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夜闯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6字
  • 2022-05-19 14:58:14

“这是那位女士送给您的,祝您今晚玩得尽兴!”礼仪小姐伸手指向罗兰小姐那桌。

苟全发顺着礼仪小姐手指的方向看去,心罗兰又给自己续上了一杯红酒,她准备和苟全发隔空碰杯。

苟全发用手捂住了脸,他可不想和罗兰小姐有何交集……他更关心的是……她今夜如何离开这里。

苟全发的手机亮起,对方发来了两个字的信息——“搞定”,他知道杀戮行动已经开始了……

一群点钞的工作人员倒在了后台,伪装成保镖的不归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杀害,他们从行李箱的暗层里取出了特制的刀器。

工作人员死的悄无声息,没人知道他们已经死去,台后的杀手蓄势待发,准备将真正的目标人物暗杀在拍卖会上。

“狗,你那边怎么样了,怎么不回话。”

苟全发的蓝牙耳机里传来了队友的声音。

他深呼一口气,他收起了手调整语气,斜对面的心罗兰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她盯着苟全发看,一直没挪眼。

“一切正常,等一下,听我的。”苟全发低声回道。

苟全发看向墙上的大挂钟,完了,一旦到十二点,行动将不可逆转般开始!

此时心罗兰提着长裙大步走向苟全发,她脚下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所有人的目光焦距在这个红唇少女身上,真是美女配英雄!

当钟上的指针指向十二点时,场内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场内的灯全部失明。

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墙体都被炸开了洞。

会场内,人们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到了,所有人都乱作一团,他们慌乱地跑向出口。

一名不归人从保镖的脖子上拔出钢刀,鲜血滋啦了他一脸,他捡起地上的手枪朝着伯爷射击。

枪声响起,那名不归人应声倒地,他的头留下了一个馒头大的洞,戴着夜视镜的狙击手将其一击爆头,

数名便衣保镖立马围住了伯爷,一名名身处暗处的杀手突杀而来,保镖被挨个暗杀掉。

高处的狙击手正想扣动扳机,一名不归人落在他的肩上,直接将他的脖子踩断……

捂着耳朵蹲在地上的罗兰被苟全发一把推倒,一颗飞弹从罗兰头上划过。

一时间流弹纷飞,两拨人马开始激烈的对击。

“你不应该来这!”苟全发说道。

心罗兰一把扯掉了苟全发的紫色面具。

“我就知道是你,这熟悉的声音!你才不应该来这!”

熟悉的声音?他们两个很熟吗?

来不及多想,苟全发将身上的防弹衣脱下快速给心罗兰穿上。

“赶紧离开这里!我护送你!”

明暗交杂的环境下,苟全发根本找不到对手,闪影一闪而过。

苟全发快速捡起地上的手枪将敌人爆头,他紧紧将罗兰护在身后。

一颗球状的物体滚到苟全发脚下,他一把将罗兰推开并环抱手榴弹,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他炸飞至天花板。

苟全发应声坠地,他的礼服被炸得破碎不堪,强大的体质让他硬生生扛下了这巨大的伤害。

他翻开朦胧的双眼,眨眼的功夫,他的瞳色和眼白全部变成了黑色!

所有的物体变得格外清晰……可是……唯独不见罗兰小姐!

“糟糕!罗兰小姐不见了!”

他四处寻找着罗兰的踪影,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拦在了苟全发面前,他一把抓住苟全发。

士兵用手枪对准苟全发的腹部就是一通射击,可是苟全发竟然没有事,子弹只是在他腹部上留下弹印。

苟全发体内的黑血在翻腾,四肢上的黑羽若隐若现,他一把将士兵撕裂。

对面的火力集中射击在苟全发身上,子弹如同棉花一样在打击着苟全发的身体。

“打够了没有!”

苟全发飞身过去抓起一名士兵甩倒一片敌人。

他看到了跑向出口的伯爷,苟全发拔身飞去,利爪生出。

伯爷瞳孔放大,苟全发一把将他掀倒在地。

就在此时,一辆破坦战车直接碾压冲来,苟全发被生生压倒在地,他的身体幻化成数片黑羽消失不见。

随着一阵爆炸声响起,破坦战车被一把无形的黑刃给斩爆。

苟全法跳出会场落在路边的报亭旁,会场周围已经被特种部队和直升飞机包围。

……

一辆红色的跑车急停在苟全发面前,车后留下两道黑色的车轮印,是罗兰小姐!

“喂!愣着干嘛!上车!”

