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芸芸躲众生

  • 芸芸躲众生
  • 盘须少女
  • 3082字
  • 2022-04-18 18:41:19

“堂下何人!”

法典大法司喝道。

威严的声音从刘离头顶压来,他小嘴微微往上斜,颤抖的声音中带着丝丝不屑。

“我……蓝荆巨力家族的长子,帝国最高统帅候选人,破星战舰指挥官,三国联军临时统帅,乌灭霍行动总指挥……”

“行了行了,别说那么多噱头,直接报你名字!”

“帝国三大神力之首蓝荆巨力之力,尊贵的蓝荆巨力家族的独子。我!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你们的男神!”

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高昂的声音回荡至高法场,他仰起高傲的头颅,良久不能平息愤怒的情绪。

中二琉璃塔星。

天齐国。

帝国最神圣的至高法场之上,法文大法司、法典大法司、法治大法司三者同堂,象征着帝国最高的审判力。

堂下的刘离跪在被审席上,这个帅得令人窒息的男子留着一头银黄色爆炸头,忧郁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长着浓眉小眼,赤色的瞳孔中有着不加收敛的傲气,眼锋如刀般锐利。

刘离小麦色的肤色无不显示着他健康体格,年纪轻轻的他留着络腮胡,作为帝国最高统帅的候选人,他不能让别人觉得他太稚嫩。

刘离沉吟道:

“每年桃花开的时候,你们总会记起一个人,他不是英雄,而是一个为国家而战却背负罪名的——傻子!”

“行了,不要装忧郁哥了,你所犯何罪!”

“呵呵……呵呵……哈哈哈……”

刘离一阵苦笑,翻了一下的自己的罪状,离谱的罪名令他发出阵阵狞笑。

“刘离,肃静!保持严肃!”

居中而坐的法典大法司忍不住怒斥刘离,他最不能容忍这种纨绔子弟的狂妄。

“好了,我一时没忍住,不好意思……”

“请端正你的态度,这里是帝国至高法场,不是你的帅德湾空中花园!”尼蛇治说道。

刘离正了正音,念着罪状上他认为子虚乌有的罪名。

“我犯下了叛国罪、违背和平罪、破坏罪、擅权罪、不听指挥罪……”

“等会,我不就是战场最高指挥官吗?何来擅权罪和不听指挥罪?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闭嘴,你把尊贵的皇帝陛下置于何地!继续读!”

法治大人打断了刘离的话。

“行……你说啥是啥……”

刘离气得嘴巴都歪了,他颤抖地撩拨一下他那象征尊贵的银黄色头发,继续念。

“等会……淫乱罪又是什么玩意?”

尼蛇治解释道:“有人举报你私生活不检点,在乌灭霍宫朗诵淫秽书籍。”

……

就在审判流程还在继续时,守卫给三位法官大人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一百公里外海陆空三军集结,大有大军压境的气势!

法典大人抬头看向了刘离。

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帝国最高统帅候选人的实力!

想要审判一头狂狮,却没有适当的牢笼……

“怎么了,三位法司,请继续啊?”

刘离的眼神已经起了变化,他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如同君王观视蝼蚁……

芸芸众生在他目中不过一吹即散的黄沙!

刘离露出了那帅得令人窒息的笑容,一切都还在掌握中。

这帮腐儒拿什么审判他这个帝国最帅的男人?

“呵呵,法司大人们,请继续?”刘离再次提醒道。

刘离朝法典大法司吹了一个口哨。

“哥们!能给我支烟抽吗?这么帅的男人跪在你们面前,不抽烟的话,不合适吧?”

“大胆!你敢藐视法场,狂妄小儿,不知天高地厚!拖出去斩了!”

“大哥……斩不得……”

一旁的法文大法司赶忙拦住尼蛇治法司。

怒不可遏的尼蛇治起身将手里的法典砸向刘离,然后吐了一口唾沫。

刘离冷冷地说道:

“呵呵,等我的特种部队突破法场,我要拿你的脑袋当尿壶。”

“你……”

法典大法司一时间被刘离的话震到了,他无力地坐在审判席上颤抖。

站在法典大人身后的礼仪官轻轻拍了拍法典大人的肩膀,他递了一张书信给法典大法司。

“小治,放轻松,把这封书信递给那个小孩,他会知道帝国的至高法场不容亵渎。”

尼蛇治回头看向身后的礼仪官,当他看清礼仪官的面容时,他差点惊掉了下巴……

尼蛇治咽了一下口水保持镇静,然后挥手示意警卫将书信转交给刘离。

“怎么?释放书都提前写好了吗?”

刘离慵懒地伸了一下懒腰,而后接过书信。

刘离满脸不屑地撕开蜡封的书信,一股浓重的帅德湾墨水味窜入他的鼻息……

他身上的汗毛直竖,这……是家乡的味道,是祖母?

