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达佛李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0字
  • 2022-05-18 21:56:01

“这拳套影响我的发挥!让你尝尝我真正的拳头!”

教官带了那么多届不归人,这么牛逼的不归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竟然能扛下他一百记铁拳不倒。

他必须动真格的了!否则他这个教官就白当了,关键达佛李长官还在指挥台上看着呢……

教官看向了指挥台上的大叔,留着山羊胡面色蜡黄地男人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考核。

教官蓄力一挥,他冲着黑衣人血淋淋的腹部打去……这感觉,就好像打在了铁墙上。

只听得骨头断裂的声音,教官发出痛苦的哀嚎,而黑衣人始终没有眨一下眼睛,他转头看向了站在指挥台上的男人。

那名面色沉重的男人眉头舒展起来,他朝着黑衣人笑了笑,那是来自不归人首领的认同,这是这个组织最高的荣誉。

达佛李走下了台阶朝黑衣人走去,教官被扶上担架送往医院,为师多年的他第一次碰到这么猛的不归人,他的精神与肉体都倍受打击。

达佛李走近黑衣人,他把手搭在了黑衣人的肩膀上。

“欢迎回来!狗人!”

苟人脱下了面巾,他也朝着达佛李微微一笑,两人在阳光下笑得很开心。

达佛李是苟人的第一任师父,也是他的心灵导师,在他身上,苟人学会了不少东西。

自打苟人会双脚站立走路,他就被不傲送来较武场让达佛李训练,日复一日的魔鬼训练造就了苟人钢铁般的身躯。

达佛李教他使用冷兵器,教他识文断字,教他使用高科技武器……所有能教他的都教了。

“师父!好久不见!”

只有在达佛李面前,苟人才会主动说话,甚至放下警惕。

“好久不见!一出去执行任务就是个把月,为师都有点想你了!”

达佛李使劲握住苟人的肩,这小子的肌肉又健壮不少,肤色也更深了。

“随我出去走走吧!”达佛李说道。

他背着手走在了前方,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苟人紧跟师父身后。

他们经过了一座座防御塔以及战壕,这儿的建筑设施模拟真实战场,让新手们提前适应战场环境。

两人来到一座高大的建筑面前,玻璃门自动打开,走上电梯,两人来到了顶楼。

漆黑的顶层伸手不见五指,达佛李摸向了门后的开关,当一排排灯柱亮起,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坟场。

这是“不归人”们的坟场,这儿不分位列尊卑,所有人都杂乱无序地埋葬在这冰冷建筑的最高层。

有的墓碑前面挂着鲜花,有的墓碑前面摆着腊肉,有的墓碑前面挂着性感女郎的照片,这都是按照死者生前的喜好安排的。

他们生来就是杀手,但是没有人剥夺他们的情绪与喜好,只是他们不愿表露出来罢了。

苟人小的时候就进入了不归人组织训练,这里有很多和他同龄的小孩,可是如他一样长大成人的寥寥无几。

他们生来就是为杀戮而存在,如果没有超人的体魄,没人能在这如同炼狱一般的环境生存下来。

“只有这儿才不被人监控,这是国家对于我们这帮人最人性化的地方。有能耐的人墓碑上就有序号,没有能耐的,训练未干果就死去,连名字都没有。”达佛李说道。

两人朝着坟场的尽头走去,还有很多未埋葬尸骨的空坟,苟全发愣了一下。

他看到了一座空坟旁边竖立着一块有名的墓碑,他看向了达佛李。

“发什么愣,这是我的墓碑。”

达佛李满脸笑意,他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他早就想躺在棺材里或躲在骨灰罐里休息了。

“为什么不给我留一座墓碑呢?”苟全发说道。

“你不可能死得那么快,相信我!”

苟全发掏出了一把刺刀在一座空坟上刻了三个字:苟全发,达佛李愣了一下。

“我不配拥有名字吗?”苟全发说道。

达佛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是……你配!你是目前为止最优秀的不归人,可是……你什么时候改的名?”

达佛李很好奇“苟全发”这个名字的由来。

“呃……昨天,一个女孩给……我取的……名字。”苟全发支支吾吾地说道。

“你谈恋爱了?你说话虽少,但是很少口吃!”

