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幻听

  • 444号医院
  • 黑色火种
  • 2061字
  • 2022-04-20 10:33:14

“怎么……”

耳畔,只觉得有些很怪异的声音。

林森缓缓放下咖啡壶,捏了捏耳朵。

但是耳鸣依旧没有半点好转。

随着耳鸣的加剧,林森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他已经开始听不到正常的声音了。

林森走出茶水间,迅速冲出了办公室。

跑到公司外面的楼道上,他进入了洗手间内,打开水龙头,用水清洗耳朵。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现在也只能尝试看看了。

他无法形容耳畔现在听到的是怎样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太过诡异了。

终于……

那耳畔不断盘旋的声音停止了。

可是,他依旧听不到声音。就好像,自己是失聪了一样,水龙头的水声开得那么大,他也完全听不到。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喂喂喂,喂喂喂!”

他尝试大喊了几声,耳朵依旧什么也听不见。

突如起来的失聪症状,让林森恐慌了起来。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听不到声音了?

难道和最近一直加班有关?

在空无一人的厕所内,他越来越害怕起来。

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想死!”

他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一开始,听到了声音,他还是非常高兴的,但是,很快他就发现……

那竟然是他自己的声音!

但当他回过头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厕所的单间门全部都敞开着,里面也一样是一个人都没有。走到厕所外,也没看到有人。

“刚才,那……那是幻听?”

这让林森毛骨悚然!

他立即捂着耳朵,现在听觉倒是完全恢复了。

他走出了厕所,回到办公室。

“刚才,有没有人到厕所附近去过?”

正在办公的同事们都集体愣住了,不解地看向林森。

“没有啊。”

“刚才办公室只有你去过厕所那。”

“对,没人去过。”

林森在广告策划部和大多数同事关系都很好,他也觉得不可能有人去模仿他的声音恶作剧。

“要不回头去医院看看?这该挂五官科还是神经内科啊?”

他还清晰记得自己幻听到的内容。

这让他想起了,当初在K市那段恐怖的经历。

“难道……那座公寓的诅咒还没有结束?”

……

戴临和姜岚已经来到了D市。

虽然马不停蹄地赶往林森家,但是此时也已经快十点了。

二人只在飞机上吃了点东西,所以现在肚子都还是有点饿。

咒物的植入只能在一定时间内压制睡眠欲,但食欲还是一如既往的。

不过戴临也顾不上了,他要尽快找到患者,然后将他带去医院就诊。

“得要快一点,一定要在十二点以前将他带入医院,然后安排住院!”

听到戴临这么一说,姜岚问道:“十二点以后就不能办理入院手续了对吧?或者转急诊那边?”

“目前的状况还算不上急诊。急诊中心大楼那边,对患者来说也是很危险的地方。”戴临又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根据医院的规定,午夜零点过后,无论医生,护士还是患者,都绝对不能再进入任何门诊区域。”

“不能进入门诊区域?”

“对。”

这一条规则,是写在合同和员工守则中的。医院内部的门诊区域和其他区域的空间都是隔开的。急诊中心,住院部,咒物中心,医生宿舍区等都不用遵守这一规则,但唯独门诊区域,在晚上午夜零点到次日的凌晨四点这段时间,无论任何情况下,医生,护士,患者,都绝对禁止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这也是院长订立的规则之一!

出租车停靠在了明义路。

哲蓝区是在D市的近郊,这一带的房子比较便宜,大多都是独栋房屋。

不过,这附近巷道比较复杂,车子开不进去,要找到林森家,还得他们自己去寻找。

此时,出租车停靠在一条比较狭窄,甚至都没有马路的街道。两旁都是一些无证经营的摊贩,和各种招揽生意的黑摩的。

戴临下意识整了整衣领,对姜岚说道:“姜小姐,你等会跟紧我。”

“好。”

这里相当偏僻,即使用手机导航,也找不到明义路13号在哪里。

“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戴临走到一个正在卖臭豆腐的摊贩前面,询问道:“明义路13号怎么走?”

小贩不怎么搭理戴临,摆了摆手,说:“不知道,不知道。别妨碍我做生意。”

姜岚则是连忙拿出手机,说:“我们买两盒臭豆腐。”

小贩抬起头,连忙殷勤笑道:“好嘞!在这扫码!15块钱!”

姜岚说道:“行。”

她扫码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戴临,说:“这里应该也没发票,你也没办法拿回去报销吧?”

戴临下意识吸了吸鼻子,看向小贩,说:“嗯……”

“你们看到那边那条巷口了吗?”小贩一边炸着臭豆腐,一边指着右边,说道:“从那穿进去,左转,然后再右转,走大概五十米就到了。”

“老板,”姜岚又寒暄道:“都那么晚了,你还在这摆摊啊?”

“没办法,小本经营,能多赚一点是一点呗。”小贩接着又说:“听口音你们是外地人吧?”

“嗯。”

“你们小心点,这里小偷挺多的。”

就在这时候,忽然旁边的巷道里面,钻出了两只狗。

这两只狗一大一小,一只是德牧一只是京巴。那只德牧非常凶狠,对着那京巴就是狠狠一口咬了下去。京巴则是招架不住,被咬得拼命大叫。

而路人们也没看到主人,所以都纷纷避开。

戴临立即看向那一幕。

那两只狗距离自己的距离,大概有一百来米左右。

虽然天色很暗,但他扫过去,却能清晰看到两只狗身上的每一根毛发,以及那只京巴身上流出的血。

他闭上了右眼。

左眼中,一团血红继续覆盖视线,最后,将那只德牧完全笼罩住。

而后,戴临发现,他能将德牧体内的灵魂,轻易地拉出来!

不过,他没有那么做。

那只德牧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即松开了京巴,而是逃向远处。

戴临要的……就是让它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