刘离低眸阅读书信上的文字……

“亲爱的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我的爱孙!我是你的祖母蓝荆巨力·爱你一万年·心罗兰!”

“当年读到这封信时,我想你一定镣铐加身,跪在被审席上听候审判。我不是要责怪你,你永远是蓝荆巨力家族的骄傲!”

“我的爱孙,亲爱的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

“你曾在不戎山巅力克火噬(一种周身火焰的山怪)!”

“你曾在无人涉足的亡国之海与敌军鏖战数月!”

“岩卞神迹有你的雕像!”

“金鳞花海中有你的血液!”

“你是蓝荆巨力家族最优秀的血脉!”

“我很遗憾听到你被逮捕的消息,你因爱德帅行动(全称:爱德帅·乌灭霍宫行动)的惨败被千夫所指,这不全是你的过错。”

“弱者总喜欢躲在勇者身后逃避灾难,但你不能退缩,你要像个爷们一样冲在最前方,因为你是蓝荆巨力家族的男人!”

”你很优秀,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因个人荣辱与整个国家对抗。”

“你的冲动可能导致家族蒙羞,致举国动荡,黎民失所!”

“法文不可违逆,法典不容亵渎,法治不能动摇!老实接受审判吧!”

“致我的爱孙——蓝荆巨力·帅德琉泪·刘离,永远爱你的祖母——蓝荆巨力·爱你一万年·心罗兰!”

跪在被审席上的刘离心情犹如晴天霹雳,他低下了象征贵族身份的爆炸头。

他那迷人的笑容僵住了,刚才那趾高气昂的态度已荡然无存。

“完了,这回真的芭比Q了,连奶奶都倒戈了。实际军权全在奶奶手里……莫非……莫非我的大军……”

刘离抓狂地挠着那一头屎黄色的爆炸头,眼泪连同口水落在了书信上,他那发达的肌肉都在颤抖,

刘离声嘶力竭,他无力地摇摇头,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不信,你们一定是伪造我祖母的笔迹!我要见皇帝陛下!”

刘离回头看向了观众席上的心腹爱将史克朗,他的眼神在质问史克朗。

“老子的大军呢?!来劫法场的人呢!?”

坐在观众席上的中将史克朗想向刘离解释,但他又不敢说话,否则会被当成叛国者一同诛连。

“嘿~我的大怨种帅德琉泪老大啊,你的人在半小时前已经收到新的指令了……”

“目下,所有航母舰队返回所辖海域,宇宙飞船即刻飞回该属领空。包括天空之塔的战斗机群也已停机休整,飞行员们已经打卡下班了……”

“那一百公里外的海陆空大军只是在搞军事演习啊,我的怨种老大!”史克朗无声地叫喊。

他在观众席上疯狂打着手势语,奈何刘离一句话都看不懂,他只能无奈地摇头。

见史克朗不为所动,刘离终于忍不住了,他冲着观众席上的史克朗叫骂起来。

一旁闲着的媒体记者正愁没有大瓜吃,他们对着刘离一通闪光灯拍照录像。

“臭小子,你玩我呢?交代你的事办了吗?摇你##@✘的头!”

史克朗努力保持星焰贵族的礼仪,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扭头假装与身旁的女士交谈。

谁知一旁的女士也是一名记者,她掏出了手机对着史克朗一顿录像询问。

“先生,请问您跟帅德琉泪先生有何矛盾,他为何会在公堂之上冲您叫骂?”

“卧槽你✘@#”

史克朗赶紧用报纸挡住自己的脸部低声回复。

“什么跟什么,我跟他压根不认识!他应该是气急败坏骂错人了,我跟乌灭霍行动一毛钱关系都木有……”

周围的记者闻声调转摄像头拍摄史克朗,他气得脸都绿了,这回是真的身败名裂了。

“先生,请问百公里外的军事演习是什么情况?”

“为何政府没有提前通知?”

“你是否知道一些内幕?方不方便透漏一下?”

史可朗回答道:

“十分不方便,我有气管炎外加心肌梗塞!”

一名心细的记者一针见血道:

“还是说,你就是这次秘密营救行动的参与者!”

史克朗就算长八张嘴也洗不清了,他只能唯唯诺诺的逃避。

“什么营救行动,我不知道啊……别拍我啊!我有社交恐惧症……蓝荆巨力·刘离就是个王八蛋……这个天杀的兔崽子陷害我……”

听到这里,刘离已心沉深渊,失落之余更多的是愤怒,想不到处了那么多年的基友竟然临阵倒戈了!

法场外。

桃花盛开,刘离能闻到那沁人心脾的花香,他想起那个女人留给世人的话。

“静海等秋来,芸芸躲众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