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南海镇那一夜

“当太阳落山、大地黑暗、炉火点燃、啤酒倒满。

就该像矮人唱诵安威玛尔一样,唱诵我们自己的帝王了。

世间最伟大的皇帝,就是索拉丁大帝,他是世间最伟大的战士,也是最伟大的国王。

现在,好好听着,心怀崇敬吧!!!”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南部。

南海镇,四脚螃蟹酒馆里。

路过的吟游诗人,正在唱诵着千百年来,人类们为史上唯一一个人类帝国的开创者所创造的无数诗曲之中的一篇。

酒馆里十分杂乱,房梁上挂着一溜风干的腌火腿。

粗糙的木质桌面,和硬邦邦的椅子让人无所适从。

好在这里炉火温暖,价格实惠,常有客人光顾。

酒柜后面站着一个面色不佳的大胡子,正慢吞吞地擦拭酒杯。

他身后的架子上摆着闪闪发光的器皿。

作为南海镇七家酒馆里,价格最平民的一家。

四脚螃蟹酒馆这里,只提供浑浊的粗酿酒、火腿熏肉和硬面包。

当然,运气好的话也可以喝到老板娘做的洋葱汤。

这样一家主打廉价食品和廉价酒水,主要客人是附近的农民和镇里那些打工人的酒馆。

平日里,是很少有吟游诗人,愿意来这样的酒馆表演的。

在这种酒馆,大部分的顾客显然是不会给赏钱的。

而吟游诗人们,他们的主要收入就是靠雇佣和客人的赏钱。

这种少钱赚的活儿,没多少人会愿意干。

可今天的四脚酒馆不一样。

或者确切的说,今天的南海镇有些不一样。

不,应该说这个月以来。

整个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都变得很不一样。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开始说起。

半个月前。

在丘陵的东南方向,和隔壁高地的西南方向。

在这两个地方的海边,出现了无数的疯狂绿皮。

这些绿皮一个个身材高大,比最壮硕的人类,还要高上一个头,甚至更多。

他们绿脸獠牙,凶残蛮狠,狂暴肆杀。

他们坐着简陋的船而来,

在他们登陆点附近的那些海滨小村庄或者海滨小镇,全都淹没在绿皮狂潮中。

只有一些最幸运的幸运儿,才逃了出来,并且向人类世界报信。

收到消息后。

刚刚组建的人类联盟七大王国,在这之前早已经汇聚了所有兵力,做好了前期准备。

听到绿皮登陆的消息之后,联盟大军马上抵达丘陵和高地。

原本安静宁和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到阿拉希高地一带,如今遍布人类和兽人们的士兵!

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危险,最为严苛,也最为团结的战役即将打响。

几十万人类士兵和兽人士兵,分散在辽阔的高地和丘陵地区中针锋相对。

南海镇的平民们,就和其他丘陵和高地的人类一样。

他们不知道这场战役未来的走向,究竟会走向何方。

但他们知道,如果这场战役,人类联盟失败了的话。

那么对整个阿拉希高地和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人类们来说,这就是恐怖的灭顶之战!

也正是成为战役汇聚之地,如今整个丘陵地区的野外,是危险而又恐怖的。

那些绿皮那边的狼骑兵。

和人类自己这边的游骑兵,在整个丘陵和高地的野外到处征战厮杀,顺便探测情报。

丘陵野外,

早已不是普通人类可以通行的地方。

那些规模较小的村庄,里面的居民们,也在绿皮们刚出现的时候,就全都迁徙到了附近规模比较大的人类城镇!

像南海镇这里,周围几十个大大小小村庄的村民,全都汇聚来了这座滨海小城。

原本只有两万余人的南海镇,如今容纳了超过10万人类的人口。

城里到处都挤爆了,到处都是帐篷和人影!

就连镇外面的木质围墙下面,也搭建了众多帐篷。

这本来是不允许,因为万一要是有兽人来攻打南海镇。

围墙附近,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可是不这样没办法。

因为城里早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以供搭建帐篷了,总不能把帐篷搭到路上去吧?

逃难的难民们倒是想,那样虽然不美观,不方便,但是安全啊。

可南海镇的官方却不允许。

这倒不是为了美观。

而是因为现在是战时。

城里就只有1000多人的洛丹伦王国守备军,要保护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

他们在城内,是需要快速调动的。

要是把大路都给搭帐篷了。

到时候兽人打过来的时候,战士们就无法在城里做到快速支援了!

