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揭开过往一角

  • 致闪闪发光的你
  • 我爱晏殊
  • 2077字
  • 2022-05-10 00:28:07

秦五加看了眼苏景的车,不想搭理他,所以视而未见的径直走过去。

苏景见她倔犟的直接就要上楼去,急忙下了车去阻止她。

“好了,别生气了。你心里有什么疑虑都可以直接问我,不要胡思乱想的给我乱扣帽子行吗?”苏景低声说。

这个时候不停地有人经过,他不想吸引到别人的注意。秦五加明白他在担心什么,稍微犹豫了一下便跟他上了车。

这就是秦五加跟她妈妈最不一样的地方。她不会把负面情绪无限扩大,虽然年纪轻轻却懂得适可而止。

苏景启动车子离开,找了个庇荫的路边停车,摇下车窗给秦五加透透气。

他早听出来了秦五加的呼吸有点急促浓重,很明显她不太舒服。

微风吹进车里,微凉的触感令秦五加好受了一些。苏景打开一瓶水递给她,同时不放心的望了眼她的孕肚。

看秦五加喝了好几口水,明显的呼吸平稳下来,苏景才开口说话。

他说:“你妈妈在去世前经历过一场车祸,当时她骑着自行车闯红灯……”

苏景停顿了一下,他调整了好一会儿自己的情绪,似乎很努力才能从过去的阴影里挣脱出来。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次的车祸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几天后她就…没了……”

秦五加坐在副驾座位上,一动不动的眼望着苏景。关于她妈妈的事情,这么多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缓缓道来。

她从记事以来,姥姥家的亲戚没有来往,奶奶家的亲戚全都冷血。没人跟她说起她妈妈,即便她问了好多人都没人搭理她。

此时此刻,就这样听着苏景讲述,虽然是断断续续的概述,却也能让她感觉到平生第一次离妈妈这么近。

“她是怎么死的?”秦五加问。

苏景低着头,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她是被你爸打死的。”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瞬间惊呆了秦五加。打死的?

“所以你爸不待见你,因为你跟你妈妈实在是长得太像了。你姥姥家亲戚不想让你成为孤儿,所以放弃了追究你爸的法律责任。”

“如果你不相信,找个机会我可以带你去见你阿姨。她就在这附近医院做护士长,据我所知这些年她也一直在关注着你。”

护士长?秦五加突然想到了那位给她换裤子还给她结算了医药费的护士阿姨。

难道是她?

秦五加急忙查看自己的手机,却找不到了那位阿姨的电话号码。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秦五加问道。

苏景苦笑了一下,“你说的没错,你妈的死我也有责任。因为她那天就是着急过马路追我,才会闯红灯……”

秦五加不由自主的双手捂着肚子,追问道:“她为什么着急追你?”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她妈妈情急之下去闯红灯?

苏景双手捂住了脸,然后放下手抬起头来。他的眼眶湿润,看上去很痛苦。

“那天我约她出来给她工资,告诉她我不再需要她做我的一对一辅导老师了。她的幽怨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那年我18岁,只是个毛头小子根本没有能力帮她逃离她那不幸的婚姻!那天她被闯飞出去,我……我永远都忘不了她满脸是血的样子……”

苏景突然哭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他像个憋屈了太久的孩子,哭成了泪人。“我什么都不能为她做,还嫌她太烦……”

那个又爱又恨的初恋,因为死亡而给苏景带来了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伤痛。

“你认为我是把你当做了你妈妈的替代品,可是……可是对于我来说,你救赎了我……”苏景强忍住了眼泪,用纸巾擦干脸上的泪水。

“时间顺序不能代表什么,我非常清楚我的内心。我对你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爱……”苏景握住了秦五加的小手,继续说:“我知道就这样嫁给了我给我生孩子,委屈了你……”

秦五加的心情现在很复杂很混乱,苏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过去的事情,但是讲述的并不完整。

秦五加听得很糊涂。

她只抓到了一个重点,就是她妈妈是被她爸打死的。打死的,这三个字表述的死法,太残忍。

所以她爸被打成了植物人,是罪有应得吗?

秦五加沉浸在无比震惊和悲痛的情绪里,甚至没察觉到自己的眼泪正在大颗大颗的掉落。

苏景发现了秦五加正在掉眼泪却失魂落魄的发着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要太伤心。”苏景握着秦五加的小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这两天跑来闹事的李梦,的确是我的前女友。可是我们已经分手很长时间了,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苏景试图解释。

秦五加挣脱开被他握着的那只手,把头转向车窗外,说:“你不用解释,我又不是傻子。”

“今天大姐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忙……”苏景继续解释着,“最近有个项目正在谈,大家的手机都扔在一起……”

秦五加望着车窗外,擦了擦眼泪。突然说道:“你派人把我的东西都给我搬回去,我要回我自己家住。”

这是一种无声的反抗,也是一种明显的疏远。很显然秦五加的心里,已经有了要独立的念头。

“行。”苏景说。

“你就不用跟过去,那样你也自由了。”秦五加说。

“那不行!”苏景一口回绝。“你跟孩子们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孩子们?”秦五加低下头摸了摸肚子,情绪低落的说了句:“还没生出来呢……”

“秦五加!你要干什么?”苏景慌了,情急之下喊出了秦五加的全名。“你要是敢做傻事……”

秦五加冷冷的回过头来看了苏景一眼,没好气的大声问道:“怎么?你要打死我吗?”

苏景被她的话吓到了,目瞪口呆的望着秦五加。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注视着。秦五加的下巴上,有个诺大的鼻屎混合着湿漉漉的泪水,摇摇欲坠的悬挂着。

苏景看着那坨鼻屎,心思逐渐被带偏,心情莫名其妙的起了变化。

终于在那坨鼻屎掉落下去的时候,苏景再也绷不住的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