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苦恋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01字
  • 2022-04-18 19:52:50

在破旧的教会里,残破的神像下,占卜师的注视中。

蒙着头纱的心罗兰缓缓抬起眼眸,她深情地看着一脸羞涩的苟全发,缓缓说话。

“我愿意!”

那一刻……苟全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苟还是无法接受心罗兰小姐已经结婚生子的事实……

“喂!老爷子!搞完了没有,差不多行了。”

跪了半天的刘离看到苟全发又突然不说话了,他赶紧示意老苟把流程走完。

“老大哥,可别再弄什么洞房花烛什么的,你俩还在这呢,怪害臊的。走个过场,弄个简单仪式就行了,回头我再给瞳瞳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一会狱卒来了,我们就凉凉了!”

刘离的话打断了老苟的思路,他从往日的回忆中惊醒过来。

“行行行……那就先这样吧……”老苟回答道,他眉眼间难掩忧郁。

刘离早早站起了身,他伸直懒腰,老这样跪着怪累的。

被审的时候也是跪着,现在到这儿了还得跪着,没完了。

“你爷爷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怎么老是话说到一半就发呆?”刘离低声询问李诺瞳。

“别乱说,老苟好着呢,他一个人打你十个都不成问题!”李诺瞳回答道。

刘离上下打量着老苟,此人骨瘦如柴,双眼空洞无力,看起来也不像什么绝世高手啊。还一个人打十个不成问题,想啥呢?

刘离看着钻戒上的字产生了好奇,他对老苟说道:“老大哥,问一下,这钻戒上的字是什么意思?”

老苟收了收神,他吞吞吐吐地解释。

“没别的意思……我之前在一户贵族那拣到的,一个全字和一个心字,连起来应是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的意思……”

“还有此等好事,你告诉我是哪家贵族落的,我回头也去那家定点蹲守。”

刘离才不会信老苟的鬼话。

“不过这玩意看起来像真的一样,甚至比真的还要名贵,单看钻面就知道不是普通工匠能刻制的!”

“假的……不对,真的……百分之八十真的,比市面上的钻戒假了一点!但是你得好好保管好它,它比你的命还重要!”

老苟显得有些激动。

“你紧张什么,我是那种好财如命的人吗?就算这玩意是假的,我也会好好保管它,毕竟这戒指可是我和瞳瞳的定情信物。”

刘离心满意足地把手上的戒指取下放进口袋,可不能被那帮贪婪的狱卒看到,否则就会被抢去充公。

一旁的魁武满脸嫉妒,他真后悔没有娶诺诺,否则拿到戒指的人就是他了!可是……老苟也没给他这个机会啊!

刘离见魁武一直盯着他看,怪不好意思的。

”行了,小舅子,别看了。等你以后结婚了,你也会有的!加油!以后啊,咱就各论各的,我管你叫小舅子,你管我我叫小刘!”

“滚滚滚,谁你小舅子!”魁武骂道。

此时,李诺瞳拉了一下刘离的衣角,说了一句。

“刘离老公……”

刘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自个的鸡皮疙瘩都全部起来了,他连忙躲开李诺瞳。

“别……别这样,老……老丫头,我瘆得慌!我是说……咱暂时先以名字相称行吗?你得让我缓一下,咱这是闪婚,我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适应!”

“好的……”李诺瞳害羞地低着头。

一旁的魁武抓住机会就开喷:“合着你不乐意娶诺诺是吧?那把钻戒给老子吐出来!”

“行了行了,别吵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省得被狱卒发现,我们明天再施工!”老苟发令道。

老苟单手将石板推回原处,然后再用枯草和湿泥做一层掩盖,秘密通道又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四人朝着洞外走去,并把沿途的泡泡糖取了下来。

走到刚才施工的石壁处,李诺瞳停下来,她一把拉住刘离。

“行了,我们在这儿歇着吧。”

“为啥?”刘离问道。

“我俩还不能走,我们被禁足了,只要一走出洞口,我们脚上的特制镣铐就会发出红色警报。”李诺瞳解释道。

“这么高科技的吗?”

刘离低头看着脚踝上的环形脚镣,边缘处闪着绿点。

他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是“戴罪之身”,不能离开这“监牢”,刘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苟和魁武离开山洞。

魁武和老苟走出洞外,守卒还在酣睡,一副睡得不省人事的模样,装弹的枪支抵在狱卒的下巴处。

……

寂静的洞内阴冷无比,一盏油灯将两人隔开。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多幸福!”

