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记得这颗泪痣

季凉柯是心理医生。

而现在,作为心理医生的她,敲开了这位新病人的门。

第一眼,她觉得这个病人很眼熟。

那人背对着她,窝在摇椅里。

她这个方向,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头发染成了浅黄色。耳朵上打了好几颗细小漆黑的耳钉。

男人的侧脸线条精致而流畅,然而脸色却泛着病态的苍白。

他正垂着眼打瞌睡,睫毛长而浓密,如同蝶翼。

“请问是姜渊姜先生吗?”她按照委托人所给的信息,叫了他两遍。

直到她叫第三遍的时候,他才终于回过头来。

他掀起眼皮看她。

整张脸清晰地展现在她面前。面前的男人长相俊美精致,肤色苍白,眼角有颗让人难以忽视的泪痣。

看到泪痣的那一瞬间,她瞳孔骤然收缩——她记得这颗泪痣。

甚至记得这人眼角挂着一滴残泪的模样。

她打死也不想把这俩人联系在一起,可事实却摆在她面前。

事实就是这么戏剧化。

在认出他的刹那,她手里的活页夹和钢笔猛地掉在了地上。

声音突兀而又刺耳。

男人明显不悦地皱了皱眉。

他也打量了她一会儿,几秒钟后,他眸子里同样闪过惊愕。却只是一瞬,很快就敛了下来。

季凉柯慌慌张张地把东西捡起来。

她再次看向他。平复了好久才渐渐把心里的惊讶等乱七八糟的情绪给压下去。

眼前这人——现在是她的病人。

而她,清楚地知道。

就在去年,太平洋彼岸,她跟这个人发生了某种难以言说的关系。

一夜的露水情缘。

*

事实真的太过戏剧化,季凉柯抓钢笔的手指紧了紧。

她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恢复了镇定。

职业素养她还是有的。

他定定看着她,黑眸里映出她的身影。

她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衣,腰肢纤细得似乎一折就断。长至腰际的黑色头发被一根发带轻轻拢起,黑发与那白衣之间那截后颈白得如同是上了白釉的瓷器。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分外清冷。

长相清丽,眉眼精致柔和,是东方美人经典的长相。

“姜渊,25岁,c城本地人,是么?”她询问,确认他的信息。

他不置可否,慵懒地倚在沙发上,睨她一眼,眸子里是冷意和轻蔑。

眉目俊秀,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条线——他有一副好皮相。这点不可否认。

这种相貌,放在常人中,实在太过出众。

否则那天晚上她也不会把他当成特殊职业者——那是去年圣诞节的夜晚。

一年之前。

芝加哥的冬天,很冷。她拗不过其他留学生朋友们的软磨硬泡,跟着去了酒吧。

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别人在她酒里下药,而她又不偏不倚碰到了姜渊。

浅黄发色,皮肤白皙,眼角一颗泪痣。

就是这张脸。

虽说那件事不足以改变她的生活,可她并非全不在意。

已经过了这么久,她本都快淡忘这件事。可是姜渊的出现,只会让她对那件荒谬的事的记忆更加深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