“没有,”苟全发回答道。

在苟全发的思维中,男女之间的交合才算谈恋爱,他和罗兰小姐……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这就好,我可听说你昨天受皇帝的邀请入宫赴宴了,该不会是玛瑙妮莎公主吧?对于我们这种身处深渊的人来说,和公主谈恋爱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你可要想好了。”

“想好了,”苟全发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她?”

“师父,呃……这……不是有点,应该是多那么一点点。单纯的喜欢,并非男女之间那种。”苟全发生硬地解释道。

在这个如师如父的男人面前,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坦露心扉。

达佛李扶额叹息,这家伙说话怎么那么理智啊,给人一种聊不下去的感觉。

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会有女孩子喜欢他这个闷木头!

“你是我见过最像杀手的杀手!”达佛李说道。

“你是我见过最不像杀手的杀手!你的话有点密!”苟全发回答道。

达佛李静静地看着苟全发,他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因为这句看似挺幽默的话是从这个面若冰霜的家伙嘴里说出来的,他的嘴边都冒着寒气!

即便如此,达佛李也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狗人只是不想表露自己的情感。

达佛李继续说道:“一段沉重的感情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的,身无分文的你承受不起。”

“知道,”苟全发点头回答。

达佛李对狗人的回答感到失望,他身上毫无斗志,没有对爱情的向往,没有对新生活的憧憬。

他的人生实在是糟糕透了,都是自己把他训练成一个忘记感情的杀手,达佛李为此感到愧疚。

狗人……不,苟全发应该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渴望爱情,期待美好的生活,他不应该这样麻木不仁。

达佛李安慰道:

“可是身无分文的你有巨大的欠款额度,因为你的信用很好!”

“你说的话太深奥了,我听不明白……”

“勇敢去爱吧!我是说如果公主也爱你的话……因为双向奔赴的爱情是异常甜蜜的!”

“是吗?”

达佛李点头道:

“是的!今天我又给你上了一课,这是远比战场还恐怖的情场,会让人意志消沉,亦可以令人斗志昂扬!”

“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跟昨天一样开心。你是我心灵的导师,指引我前进的灯塔。”

“这是你的心里话吗?”

苟全发点头道:“是的!”

“哈哈哈哈,我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像两老娘们似的聊天,说出来真会让人羞红脸!”

“不好吗?”

“好好好!”

达佛李看到了苟全发脸上久违的笑容,他拍了拍苟全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

“不归人以后就归你了,还有……小心不傲!我教了你很多,可是唯一没有教你的是识人术,我不想你一直成为别人手中的刀!”

“主人……他……”

苟全发从未想过忤逆主人,在他眼里主人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赐予了自己生命。

可是苟全发对不傲没有一丝感恩……更多的是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可是谁又能想到呢,神像会崩坍,当苟全发心中的旧神被新神替代,他会弑神!

“给肉吃就是主人?但如果他在你的肉里掺了毒呢?”达佛李说道。

苟人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主人不会害自己,亦如他也不会爱苟全发。

“是不是你主人指派给你的目标,你就要抹除?”达佛李突然问道。

苟全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是的!”

虽然已经有一个例外了,可……那仅仅是一个例外罢了。

“在你心里,不傲的地位要远高于我?”

达佛李抛出了一个令苟全发感到为难的问题。

苟全发想了很久,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

“不是……在我心里,你的地位和他一样重要!”

“那么那个女孩呢?”

“你说的是谁?”

“玛瑙妮莎·皮嫣·心罗兰!”

苟全发犹豫了一会,“她没有你们两个重要!”

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女孩如何取代师父和主人的位置?苟全发觉得这个逻辑根本不通。

达佛李摇头道:

“不,她远比我们两个重要,你犹豫了,你心中的天秤朝她那边倾斜。”

达佛李打算掰开苟全发心中那颗逐渐萌芽的种子,因为苟全发第一次违背不傲的指令救回了他不该救的人,说明那个人将是改变他一生的人。

达佛李继续说道:“如果有一天,不傲让你把我抹除掉,你会不会把我也给抹除?”

苟全发看向了达佛李,说:“主人不可能把你抹除掉的,他没有那个理由!”

“我是说如果,如果呢?”达佛李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