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红尘作伴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3字
  • 2022-05-19 14:58:31

苟全发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希望这件事永远也不要发生……

达佛李看着沉默的苟全发。

“不是主人指派的目标就要抹除,我不是惜命,我只是希望你能有自己的独立思想。”

苟全发点点头,似乎懂得了一些道理,但又好像不太明白。

“我相信你不会杀了我,因为你有人杀手不应该有的感情,感激、怜悯……以及爱……”

达佛李希望这不是自己自我感动的戏码。

苟全发抓住了达佛李的手,两人像一对恋人一样相视。

“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保全你的。”

“你是神的孩子,你本不应该属于这个星球。以钢铁之躯比肩凡人。这本就是一件不应对比的事,因为你的战斗力数倍于凡人。”

达佛李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他似乎还有好多秘密没有告诉苟全发,或许苟全发身上本身就藏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坚信那个密旨了,密旨上写着凡间有四个神徒分化了女神的力量!而你……”

达佛李说了太多他不该说的事,他停止了发言,有些事还是要靠这个年轻人自己去探索。

听得云里雾里的苟全发问道:“师父,你说的那个女神是……”

达佛李冷冷地说出了那三个字。

“绝千秋。”

苟全发听说过这个名字,传说中灭世的女魔神,能清洗当下文明的高级女神。

苟全发身呼了一口气,他走向出口,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师父,我走了。两天后,我还要执行一项任务,集体大训练的事又要往后延迟了。”

苟全发从不说废话,感情发面的事,他不如师父那般感慨万千。

他只会完成当下的任务,这是他一生的宿命,他甚至停不下步伐谈一场……所谓的恋爱。

达佛李是他心灵导师,指引着他在无尽的深渊找到归途,可是深渊太暗,一点点微光连一方空间都无法照亮。

“小心点!”

苟全发身后传来了达佛李的声音,达佛李看着苟全发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

两天后。

入夜。

帝国时代礼堂上举办一个大型的拍卖会,各界的政要、贵族及商业大佬集聚一堂。

一名身穿黑色礼服的主持人站在灯柱环绕的舞台上拍卖一件稀世珍宝——天齐国的风神琉璃宝剑。

该宝剑出自天齐皇室的陵墓,经过多次倒手才流落到雾沙国。

主持人扭头看向舞台上的幕布,幕布缓缓落下,只见一柄三米高的长剑映入人们的眼帘。

风神琉璃宝剑被圆柱形的玻璃罩罩住,宝剑浸泡在不知名的液体之中,但是仍无法掩盖它剑身的光芒,只见风神琉璃的剑身镶着七颗拳头大小的宝石。

主持人介绍道:

“天齐的能工巧匠在冷兵器时代便打造了这柄神兵利器,据说它剑身所镶的宝石来自外天空,拥有无穷的潜能,有待科研人员发掘!”

主持人提高嗓门冲着麦克风喊道:“起拍价十万沙雾币!价高者得!”

场下的贵族和商贾都看呆了,如此宝剑,起拍价十万沙雾币着实有点低了。

“这宝剑若是再倒卖至天齐,还能捞一笔差价!”

“不在乎这点钱,拿来收藏也不错。”

“雾沙的战争机甲配上这把宝剑岂不是如虎添翼?”

……

场下的大佬议论纷纷起来,他们对于这个价位表示毫无压力。

“我出五十万沙雾币,”有人直接将价格抬高到五十万。

“我出三百万!”

台下忽然安静了起来,三百万这个价位已经很高了,没人愿意托大再抬高价格。

一名光头大汉玩弄着手上的板戒,他根本不在乎钱,他高声喊道:

“我出五百万!”

台下又陷入了安静,人们都觉得这应该是最高价了吧。

……

“一个亿。”

场下的大佬瞬间沸腾起来,一些举牌的贵族立马哑口无言,他们默默地把牌埋在了圆桌上。

一时间,人们交头接耳起来。

“这是托吧,胡乱抬价,这玩意值一个亿,玩闹吧!”

“这人是谁啊?”

“疯了吧,一把破剑值一个亿沙雾币?!”

“怕不是脑子进水了吧,有钱也没必要糟践吧!”

……

所有人都看向了喊出“一个亿”的人那里,23号圆桌的位置,举牌的少女朝着冲人们微微一笑。

一名身着考究的男子坐在少女旁边。年轻的男子冲着看过来的大佬们抱拳。

“诸位,不好意思了,本少钱有点多,花不完!”

