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决定给秦岭转院

  • 致闪闪发光的你
  • 我爱晏殊
  • 2175字
  • 2022-05-14 00:28:06

“快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现在不疼了。”秦五加对肖猛说。

肖猛愣了一下,然后把她轻轻放了下来。“我刚接到通知要出任务,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我没事。”秦五加面颊全是汗,但还是挤出一丝笑。

肖猛没再说什么,就径自下楼去了。大姐出神的望着肖猛,直到看不到他背影了还在发着呆。

秦五加扶着楼梯栏杆,擦了擦汗。这个时候,另外两位大姐从楼下“噔噔噔”的跑了上来。

秦五加身后的那位大姐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去搀扶秦五加,却被另一位大姐给推开了。

阵痛没有规律,一阵阵的折磨着秦五加。

“怕是要早产啊。”后赶回来的一位大姐担心的说。

“不会的,才五个月不可能早产。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才离开半个小时就这样了?”

另一位大姐是苏姓,所以在陪护大姐们里面说话很有份量。

对秦五加有成见的那位大姐没说话,她也属实是不敢乱说话。

“我没事,也可能是要拉肚子吧。”秦五加摆摆手说:“我现在没事了,我自己下楼。”

等到她们终于走出单元门,苏景派来的车也到了,大家急忙陪同秦五加往医院赶。

在秦五加的坚持下,没有去最近的医院。因为盛蕴就在那里上班,秦五加暂时不想面对她。

于是十万火急之下,去了苏景股份最大的那家私人医院。

他们赶到医院不一会儿,苏景就赶到了。苏景驾到,自然要惊动这家医院的领导层。

其中还有展陆医生,他是被院长拖过来给秦五加会诊的。

展陆见到秦五加的第一眼就愣住了,这张酷似盛雅的脸令他毫无防备的被吓到了。

在秦五加孕检的时候,那位大姐在走廊一角向苏景汇报今天发生过的事情。

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去描述,会出现千差万别的版本。这不仅仅是因为认知不同,还取决于目的性和心态倾向,最后体现出来的东西叫人品。

那位苏姓大姐一直悄悄的在旁听,尽管告密大姐已经压低了音量,还是被苏姓大姐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苏景有所反应,苏姓大姐率先冲了出来指责告密大姐。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我们两个也都看见了,就是一位楼上邻居,你这么添油加醋的嚼舌根是不是没事找事?……”

苏景看了她们一眼,示意她们不要在医院争吵,然后安排人直接送告密大姐回禹里小镇。

告密大姐慌了,她没想到苏景会撵她走。

原以为是抓住了秦五加的小辫子,这么重要的告密苏景会对她有所奖励,没想到竟然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如果只是被辞退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被这样撵回去就意义不一样了。

告密大姐慌了,求苏姓大姐帮忙说说话。“唉呀都怪我没文化瞎理解,你能不能帮我说说好话求求苏先生……”

苏姓大姐叹了口气,说:“你还是回去吧,不过你放心苏先生是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难为你家生意的,你还是快走吧。”

多事之人是非多,不可留。

产检结束,一切正常。秦五加腹中的两个胎儿成长的很好,医生叮嘱秦五加尽量静养不能劳累。

苏景总算是松了口气。

现在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没有秦五加母子三人更重要。自从秦五加怀孕,他就真正的有了软肋。

好在是一场虚惊,有惊无险。

告密大姐的那些话,苏景自然有他自己的判断。在回家的路上,他还是询问了秦五加。

“你今天偶遇到肖警官了?”苏景问。

这样的开头秦五加早有预料。她说:“嗯。”

“你们都聊了什么?”苏景又问。

秦五加侧过头来望着苏景,反问道:“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苏景笑了笑,说:“我想说,我哪天得亲自带礼物去感谢他一下。这是他第二次帮咱们了吧……偶遇这个词,挺有意思的。”

“他是我楼上的邻居,会碰到很正常。”秦五加面无表情的说。

“你是在生气吗?你在气什么?”苏景不解的问。

“我想去看看我爸,我已经好几个月没看到他了。”秦五加想了一下,又问道:“我爸他现在还在阿努村疗养院吗?”

苏景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对。”

“那里的疗养费太昂贵了,不如把他转到我们附近吧,那样我就可以随时去看他了。”秦五加说。

苏景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秦五加等他回答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缓缓的开口说话。

他说:“你爸不是脑出血……”

秦五加愣了一下,没想到苏景会会突然说这个话题。

苏景看了她的孕肚一眼,接着说道:“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实话,我不确定你听了会不会受到刺激。”

秦五加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

苏景只好接着说:“你爸是被人打成那样的,他在阿努村很安全,因为没人会想到已经破产的他会在那里疗养。”

“看来是有不少人想要害他啊!”秦五加望向车窗外,又说道:“他已经破产又成了植物人,难道转院回来还会有人找他算账吗?”

“有些人要的不是钱,是命。”苏景说。

秦五加皱紧了眉头,不解的问道:“是谁那么恨他想要他的命?”

苏景看了秦五加一眼,没说话。

这还用说吗?做为秦岭的女儿应该知道恨秦岭的人太多了。恨他入骨必须杀掉他才解恨的人,又何止是一个两个?

“你长这么大,你爸关心过你吗?他没有做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你倒是个有孝心的女儿!”苏景说。

过了好一会儿,秦五加才说道:“这不难理解,因为我马上也要做母亲了。”

这句话说的,太煽情。

“我这两天就给你爸安排转院。”苏景不得不说。

但凡谈到秦岭,苏景的心里都是复杂的,各种滋味都有。可是无论他怎样排斥和憎恨秦岭,秦岭现在都是他的准岳父。

这或许就是盛蕴说苏景自讨苦吃的原因吧。

秦五加的心思,苏景现在有点猜不透。

他以为秦五加是要尽孝心,而实际上秦五加只是想要当面问问秦岭为什么要家暴她妈妈以至于失手将她打死。

虽然秦岭现在是植物人状态,她还是要当面质问他。

“我看到李振宇了。”秦五加突然打破沉默开口说道。

“谁?”苏景一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