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网络公投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90字
  • 2022-04-18 02:39:50

怒不可遏的刘离抄起脚下的拖鞋丢向了史克朗,脚下的脚铐发出碰撞的声响。

“我杀了你这个墙头草,你敢背叛我!亏我们还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出卖我!”

拖鞋不偏不倚正中史克朗眉心,史克朗拣起拖鞋向法司告状。

“法司大人!刘离在大堂之上公然袭击公民!我……我建议对他处于极刑,剥夺他贵族身份!还有……对他进行物理阉割!”

法典大人挠了挠头。

“我没看到。”

“卧槽,这你都没看到吗?媒体朋友们都看到了!”

一旁的媒体记者纷纷点头。

尼蛇治不想理会这个跳梁小丑。

“我刚才低头看卷宗,没注意到。”

“法司大人,我要举报!他不仅在神圣的乌灭霍宫朗诵淫秽诗句,他还在备战时偷看成人杂志!”

法典大法司怒拍桌案,他实在受不了这“乌鸦”嗡嗡地叫。

“行了!闹够了吗!你当这里是你家楼下的菜市场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现在还没到证人环节,请你不要扰乱法场秩序!警卫,把这位病友轰出去!”

“卧槽你#@的刘离,老子诅咒你下地狱,逞你✘+@的英雄,你儿子没小#%+✘”

史克朗骂骂咧咧地离开了观众席,他在警卫的“护送”下走出法场,临走前还朝刘离竖了起国际通用告别手势。

“狗杂种刘离,你完犊子了!芭比Q了!?……狗……杂……”

污言秽语传入刘离的耳里,他不想像个泼妇一样骂街,好歹自己也是有头有脸的贵族。

他算是看清了现实的阴暗面,众叛亲离,没有一个信得过的。

真是树倒猢狲散,衰到爆了!

可谁又能知道呢?

守护骑士的不一定是一杆长枪,也有可能是策马提刀的公主。

在“骑士”至暗时刻,总会有一名身披铠甲、威风凛凛的公主穿破黑夜,朝他策马而来。

刘离含泪将奶奶的信件撕碎塞进嘴里,他要永远记住这最耻辱的一刻。

“我要抗议!”刘离喊道。

“抗议无效!”

“我丢,我还没说抗议什么呢?”

“就当你说了,”

法典大法司毫不客气地回怼。

“卧槽你#%✘@”

“藐视法场,依律最轻杖毙,最重杖毙后鞭尸!来人,大刑伺候!”

刘离被法司大人的这一套操作吓傻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刘离左右观之,两名警卫搬出一个比他头还粗的法杖,这一下就得让他皮开肉绽、青筋暴起的节奏啊……

“不是吧大哥,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来真的?”

“至高法场之上,从不玩虚招!”尼蛇治回道。

只见又来了两名彪形大汉将刘离摁在地上令他动弹不得,他们准备施刑,

“你们敢打我!我可是蓝荆巨力家族的独子,帝国最高统帅候选人!喂喂喂……哥,我开玩笑的……我怕疼,你别打我……”

刘离洋相败露,连语气也软了下来。

“我可没开玩笑!”尼蛇治冷面道。

他倒想让尊贵的蓝荆巨力家族的人尝尝苦头!

“行刑!”尼蛇治一声令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刘离大声喝止了警卫!

“等等!你们不能打我!依照军规,你们不能当堂对帝国最高统帅的候选者施以酷刑,除非得通过网络公投!”

“有这规矩吗?你自己编的吗?”

就在法典大法司准备继续施刑时,法文大法司在法典上还真找到了这条法律条文,他伸手拦住了尼蛇治。

“哥,好像真有这条法规,我们还真不能直接对最高统帅的候选者施以酷刑。”

看到台上的三位法司交头接耳、犹犹豫豫的样子,刘离露出了狞笑。

想要打老子,莫得商量!

法典大法司努力保持微笑,他清了清嗓子。

“也好,那便进行网络公投!我倒要看看,是你的人气高还是我的法杖重!”

说罢,只见四五名执法人员将一台投影仪抬上法场,三位法司挪开了中央位置,中央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投票页面。

上面跳出了一段文字:

“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获罪受审,现藐视公堂,应处于极刑。念其为帝国最高统帅候选人,酌情进行网络公投……”

“支持当堂杖毙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者请扣1进行投票,反之扣2进行投票。限时40分钟,全程网络直播,绝无偏袒!”

刘离小嘴一歪,他的奸计又要得逞了,幸亏他平时没少在社交网站上发表实时动态。

他的社交账号早已获粉破亿,简直火得不行。

像他这种红炸的流量明星,又帅又能打,谁能不爱?!

