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手术费

  • 444号医院
  • 黑色火种
  • 1990字
  • 2022-04-19 16:37:35

戴临这一晚没有睡过去,反正植入咒物的医生只要愿意,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睡眠,也不会感觉到疲劳。

右眼的那一撮头发,在进入右眼空间后,一直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冲破右眼空间封印的迹象。

当看到时钟的时间显示为早上七点的时候,他也就出门了。

这是医院开诊的时间。

一路上,戴临发现,和他擦肩而过的医生和护士,都会对他指指点点,他能大致听到“他就是那双眼睛现在的持有者”“据说他连陈主任面子都不买”之类的话语。

来到门诊部的护士站前,平素冷若冰霜的郑护士也多看了他几眼。

“戴临。”

戴临听到这个声音,连忙回过头去。

正是高阖颜。

“你昨天做得很好。”高阖颜走上前来,凑近戴临,“我已经听说了,你协助了赵医生成功困住了那个厉鬼。”

“但还是让那个女鬼逃了……”

“不管住院部还是门诊部,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你们能活着,就是胜利。”高阖颜看了看一旁不时窃窃私语的医生,“我们做医生的,治病救人是第一位,不能因为危险,就放弃患者。”

戴临很意外高阖颜会那么说。

“高医生……”

“我只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患者,就足够了。你跟着我好好学习吧,等以后你结束科室轮转定科的时候,就好好考虑一下,是选择外科,还是内科。”

戴临听到这些话,不禁很有感触,他想起了当初自己发下的誓词:“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

住院部,ICU病房。

ICU病房也就是所谓的重症加护病房,收治的是444号医院内所有科室的重症患者。

林颜此时正战战兢兢地躺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几位医生。

如果戴临在这,就会发现其中一人,就是那天招聘会上,身材健壮的霍平医生。

“林小姐,”霍平医生说:“因为做的是急诊检查,所以你的CT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你的报告是由厉鬼外科陈主任亲自查看的,虽然还没有通过手术进行咒理检验,但我们有超过九成的概率确定,诅咒你的至少是一个厉鬼。”

“所以啊……求你们,求你们给我做手术啊!”

“这是厉鬼诅咒。”霍平郑重地对林颜分析利害:“你的情况很复杂,我们要研讨手术方案,再对手术进行排期,这段时间你要一直住在ICU加护病房,毕竟如果待在普通病房,那里的医生没有能力应对。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厉鬼的恐怖程度超出了一般的情况,手术风险会很大。”

听到手术风险很大,林颜的脸色顿时变了。

“有,有多大?”

“这风险不光是对你,还包括我们医生。为你做手术,我们厉鬼外科的医生也有折损的概率,当然总体来说概率不大。但是,费用肯定要上调。你也知道,我们医院,是不收钱的,只收灵疗点。我们粗略估计了手术费用,第一期的手术……就要你200万灵疗点。如果手术过程中万一出现了医生的伤亡,那么每死亡一名医生,就要加收150万灵疗点。这是院长的规定,因为你的手术已经被我们评估为A级。这还不考虑后续的一系列进一步治疗,以及二期手术的情况。我们已经通过医院系统评估过,即使不考虑二期手术的可能,每年的抗诅咒治疗,相当于你一年就要扣减50万灵疗点。”

林颜听得脸色剧变。

“你确定要做第一期手术吗?如果做,就要承担这一切的风险。”

“怎,怎么会?我的灵疗点究竟还有多少?足够支付多少医疗费用?”

霍平正色说道:“这就是重点了,根据院长的评估,你未来人生的灵疗点余额是354万。所以,很有可能出现你无法支付灵疗点的情况。我只能说,目前我们已经是在尽可能乐观地预估未来的医疗费用了。很抱歉,一切都是院长的规定,这个医院的任何一个医生都无法违背。考虑到手术的风险,你可以选择手术或者保守治疗。”

“你……你们……你们的意思是,我付不起手术费,所以保守治疗比较好?”

这时候,另一个男医生说:“嗯,我来说吧。你目前的情况,如果现在不是住在加护病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到加护病房内,那个厉鬼肯定进不来了。我再强调一次,你的手术很危险,无论对你还是对我们医生来说。现在的情况是,你很可能付不起手术和后续治疗的灵疗点。我这么说吧,其实保守治疗的话,你也许还能活久一点。”

“秦医生,”霍平不满地说:“话说得有点难听了。”

“我实话实说而已。普通病房的住院区有多种咒物都对那个厉鬼没有起到作用,龙医生和赵医生也被那厉鬼弄得有几分狼狈,这都是事实吧?”

林颜浑身都开始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病情居然严重到这个地步。

“我给你一条路。”霍平看起来似乎有几分不忍,说:“你如果不想折损那么多灵疗点,可以去筹措手术费。你的父母亲人,如果有谁的灵疗点足以支付手术费,那么我们可以立即为你安排手术。”

“我父母……都死了……被那个女鬼杀掉了……”

“好了。”秦医生不耐烦地说:“林小姐,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做手术,要么保守治疗!”

林颜死死抓紧被子,最终咬牙道:“好,那就做手术!”

此时,她的泪水疯狂决堤,可是周围的医生,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或许在他们眼里,生死早就变得麻木,毕竟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冒着生命危险为患者治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