苟全发单手撑着车门跳上了副驾,罗兰脱下高跟鞋,她裸脚踩尽油门。

一个加速,罗兰直接将身后的警车甩远,后面的追车只能看到跑车红色的尾灯。

闪着红白灯的警车紧随其后,直升飞机也向他们逃跑的方向追来。

“呼!刺激!”罗兰高声喊道。

苟全发看向罗兰小姐,她……没事就好。

苟全发突然捂住胸口,鲜血已经将副驾驶位染红,一颗特制的子弹终是射进了他强大的身体里。

罗兰还是时不时看向后视镜,当警笛声渐行渐远她才放心,她的目光停留在苟全发身上,此时她才发现这个猛男已负伤。

……

“少爷,你没事吧?”一名随从赶紧查验伯爷的身体。

伯爷坐在救护车旁喝着咖啡,他摇摇头,道: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他回想刚刚一幕,仍心有余悸,看着地上被撕坏的防弹衣。他在想,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怪物。

拍卖场外,救护车运送伤员,直升机还在头顶盘旋,警车在周围巡视……

百公里外,红色的跑车驶入湖中,湖水自动向两边分开。

心罗兰扶着苟全发来到一间精致的小木屋里,这个湖底的小屋相当隐蔽,敌人很难发现。

……

第二天晚上。

暖色的灯光映照在两人的脸上。

心罗兰站在卫生间门口看向躺在床榻上的苟全发,他已经醒了过来。

“他们……没有追来吧?”

苟全发捂着胸口支撑身体在床上坐起来,他唇瓣发白。

“你说呢?大哥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心罗兰说道。

她用毛巾搓着长发,水从发间落下打湿光滑的地板,她白皙的玉脚踩在湿漉漉的木制地板上。

苟全发对面的桌上胡乱堆着带血的纸团、镊子、药用酒精以及一颗中指长度的子弹。

“你会医学?”

“你说呢?”

罗兰白了他一眼,不是她及时救治,这家伙估计要被疼死。

苟全发掀开床单准备下床,罗兰赶紧上前扶住大伤未愈的苟全发。

“你只是干嘛呢?”

“没事,我恢复得很快,这种小伤根本不算什么,我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

“呵呵,看得出来,”罗兰揶揄道。

苟全发习惯性打开窗缝,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湖水。

“我们在水里?”

“嗯嗯,你猜对了!”罗兰点点头道。

她把苟全发扶回床上,她坐在床边,声音极尽温柔。

“大哥,别逞强了,好好歇着吧!”

苟全发点点头,他可拗不过这位小姐,看着包扎好的伤口和穿好的衣裳,苟全发忍不住问道:

“我这衣服是你换的?”

“怎么?你害羞啊?我还帮你清洗身子呢,要不然你身上怎么那么干净。”

罗兰说话的时候离苟全发很近,好闻的发香极尽魅惑,苟全发将身体挪远罗兰小姐,他得时刻保持理智。

“你……怎么会……出现在拍卖会?”苟全发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我就想看一下蓝荆巨力家族的公子长什么样,毕竟那家伙很有可能是我未来的夫君!你呢?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罗兰说道。

听到这,苟全发眼神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失落,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作祟,心情变得愈来愈失落,他就像失了魂一样。

罗兰用手指弹了一下苟全发的额头,她把发呆的苟全发点醒。

”你怎么那么傻啊,为了我要去刺杀蓝荆巨力家族的人!你可真勇啊!”

苟全发想要解释,可是罗兰没给他机会解释,他其实不是为了罗兰要去刺杀伯爷,他只是收到主人的指令去执行任务罢了。

罗兰自顾自地说道:

“我那天就是随口一说,你这傻小子还当真了,服你了。你是没见过那阵仗,坦克飞机都来了,你觉得你能杀掉蓝荆巨力·帅德琉泪·伯爷吗?小傻瓜!”

苟全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罗兰突然抓住了苟全发的手。

“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苟全发忽然心跳得厉害,“对不起……我忘了……”

他们认识不久,能说多少句话……就是那天在后花园说了好多话。

不过是罗兰小姐在说,他不过敷衍几句,他真的不知道说啥话了……

罗兰死盯着苟全发,看得苟全发心里发毛。

“不记得了……真的……”

苟全发不敢和罗兰对视,他努力掩饰着内心的紧张。

“公主万万不可……您身份尊贵……”

罗兰一点点逼近苟全发,她将阿发的头扭了过来,罗兰小姐姣好的面容映入苟全发眼中。

“还装傻充楞,明明还记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