尼蛇治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幼稚的行为,但既然法有明文规定,便从之。

不一会儿,所有的社交网站和政府官网甚至于至高法场的官网上都出现了一条审判简讯,所有人都可以投票表决是否杖毙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

此时,刘离才开始他真正的表演,他对着实时摄像头大声叫唤着。

“亲爱的粉丝们!我现在处境很危险,我不需要你们给我转账3百块,你们只要动动你们的小手!”

“给我扣一,帮我免除杖责,我不是怕疼,我只是怕你们心疼!”

说时,他还朝着镜头比心卖萌,差点把尼蛇治给看吐了。

“肃静!刘离!你这是在干嘛?这里是神圣的至高法场,不是你直播的房间!请你注意你的仪态,再怎么说你也是帝国最高统帅的候选者,如此奴颜婢膝,真是有辱斯文!”

刘离转眼看向高高在上的法司大人,他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得亏跪在台下的人不是他。

老子都快被杖毙了,还要装成个高风亮节的英雄吗?

刘离摊开手掌道:

“网络公投不能拉票吗?好像也没有这项规定吧?”

见尼蛇治无言以对,刘离又开始卖力地表演,他对着镜头哭丧着脸。

“可爱的法司大人对我可真是呵护有加,待会请我吃完板子又吃夹子,今儿我算是吃得饱饱的了!”

“你们要好好生活哦~哥哥要去美丽的天堂当最帅的天使了!哥哥永远爱你们呦~”

刘离夸张的表演无不震撼着在场的人!

当日那个大敌当前面无改色的英雄汉,竟有如此矫情的一面!

“你们要好好学习~好好上班哦~不要为我扣1哦!”

“你们千万千万……不要浪费一秒钟的时间!给我扣1哦!”

刘离瞳孔里充了血丝,他的脸贴在镜头上,面目狰狞且扭曲。

此时,国内外的各大论坛、群聊、政府官网一时间炸开了锅,议论不止。

营销号上更是立即贴出博人眼球的标语:

“为何天齐国的大英雄会如此奴颜婢膝?”

“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歪曲!”

“天齐国至高法场的审判!蓝荆巨力家族长公子最新动态!”

网民们纷纷发表自己的见解,袒护刘离的粉丝在此刻心碎不已。

“哇~真的是我男神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

“哥哥这是怎么了?好害怕失去哥哥啊!怕怕~”

“他就是前段时间很火的行走的艺术家吗?”

“这么帅的人,你们怎么忍心打他小屁屁呢,太残忍了!”

“拜托,大姐,那是杖毙!不是在拍你小屁股,赶紧扣1吧,我也不舍得他死,毕竟又帅又能打!”

网上评论四起,当然,还有一些反对的声音。

有些人对刘离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大有大丈夫应当生如夏花,死如泰山的意思,不能因为要苟活而跪地乞饶。

“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刘离就是我们男人的耻辱!”

“不就是一死吗?有这么恐惧吗?”

“怎么会有那么怕死的人啊!”

“我小时候死过一回,我完全不怕!”

“我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给他一刀!”

“靠北啦,这人真恶心。”

“我扣2,反正我就想让这吊人死~”

“看他那卖萌的蠢样就不像好人!”

“骗女人同情心的花狗罢了。”

“这臭狗说话好恶心啊,油腻的大叔!”

“咦,这人还装嫩,恶心心,必须扣2~”

……

不仅是线下炸开了锅,法场上的观众们都忍不住议论起来。

赞许和贬低的声音如潮水一般涌入刘离耳中,可是他丝毫不在乎。

只要能活着走出法场,他势必要一洗耻辱!

没人会真正心疼刘离,除了她……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

一名妙龄少艾吊着二郎腿坐在观众席边缘的位置上。

她手里抱着一只灰色的小熊,另一只手捧着薯片袋。

少女长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那是一对象征尊贵的赤瞳,她戴着粉色的棒球帽,一身宽松的嘻哈装配蓝色的超短裤。

女孩柳眉拧紧,她收起了白皙的大长腿。

棒球帽女孩将薯片和小熊交给了身后戴着黑超眼镜的保镖,而后疯狂地在手机屏幕上敲击。

……

尼蛇治忍不住看向屏幕上的投票页面,扣一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一百万,而扣二的只有一万不到的人数。

看来这小子的美男计奏效了,这局他赢定了……

此时,尼蛇治身后的礼仪官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他朝着尼龙治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淡定点,他不可能赢的,除非他有一个国家的人支持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