个头啊,就说我们查无罪犯……不不不,我们没来过这里!”

局长一把将未抽完的烟丢向了窗外,烟头落在了一辆商务车的玻璃窗上,商务车和警车擦身而过。

面色凝重的不傲坐在商务车的后排,商务车在小湖附近的景点绕了半圈又折返回市里。

……

湖下,精致的小木屋里。

罗兰正在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她一边翻找东西一边说道:

“我有点紧张,喝点酒壮胆吧!”

苟全发咽了一下口水,他已经预想到了……

罗兰一脸笑意地提出两瓶珍藏的美酒,她将一瓶酒递给了苟全发。

“喝吧!”

苟全发不想拒绝罗兰的好意,他徒手拔开瓶盖闷头喝起来,美酒滑过他的舌尖顺入他的喉咙。

罗兰深情地看着苟全发仰头喝酒的模样,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他黝黑的皮肤散发着汗水的气息。罗兰也仰头喝起来,完全不小家子气。

不一会儿,苟全发就把瓶中的酒喝完,看着罗兰还有半瓶的酒没喝完,他说道:

“罗兰小姐,我帮你喝吧!”

罗兰一把推开苟全发伸过来的手。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

罗兰仰头喝酒的时候,白皙的脖子如同白天鹅的脖颈一般,苟全发不敢看。

他收了收神,道:

“喝完赶紧休息吧。”

“休息什么,我说过的事一定会办到,我可不会忽悠人。”

“这……”

“你激动吗?”罗兰突然问道,她将瓶子倒过来,她把酒喝得一滴不剩。

“不……紧……张,”

苟全发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上了。

他赶紧岔开话题,“你很……爱喝酒吗?”

“那倒不是,我就喜欢逗你!哈哈哈!”

听到这话,苟全发这才舒了一口气,他冷静了下来,热腾的血液冷却了下来。

这或许是小姐的一时兴起,或许等会喝完就睡了……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

“酝酿好了吗?”罗兰抓住了苟全发的手。

“什么酝酿好了?”

“情绪!”

罗兰想要亲苟全发的唇瓣,却被他避开了,苟全发赶紧推开罗兰的肩膀,他的手却没松开罗兰的肩。

酒精的作用下,苟全发变得大胆起来。

“呃……我……酝酿好了!对不起……”苟全发颤抖地说道。

“费什么话啊!”

罗兰亲上了苟全发的唇瓣,温热的气体输入他的嘴中。

苟全发用颤抖的手无处安放,罗兰一把将他的手推开握在手中。

苟全发瞬间热血翻腾,如同一滴鲜血引出狂躁野兽心中之欲,苟全发褪去衣服,隐忍多年的苟全发终于释放了。

罗兰紧紧抓住苟全发的肩膀,苟全发闷头不语,他捂住了罗兰的嘴,生怕别人知道他们的事。

可是原始的脾性爆发,使他忘记了一切,他全身心投入。

苟全发松开了手,方才还面色惨白的苟全发已容光焕发,恢复了血色。他们推翻了桌上的杂物亲吻,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他们欢愉的味道。

罗兰裸脚在房间里头奔跑,苟全发在身后追逐,她在逗着苟全发。她在放声大笑,痛并快乐着。

苟全发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心罗兰伸手打开了床边的音响,她可以更加放肆地大叫。屋内DJ乐响起,就像在开一场双人派对,没有人能打扰他们。汗水浸湿了白色的床,整个夜里,寂寞的灵魂在晚空中舞蹈。

……

次日。

天色微明,

苟全发从甜美的梦中醒来,心罗兰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烟气环绕的环境下,苟全发眼中朦胧的罗兰更美了。

“你力气大,”罗兰说道。

“我们……这是谈恋爱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话总是怪怪的。”

在苟全发的意识中,两人彼此欢愉,便是谈恋爱。他的想法很单纯。

罗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折腾了一夜,她有些困了,她静静地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苟全发看着罗兰那姣好的面容入迷,他轻手轻脚下床,而后抱起罗兰将她放在床上,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温柔待人。

水底的鱼儿在水中自由地遨游,水草间投射着微弱的阳光,不远处的岸上有卫兵巡逻。

这是皇家的地方,按理来说会戒备森严,然而并非如此。能让人望而却步的只有皇家的威名,罗兰躲避在这里十分安全,除了皇帝,每人敢擅自闯进这里探查。

即便有这个实力,对方也没那个勇气,罗兰料定如此。

然而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行走在棋盘上的蚂蚁只是闻着蜂蜜的味道前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