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牢狱之灾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19字
  • 2022-04-18 19:25:35

“不用看了,走程序的事我知道,”刘离表现得异常淡定。

“请交出你的武器!”

刘离起身下床,他将那本看了一半的成人杂志交到了逮捕员手上。

“这……”

“这就是武器,在这病房里边,我拿啥武器?”刘离调侃道。

“那劳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逮捕员说话很客气,主要碍于刘离的身份,甚至不敢主动上前给他戴手铐脚镣。

……

至高法场下属的秘密监狱里。

一个帅得流泪的男子发出阵阵哀嚎,电流从锁链蔓延至刘离全身,他还是第一次经受这种极刑。

刘离看着手腕上那若隐若现的限神锁,要不是有这玩意,他早就挣脱束缚大干一场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国家会这么对他。

“没人性啊!”

……

四个月后。

历时五个个月的监禁和审判,刘离已经变成了一个瘦巴巴的老爷们,他胸膛干瘪,面色惨白……

他的罪证堆满三大车,人证、物证、视频、录音录像、纸质证据等等,每一个证据都证明着他十恶不赦的罪行。

被判流放的刘离站在遣送崖上,他望着崖下无尽的深渊,不觉双脚打抖。

前来送行的孙苟目视着已跌落神坛的刘离,心中有种说不明的滋味。

“谢谢你啊,大律讲,你讲的很好。下次不要再帮别人打官司了,会死人的!”刘离揶揄道。

“你到下边就好好做人吧,不要再当统领了!”孙苟捏了捏刘离的肩膀。

刘离点点头,悔恨的泪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以后,我会报答你的!”刘离恶狠狠地说道。

”放心,不会有以后了,你以后不会遇到我了。”

……

此时,执法人员让开了一条道并转身回避。一个大人物来了,是心罗兰殿下。

刘离看到奶奶来了,心头有种说不上来得滋味。

心罗兰紧紧抱住了爱孙,镣铐加身的刘离把抬起的手缩了回去,他不能把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

“奶奶,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离离,你放心,现在已经成立专案调查组调查你的事了。相信不久的今天,你就能洗刷冤屈!”

“呵呵,拉胯的调查组……”刘离低语道。

“调查什么?真正的掌权人已经无法容忍蓝荆巨力家族的统治了!以前我们就是是这个国家的神,现在……就是垃圾……呵呵。”刘离自嘲道。

心罗蓝扇了一巴掌在刘离的脸上。

”住嘴!我不允许你这么贬低家族!”

“您的决定使我万劫不复!”

刘离不免有些怨念,要是奶奶执行果断,他们完全有机会扳回败局。

冷静下来的心罗兰说道:“有些决定是无法左右的,这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

“政治角斗的游戏,已经不分对错了。”

刘离比谁都明白,却比谁都糊涂。

“奶奶很高兴你的智商还在线!”

目送走奶奶和孙苟,刘离心中还是有些许不舍……他呼了一口大气,是时候面对残酷的现实了!

“谢谢你带我来这,看这么风景优美的地方!”刘离对身旁地执刑者说道。

面无表情的执刑者根本不想搭理这货,他只想干完这活,早点打卡下班。

“你说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能活得了吗?”刘离继续说道。

“应该活不了。”

执刑者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把脚下的石头踢下去,一点回声都没有。

刘离看了一眼执刑者的肩章,只是中士军衔,离自己的最高统帅还差一两座高峰。

“能给我点支烟吗,严肃的中士阁下,你是来送刑,不是来参加的追悼会。”

“戒了吧,抽烟对你没好处,”中士简单地回应道。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他抽出一支香烟给自个点上,完全没有要给刘离的意思。

“您抽烟的时候特别像一名睥睨天下的君王!”

这还是刘离第一次拍别人马拍,这拍马屁的功夫还是和史克朗学的。

“这话不可说!”

中士将抽了半支的香烟塞进了刘离的嘴里,要是让皇帝陛下听到了,下崖的就是他。

刘离顾盼自雄地抽着小烟,气势还是没有变,当过雄鹰的男人,连展翅时都带着风的味道。

“我希望你接受电刑的时候也会这么潇洒。”

“能见证神跌落神坛,你也不枉此生啊,哈哈哈。”刘离苦笑道。

“差不多行了,别装逼了,把烟掐了,一会儿让别人看到也不好。”

“不好意思,我这与生俱来的幽默感。”

不一会儿,又押来了一个犯人,这个犯人看着还挺面熟。

“我干你@#,刘离!”史克朗一来就破口大骂。

刘离冷笑一声,想不到往日亲如手足的兄弟会恶语相向。

“你这个扫把星,怎么跟长官说话!”

