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挂号和救护车

  • 444号医院
  • 黑色火种
  • 2245字
  • 2022-05-06 10:42:04

名片上,“444号医院”下面有一行小字:“持有本名片者,拨打电话号码44444444即可进行挂号和预约。未持有名片者拨打,即会显示是空号。”

她此时死死捏着名片,将它当做了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接着,她颤抖地拿着手机,迅速拨打了那个号码。

电话仅仅只响了两声就通了。

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444号医院……门诊部。”

那声音不疾不徐,听不出太多感情色彩。

她将名片翻到背面,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说道:“我,我叫林颜,可以挂怨灵科……高阖颜医生的门诊号吗?我有她的名片,上面写着可以直接打医院的电话进行挂号。”

“可以,高医生今晚正好有夜间门诊。”

随后,声音继续道:“诊费是30灵疗点,100灵疗点以内的扣费只需患者口头同意即可。您说一句同意,就将立即进行扣费,我院将派专车将您接送至医院。”

“灵疗点是什么东西?”

“对你未来人生,当然,是以没有遭遇灵异现象的前提下的未来人生的总体评估分数,具体评价体系是由院长规定的。你也可以让家属代付,如果没办法马上决定,可以先考虑好,再拨打这个电话。”

“那支付出去的灵疗点?”

“会导致你未来人生随机失去某样东西。或许是失去某个晋升的职业,心爱之人的爱情,梦想的实现,获取的某项资产,严重的话甚至是某个子女的降生。”

林颜看了看四周,咬咬牙,说:“好,我同意!”

话刚说完,电话就直接挂断了。

刹那间,林颜忽然听到一阵响声,一道光照射过来。她回头一看,惊愕地发现,一辆救护车直接朝着她开来!

紧接着……林颜就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了救护车上!

车上没有其他人,前面也没有人在开车。

而救护车的车速快得恐怖,车窗外的景物飞快倒退,眨眼间……她就再也看不到外面任何的车辆和行人,而是渐渐化为一片深邃的黑暗。

林颜双目圆睁,很快她就意识到不对,因为救护车竟然一次转弯都没有,一直是笔直前进,按照广场周围的地形,这根本就不可能!

不知道过去多久……

救护车终于停下。

车门,缓缓打开。

外面……竟然是和漆黑截然相反的纯白。

林颜走了下去。

然后林颜发现,她此时正站在一个一片白色的医院长廊上。

林颜回头看去,那救护车却是已经无影无踪。

她强自镇定地打量四周。

这条长廊……到处都是纯白,地面和墙壁宛如刚打了蜡一般,干净到足以映出人的倒影,宛如是无菌环境一般。

林颜双目立即看向前方的一个护士台,护士台前面有着“怨灵科”的标识。

她一步步走向护士站,那里端坐着两个护士。

这俩护士,一个身材瘦高,另一个则是脸圆圆的,但她们的面部都显得极为苍白,眼眶深深凹陷,看不出半点神采,身上散发着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她战战兢兢地问:“请……请问这里是444号医院,怨灵科吗?”

那个圆脸护士脸色漠然地点了点头。

“是,是这样……我叫林颜,刚刚打电话进行了挂号。”

那个高个护士看了看电脑屏幕,说道:“林小姐,请把身份证给我看看。”

“给。”

高个护士从林颜手上接过身份证后,在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敲击了几下。

林颜很震惊:她只是打了个电话……她们就能通过身份证确认自己身份吗?

“就诊号4号,林颜,怨灵外科。去那边看着大屏幕,到时会叫号的。还有,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一大堆的疑问,我只能说,你在名片上看到的一切介绍都是真的。除此之外,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高个护士将身份证递回来后,林颜抬眼看着她,说:“我想这里,应该不可能用医保卡吧?”

“小姐,你很幽默。”

林颜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

随后,林颜根据护士的指引,走向走廊左侧。

那里是一个宽敞的候诊大厅,灯光却是比较幽暗。

一排排长椅上,只坐了两个人。

一位是穿着朴素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另一位则是戴眼镜的中年男人。

林颜坐到了中年男人的身旁。仔细看去,这中年男人相当憔悴,双颊凹陷,目光无神,眼眶布满了红色的血丝。

“新来的患者?”中年男人看了一眼林颜,说:“还是来复诊的?”

“第一次……来。”

林颜深吸了口气,说道:“这里真的是……嗯....可以治疗……”

“对。”中年男人说:“我以前也不相信,我们的问题,只能到这家医院来治疗。”

不远处的老妇人却局促不安,时不时站起来,说:“到底什么时候出来啊?那,那东西之前还在我家门口,今天……今天晚上……已经爬到我床前了!我,我要快点见医生啊!我,我早知道就挂急诊了!”

这时候,眼前的门诊室门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位双马尾的女子。

随后,大屏幕上浮现出“2号陈X月”的字样。

接着,那老妇人立即一个箭步冲上去,走进了门诊室。

那双马尾少女走过林颜身旁的时候,她转过头来,问:“请问?你就诊已经结束了?”

少女愣了愣,看向林颜,说:“嗯。医生给我开了处方笺,我现在得先去缴费。”

处方笺?

“介意我问问……”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少女的脸色充满了恐惧,飞快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快步离开了。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说:“看她的样子,病情不轻。我还幸运一点,这几次复诊,情况都不错。”

“您最初是为什么……来这就诊?”

“那是在两个月前。”

中年男人似乎也想找一个人倾诉,对林颜说:“那时候,我亲眼看见一个少年被一群人殴打。那少年那时候向我求救,可是我不敢,甚至都没胆量报警,就直接逃走了。然后,那个少年被人活活打死了。我永远都忘不了他那时候向我求救时的眼神,现在想想……我真的很后悔!”

林颜平时很关注新闻,她不记得W市两个月前有过这样的案子。这么一想,中年男人的口音似乎也不是W市人。

“接着大概一个月后……我开始经常遇到诡异的事情。每次回家,总感觉有人跟着我。可是每次回头,身后都没有人。”

林颜听到这里,下意识道:“对!我也是这样!”

“然后,有一次我儿子给我拍照……在照片上,我看到,有个人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居然……居然就是那个少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