无奈之下,许多人才把临时帐篷,给搭到了围墙边。

虽然危险,但好歹有了立锥之地。

不需要再吹风漏雨,也不怕海边晚上有些冰凉的海风了。

连木质围墙边,都搭满了各种帐篷。

可想而知,城里其他地方,自然更是住满了人。

像酒馆这种平时就提供住宿的地方,自然早就爆满。

四脚螃蟹旅馆虽然平价,但作为一个能喝酒,能住宿的地方。

自然也是爆满。

这名路过的吟游诗人不想去外面搭帐篷,只想住旅馆。

四脚螃蟹酒馆的老板,愿意提供给他一个房间。

前提是吟游诗人在这里住多久,就要在这里提供多久的表演!

表演必须是免费的!

并且房间照样收费,还比平时贵多了!

嫌弃?

那您可以不住,大把的人愿意住啊!

这也是为什么这种廉价酒馆里,会出现吟游诗人这种文化人的原因了。

嘈杂的酒馆里,面对数量众多的酒客。

不知名的吟游诗人,唱完人类吟游诗人惯用的开场白,也就是赞颂索拉丁大帝的诗曲之后。

这位对提供免费服务,心里非常膈应的诗人。

他懒洋洋拨弹着竖琴,唱诵起一些人类王国内部常见的英雄诗篇。

什么库尔提拉斯的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阁下,11岁的时候,就可以在海边一人力搏群鲨,染红了附近海域啊......

什么暴风王国的国王,力压艾尔文森林的豺狼人,为人类在大陆南方开拓了生存空间啊......

什么斯托姆加德王国的索拉斯·托尔贝恩陛下,15岁的时候就可以一个人单挑三头巨魔啊.......

等等等等.....

就是一些非常常见,可能就连路边种田的人类农民,都听过的一些诗曲。

这种诗曲,引得酒馆里嘘声一片。

倒不是大家对这些国王和人类英雄们不待见。

而是这种水平和内容的诗曲,可以说太常见了。

酒馆的住客,和进来喝酒的酒客们,都起哄起来。

“什么山羊屎蛋诗人!唱的都是些我眼盲的奶奶,都能唱好的诗曲!这也太差劲了吧?”

“就是就是。除了不会弹琴,你这样的诗曲,我自己都会唱啊!”

“没有错,这也太糊弄人了。老板,这个吟游诗人不会是个菜鸟吧?哈哈哈哈!”

“......”

还有很多人在臭骂。

四脚螃蟹酒馆的消费等级在这里,此时南海镇的人口情况又这么复杂。

只不过这些骂人的,这里没写出来而已。

“砰砰!”

吧台那边,大胡子的酒馆老板,用力敲了两下吧台,然后威胁的看了一眼吟游诗人。

被威胁了。

要是平时的时候,吟游诗人早就不干了。

但现在不是没地方去吗?

我忍!

“好吧。好吧。那你们要听个什么样的故事呢?”被围在中间的吟游诗人,只好无奈营业道:“要不,我给你们讲一个奎尔萨拉斯开国太阳王的故事?”

“不要不要!这样的故事,我们也听过不知道几百遍了!”有酒客表示。

“那...说个矮人和侏儒们,一起在雪地里打猎的故事?”

“这个更加没意思了!”

“那你们到底要听什么样的故事?”

本来就没有工资,免费表演的吟游诗人。

面对这样挑三拣四,素质还非常低下的客人们。

他都有点生气了!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高声叫道:“诗人,你说的那些传奇故事都离我们太远了!何不如说一说我们身边发生的那些传奇故事呢?”

“比如?”

“比如我们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最著名的英雄!”

“你们是说.....”

本身主要也在丘陵和高地一带活动。

自己也是个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人的吟游诗人,他沉吟了一下。

接着,诗人缓缓开口:

“你们是想听关于黎明之光;唯一一个可以使用圣光之力的伟大战士;驱逐了南海镇附近的鱼人群落;赶走了塔伦米尔外面的雪人怪;杀光了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大道周围所有危险的野兽;唯一一位被达拉然接纳的洛丹伦王国军人;最近更是杀死了好几批入侵南海镇的兽人;被誉为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守护者的那位的故事嘛???”

“对!对!对!”

“没有错,就是黎明之光的故事!”

“没错没错。这才是我们身边的英雄,我们身边的传奇!我半年前,还在南海镇见过他哩!”

一大帮南海镇附近。

或者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人类酒客们。

全都一脸“没有错我就是要听这个”的表情,大声叫喊着。

中年吟游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拨动了自己的竖琴,笑着说道:“好吧好吧。那我就为大家唱诵一下我们丘陵自己的英雄!”

“伟大的黎明之光阁下!”

“令人尊敬爱戴的艾德拉斯·布莱克尔摩尔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