“你已经被剥夺所有爵位和官衔了!哈哈哈……还长官这长官那的!”史克朗嘲讽道。

刘离朝史克朗走近,执刑人员赶紧将两人隔开,生怕他们在崖上打起来。

刘离沉默了一会儿,他目视着旁边的中士,像一名长官在审阅部下。

刘离开口说道:“给他也来支烟吧,中士阁下!”

这命令的口吻听着却不是很高傲,因为刘离的语调很轻。

中士愣了一下,他不自觉地摸向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刘离这该死地领导气息……

史克朗接过烟的时候还一脸错愕,这家伙是怎么了,转性了?

他贪婪地抽了一大口,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刘离,这……家伙……?

“别以为你这样我会感激你!”史克朗说道。

刘离沉默不语,恩恩怨怨何时了?不如两两相忘于崖边。

执刑人员将两人的脚镣手铐都换成了新的,上面还有编码。

“我们这是去哪?”刘离问道。

执刑官回道:“你俩不在一块,你去北洲的暗里礁。”

“那的县长以前是我小弟的小弟的手下!”

刘离舒了一口气。

“哥……哥,我去哪?”史克朗赶紧凑上前询问。

“北洲的燕山楼!”

“我去,我那也有熟人!我表姑的堂嫂的姐姐的舅舅的情人的二大爷是守卫军十二队队长!”史克朗说道。

两人被推进了牢笼,那是一个竖立的猪笼,上面有编号。刘离的编号是9538,史克朗的编号是9537。

”顺风顺水,顺财神!蓝荆巨力之神保佑!”刘离默念道。

执刑官将史克朗的牢笼装入一个弹射器内,而后引火发射,史克朗就像一个疾速的飞星一样消失在了远方。

“卧槽,这么刺激的吗?我也要上这个弹射器吗?”刘离问道。

执刑官一脸严肃,他检查了一遍刘离铁笼的防护装置。

“你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下去就完事了。”

执刑官用力一堆,装着刘四的牢笼便直线下坠。

“卧槽!哈哈哈哈……刺激!……想不到我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也有今天啊!!”

随着一声声猿叫从崖下传来,代表着一位雄主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光辉的前半生就此落幕,同时也预示着一个苦逼的诞生,英雄的故事才刚刚拉开序幕。

……

刘离没想到的是这下坠的时间这么长,他足足落了一天的时间,他的嗓子都麻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叫唤了。

远处的平地上,轰的一声巨响,一个铁笼带着一个人落了下来。

“来新人了?“

“看样子是个小白脸!”

“细皮嫩肉的,我喜欢!”

“真俊!”

……

悬崖壁上的牢房里,犯人们显得异常兴奋,这儿已经好久没有来新人了。

一群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牢头和他的小喽啰杂兵们。

一名狱兵将铁笼打开,刘离已经在里边睡着了。

“喂!臭狗,醒醒,到家了!”

狱卒用脚在刘离脸上挪蹭,刘离被一股酸臭味熏醒,他抬头目视狱卒。

“呃……到家了吗?饭菜备好了吗?”

刘离伸了一个懒腰。

狱卒可不惯着刘离,他上前就给刘离一巴掌,而后又是皮鞭伺候,疼得刘离嗷嗷直叫。

“这皮鞭好吃吗?”狱卒恶狠狠地说道。

“你……卧槽……”

刘离起身想反抗,却被另一个狱卒用甩棍击弯了膝盖,刘离跪在了地上,感觉耻辱无比。

两名狱卒像拖牲口一样将刘离拖进一个潮湿的牢房,牢房里露出了一双双眼睛,他们像鬼魅一样。

刘离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他以后的狱友了……

狱卒将一件破烂的囚服丢进牢房。

“麻溜点穿上,不然有你好受!”

刘离慢慢地拣起地上的囚服,他强忍着腹中的酸苦将衣服披上,见到刘离老实了,狱卒这才离开。

“你好啊,9538!”

一名老者率先发话,他看到了刘离囚服上的编号。

“呃……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刘离直起身子看着他对面的三名狱友。

刚才说话的是一位白发老者,他的脸上有颗长毛的黑痣,长得简直……不堪入目。他的手背上有一个五角星刺青,像是某个组织的标记。

另一个是一个大胖子,他像个巨熊一样坐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