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去阿努村疗养院探望秦岭

  • 致闪闪发光的你
  • 我爱晏殊
  • 2039字
  • 2022-05-06 06:26:47

“你要跟我一起去见我爸?”秦五加后知后觉的问道。

苏景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话:“你不是着急要见你爸吗?”

“可是……”可是她可没着急要把他带去见家长啊!

“我本来想要过一段时间再带你去的,看你这么着急只能把计划提前了。”苏景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话。

他的声音本就低沉,此时车里又循环播放着那首外文歌曲,秦五加很吃力的听着。

“什么计划?”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听到的内容也是稀里糊涂的弄不明白。

苏景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两个字:“结婚。”

这两个字,堪比晴天霹雳。

炸的秦五加脑袋瓜子“嗡嗡”作响,紧接着就问了个极其愚蠢的问题:“谁结婚?”

嘴上虽然这么问,但她的心里却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是苏景计划要跟她结婚,所以带她一起去见她爸秦岭。

苏景也知道她这是明知故问,所以没有回答。他保持着沉默开车,留给秦五加时间让她自己去慢慢消化他抛出去的问题。

这丫头是被吓傻了,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事全都写在了脸上。苏景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她那副表情真的是太有趣了。

“结婚?你疯了吗?”秦五加终于回过神来。“我才多大,就结婚……”

“你已经到法定结婚年龄了。”苏景说。

“你自己结吧。”秦五加没好气的说。“我可没打算这么早就结婚!”

苏景笑了笑,并不在意她在闹情绪,也没打算用花言巧语去哄她。

虽然整件事情中间部分有无法预料的插曲,但总体来讲一切都在按照他的预判在进行。

“我爸是不会同意让我这么早结婚的!”秦五加用“你就死了那条心吧”的眼神,狠狠的瞪着苏景。

苏景却突然顾左右而言他。

他说:“我这两天晚上睡得很好,这都是你的功劳。”

果然秦五加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困惑不解的问道:“这两天晚上我也没给你朗读啊!”

苏景看了她一眼,柔声说道:“我也是最近才发现,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不用非得朗读。”

秦五加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又不是什么治疗失眠的药物。

苏景突然抓住了她的手,使劲的握着。他说:“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切!这句话你对多少女人说过了?”尽管心里有点暗爽,但秦五加还是忍不住这样问他。

苏景说:“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秦五加撇了撇嘴,却笑了。

这一路上,秦五加在心里做了两种设想。在她的设想里,她爸秦岭或者很颓废,每天靠着喝酒打麻将混日子,或者改头换面做了个踏踏实实的普通人。

她比较希望是后一种。

但是这两种设想在真正见面的时候,却都化作了泡影。

面对着躺在病床上神志不清的父亲,秦五加心里一酸,噼里啪啦的掉下了眼泪。

虽然父亲对于她而言,一直是疏离冷漠的存在。可是毕竟血浓于水,亲眼看到五十岁不到的父亲成了这副模样,她的心里难过极了。

“怎么会这样?我爸这是怎么了?”秦五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苏景在心里长叹了口气,走上前搂住了她那弱小的肩膀。

秦岭的病志上写的是脑出血。

接下来通过询问疗养院的工作人员,秦五加得知秦家人早就知道秦岭的病情,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由苏景出面才被安排到了阿努村疗养院。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秦五加眼泪汪汪的问苏景,此时她的心情很复杂。

有感激,也有埋怨。

“我本来打算等他病情好转了再告诉你的……”苏景说。

“所以,我爸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吗?”秦五加伤心的问。

苏景看了眼病床上的秦岭,眼前的情况不需要再多做说明了。

秦五加握着秦岭的手,哭的像个泪人。虽然秦岭不喜欢她,却是她心里唯一的亲人了。

剩下的秦家人,都是冷血动物,在他们眼里只有金钱和名利才是亲戚纽带。

苏景让秦五加带衣服是很有先见之明的,他早就料到了秦五加会舍不得立刻离开。

秦五加一直守在秦岭的病房里,苏景就一声不响的陪着她。

阿努村的这家疗养院是很出名的,而且护理秦岭的特护是最贵最好的。

秦五加没有理由一直待在这里,护理秦岭她帮不上忙,而且苏景实在是太忙了。

她不走,苏景就不会走。

到了不得不离开的那天,秦五加再次流下了眼泪。她握着秦岭的手,祈祷会有奇迹出现让她爸清醒康复。

苏景对病床上神志不清的秦岭说:“我会把你女儿照顾好的,因为她将是我的妻子。”

对于苏景的付出,秦五加心里有数。所以听着他对她爸这么说,她只能是默许。

苏景带着秦五加一起去预付费用的时候,面对着这个大金主,工作人员讨好似的说道:“哎呀,这年头生女儿可真好,女婿又有钱又孝顺……”

他们还不忘告诉秦五加:“秦小姐,你男朋友对你爸可真是没得说啊!比亲儿子都强百倍!你真是找了个好老公啊!”

很显然这顿马屁拍的挺有水平,但是却让苏景和秦五加都挺尴尬。

“过些日子我还想来。”秦五加记住了这个地方,自己来也绝对没问题。

“好,我会带你来的。”苏景说。他知道秦五加在想什么,所以他又说:“你爸的病情不稳定,没准随时会转院。”

这一句话,毁灭了秦五加独自过来探望的念头。这么一来,她想要探望她爸,必须得跟苏景一起。

返程路上,秦五加的情绪持续低落,眼眶里一直湿润润的。

苏景一直在安慰她,让她不要太担心。温言细语的安慰起到了作用,至少让秦五加不会感到无助。

“我爸成了这个样子,我还有什么亲人了呢?……”秦五加伤心的说。

“傻瓜,你还有我啊。”苏景笑了笑说:“以后我们还会有孩子,多给我生几个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