李诺瞳看着对面的刘离。

“呵呵,老子不说话。”

刘离苦笑了一声,为什么要让他跟这个丑女“共处一室”呢?这是上天对他的一种惩罚吗?

“幸福?你还幸福呢?这么恐怖的环境亏你还说出来幸福二字!黑不溜秋的,太瘆人了,还这么阴冷!”

李诺瞳呼一口热气到掌中,她搓了搓手,确实有点小冷。

“你用灯吗?”刘离提了一嘴。

“不用,你拿去吧!”

李诺瞳看出来刘离想拿油灯取暖,她将中间的油灯推近刘离,灯光一下子照亮了刘离,而诺诺则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然,我跟你说,我不是胆小,我只是不习惯睡觉的时候看不着光。就算我当年带军外出征战露营时,我也是开灯睡觉的。一是以防敌人偷袭,二是我习惯开灯睡觉,这是我的职业习惯!”

刘离的这波说辞显得有些牵强。

“你不用向我解释,我相信你!”

“谢谢啊……”

刘离有些无语,谁向你解释了?

李诺瞳半靠在墙壁上看着对面的刘离,此时的她根本无心睡眠,这么帅的男人坐在对面,怎能入睡?

刘离将油灯拉近,这样会使他更暖和些,他半躺在地上准备休息。

“你还带兵打仗啊?你是将军吗?”

李诺瞳很好奇刘离的身份。

刘离将身子转过去假装没有听到,他打起了呼噜,他可不想跟这丑女有过多的交集。

“是什么样的将军呢?是空军还是海军?还是陆军?我恐高,我可不希望你是空军,这样以后你就不能带我去坐战机翱翔苍穹了!”

这丫头自言自语的能力还挺强,刘离一脸无语,他缩了缩脖子。他真想把耳朵堵上,他不想听这天真的小丫头说一句话。

刘离缩成一团还是感觉不到暖和,这么阴冷的环境,辗转反侧的他根本无法睡着,无聊的他还是搭腔了。

“说出来吓死你,老子可是海陆空三军统帅,天齐国最年轻的三军统帅!嘿~说了你也不懂,你就是村妇一个。”

“哇,你这么厉害!想不到我的男人还是一个大英雄!”

李诺瞳表现得很激动。

“嗯……我确实厉害……但你能不能把‘我的男人’这四个字去掉……我不想听。”

“好叭……我的老公真是一个大英雄!”

刘离转身看向了黑暗处的李诺瞳,他真想给她来上一巴掌,这女的怎么听不懂人话啊!

真怕晚上睡着的时候被这个丑女给强……

刘离赶紧岔开话题道:

“你和那个老苟是什么关系?他是你爷爷?还是你父亲?”

“呃……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小时候我管叫他爹爹,他不许。我叫他作爷爷,他也不许,他只许我叫他老苟。”

“我自打我懂事我就在暗里礁监狱了,是老苟教会了我识文断字和习武,他还告诉我外面的很多新鲜事物,说以后出去了别被吓到,哈哈哈哈……老苟是我最亲的亲人!”

说着,李诺瞳有些黯然神伤,她还没有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呢,她真想知道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是不是如老苟说的那样,有很多新奇的事物。

“呵呵,还教你习武?意思是说这小老头有两下子,他很能打喽?”

刘离呵呵一笑,听这小丫头说话的意思,这小老头还是个文武双全的高人?

“我跟你说,之前我们监牢有一个狱霸,足有两米高,那胳膊比你的脑袋还大。”

“那时候,他摸我屁股,被老苟看到了,老苟只用一根牙刷柄就将狱霸给穿喉了!当时那血滋啦就喷出来了,两米高的大汉应声到地!”

李诺瞳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她仍心有余悸。老苟不仅杀死了那名狱霸,还把围攻而来的十几名犯人也给打趴了,当时所有人都被吓得连连后退……

因为老苟本来就是因为杀人而入狱,加刑也还是无期,无可奈何的狱警只能把他吊起来打。

狱警打了老苟三天三夜,警棍都断了几根,老苟叫都不叫一声。三天了,他滴水未尽,油盐不食,硬生生扛了下来。

当狱卒将他拖回监舍时,老苟已经被打得不成人样,背上大块皮肉都脱落下来,令人不忍直视……

刘离把手放在脑后当枕靠,血腥的画面他见多了,他可不会被这小丫头的只言片语给唬住,权当她是在吹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