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万事俱备

  • 444号医院
  • 黑色火种
  • 2151字
  • 2022-04-24 11:03:53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果然墓园内也没有任何人巡逻到这里来,虽然有监控在,可是他们在墓碑上洒上血,也没任何人过来。

太阳开始西沉。

这里是远郊地带,晚上相当地冷。

林森此时搓揉着双手,他本来想上去帮个忙的,但是戴临说过,不能让患者接触业障鬼的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在戴临的视线中……

这里的幽魂数量越来越多了。

忽然,戴临看到了在那无数幽魂中,出现了那个男孩。

但这一次看向男孩,戴临的左眼有了比较明显的疼痛感。

被洒了业障鬼的血后,这种业力也就会影响到这个孩子。当然,这是经过咒物科处理过的咒物,这些幽魂是不会伤害他们的,等一切结束后,那孩子还能变回来。

“林先生。”梅屈真看了看时间,走到林森面前,说道:“现在紧张吗?”

“有,有你们在,我很安心。”

“你不紧张就好。我再和你叮嘱一下,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我身边一米范围外,除非我死了。”

“好,好!”

而戴临又看了看时间。

七点多了。

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就在这时候,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来电人是高阖颜。

戴临立即接通了手机。

“喂?高医生?”

“伱们现在是在墓园吧?”

“嗯,对,和梅主任,唐医生在一起。”

“她们两个以前都是我姐姐的朋友,我关照过他们尽量照顾你一下。”

“好,谢谢你,高医生。”

“你确定你真要待在那边?真的很危险的。”

“我已经决定了。”

这时候,风开始变得有点大。

戴临看着周围不断徘徊着的幽魂,有些幽魂注意到戴临能看到它们,于是开始靠近,可是戴临只要将眼睛稍稍睁大,那些幽魂就会立即向后退!

显然,这些幽魂在恐惧这双恶魔之眼!

就在此时,戴临忽然注意到,梅屈真医生凌风而立,一头长发飘扬,随着她的头发吹拂起来,戴临惊愕地发现……

在梅屈真的后颈,竟然长着一张脸!

和高阖颜的刺青不一样,那是一张真正的人脸!

随后,头发重新散了下来。

而刚才只有戴临看到这一幕,林森却并没有注意到。

戴临现在明白了,那肯定是梅主任的咒物!

此时,林森说是说不紧张,但从他身上不断颤抖的幅度就可以看出……他现在真的非常恐惧。

戴临来到林森身侧,问他:“林先生,你要不要和你太太打个电话?”

“刚才我给她发过微信了。打电话……等一切结束再说吧。等一切结束再说……我怕说着说着,弄得像是诀别一样……”

戴临看得出,他的眼眶已经有泪花在闪烁了。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碰上这种事情啊!”林森此时面对戴临终于有了倾诉对象,“我什么坏事都没干,根本就不认识姜董事长,为什么他会咒我死?为什么?”

戴临回想起,过去接诊的患者,他们也都是一样的心情。

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为什么是我得了病?为什么是轮到我?为什么是我这么不幸运呢?”

戴临拍了拍林森的肩膀。

“这不是你的错,林先生。的确,很多民间传说都认为,鬼都是来找仇人索命的,还说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无论怨灵,恶鬼还是厉鬼,大多数鬼都会杀害无辜的人。这种事情,对患者来说,其实更接近于是一种天灾。”

戴临想起他家中那还在嗷嗷待哺的孩子,说道:“我们会全力以赴保护好你的,林先生。”

林森听戴临沉稳的嗓音,不禁心中稍稍有些心安。

“好,我,我相信你们,梅主任,戴医生,只要你们可以救我,我绝对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到时候,我一定重重酬谢……”

梅主任连忙摆手说:“我们是坚决不能收红包的,这是院长明文规定的,医生和患者绝对不能有任何私下交易。一旦违反,立即解聘。院长,无论何时何地,永远都在看着我们。”

林森听到这句话,顿时一愣:“无论何时何地?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能一直看着你们?”

梅屈真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说道:“其实我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唐骊走了过来,对梅屈真说:“被业障鬼的血施加了业力的幽魂,已经都各司其职了。目前的情况下,即使是凶灵过来,也不可能无知无觉。”

“好。”梅屈真又看了一眼被林森捧着的那个盒子,自认为,她的准备已经做得足够了。

她完全是以防御最可怕的恶鬼的姿态在防御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距离九点,只有半个小时了。

这时候,姜岚给戴临打来了电话。

“喂,戴医生?”

戴临听到姜岚的声音后,立即说道:“姜小姐,你现在还陪着林太太?”

电话另一头,时不时传来孩子的苦闹声。

“嗯,林太太现在情绪很不好,要不是为了照顾孩子,早就打电话过来了。孩子哭得特别厉害,我想了想,还是和你打个电话。”

“姜小姐,如果没有很重要的事情,就先不要说了吧。距离九点只有不到半小时了。鬼也许会提前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是这样的,我想了想,先再和你谈一下。陆君君死了以后,我后来还是有些内疚,我总感觉像是我爸爸诅咒了她一样。”

“姜小姐,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这时候,风又大了起来。

天色也是越来越暗,月光几乎被阴云完全掩盖。

看着周围徘徊而来的幽魂,周围的氛围变得非常阴森恐怖。

“我在想,陆君君那时候居然去上厕所,会不会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是不是诅咒在背后捣鬼呢?如果我当时没有让陆君君一个人去厕所,结果会不会有所变化呢?”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戴临回头看了一眼林森,说道:“这次情况不一样,林先生就算想上厕所,我们也不会让他离开的。”

“是,就是……我想多少给你提供一点线索。我真的不想再有人死了。我真的很害怕,继续这样下去,我爸爸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人。刚才我和他视频了,他让我尽快回S市去,但我坚持要见证林先生活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