“我靠,我没听错吧!一个亿?!”

主持人再次强调了23号圆桌客人提出来的价位。

年轻人站起了身,他整理了衣袖,金色的礼服上纹着帅德湾空中花园独有的标志。

“国之重宝,岂能流落外邦?”男子说道。

聚光灯照在了年轻人的身上,他留着一头金黄色的爆炸头,不屑的嘴角勾勒出邪魅一笑。

他便是蓝荆巨力家族的大公子,蓝荆巨力·帅德琉泪·伯爷。

“他是……”

“天齐国的人?”

“我说怪不得!”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应该是蓝荆巨力家族的贵公子。”

“只有蓝荆巨力家族的人才有如此财力吧。”

……

台下的大佬只能眼睁睁看着蓝荆巨力·帅德琉泪·伯爷一步步走在红毯上登台领“剑”,伯爷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钱能解决的问题,一般都不叫问题!

“一个亿一次!”支持人例行公事地喊道。

“两次!”

“三……”

“我出五千万。”

角落处的32号圆桌,一名身着黑色礼服脸戴面具的年轻人喊道。

那名年轻人抬起眼锋如刀的眼眸,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喊出了“五千万”的高价。

“呵呵,这是来搞笑的吗?”

“别人出的可是一个亿的高价!”

“五千万是什么鬼?”

人们忍不住嘲笑这位过来逗乐的年轻人,虽然五千万已经不算少了,可是人家出的可是一个亿啊!

连主持人都忍不住提醒道:“先生,价高者得,你出的这个价位并未超过一亿。”

戴着一张紫色面具的苟全发缓缓起身,这身黑色的礼服包裹着他健壮的身体,他看起来比平常更加高大威猛。

“我是说我出五千万中二币,可以吗?”苟全发说道。

他不是故意喊出这个数字的,因为主人给他的就是中二币,总共五千万中二币。

一块中二币可抵两块沙雾币,这就意味着苟全发出的价位是两亿沙雾币。

连伯爷都忍不住看向了那个戴着紫色面具的男子,那名男子微低着头,甚至有些腼腆。

“这位兄弟,你有那么多现金或者说银行存款吗?”

苟全发看着周围的人,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距在他的身上,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我带了现金来。”

说着,苟全发拍了拍手,十几名西装革履的保镖提着黑色的行李箱井然有序地进入会场,他们不断从外边拉箱进来。

主持人的下巴都垂在了地上,他高声挑起了场下的气氛。

“哇哇哇!天哪!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日真是首富云集,一把琉璃剑竟价值两个亿!”

……

工作人员们从保镖手里接过行李箱,一名工作人员冲着观众们打开箱子给大家观看里面的钞票,一沓沓钞票整齐有序的摆放在箱子里面。

一个个行李箱在后台被打开,工作人员使用一台台超级点钞机清点着钞票,保镖们站在一旁观看着。

伯爷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自己没必要为了一把价值未明的剑押上太多钱财。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苟全发此时观察着会场内的布置,十米厚五米高的承重墙注着铁水,一般的破坦型战车都无法撞开。

高处的狙击手隐藏在暗处,他们的眼睛如同鹰的眼睛一样盯着会场上的人的一举一动,每个人都有固定的“管辖范围”。

明处的保镖伪装成竞拍者观察着周围,他们是唯一可以携带枪支的人,只要有任何异样,他们就会掏出手枪或者冲锋枪解决掉恐怖分子。

进入会场时,所有的不归人都把武器交出来,他们目前的状态是要以血肉之躯对抗一群全副武装的对手。

苟全发的目光停在了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士身上,她冲着苟全发微微一笑,而后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高脚杯。

那是一名身穿粉色长裙,头戴纱帽的女士,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晃。

高贵的女士一口将杯中之酒饮尽,就像喝饮料一样,全无品尝的意思。

这是她一贯的作风,大大咧咧,不拘于小节的行事风格,却无法掩盖她自上而下散发出来的贵气。

是心罗兰小姐!苟全发心中蓦然一惊,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心罗兰张口想要喊苟全发,苟全发立马竖起手指抵在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

糟糕!自己戴着面具,怎么还被她认了出来?

苟全发忐忑不安地坐回自己的位置,这一旦交火,罗兰小姐她……

此时,一名礼仪小姐捧着一瓶红酒走了过来,她冲着苟全发微微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